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作文网! 注册 客户端下载
作文 > 小学作文 > 六年级 > 散文 > 火鸟(MKT精选文章鉴赏)_3000字

火鸟(MKT精选文章鉴赏)_3000字

2013-09-13

E度网专稿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我跋山涉水,踩尽世间青石,饮天露,食月精。不知世界繁华更迭。

  神一直不曾离开我,它撕扯烂我身为大商子民的翩翩衣衫,时光研磨,用悲天悯人的眼神注视我空虚出来的肉体,那是一种被火灼烧的古铜色。

  神或是早已离开了我,形只影单,默默走过的是时间。一直躲避的,也是时间。身体透出的微光被黑暗掩饰,于是我在无人烟的深山之中,默默走,默默躲避……

  火鸟

  香爱岚:紫金篮上有凤飞

  香爱岚把篮子放在胡同口一旁,一步一停,默默前行,四下无人,只有矮墙旁的一团黑色瘴气——那是个男人,全身用黑布裹着,头发蓬松如灰,步履蹒跚,似乎将会猝然倒地。

  一股从未有过的恐惧感席卷全身。她往后挪步,从来不曾有过的怪异感觉,眼前这个人如此可怜,皮肤中却透出一股让人排斥的焦灼感,近乎邪恶的污秽感席卷全身。

  香爱岚回头提篮,悄然走到男人一旁,男人停下脚步,别过头去,不停地喘气。她放下一些水果在他身旁。

  就在这时,男子僵直了身体,就这样如稻草一样俯身倒下,丝毫没有预兆,也一点都不似刻意。香爱岚不知道男人遭遇过什么,会满身伤痕地行走在没有人的胡同里,顾不得男人身上所散发的排斥气场,快步走近他,犹豫着用手触及了下男人的背部。

  “公子,你没事吧?”

  男子似乎已进入昏迷状态,香爱岚把男子的脸翻过来,大量殷红的血从他面部的毛孔中渗透出来,粘住了落满灰尘的头发上,凝固……

  侯斌:凤闻吾心多踟蹰

  苏娘娘说:“天知我鹿台凤楼有灵,饮其血而百疾去散。”于是我跌进永生的深渊,而这一切的渊源都要从我幼时说起。

  商朝,七月流火。我们家人脉单薄,爹娘只有我一个孩子,纵是悉心呵护,却也羸弱不堪,五日有三日必咳,每咳必有咯血之征。举家忧心,父母叹息。侯府落座天子脚下,父亲朝中为官。

  “妲己娘娘有请神招仙的本事,不如将吾儿给娘娘看看,可有治疗的办法?”父母的对话,便为事后引出了惨痛的开始。

  我跪在凤楼中的顶层走廊尽头。

  “抬起头来。”凤凰台上屏风后那个慵懒高贵的女人,她是当朝纣王的宠妃,叫我抬头的并不是她,而是其后为她持屏扇的宫女。小太监呈上一碟金边纹小碗,放在我身边,里面有玲珑作响的水声。

  “娘娘知你父亲为官有功,念其爱子心切,赐你凤血,此乃一万年死凤之血,饮其血百病皆可痊愈。”

  我端起碗来,脑中却回响起一个陌生的女人的声音,那声音让人周身疲软,几近使人陷入沉醉,“候斌,你要知道,你本会因咯血而死,借凤血苟喘。当你日后阅遍人间殊色,记得回到凤楼与吾长膝。”

  我不知道那个与我在心中交谈的女人的谁,饮下碗中之血的瞬间,我感到喉咙所有的水分顺着血液被吸干,钻心之痛。不自觉地叫出声来,却发现,破口而出的不是因为疼痛而疯狂的叫喊,而是一种欲邀日而舞的鸣叫。

  香爱岚:凤凰楼上人,夜夜长歌舞

  琵琶声似远似近,在小厢中游离,歌声如珍珠坠地,不温不火地煮醒了床上的男子。

  眼前是个绝美的人儿,虽然是背对着。男人却沉默地爬起来,准备逃离厢房。

  “站住!”女子站起,走近他身旁,仔细瞧见男子的脸,是一张略显稚嫩的面容,明明就是一个十七八的少年。少年倒退几步,躬身说:“感谢你救了我,但是我必须离开。”

  “你能不能离开,不是我说了算。而且,救你的人在身后。”

  少年往门口看去,一个提篮的少女正小心翼翼地走进来,随手关上了外面声色犬马的吵闹。

  “辛苦你了,阿布。”提篮的女子把竹篮交给歌女阿布,然后牵过少年的手,把他带到床沿边坐下。“你醒过来了,好些了吗?我叫香爱岚,这里是京都长安。可以告诉我你的名字吗?”

