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作文网! 注册 客户端下载
作文 > 小学作文 > 六年级 > 散文 > 一念之间的光阴_3000字

一念之间的光阴_3000字

2013-09-13

E度网专稿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那一年夏天,地上有很多蝴蝶的尸体,一具一具朝生暮死的生灵。我深信它们欢然经历了绚烂无比的、转瞬即逝的天长地久。

  “十七,你相信世界上有火鸟吗?”那已经是好几天前我问十七的问题。那时我坐在教室的倒数第二排,出神地望着室外自由的阳光、暖风、嘈杂又令人心安的蝉鸣。好像这些不可名状的东西,我真的可以用肉眼看见一样。

  “傻子你漫画看多了啊!”十七拿起他手里的《天体测量学》狠狠地拍了一下我的头。

  教授抬眼看了一下我们这边。我回头用责怪的眼神看了一眼十七。

  下一秒,我回味了一下十七的答案,突然觉得我们不在一个世界了。从小到大,这是我第一次觉得,我和十七,那么远。

  “那你觉得永生怎么样?”我又很小声地追问了一句。

  十七目视前方,没有立刻回答我。我不知道他是不是在思考。

  “北川!”教授突然喊我名字,然后问我,“你对这个问题怎么看?”

  什么问题?我不知道!

  我求救地看了一眼十七,他把书移到我桌前,然后指了指答案所在。算是救我一命。我不想期末被教授当掉。

  那一天我一直在思忖、徘徊,有好几度,我都险些对十七和盘托出。

  从小到大,我没有什么事瞒过十七。看见他我总是会滔滔不绝直到把自己掏光。

  但那一天,我却最终没有说出口。那是我有生以来,在十七面前的第一个秘密,也是最后一个。

  因为我答应了那个人,我不会对任何人说。

  事情发生在暑假里的一个傍晚。那天我刚去十七那儿淘完漫画,一个人走在回家的路上。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突然觉得身后有一个人跟着我。我有些害怕,甚至不敢在书包里翻手机。

  我有些后悔没让十七送我。

  惊慌失措之间,身后的人居然一个箭步拦在我的面前。

  是个很高的男子。令我松了一口气的是,他看起来十分面善。并且细看之下,他的眼神之中,流露出一股温和的情感。

  他说:“北川。”

  开口第一句话遍把我震住。我飞快地在脑海里思考,我认识这个人吗?不认识?

  “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我想我可以肯定自己不认识他。

  男子迟疑了一下,回答道:“我从200多年后而来。”

  听到这答案,我心里一惊。有一秒钟,我居然对这件荒谬的事情将信将疑。但很快我判断对方不是妄想狂就是智力受损。但他如何知道我的名字?

  很多想法一时间窜入脑海,以至我无法指挥自己说话。

  男子显然看出我的迟疑,为了打消我的疑虑,他说出许多我的事情:“你喜欢金色,喜欢摇滚,喜欢猫,喜欢夏天,因为夏天可以看见很多的星星……”

  “停停停!”我急忙制止他。这有些恐怖。某一天你的生活里突然闯进一个陌生人,而他对你的喜好了若指掌。

  “我相信你,但你找我什么事?”我试图让自己单纯一点,暂时选择相信被告知的一切。

  男子停滞了一下,他先做了个自我介绍:“我叫武平。”

  “嗯。”我对他的名字并无太大兴趣,我催促他,“你找我什么事?武平先生。”

  武平闻言微微一笑,似乎有种别来无恙的气息,他说:“有事想请你帮忙。你听说过火鸟吗?”

  “火鸟?”我心想,那不是我刚去十七家收刮的漫画吗?

  “嗯。”武平说,“一种生生不灭的鸟,每隔一百年便会浴火重生。人类如果饮下它的血,便能永生不死。”

  “永生?!”我忍不住略带嘲笑的口吻重复那两个字。

  “你不信?”武平面对我的轻蔑有些焦急。

  我没有做声。

  我常常觉得,永生是一件又冷漠、又残忍的事情。在伟大的不朽面前,我们以为珍贵的爱,或者恨,都会变成不值一提的东西。我们难以跨越的关卡会变成小菜一碟;我们打算铭记在心的回忆,终会在不知不觉间忘记。

  在那些得以永存的生灵看来,我们这些为爱为恨为曾经拥有欲罢不能的芸芸众生,简直就是一群可爱的蠢货。但又如何呢?

