欢迎来到作文网! 注册 客户端下载
作文 > 原创专区 > 为学杯优秀作品 > 雏菊

雏菊

2013-11-01
标签雏菊

  村外厚厚的野草地里,缀满了纯白的雏菊。草地的中央,坐落着一座略显诡异的小屋。黄昏的晦涩的光线艰难地刺破了窗棂上凌乱的纸,便虚弱地洒在了藤椅前一尺见方的空地上。这小屋就显得比夜里更加令人胆战了。屋顶上的窝巢堆叠得有些狼狈,几只老态龙钟的乌鸦一如既往地栖息在上面磔磔怪叫,便也应和着老头子坐着的藤椅所发出的“吱呀、吱呀”的声音,一起为这夕阳的逃逸加油打气。

  老头子的年纪和他的胡子一样,都是一大把一大把的了,而嘴里的牙却和他头上稀稀拉拉的头发一样,屈指可数。满布褶皱的脸藏污纳垢,不知沉淀了多少岁月的灰烬。不难想象,他每天的生活也就是在茶前饭后颓在椅子上等落日时的余辉晒一晒他那双老寒腿吧。虽说向前些许能觑见更多的阳光,可他连挪一下也懒得去做。毕竟,他太老了。但每逢周末,他都会去不远出的小教堂做礼拜,略显腌臜的的身体与祈祷时虚诚的神情显得格格不入。不过这并不会引起他的在意。

  春天,那只坐在他膝上窃取阳光的老猫总会没心没肺地跑了出去,没日没夜却依旧神采奕奕地叫着。他总是能听到这些的,而且他一定会看到它的那双猫眼,在黑暗里发出熠熠的光,幽幽地让人生厌。不过春天还算是挺美好的,总会在春雨过后有花香弥漫在有些发霉的屋子,可美好太多了也不好,不好了也就厌烦了,就象他厌倦了布谷鸟的低鸣,烦透了夜莺的轻吟一样。他也明白,他真是个十足的变态,老得渣都掉光了,戾气还这么重。他以前也是这样说的,难保以后不会这样。春天里,总有些莫名的冲动在他心底里升腾。他还是心有不甘。老唱片里的乐音抒发着对过往的慨叹,他觉得他还是可以抱起照片上的人转啊转的,一起陷入那无底的幸福的眩晕感中。转到她说头晕也不停,直到他自己受不了了才放手,然后躺下,搂着她一起傻傻地笑。可惜后来她走了,春天也走了,再也不回来了,留下他一个人孤单单的,怎么样也挤不出一丝笑来。而后的春天还算是春天吗?不算了吧,算也只是一个没有声音的季节,他连睁眼瞅一下也不情愿。

  夏天到了,老头子依旧还是那副衣装。仿佛整个世界都在变,除了他以外。就连老猫也不再亢奋,规规矩矩地、慵慵懒懒地守着午后舒爽的日光浴。老头子会用好长时间拔掉院子里新生出来的小杨树,他有些后悔年轻时候怎么没干过这样的事,以致于让院子里有一棵和他一样年岁的树。它总能在夏天里焕发青春,恣意地绿着。风吹过杨树,叶子便唰唰地奏着夏日协奏曲。他是能听见这些的,像嘲笑一样的声音。他要报复,他会操着他曾以为那么锋利的斧头吃力地砍着新生的小树,他会咒骂斧子的驽钝,像训斥他的孩子一样。他从来没有自不量力地想要砍倒那棵老树,因为他知道,他做不到。可他不明白其实斧头还是像以前一样锋利,只是他使不动罢了。他很快就累了,小树却只倒了一两株。他想起去年他累的时候小树已经断了一大半了。他不相信。他只相信他曾是那一群伙伴中最有力的一个,他不用一会儿工夫便能砍倒一棵合抱粗的大树,因而他也是他那一群工人里工钱最高的一个。他也就是靠着这把斧子养活一家人的。他记得他以前他最喜欢听的声音便是她的笑声和树倒时枝叶的哗哗声了。这些声音他听起来,可谓天籁中最美妙的了。