  少年急忙战栗般把手抽回,用低到微微听不出的声音回答:“侯斌。”

  “你姓侯?你是……”

  正欲询问,外面响起了一阵老女人的叫嚷,“侯公子,您来了!我这就叫阿布出来。什么?香家小姐?呵呵,您可真是说笑了,名门闺秀怎么可能跑来我们醉风楼啊。”老鸨一边在一旁巴结,一边尾随那名侯公子上来二楼,朝这间厢房走来。

  屋里两个女人面露惧色,阿布的琵琶掉到地上,干燥的乱音外面的人听得很清楚。

  侯公子鲁莽地推开阿布的房门。里面响起清脆动听的琵琶声:“哪位佳人指尖点了秋,一捧朱砂……”屋子里分明只有阿布一人独自弹奏,见来人便恭谨站起说:“侯公子,小女子阿布这里有礼了。”

  少年抱着香爱岚从二楼一跃跳下,现在两人在离醉风楼较远的香府门外。

  “很感谢你帮我避开那个人,但是,从那么高的地方跳下,你的脚没事吗?”香爱岚看着侯斌的下半身,不停渗出的血,打湿了本来就是黑色的服装,透出一股胶着的恶心感。

  “没事。”少年又将整个身体卷缩在黑色的宽大衣服中,转身离开。

  “对不起!你——”香爱岚匆忙之中,素手搭上侯斌的肩膀,“你能帮帮我吗?”

  香府大厅,香爱岚默默注视父亲的灵牌,直到小丫头打断现有的沉静。

  “小姐,侯公子又上门提亲来了。要不要我让他回……”

  “不用,叫他进来。”

  香爱岚端坐在上座,一位白衣纨绔玩步似的走进来,身后随着一位粗犷的下人。

  “香小姐,你今天终于肯见我了?”

  香爱岚默默坐着,双眉紧蹙。白衣的男人一把抓住香爱岚的手,把一个偌大的戒指强行挤入少女的指上。“呵呵呵呵,这是东海夜明珠,此乃无价之宝,这便作为我们两的订婚之礼——”

  香爱岚把手上的戒指取下,冷漠地放回白衣男子手中,“我,昨天已经嫁人了。”

  “娘子——”从内室走出一位绝色男子,绯红色的头发,眉宇间透出一股英气,天青色服色与古铜色肤色浑然一体,霎时间,现场的光辉为之夺走。那样一个原本令人生恶厌的污秽男子,现在打扮起来绝对让人觉得来头不小。

  “分明是一个局外人。姓香的,就算你如同泥鳅一样滑,也逃不出我的手心!”白衣公子哥把折扇轻轻折段。

  侯斌:凤去楼空江自流

  父母在侯府安详睡去,不知火炎袭身的呼吸声。某个时间,某个地点,侯府葬身火海。

  我来不及惊讶于自己如何从火海脱身,当所有人“光临”已被完全坍塌的侯府时,我默默躲在人海中,看父母烧焦的尸首,欲哭无泪。

  不知是否是我的原因,侯府大火无端升起。心中的女声告诉我,不要惊慌,不要害怕,离开物质与现实的生活,才可以体会永恒的快乐。

  周身的衣服被火舌撕裂成絮状,衣不蔽体,于是我在废弃的绸缎纺边找了一大块黑色的布掩盖自己,不顾旁人的怪异、嫌弃的目光,我走向离商都很远的华岳深山之中。

  香爱岚:昆山玉碎

  侯斌背着那个女人,走在长安大街上。女人脖子上是深深浅浅的勒痕,安静地睡在侯斌的背上,头顶的钗子滑落地面。醉风楼那位正在掂量着阿布赎金钱老鸨,和宣布阿布是自杀的衙役,都慢慢离侯斌远去。背着女人的少年转至一个幽静的巷口。

  “阿布!”少女手中的竹篮跌至地上,那是空着的篮子里满是哀伤。香爱岚很想对他说:“你走吧。和我在一起有危险,就像阿布一样。”可是阿布的“自杀”,更加使得她需要人的帮助。但,“帮帮我,我很害怕!”这样的话始终没说出口。沉默在两人间蔓延。

  “阿布她不是自杀,我知道。”侯斌突然说。

  “我不想说明这些问题,好好葬了她,我们回去吧。”香爱岚起身回眸,看见了那个依然裹着黑暗影子的少年。“侯斌,谢谢你最近的帮助。但是,请你小心啊。”

  “我也想说同样的话。”

