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作文网! 注册 客户端下载
作文 > 小学作文 > 六年级 > 散文 > 我的路_3000字

我的路_3000字

2013-09-13

E度网专稿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在追逐梦想的路上,别在意走这条路的结局会如何

  一

  大清早,苏安就这样被吵醒了,就看见阿木一脸春样的站在自己床边,苏安的第一反应就是用被子把自己紧紧捂住:“你……你想干什么?我可不好那口。”

  阿木激动得微微颤抖:“啥也不说了,偶像,我就是你的忠实粉丝了,不对,是钢丝丝,你的小说太赞了。”原来阿木这小子半夜烟瘾来了,爬起来抽烟,抽亢奋了,睡不着觉,就把苏安的小说偷来看了。

  苏安:“少来,偷看我的小说,就如同侵犯我的童贞一样,别以为这样说,我就能放过你。”阿木一副骗你是你孙子的表情:“我说真的,真的很不错,我阅读小说无数,这一次看到这么带劲的小说。”苏安还是有点不相信,阿木:“行,今天吴强回来,你拿给他看,你看他的反应。”

  那天也是吴强第一次没有上课睡觉,他一口气从早上看到中午,猛的拍了苏安的肩膀:“从今天开始我就是你的经纪人了。”

  从那之后,苏安不在是一个默默写稿了,身边从此多了两个催稿的声音,而苏安写稿更加卖力了,无论怎样,起码现在有人认可自己的小说?

  窗外的阳光照射到苏安的笔记本上,他静静摩擦着手边的笔记本,浅蓝色的外壳,平凡无奇,去买这本笔记本可以说是一个意外,也可以说是必然。

  苏安眯起眼,不经意想起了那一天——

  二

  又一次的翘了晚自习,苏安、吴强一行直奔网吧。这两人几乎假期补课以来都是过着“白天睡觉,晚上胡闹”的生活。

  一进网吧,苏安就对着网管嚷嚷:“李哥,开两台机子,来两瓶红茶。”“在加一包红塔山是吧!”网管习惯的接了一句,苏安笑了笑:“不,不,不,今天不差钱,抽好的,来包软云。”说完便找了个好位子坐下。

  其实苏安上网不爱玩游戏,大多是在看电影,偶尔才会被吴强拖着一起玩,吴强是个游戏高手,这个苏安一眼就看出来了,原因很简单,在游戏里许多人都对只有16岁的吴强叫做“强叔”,一般外号带有“叔”字的人,那都不是一般人,可苏安搞不懂玩游戏为了个啥,不是怪死了,人活着;就是人死了,怪活着。没有任何实用价值,可吴强就是玩得欲仙欲死,还不如学自己看几部电影来小怡一下情,陶醉自己一番。

  正不知看什么电影的时候,突然有人拍了拍苏安的肩,苏安回头一看,是个染着黄毛,穿着有点邋遢的社会青年,黄毛略带不屑的用一口标准的四川话说到:“喂,兄弟伙,有人在外面找你有事,出来一下嘛!”苏安是见过世面的人,马上明白是什么事情了,心想反正无聊,来的正好,给大爷我找找刺激。

  “喂!强仔啊,有男人看上我们了,想和我们那啥,走不?”吴强抬头看了看,也明白了是什么事情,笑了笑:“好啊,正愁寂寞呢。”

  跟苏安想的一样,和黄毛一走出网吧,另外几个小混混就围了上来,一看就是那种不入流的小瘪三,抢钱的时候刀都不亮一个,显得一点都不专业,虽然他们人多,可这次他们真找错对象了。

  黄毛一脸痞气的看着苏安:“兄弟,没啥,你不是有钱吗?我们找你借点来花花。”

  苏安:“我靠,抢钱,你们谁是老大,出来。”

  黄毛:“我就是,你见过这种场面会是小弟先说话吗?”

  苏安大叫着:“你很牛B呀,我靠,你们今天要是敢动手,老子就……”

  黄毛:“你想怎么样?”

  苏安:“靠,我想怎么样?哼哼,老子想告诉你……打我的时候别打脸,还要靠脸吃饭。”

  黄毛对后面的小弟说:“直接弄死吧。”几个小混混的就冲了上来。

  却不想苏安三下两下撂倒冲上前来的几个小混混,嘴角挂着冷笑:“我苏安你们也抢,头被大象屁股夹了吧?我都懒得批评你们了。”

  混混一个个诺诺不敢接话。

  吴强挑眉:“刚刚不是很牛吗?怎么现在成缩头乌龟了?”