  “我常常觉得,永生是一件,可怕的事情。”我说。

  武平听见我的答案,面露一丝震惊。那一双眼睛里,有一种很凝重的东西,但我不知道是什么。他对我说:“北川,不管你信不信,确实有人拥有着可以令人长生的火鸟之血,它最后出现的时间是这个年代,而我需要找到它。”

  我有些懵,我问:“言下之意?”

  “我需要你的帮忙。”武平非常认真地看着我说。我想他既不是妄想狂,也没有智力损伤。

  “为什么是我?”我问。

  “因为我知道你在20岁的时候会失去记忆。”武平说,“这对你对我都是个再好不过的有利条件。”

  而那一年,我刚好20岁。

  凤家篇

  我喜欢一个女孩,那是在我21岁末的时候,才突然意识到的。那时她20岁,她的名字叫北川。她是个喜欢看星星的女孩。她曾经异想天开地问我:“十七,你说,会不会有一颗转动的恒星,是整个宇宙的发条?”

  当时我非常不屑地告诉她:“按照目前的科学水平进行论证下,不是,也不可能是。”

  她就会习惯性地冲我翻白眼。她总是偏执地相信,她那些伟大的猜想,不是我这种“凡人”可以理解的。

  大学时代,她还真的考上了天文学系。莫名其妙的是,我居然、依然是她的同学。

  “十七,我说你干嘛总跟着我?”北川曾经挺厚颜无耻地问我,“你是不是暗恋我?”

  当时我顺手操起一本书砸在她的头上,一点也不手软。我说:“少做梦!”

  真的。我从来没想过我喜欢这个女孩。我一直嫌她非常黏糊,想法非常多,话非常多。从小到大,她无论什么样的事情都爱向我汇报。我似乎不知不觉成了她的忏悔机器兼垃圾桶。但我,却有一个不能告诉她的秘密。

  北川第一次到我家来玩,是她好死赖活求了半天,我才答应的。

  那年我才十三岁。北川对我的家庭发出的第一个疑问是:“十七,你爸妈呢?”

  当时我骗她说:“出远门了。”事实上父母这两个人物,在我的生命中消失已久。

  刚认识北川的时候,她问过我,为什么叫十七。当时我也没有回答她。

  我的家族给我太过沉重的秘密。如果出身是可以选择的,我也希望人生可以平凡一些,淡薄一些。但哪一颗种子落在哪一片地长出什么样的绿,显然都无法来自一个简单的好恶取舍。很多事情,从诞生的那一刻起,就必须不得已而为之。

  就像我,从诞生的那一刻起,就必须成为凤十七。凤是我的家族姓氏,象征生生流转。到我已是第十七代。我们一直在守护一样东西,它藏在我颈上的项链之中。世人为之付出多少的努力,或有穷其一生却不可得。

  有一天北川问我:“十七,你相信世界上有火鸟吗?”

  当时我心里一顿,随手拿起教科书往她头上砸去,我说:“傻子你漫画看多了吗?”

  那年暑假我借了她一套手冢治虫的《火鸟》。那是我收藏很久的东西。现代人把它当作一个永远未完的梦。而我,却战战兢兢。

  北川,有些东西的存在,无关乎相不相信,而是知不知道。从很小的时候,我就已经知道世界上存在着一种不灭的生灵,叫做火鸟。并且我的家族,正是一直在守护着所谓的火鸟之血。

  很小的时候听父母说第一代祖先是一个神奇的弓箭手,在那一个时代成功地捕获了火鸟,并取它鲜血。只是,这么长久的岁月以来,我们家族的人,都不曾使用过它。据说,饮下火鸟之血,就可以浴火重生,获得不死的生命,然,同时也会忘记所有的过往。

  那天北川还问我:“你觉得永生怎么样?”

