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作文网! 注册 客户端下载
作文 > 初中作文 > 初一作文 > 小说 > 那个烙在内心深处的少年_3000字

那个烙在内心深处的少年_3000字

2013-09-05

E度网专稿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一)

  夏季。骄阳似火,万里无云。

  在摩肩接踵的食堂匆匆吃过午饭后,独自一人来到郁郁葱葱的绿化带,背靠坐在老槐树下,一边避暑一边手捧一本《时间简史》,消磨闲暇无趣的时光。呼吸着带有花草清香芬芳的暖风,真是沁人脾肺,令人神清气爽,好生惬意。耳边偶尔传来一两声路过人的探讨声和麻雀叽叽喳喳的议论声,无疑是给这番美景添了几分色彩。

  我最喜欢一个人静静地待在这里,或是看着人来人往,或是闭目小歇,或是阅读书籍。因为,这样总能带给我一种莫名的兴奋和愉悦。甚至,有一种远离尘城世事和压力的轻松感。

  看了一会儿书,我开始侧着脑袋闭目养神。正在昏昏欲睡的时候,被一阵急促不安的脚步声惊醒了。

  不满地睁开眼睛,心底里暗暗怪罪这个打扰我休闲宁静时光的人。目光扫视了一圈后,并没有发现“罪魁祸首”,我无奈地又闭上了双眼。

  突然,一只手从背后按住了我的肩膀。

  我错愕地扭过头去,顺着那只手臂寻找它的主人。

  米色健康的肌肤,色彩单调的运动鞋,短短的七分牛仔裤,淡黄色的休闲T恤,打扮得还算得体。再往上望,原来是个长得眉清目秀的少年。

  他先用那双漂亮的大眼睛死死地盯着我,眼里满是我看不懂的神色。不一会儿又满脸焦虑地望着后方,目光徘徊几番后,终于气喘吁吁地开口:“同学,帮个忙行吗?待会儿如果有人来,就说我没来过这里。谢谢了。”那双好看的澄澈大眼和眉头紧锁在了一起,透露出他慌乱的神情。呼出的热气也一毫不剩地喷洒在了我的脸上。

  没等我回答,他便双手环抱着老槐树,像个树袋熊一样利索地爬了上去。在上面坐好后,他还可怜巴巴地并拢双手向我乞求。

  明明是个素未谋面的陌生人,他却如此地信赖我,甚至没等人家答应,便做好了剩下的准备。真是个……奇怪的人啊。不过,我竟然鬼使神差地向上面的他点了点头。

  他坐在上面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回应我。眼睛里透露出胜利的喜悦。

  “尚燃希,你个死小子跑哪去了?!”

  与此同时,从不远处传来一声震耳欲聋的叫骂声,惹得树上正在午休的鸟儿都惊得飞出了窝里。我也被吓得不寒而粟,总感觉有种……不祥的预感!

  果然,有一个长得偏胖的女教师,一脸怒不可遏地朝这个方向走来。她穿的中跟鞋也啪啪嗒嗒地响个没停。许许多多的学生都齐刷刷地把好奇的目光望向了她。

  近了,越来越近了。直到,我的面前。

  “女同学,有没有看到一个穿着黄色T恤的男生往这里走啊?”那女教师睁圆了她的眼睛质问我。

  “嗯……”我假装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目光偷偷扫了一样树上那个胆战心惊的家伙,女教师讲的应该就是他吧?原来他叫尚燃希啊……

  思考过后,我抱歉地对气红了脸的女教师说:“老师,我没看见。”

  “真的没看见?”女教师不肯罢休,还用犀利的目光环视一下周围。庆幸的是,她没有发现躲在树上的男生。

  “真的。”

  坚定地说完后,我就后悔了,何必为了一个不认识的男生欺骗老师呢?我向来可是个人见人爱,从不撒谎的乖乖好学女呀!但是,转念一想,毕竟答应了人家的事,得言而有信才对。

  于是,我用非常纯洁的眼神看向女老师,还不忘眨眨两下眼皮。

  女教师见找不着人,疑惑地自言自语道:“真是见鬼了!明明看到那小兔崽子往这里跑了,究竟去哪了?”说完后,就怒气冲冲地往别处搜寻去了。走之前,还不忘怀疑地又看了我一眼。

  也许被老师这种目光看久了,我竟然感到浑身不自在。似乎这个谎是为自己撒的一般。原来撒谎真的很累啊!

  等女教师走后,我轻轻吁了口气。忐忑不安的内心经过一番纠结后,终于平静下来。

  再看看树上的少年,同样是一副如释重负的摸样。他迅速地抱着树干,滑了下来。

  等他感激地站到我面前时,我才发现,自己引以为傲的身高跟他比起来,也才只超出其肩膀一丁点。所以,在近处看他,我必须用仰视的方法。真悲催啊……

  “谢谢你了,同学!”他万分感谢地冲着我笑,还不忘美言两句:“你长得真漂亮!”