  即使面对吴强的如此挑衅,却没有一个人敢出来,因为就算才出来混的人都知道有个叫苏安的疯子,凭借一身胆气和一口好牙,追着十几个人满街咬,人称“疯狗”。

  苏安站起来,点燃了一根烟,深深的吸了一口,缓缓地吐了出来:“我还以为今天碰上了多牛B的人物,可以好好打一架。不过今天这事该怎么办呢?大爷我玩游戏的雅兴全被你们整没了。”苏安阴险地看着那几人,捏了捏拳头。

  三

  “你真行,这你都做得出来!”逞强吃着烧烤,一脸满足。

  “废话,老子最恨的就是抢钱的,一点技术含量都没有,我这是教他们怎么抢钱,顺便收了点学费。”苏安喝着啤酒自豪的说着。

  吴强:“不过话又说回来了,你不是决定当大大的良民了吗?怎么还天天出来跟我一起通宵。”

  苏安:“无聊呗,感觉假期特恶心,和屎一样,谁知道屎说,我哪有学习恶心。结果出来就看你耍游戏也无聊呀。”

  吴强喝了一口啤酒,长叹了一声:“游戏玩多了是无聊,我自己也这样觉得,但我迷恋的不是游戏,是游戏中那种在现时体验不到的成就感,许多人叫我“强叔”,许多人听我指挥,许多人崇拜我,我不在是那个无用的吴强,我也明白自己上了一辆错误的车,而终点站将会是无尽的深渊,但至少我在这个过程中我感到了自己存在的价值。”

  苏安:“靠,这都能整出点人生哲理来,不知道的还以为是那来的哲学家。“

  吴强鄙视的看着苏安:“土鳖,不知道哲理都是一帮无理的人整出来的吗?就像韩寒那哥们一样。“

  苏安:“等等,你可以玷污我的人格,但不可玷污我的偶像,韩寒那是我心中的最爱。”

  那天晚上,吴强喝了很多酒,说了很多憋在心中很久的话,人生梦想、未来……苏安第一次才发现,这个平常看上去无所事事,得过且过,沉迷于网络的失足青年,原来也有梦想,吴强小时候酷爱画画,一心想成为画家,只可惜家人反对,他只能放弃。

  那天晚上,苏安听了很多,想了很多,其实自己和吴强也算“同是天涯沦落人”吧,自己也曾有过梦想,初中时,自己是网球队的种子选手,被许多教练看好,自己想成为下一个网球王子,只可惜那时正好初中毕业考高中,在父母的劝说下,自己放弃了网球,一心学习,等毕业后再拿起网球拍时,已经没有当初的那种感觉了。

  最让人感到讽刺的是,现在父母却骂自己“学习不好,还一点特长都没有,活着浪费空气,死了浪费土地,就知道交些狐朋狗友。”

  吴强:“就是说,大人们就希望我们好好学习,可后来看农民养猪,看了猪后,我才知道自己为什么学习不好,猪的生活是吃饭+睡觉。而我的生活则是吃饭+睡觉+学习,通过等量代换,原来我是猪在学习。”

  苏安:“难怪成绩差,原来是有这么大的原因,看来要学习好就要不吃饭不睡觉,看来我这辈子都学习都好不了!吴大师,指条活路给我吧。”

  吴强想了想:“你不是号称“一封情书飘,美女怀中抱”的小淫虫苏安吗?你可以写本《情书》之类的,准火。”

  苏安:“唉,还是羡慕韩寒,干自己想干的事情,吴强,你说如果我能写一手好文章,那该多好?”写出他们现在所经历的一切,写出一个不一样的故事,只属于自己的,冲出束缚的故事。

  吴强:“想写,那就写呗,那韩师傅就一开车都能写,你好歹还是出来混的,怎么不能写。”

  苏安:“可我写了有什么用了,我就一小妈生的,爹不疼,娘不爱,写了东西没人看。”

  吴强带着被酒气熏红的脸一阵傻笑:“兄弟,知道什么事青春吗?青春就是拼命的往前跑,然后扑倒在地,爬起来,继续跑。”

  说完便歪歪倒倒地拉着苏安去了文具店,“走,哥送你本笔记本!”

  苏安蹙眉,杵在原地一动不动,拍了吴强后脑勺一巴掌:“臭小子说什么呢?”