  我没有回答。

  北川,永生是件太过可怕的事情。或有世人梦寐以求,曾为之赴汤蹈火,倾尽一生。但对于我们凤家的人来说。永生是一个令人生畏的词汇。对于我们这些如草芥一样的生命,也许说它毫无用武之地亦不为过。

  然而正是这样一个我,却在21岁的那年,将这棘手的永生强加于人,且是那个对我而言意味着全世界的人。那时我以为自己在为她竭尽全力,却不知那是再自私不过的一念之差……

  那是21岁末的一天,时值夏末秋初,天干物燥。北川的爸妈叫我去她家里吃饭。事实上北川一家人老早明白我是一个孤儿。我想北川不至于笨到去相信她每次到我家玩,我的父母都碰巧在出远门。

  因为这个缘故,北川的父母对我很是照顾。总是看我自己一个孩子,特别孤苦伶仃。但他们从不会开口问这些事情,北川也不会。我想她识破那个谎言,却没有戳穿我,已经说明了她是个心地善良的女孩,她会给别人留好自我保护的余地。

  从很小的时候,我便一直在心里默默地羡慕北川的家庭。我想要的,也不过是这样平淡温馨的生活。只是我没有想到,有一天,那个我以为欣羡的存在,也会家破人亡。而一切,只是因为北川妈妈在厨房里一个小小的操作失误?或者说,这是个必然如此的命运。

  我去往北川家的一路上,已经隐约感到一些不详。空气这种介质,有时似乎不仅仅在传播着声音。在离北川家五十米开外的地方,我看见停在周围的好几辆消防车,以及围观的人潮涌动。抬头望去,是那团熊熊燃烧的火焰,灼热刺痛,吞吃着心头每一寸变成荒芜。

  那个时候,我霎时感到了时空的静止。我想起了很多,我以为自己不曾记住的事情。

  初中时北川对我说她喜欢地理老师的时候,我的莫名失落;高中时看见隔壁班男生递情书给她时,我复杂的心悸;北川的爷爷去世那年,她在我怀里哭泣时落下的泪滴;我们一起在我家天台看到狮子座流星雨的那晚,北川的笑……

  那一个时刻,我被一股疼痛的窒息笼罩。我觉得浑身失去了气力,却在下意识地缓慢向前踱步。我看着消防队员抬着一具、一具的尸体,从屋内小跑而出。布盖着头,我不能分辨。

  我飞快地大跑向前,也许有一些泪滴,也在飞快地向身后而去。

  “北川!北川!北川!”我接连大喊。不愿意有空隙去思想那个可怕的结局。

  消防队员把我架在外围,他们用大嗓门嚷着:“这位先生!这位先生!你认识这家人吗!”

  “北川!”我冲着其中一个人喊着,“你们看见她没!这家的女孩!”

  “先生!你冷静点!”消防队员抓着我,“我们目前只找到两具尸体,一男一女,根据初步判断,应该是这家的男女主人!”

  这句话我没听仔细,就奋力拨开拦着我的那些人,全力向屋内冲去。我听到身后很多的吵嚷,但内心却有一种惊人的静谧。我只听到一个声音在呐喊:我不想失去她!我不能眼睁睁失去她!

  我知道我可以为她做什么!即使断送凤家为之守口如瓶、呕心沥血的岁岁年年!即使她将从此忘记我,忘记光阴……

  武平篇

  我一动不动地躺在床榻上,感受着自己那行将就木的身体。北川坐在一旁,轻轻地拉着我的手,对于离别,她应该早已驾轻就熟。我感叹她依然那样年轻,豆蔻年华,诚如我初见她的那一日。

  “嗨,小姐,小姐。请留步好吗?”那时我还非常年轻,非常鲁莽。

  她转过身,没有说话,面容是一副我从没见过的清净。仿佛下一秒就要羽化登仙。

  “不好意思,我没有恶意的。”那一刻,我突然感到自己粗俗鄙陋,难登大雅之堂,“只是……可以……认识一下吗?”

  她转过身,并没有理会我。

  我失魂落魄地追上前去,我说:“小姐,我真的没有恶意的!我叫武平!我在国家科学院工作,研究的课题是穿越时空!”我第一次如此没有自信地递出自己的名片。慌张、不堪。这是我第一次感到,自我介绍可以是一件如此蹩脚的事情。

  “你找我什么事?武平先生。”不料她竟停下脚步。这是她对我说的第一句话。问得我词穷语塞。

  “可以知道……你叫什么名字吗?”我尚且不知她的芳名。

  她冷冷地答道:“我叫北川。”

  北川,这个我一见钟情的女子。而后来我才知道,她愿意搭理我,完全是因为我那蹩脚的自我介绍中所提及的研究课题。

  在我以为我和北川进展得非常顺利的时候,北川突然在一出无聊电影的间隙对我说:“武平,你信不信,我活了200多年?”

