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作文网! 注册 客户端下载
作文 > 小学作文 > 六年级 > 散文 > 丢_3000字

丢_3000字

2013-09-13

E度网专稿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一

  “你是不是曾经有过这样的想法,觉得这个世界,好像是虚拟出来的?”

  二

  围巾,毛巾,原子笔。这已经是我这个星期第三次莫名其妙丢东西了。

  “丢丢丢,就知道丢。看哪天把自己也弄丢了!”恍惚间,耳际又响起他说过的话。他总是叫我小迷糊,当然,带着宠溺的语气。

  只是那已经是过去。

  红中说,分手后的我总是魂不守舍,会丢东西也是很正常的事。我听了只是笑。

  丢东西的确是很正常的事。就算再谨慎的人,也会有丢东西的时候,更何况是我这马大哈。可是这三样东西,却丢得实在莫名其妙。

  第一件丢的,是一条围巾,去年圣诞节的礼物。据说是他一针一针打出来的。一想到一向粗神经的他笨手笨脚地打围巾的样子,我就忍不住觉得好笑又心疼。分手后我把他的的东西都扔掉了,只剩下这条围巾。

  那天晚上我在自习室做六级真题。这已经是我第三次考六级了。虽然已经是春天,但春寒往往是最要人命的,冷风吹得我直发抖。我便拿出一直放在书包暗格里的那条围巾戴了起来,手织的围巾特别紧特别暖。我想起他织围巾的样子,心又揪紧了。

  也许是因为太温暖太舒服了,我竟然睡着了。醒来的时候周围的人都走光了,自习室也快关门了。我伸伸懒腰,打算收拾书包回宿舍继续苦战,突然发觉有点不对劲。脖子上凉飕飕的——围巾呢?

  我把座位四周仔仔细细地检查了一遍,别说围巾了,连条毛线都没有。

  这就是我莫名其妙丢的第一件东西,第二天我用诡异的语气对红中说起这件事,结果反被她嘲笑。“你不是把他的东西都扔了吗!从来都没见过你书包里有那条围巾!你是想他想疯了吧?”

  我拒绝回答这个问题,但是心里很清楚地知道,那条围巾,的确是一直被我放在暗格里。

  红中见我不说话,又道:“偶尔出现幻觉是正常的,别想太多。”

  但是连续两次出现“幻觉”,好像就不太正常了。

  周五晚学院有一个讲座,学院规定所有学生都必须准时出席。但是这种规定一般而言对我是不生效的。离讲座开始还有5分钟,我仍然义无反顾地拿着毛巾和衣服冲进了浴室。把衣服和毛巾挂好在浴室门后的挂钩后,我转身打开了热水器。热水喷涌而出,喷得我满头满脸,我忙伸出手去抓毛巾,却抓了个空。我回头一看,原本挂着毛巾的挂钩空空如也。我忙往地上看,别说毛巾了,连个线头都没有。

  它也这样莫名其妙地丢了。

  我看着空荡荡的浴室,还在不停滴水的花洒,一股寒意涌上心头。

  那条毛巾,是我跟他一起去买的。我们两人各有一条,他的是蓝色的,我的是粉红的。我们当时说好,等到以后可以住在一起了,两条毛巾就可以重逢了。

  可是现在,我又把它丢了。

  红中仍然对我的经历持怀疑态度,她坚决认为,毛巾在我上次收拾宿舍的时候就被我扔掉了。

  “那你觉得这么多天我都是用什么洗脸的呢?”

  “鬼知道你。”

  很明显她很敷衍。也许老天爷也看不过去了,于是决定为我证明,我所经历的并不是幻觉。

  周六我们都没有回家,一起泡在了图书馆。我背我的六级单词,她看她的穿越小说。背到忘情之处便忍不住想要默写一遍,于是我用手捅了捅红中,口里说道“笔”。红中顺手抄起桌上的原子笔就往我手里塞。我一边看着单词书一边接着笔,结果没接稳,笔滑掉了。

  在俯身捡笔之前我就有不好的预感。因为我并没有听到笔掉到地上该有的清脆的响声。事实证明我的预感是准确的,笔没有掉到地上,也没有掉到任何一个地方。

  它就这样凭空消失了。

  红中几乎把整个图书馆都要翻过来了,但别说原子笔了,连个沙子都找不到。最后她只能呆坐在椅子上,目光呆滞,口里喃喃道:“幻觉……幻觉……”

  那支原子笔已经陪伴我两年了,比他陪在我身边的时间还要长。我曾用它,写下第一首情诗。

  如今,它也被我弄丢了。

  上天是不是嫉妒我对他的想念,所以一次又一次,把我的回忆一点点虏走。

  “阿发,这一定是幻觉。”红中的眼睛红红的,她一定是被吓哭了。

  三

  红中连续几天魂不守舍,关于那支原子笔的事情她一直耿耿于怀。

  为了安抚可怜的红中,我决定带她去吃她最钟爱的酸菜鱼。果然,一看到酸菜鱼她整个人便精神了起来。一直不停地夹鱼吃,话也懒得说了。

  吃完饭后我们便散步走回学校。夜风有点冷,我挽着红中的手臂,仍然瑟瑟发着抖。吃完酸菜鱼的红中变得很开心,还哼起了歌。

  红中唱歌很好听,我闭上了眼睛倾听。路上行人稀少,也不怕会撞到人。但才走了没几步,我就发现,红中的声音越来越小,后来几乎听不到了。

  我睁开眼睛,然后看到了这辈子所见过最不可思议的现象。

  我的手还保持着环状的姿势,但所挽着的却不是红中的手臂,而是空气。

  红中丢了。

  在弄丢了围巾、毛巾、铅笔之后,我把我最好的朋友也弄丢了。

  我觉得我浑身的血液都在冷缩,凝固,一种从脚底萌发的寒意将我紧紧包围。

  我想起两年前我、红中还有他一起去游乐园玩的场景。红中胆小鬼,不敢坐过山车,却被我和他硬拉着上去玩。从过山车上下来后,红中“哇”的一声就哭了。他把红中抱在怀里,轻声安慰她,而红中却依依不舍地推开了他。