  吴强冲天犯了个白眼:“我说,哥,小的送你本笔记本,还请哥笑纳。”

  苏安轻笑,不带一丝痞气,少年特有的稚气和阳光,在这一瞬,无人注意的黑暗中无声绽放。

  吴强他做梦也不会想到,一个笔记本居然要二十,更不会想到的是苏安的梦想正的从这里扬帆起航。

  四

  郭一凡最大的缺点就是不穿内裤,经常陋半边屁股出来,每次我一说他影响城市环境,他就说:“家里穷,买不起!”后来有一次我实在看不下去了:“一锅饭,自己坦白,是不是把你妈给你买内裤的钱拿去买糖吃了?”郭一凡一下吃惊状的坐在凳子上:“怎么可能?这你也看出来了!”

  这是假期补课以来,班上同学进教室,第一次看到苏安没有趴在桌子上,而且还在不停的写东西,同学都倍感惊异,更有人还盘算着难道是世界末日要来了,苏安那哥们在写遗书?

  阿木一进教室,更是大吃一惊,先揉了揉眼睛,确认自己没有错,又走到苏安旁边摸了摸苏安的额头:“哥们,没发烧呀,在干啥呀?今天居然不睡觉,还在写东西,是不是又准备给哪个纯洁妹子写封情书?什么时候给我写封,哥也寂寞了。”

  “情锤子,小说。”苏安头也没抬一下,依然奋笔疾书。

  “哦,写小说”阿木淡然的说了一句,可过了一秒钟,阿木突然大叫:“什么?写小说?”突然在阿木的头脑里,一个平时嘴上叨着烟,吊儿郎当,动不动就等家伙到处打架的一下变成了戴着眼镜,一脸斯文安安静静地坐在座位上写着小说的人,如此大的落差,阿木的大脑一时间短路了。

  不只是阿木,几乎听到苏安说话的人全短路了。

  他们宁愿相信自己的耳朵出了什么问题。

  阿木缓了过来,晃了晃头,弱弱的问了句:“你说你在干什么?”苏安放下了笔,一脸认真的看着阿木:“我说我在写小说。”

  阿木一下哭了,默默的走到窗边,一只脚放在窗台上:“完了,我耳朵一定是废了,全是幻觉,你们谁也别拦我。”苏安举起右手,伸出中指,咬牙切齿的说到:“你去死!”

  阿木:“行,那你拿给我看看,让我用45°仰望天空专业的眼光给你指导指导。”说完就冲过来,准备抢走小说,而苏安却一下把本子护住:“闪开,还没写完,写完再给你看。”阿木:“现在看看要死人呀!”苏安:“你要看了,我就马上让你死!”其实苏安是怕阿木这极没口德的家伙看了之后批评自己,打击自己的信心。

  这天晚上,苏安没有再去通宵,他实在太累,回到寝室倒在床上便睡了过去,只剩吴强一人形单影的去上网了。

  五

  苏安就在别人的置疑中,没日没夜的写小说,说实话,没几个人相信苏安,即使相信,也不看好。吴强常调侃到:“等你出名了,别忘了让我当你的经纪人呀!”苏安也调侃到:“没问题,不过在这之前,能不能先投资个千儿八百的润笔费?”反正自从苏安写小说之后,和别人谈话三句不离小说,也给自己自封了一个文学青年的称号,写小说似乎成了苏安生活的全部,就连苏安曾经用了十封耗尽心血的情书都没追到,让苏安第一感到了有挫败感的女孩来找苏安去游玩,苏安都以家穷、人丑、没户口回绝了。

  那个精美的本子,也随着时间的流逝,被写满一页、两页、三页……半本,苏安一直默默地写着内容连吴强也没看到,直到苏安写小说的第六天。

  就有了阿木半夜起来偷看小说的场景,一切来的很是时候,有了支持者就有了更大的动力。

  六

  小说在阿木和吴强那猥琐的催稿方式下,越写越快,越写越多,苏安很久都没有这种日子过的很充实的感觉了。

  吴强突然把安修手中的笔抢走:“苏安,今天就别写小说了,好久没一起通宵了,今天一起去吧!”苏安疑惑的看着吴强:“怎么突然想到这个了?平时就你催我写稿子催的最凶。”

  吴强微笑道:“没什么,看你最近写太累了,去放松一下。”

  “明天吧,今天有个不错的构思,怕明天忘了,明天一定陪你去。”苏安把笔拿了回来,继续埋头写着小说。而吴强的脸上却有了一丝失落,只是在写小说的苏安并没有发现。

  “那行,好好写,你是最棒的”吴强走到门口回眸凝望苏安,眼眶微微湿润,那种眼神,似乎叫做——“诀别”。

  苏安语气中透着得意:“好,没问题,不会让你失望的。”