  侯斌:复从死灰中更生

  我跋山涉水,踩尽世间青石,饮天露,食月精。不知世界繁华更迭。

  深山的安静使我险些忘记如何交流,时间的仿佛停滞使我对这世界厌烦,有时候我想自行了断,可从万丈深渊跳下,却安然无恙。我曾不吃不喝,却在昏迷后的第三天夜里惊奇地发现我有了一种从未有过的饱腹感,那是一种再也不用进食的感觉。是神神仙?亦或,妖孽……

  香爱岚:吾令凤鸟飞腾全兮,继之日夜

  侯斌被埋葬在一个很偏僻的芦苇坡上。从头发到脚踝,全身一片殷红,那是心脏被刺穿后全身失血所染红的。白衣的侯公子在埋好的下一秒,不忘在土层上夯实踏上几脚。

  “小娘子的相公死了,我才有机会娶她进门。只有娶她进门,这不知好歹的嘴才能闭上,”侯公子打开折扇挡住了嘴脸,“我不知道她这些日子去醉红楼查出些什么,这样大的一个信息交易地,我难道还查不出她的卧底?可怜阿布的好嗓子,本来想买回去做丫鬟的,哼,香爱岚她太小看我了。”

  天黑了,黑到所有的生灵都害怕出声。生命以倒回的形式展现,芦苇无声无息地枯萎着。那被踩踏的泥土松动,好像种子萌发,一支血色的手从土中伸了出来。应该不能算是手吧?——在原本五个指头的地方,拇指和幺指仿佛被削掉,却感觉浑然天成的样子。指甲近乎野兽般凸出,呈箭尖状。而遍布全身的是火一样的羽毛。那带有鳞甲般的火红色图纹一直延伸到颈部。侯斌缓慢把头褪出土壤,颈部自然的呈弓型向后弯曲,那是如蛇的脖子。黑暗瞬间被火光照亮,因为背部突出的羽翼,是火焰,散发出耀日的光辉。侯斌不会为此而注视自己,如喙的嘴,丑陋的、被平凡与生活抛弃的自己。侯斌不会原谅那个人,杀死他,并夺走了他原本就弥足珍贵的平凡生活。

  目标便是侯府,张开双翼,他原原本本的杀戮之心使他飞翔。于是他在黑夜中流下无数火光般的血迹,在去往屠杀的天空中。

  侯公子在沉睡,他床边站立的是什么呢?人?神?还是妖畜?

  侯斌想着床上的公子该如何死去,只可惜周身的赤炎瞬间烤焦了白花花的公子。看着面前失去水分干尸般的面庞,以及腰间挂悬的写着“侯斌”的玉牌,侯斌此时此刻尽量用鸟禽的头颅来思考人类的想法与思维模式:“原来,很多年后死去的侯斌不只是我啊!”

  喧闹的街市,不少百姓们茶余饭后闲谈着。

  “你不知道啊!香府尚书的案子原来是冤案呐!侯府与之关联的数人都入狱了。”

  “难道侯府故意陷害忠臣,哎,最可怜是香家小姐,别说,还多亏了香小姐替父查案。”

  “据说醉风楼的阿布也是被人陷害的。阿布在那种风尘之地为香家小姐提供了很多的证据,到头来,却好人不长命……”

  “听说了吗?侯府的公子侯斌被人杀了!”

  ……

  侯斌:翙翙于飞,其羽,亦集爱止

  就这样,我辗转人间。

  世间改换朝代,商朝灭亡,凤楼拆毁。而我得知心中那个温柔的女声便是真正赐给我永恒的人,或者说是,凰。凤凰原为一对,一雄一雌。它忍受不了其另一半的消逝,于是便借狐妖赐我凤血,以我的肉体为灵器、寄托。

  我寻觅着超越时间,来到百年之遥的今日。在那时,在那地,杀掉了一个所谓世间罪有应得的人,拥有了一段平凡短暂的生活,遇见了一个为报父仇的凛冽女子。

  而我今天从长安起飞,回到心中那个“凰”的身边,不知还有多少日子,但是对于我来说,凡尘的事务顷刻可能便会烟消云散,但是,我在某个时间,某个地点,在我身处黑暗的时候,会一直记住了那个女子的第一句问候:

  “公子,你没事吧?”

 

    六年级:花浅

不够精彩?再来一篇
我要点评:火鸟(MKT精选文章鉴赏)_3000字
写作达人推荐

换一换

关于我们 | 营销合作 | 友情链接 | 网站地图 | 服务协议 | 投稿须知 | 问题反馈 | 联系我们

京ICP备15053428号-2 北京市公安局海淀分局备案编号:1101081950号   防网络诈骗专栏

作文网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5-2013 www.zuowen.com .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