  我想起我和他牵着手出现在红中面前时,红中难以置信的表情,然后她就笑着走开了。后来她说我是个偏执狂,总是自以为是地追求自己认为应该追求的东西,到头来都是一场空。我知道,她指的更多的是爱情。因为他早就和我们说过他在联系出国的事情。

  别人都以为我和红中会决裂,然而我们没有。我们比以前更加亲密,即使是在他离开之后,我们也确信,阿发和红中,是不会分开的。

  但是我的红中,现在却被我弄丢了。

  近在咫尺的学校突然变得异常遥远,好像远在天边。天色越来越黑,我漫无目的地往前走着,内心不是恐惧,不是伤心,我觉得整个世界,都变得虚无了起来。

  还有什么是不能弄丢的?

  学校仿佛怎么走都走不到,我找了个地方坐了下来,看着黑漆漆的街道发呆。双手突然摸到了一块软软的东西。

  我慢慢地把那块东西拿到眼前,然后看着它发呆。那是我的那条围巾。

  我慢慢地戴上它,脖子不自觉地往里缩。手织的围巾很暖,可是我内心的寒意却有增无减。我又继续往前走。路仍然是那么漫长。一阵狂风吹来,我闭上了眼睛,然后感觉到一块东西贴在我脸上。我拿了下来,不出我所料,正是那条粉红的毛巾。

  我把毛巾叠成一小块,放进口袋里。又紧了紧围巾,继续往前走。突然,脚好像踢到了一个什么东西——我捡起来一看,那支原子笔。

  你们都回来了,红中也该回来了吧?

  当我看到远处的那个人影时,我笑了。“红中……”我叫着红中的名字,往前跑去。那个人影逐渐清晰了起来。

  我停住了脚步,那不是红中。

  四

  我突然间明白过来,我不是丢了红中,而是丢了自己。

  这里也不是通往学校的路,在这条路上走,我永远也到不了学校。

  这是另一个空间。所以,我才会在这里,找到我丢失的,曾心爱过的东西。

  我看着他温暖而暧昧的笑容,那曾经是我最熟悉,最眷恋的表情。我跌坐在地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他走到我身边蹲了下来,轻抚着我的头发。一种久违的电流般的感觉突然流过心底,我不由自主地抓住了他宽大的手掌,道:“你……真的是你……”

  他突然笑了起来,笑声出奇的诡异:“你怎么知道一定是我,你怎么知道我就是真实的?”

  我疑惑地看着他,慢慢松开了手。

  “小迷糊,你有没有想过,这一切都可能是虚假的?”

  他的脸上仍然带着那诡异的笑,继续说道:“你有没有想过,那些你一直坚持追求的。你的六级证书,你对我的所谓真爱,你和红中的友谊。你一直认为的,很重要的东西,其实都是虚假的?”

  “怎么可能?!”我不由自主地叫喊了出来。

  “你知道庄周梦蝶的故事吧?庄子有一天做梦,梦见自己变成了蝴蝶,但梦醒之后发现自己还是庄子,于是他不知道自己到底是梦到庄子的蝴蝶呢,还是梦到蝴蝶的庄子。”

  “那又怎样?庄子自己想太多了不行吗?”我的声音已经在颤抖,因为我对他的话,突然有了一个浅薄的认识。

  难道,我们不是一直都有一种强烈的虚无感吗?经常会问自己,我是谁吗?

  他的表情突然有点凄凉:“你明白了吗?也许,我们都只是宇宙间的玩物罢了。我们不过是关在笼子里的金丝雀,自以为有最美丽的羽毛,过着最有意义的生活,却不过是主人一时兴起的观赏物……”

  周围是无边无际的黑暗和寂静,我和他都陷入了沉默。不知不觉,我们的手竟然又紧紧牵在一起。

  “你还会不会离开?”我抬起头看着他。

  他突然笑了起来,仿佛在笑我的看不开。然后面容渐渐模糊,消失……

  五

  我突然醒了过来,浑身冷汗。

  “小迷糊,做噩梦了?”他翻了个身,轻轻拍着我的背,喃喃说道。

  我下了床,走进洗漱间。镜子边挂着两条毛巾,一条蓝色的,一条粉红的。我拿下属于我的那条,洗了把脸。

  他不知什么时候走了进来,从背后环抱住我,说道:“乖,别怕,我在你身边呢。”

  我从镜子里看到他温柔的脸,问道:“红中呢?好像很久没见到她了?”

  他一脸疑惑:“红中?我们认识这个人吗?”

  不知为什么,我脸上不自觉地,也浮现出那诡异的笑容。

 

    六年级:花浅

不够精彩?再来一篇
我要点评:丢_3000字
写作达人推荐

换一换

关于我们 | 营销合作 | 友情链接 | 网站地图 | 服务协议 | 投稿须知 | 问题反馈 | 联系我们

京ICP备15053428号-2 北京市公安局海淀分局备案编号:1101081950号   防网络诈骗专栏

作文网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5-2013 www.zuowen.com .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