  苏安没有想到,这是最后一次和吴强一起上晚自习,第二天早上,吴强的桌子已经空了,而苏安的抽屉里放着一个信封。

  信封里有五百元钱和一张纸条,纸条上写着:

  “安仔,我走了,我和我爸去做生意了,学习这条路不适合我,和你做同旧是我吴强最高兴的事,和你在一起通宵,一起抽烟,一起吃饭,看你的小说……这些我永远都不会忘记,你的小说是最棒的,真的,我希望只要你喜欢,你有梦想,无论结局会如何,都不要放弃,那些钱当是我的投资吧……还有打死别写什么45°仰望天空的句子,要不我看不起你一辈子!”

  苏安马上拨打吴强的电话,却传来:“对不起,你所播打的电话已关机”苏安看着手上的钱,泪水渐渐模糊了双眼。

  放心,吴强,我不会让你失望的,我会带着你那份一起努力,苏安拭去了眼角的泪水,拿起了笔。

  经此一别,不知何时再见,但是别忘了,即使知交零落,你也不会一个人奋斗。

  七

  苏安用吴强的钱找人用电脑把小说打了出来,开始无责任传阅,小说从班上传阅到了外班,被评为了“敢动校园十大小说之一”,甚至有人发出“冰天雪地360°不穿内裤不要面子不要命跪求苏安小说的更新版”的言语。

  阿木:“苏安,是该真正证明自己的时刻了,投稿吧!”然后甩给了苏安一张纸,上面密密麻麻的写着邮箱号,阿木花了一天去收集这些电子邮箱的号码。

  苏安开始不断投稿,可结果却是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一江苦水向心流,稿件不是石沉大海,渺无音迅,就是对不起,你的稿子不符合我们杂志的风格,更有甚者回了一句:“我十岁的儿子写的都比你强,别玷染文学了,安分的活着。”

  “TMD,这是哪家编辑部,说话怎么这么王八蛋。”阿木听到那话时,猛拍了一下桌子,愤怒无比,恨不得提把刀子去把说那话的人砍死一百遍,要不拖出去枪毙十分钟。打的他妈都认不到他。

  苏安若无其事的笑了笑:“我都不冲动,你那么冲动干什么?”阿木愤愤不平:“毛不冲动,看小说就像看女人一样,否定你的小说,就是否定我的欣赏水平。”苏安:“那完了,照你这样说我的小说是没希望了。”阿木:“滚,不过我给你说苏安,别听这些把尿当酒的人说的话,你的小说是最棒的,别放弃,总有一天会有人看上的。”苏安摆手:“放心,我当然知道了,我怎么可能放弃,我可是苏安。”阿木深以为然:“就是,那些狗眼看人低的家伙会后悔没有看中你的。”苏安和阿木都笑了出来。

  可笑可笑,苏安的心中却已没有了底,投了七、八家,没有一家看上了,难道是他们的眼光都有问题?还是自己的稿子没投对地方?或许是自己真的不适合写小说,一个流氓写出来的文章真的登不了大雅之堂?

  “嘿,苏哥,不如试试这个,《知者漫容》搞了个MKT的比赛,我觉得蛮适合你的小说。”坐在苏安身后的女生递上了一本杂志。

  苏安看着杂志,突然有了一种强烈的归宿感,一股欲望促使着苏安去投稿。“好吧,这是最后一次了,就赌在这上面了,如果失败了,或许自己的不适合写小说了。”苏安心中暗想着。

  可这次还是一样,一个月,二个月,三个月……日子就这样过去了,和以前一样,没有任何喜讯。

  苏安的脑海中忽然响起公交车上礼貌的女声:“各位乘客,终点站到了,请您下车。”

  看到是该放弃了,这条路已经到了终点了,阿木、吴强、还有大家,对不起,让你们失望了。

  这是这本书的结尾了,因为不知何时开始觉得不能在恍恍惚惚的过日子了,有时候想自己的为何会这样,也许是不想输给我看不起的人,也许是成熟了要努力了,也许是为了高考后能笑着拿着录取通知书,自己能够在向往的大学读书!或许不会再写小说了,或许还会写,这些我都不知道?走一步是一步,未来是什么样我不知道,也许会有着更大的改变,但无论发现什么事,在我眼里永远都会是那些破事儿。