  当时我居然对这个荒谬的事情将信将疑。但很快我判断那只是一个玩笑。

  “哈哈哈。”我干笑了三声,以示对北川式幽默的一种尊重。

  “你不信啊。”北川话说得特别轻,轻得像一声叹息。

  我有些较真起来:“按照现在的医学发展、证明、和研究,200多年还是不太可能的吧。”

  “嗯。”北川应了一声,假装看着那出非常无聊的电影。过一会儿她又说:“再过几年你就知道了,我永远是一副20岁的模样。”

  对于北川的这句话,我当时只以为是同一个笑话的系列二。但几年后,我渐渐开始相信,她没有在跟任何人开玩笑。

  我问北川为什么,她说她不知道,20岁之前的事情,她没有任何的记忆。据北川的邻居说,她20岁的那年,家里发生了一场火灾,许多人都在那一天目睹了一种奇异的天色,仿佛有一只凤凰翱翔而去,像钻石那样流动着异彩。而北川,竟从那场灾难中奇迹般地存活下来。

  当然,那些邻居现在早已不在人世。所以我无从证实,那些异象是否真实。但北川却偏执地相信,那是一种名为火鸟的生灵,每隔一百年便会浴火重生。

  对此,我曾嘲弄北川:“你一定是手冢治虫的《火鸟》看多了。”

  “武平,帮我个忙好吗?”北川说,“如果有一天你的课题成功了,你能不能回到我20岁的那一年,帮我找到那个火鸟之血?”

  我见北川那认真样,没有再反驳她。

  她对我说的那句话,我一直记得。她说:“帮我毁了它。我不想要这样的永生。”

  此时此刻,我躺在床榻上不能动弹,脑海里浮想起北川说的这句话时的表情。和200多年前她说那句“我常觉得永生是件可怕的事。”时几乎没有差别。

  50岁那年,我们小组的课题奇迹般地突破了。那一年我如约回到了北川20岁的时候。我犹记得那一晚,她和我说话的神情。单纯可爱得像一个孩子。那时她确实是个孩子。和现在不同。虽然她的容颜至始至终没有改变过。我想我只需要让北川自己帮我这个忙,我就可以顺利地追踪到北川所谓的火鸟之血。然后帮北川毁了它。

  但北川,对不起。所有的事情还是这样地发生,我还是在年少轻狂的时候对你一见钟情,你还是这样静静地握着我布满皱纹的手。

  我并不是没有为你找到火鸟之血。当我在围观的人群中,看见那个歇斯底里、奋勇奔进火场的少年时,我就已经明白了故事所有的来龙去脉。我想可以为你阻止的。我可以抓住那个男孩,可以告诉他,你并不渴望这样的永生。告诉他,有时候爱是一种舍弃,而不是挽留。但或许,这是所谓的命运,从来都是无法阻止的。

  在那一念之间,我想到自己将无法与你相遇,无法在死前这样地凝视着你。无法拥有你的一颦一笑,我就感到万分的心痛。北川,请原谅我的自私。而此刻,我也将离你而去了……

  “北川,回答我一个问题好吗?”我说。

  “嗯。”

  “你爱过人吗?”我想起那个男孩,虽然我不知道他的名字。

  “不知道。也许爱过,但我忘记了。有一天,我也会忘记你。”说完,一颗泪珠从她的脸颊滑下。但那也许只是我死前的幻觉……

 

    六年级:花浅

不够精彩?再来一篇
我要点评:一念之间的光阴_3000字
写作达人推荐

换一换

关于我们 | 营销合作 | 友情链接 | 网站地图 | 服务协议 | 投稿须知 | 问题反馈 | 联系我们

京ICP备15053428号-2 北京市公安局海淀分局备案编号:1101081950号   防网络诈骗专栏

作文网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5-2013 www.zuowen.com .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