  秋天如约而至,老猫便整日地瑟缩在他怀里,懒得动弹。当秋风捎走了最后一片落叶,院子里的果子都熟透了的时候,老头子便拿起竿子将它们一个不落地打落,然后再不落一个地踩烂它。他实在恨极了这东西了,他也讨厌那些时不时在他门前停留的一群顽劣的孩子,他会用他着了火似的目光投向那些觊觎的眼神,直到把他们吓得腿发颤不敢再来为止。他会一口气毁了那些果子,然后躺在椅子上,喘好长一阵子粗气。而后他哭了,哭得像个没了玩具的孩子。他年年都会哭,哭累了也就平静多了;平静多了,或许也就忘了。困倦中,他会梦见那个臭小子,那个气得他吹胡子瞪眼的臭小子。可无论怎样,他总是忍不住喜欢他。上学的成绩虽不怎么样,但毫无疑问,他是同村的孩子里最聪明的一个。他是那么地机灵,上窜下跳地没个消停。有一年秋天他爬上了树,说是要摘果子吃。当他摘下了果子,满心欢欣地挥舞着向他炫耀时,树枝“咔嚓”一声断了,直到那时他才发现臭小子爬得是那么高。可即使那么高,臭小子也在他没来得及跑过去之前,摔下地来,再没挪动一下。而后好长的时间里,他抱着他小小的身躯歇斯底里地骂着:“小兔崽子,老子我还没翘辫子,你就先见你爷爷去了,你急什么啊?!”秋天的声音,似乎都被这哭喊声所掩盖,仿佛一下子被抽取了它存在的意义。默然中,唯有“咔嚓”“咔嚓”的声音在老头子的耳畔不知疲倦地徘徊着。

  冬日里的雪吞噬了所有的喧嚣,连煤炉里的火也安分地烧着,不出一丝声响,俨然是烧得很旺。屋子里暖洋洋的,老头子很是惬意地蜷缩在椅子上睡了,很是难得的静谧。沉睡中的他笑了,想必是做了一个很是甜美的梦吧,以致于炉子里的火都熄了,他也没有醒来。天知道梦里他听到了什么,见到了谁。只是这梦好长,他的四肢冻僵了也没有完结,一直延伸到他的魂归天堂的漫漫长路上。他看到了她在笑,自己在笑,还有那臭小子也在笑。他咯咯地笑着,零星的几颗牙点缀得这笑也十分可笑,只是没人看到。可能要过好久才会有人看到他僵硬的脸上挂着难以分辨的狰狞的表情。

  一年一年也就这样过去了吧,老头子早已记不得是哪年以后生活失去了色彩,世界消匿了声音了。季节每年都一样,季节里的日子也都一样,一样地无聊,无聊地一样。他木讷地过着日子,正如日子也木讷地过着他。一年四季,每一个季节都会有一段心声在他的心里低吟。他害怕听见,真的很害怕。他为了躲避甚至刺聋了双耳。可惜该听见的,依旧是那么清晰。明媚如春,激昂如夏,淳厚如秋,安逸如冬。四季如歌般在中纬的高空中交替着奏鸣,总会厌倦,总会发现多少年后的某天,熟稔的事物会萌生出物是人非的慨叹。

  当我们回眸天空,小屋的黄昏,赋予我们的会是一番怎样的执着或淡然。雏菊的花语——爱在心中,无论老头子,抑或我们,说些什么,做些什么,似乎都只是为了我们心中的爱,抑或由爱产生的恨与身不由己。撷一朵雏菊,但愿世界上所有的爱都能有所归属。这样的一生,或许也就没了遗憾,也少了一声声轻叹了。

  纯白的雏菊,缀满在村外厚厚的野草地里,每年如此。

  (指导教师:王焕东)

  山东省莱西一中南校:杨文英

不够精彩?再来一篇
我要点评:雏菊
关注 私信
写作达人推荐

换一换

关于我们 | 营销合作 | 友情链接 | 网站地图 | 服务协议 | 投稿须知 | 问题反馈 | 联系我们

京ICP备15053428号-2 北京市公安局海淀分局备案编号:1101081950号   防网络诈骗专栏

作文网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5-2013 www.zuowen.com .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