  八

  “请问,是苏安吗?”某天中午正在写作业的苏安接到了一个陌生的电话,一个陌生的声音传进了耳朵,苏安:“我是,你是?”电话中:“我是漫客的编辑,你的小说被我们看中了,在此赛中,你的稿子脱颖而出……”

  那天苏安笑了,笑得很高兴,很放肆,阿木也笑了,许多人也笑了,终于成功了,自己原来没那么差。

  苏安登刊了,名誉、赞扬、粉丝接踵而来,对于苏安周边的人,却是更多惊异。

  “什么?就当年那疯子写小说?还登刊?”“有没有天理,这种人的小说都能登刊。”“什么?苏安?小说登刊,这个世界果然是不真实的。”“真是江山辈有牛人出”不过一切语言在事实面前显得苍白无力。

  因为苏安,一股写小说的旋风在班上刮起,就连平时只知道埋头学习的书呆子都拿起笔写自己喜欢的“爱你爱的不怕死”之类的青春疼痛。

  可这世上没有一帆风顺的事情,因为这一切来的不合时宜,至少对苏安的爸妈和老师来说这不合时宜,因为苏安进入了人生最茶几的时光——高三。

  那天苏安回家,看见班主任正一脸小人的样子在自己家中,苏安一下感觉不妙,来者不善。班主任虽说不是那种人不犯贱,天诛地灭之人。但天生一张狗腿子小人脸,让人难以相信他会因为好事来家里面。

  果不其然,老师是来劝苏安放弃写小说,让苏安把心思放在学习上,别写小说写得心都散了。

  “不就是为个稿费吗?两、三千块钱,我让你爸给你一万买你剩下写小说的时间,你给我好好学习,别写小说,你一个人写就算了,还带着全班写,又不是人人都能登刊。”班主任似乎感自己又做出一个英明的决策,在那洋洋自得的说到,走的时候还拍了拍苏安的肩膀:“一万块哟,我累死累活当个二百五,我几个月工资工资没那么多,你娃这次赚到了,好好学习。”我心想:“废话,你就一二百五,还想赚多少钱?”

  班主任走后,父亲真的丢出一万元出来:“你们班主任的话你也听到了,把这钱拿去,别写小说了,就当是我给你的稿费了。”

  苏安抚着额嘲笑着:“三年前,你让我放弃网球行,我认了,我放弃,之后你骂我没有特长,行,我也认了,现在你又让我放弃,我又不是老师那种二百五,我还能认吗?”

  父亲自知理亏,没有像以往发火:“你高三了,不能分心了,你知道这样下去的结果吗?”

  “我要知道结果了,我还去干它做什么?就算我搭错车,到了一个错误的终点站,可至少一路上的风景让我觉得这一切是值得的。”苏安几乎是吼了出来。

  那是父亲第一次从苏安的眼中看到了坚定,父亲摆了摆手:“罢了,罢了,这也不是什么坏事,你那么大了,应该明白自己该做什么,想写的话,别耽误学习。”

  看到父亲不反对了,苏安舒心的笑了笑。原来只要坚持一下,就可以守护住自己的梦想。如果当初打网球时也固执的坚持一下呢?不过当时坚持了,也就没有现在了,不论一切是否是宿命,不过这次成功了,自己就要清醒绝对的追逐梦想。

  “行,既然你不反对,咳咳,那桌子上的钱?”苏安看着桌子上那堆钱,猥琐的搓着双手,眼里冒着金星。

  九

  现在,苏安的朋友介绍苏安时都说:“我哥们,苏安,写小说的。”

  即使学业很忙,苏安也从没停下手中的笔,每天总要写上几笔,苏安才会安稳,苏安也不再是背负着自己的梦想,苏安有了御用插画师,御用打字员,御用采购员……,还有了一帮同样有梦有爱的粉丝,苏安有了一份责任感,他感觉现在写文不只是为了自己,更是为了支持自己的人。苏安不知道自己能够在这条路上坚持多久,也不知道自己的终点站会在何方,等待自己的未来是什么模样,是花团锦簇,还是往事成空,是光明大道,还是万丈深渊,但只要写一天,苏安便会享受一天,这是他自己说的。

 

    六年级:花浅

不够精彩?再来一篇
我要点评:我的路_3000字
写作达人推荐

换一换

关于我们 | 营销合作 | 友情链接 | 网站地图 | 服务协议 | 投稿须知 | 问题反馈 | 联系我们

京ICP备15053428号-2 北京市公安局海淀分局备案编号:1101081950号   防网络诈骗专栏

作文网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5-2013 www.zuowen.com .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