  我神游的思绪被他拉了回来。此时此刻,我觉得站在自己面前笑得有点痞的少年也许是个不学无术的坏孩子。虽然,我承认刚刚对他的礼貌是有一点好感,但是,现在我却看清了他只是一个会花言巧语的人。要不然,怎么博取他人的信任呢?何况刚才那女教师的样子,肯定是因为这个少年犯了什么天大的错误才追究到这种地步。

  “哦,不用谢。”算了,反正我也不是一次看错人了,认命吧。

  “拜拜!”他用那双澄澈晶莹的大眼睛看向我,礼貌地道别。

  “再见。”我也向他道别。嗯……至少这双大眼睛还算引人注目。

  迈着大大的步伐,他离开了我的视线。

  哎,就当作是偶遇的路人吧!不过午休全被搅和了,我只好捧着书本,泄气地离开绿化带,准备回宿舍。

  (二)

  周日,早晨。复习完课程,便兴致勃勃地朝着学校图书馆的方向奔去。

  图书馆周围种着许许多多娇媚明艳的花朵,更加衬托出图书馆的庄重。

  步入借阅室,迎面送来一阵阵醉人的书卷气息,能使人心平气和,抛去一切杂念。

  一排排整齐干净的书籍,都被清清楚楚地分类开来,使人看了一目了然,也无需费尽千辛万苦寻找自己的目标。

  还是这里最清静了!我开心地笑了笑,对这里的一切都非常满意。

  随手抽出一本外国的名着小说《秘密花园》,便心满意足地找了一个外置坐下来认真地阅读。周围只有沙沙的翻书声和轻轻巧巧的步伐声,所有的人都自觉地不去打扰别人。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当读到眼皮子犯困而不停地跳动时,我才不肯罢休地合上书,准备离开。

  起身寻找刚才存放书籍的书架,徘徊一圈之后,却并没有找到目标。

  忽然,我用目光在靠近窗口的位置搜寻到了一个熟悉却又陌生的身影。

  乍一看,挺像上次见的那个名叫尚燃希的家伙!不同的是,他穿了一身简洁干练的运动服,与图书馆的氛围格格不入。不过,今天的他却没有向往日那般调皮好动,俨然一副好学生的乖乖模样。该不会是浪子回头了吧?

  他手捧一本厚厚的书,高挑的身子倚在书架边,正饶有趣味地静静品读着。那双引人注目的大眼睛里似乎透露出淡而明亮的光芒,或平静如水般的安详。整个人在窗外射进来的阳光和熙照耀下,仿佛被撒上了一层薄薄的金纱,恍若从天而降的坠天使。从远处看去,静得好似一幅美丽的画,让人驻足张望,久久迷恋。

  这时,他抬起了头,用淡然的目光看了一下周围,并发现了看他看呆的我。

  “哈喽!我们又见面了呢!”他压低了声音朝我这边打招呼,眼睛里又荡漾起往日的那种调皮。

  “嗯……嗨!”我意识到了自己的失态,开始感到紧张不安。我想那家伙看了肯定觉得很好笑吧!

  他迈着轻快的步伐走到我跟前,眼中流露出喜悦的神情:“我们真是‘有缘千里来相会’呢……对了,我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呢!”

  看着他兴高采烈的样子……不对,是非常非常痞的模样,我怀疑他是否是刚才那个安静平和的少年:“你叫尚燃希吧?我是高一A班的时贝贝。”

  “A班啊……”他并没有回答我的问题,反而摆出若有所思的表情,用那双明亮澄澈的大眼睛把我上上下下地打量一番,像是恨不得一口吞了的模样:“嗯,不错不错……”

  不错你个头啊!我很想这么喊出来,要知道这样看女孩子很没礼貌的诶!但是,为了图书室的纪律问题,我还是很有礼貌地说:“请问你有什么事吗?”

  说完,还狠狠瞪了他一眼。

  他就像没看到一样,一手托住下巴,一手顺手把书放回某个书架上,依旧自顾自地说道:“是块好学的材料。不过再下去,很有可能变成书呆子的。”

  本姑娘平生最讨厌这种不顾别人感受,只顾自己爽快的“破铜烂铁”了!

  不跟你一般见识,我华丽地转身,迈开大步子准备离开。我才懒得理这臭家伙呢!既坏了心情,又浪费了时间,没雅兴再陪你耗了!

  “你等等嘛……”他见我要走了,急忙追了上来,还扯住我的上衣脚:“我错了还不行吗?”

  一扭头,就对上那双水灵灵的大眼睛……好吧,我彻底认输。

  “作为上一次的道谢和这一次的赔礼,学长我就请你去吃茶点吧!”他爽朗地冲我灿烂一笑。

  “可以呀!”名以食为天,何况是吃这家伙的,我心安理得。

  不过,我没听错的话——他是我的学长?!

  “可是我这书忘记是从哪里拿来的了。”边说着,我苦恼地看了看手中的《秘密花园》。

  他把书从我手中拿了过去,扫了一眼后,匆匆走了。

  “喂!你回来……”我大声嚷嚷,这家伙肯定是小气扒拉,不想请客!

  不料,周围射来一束束鄙视的目光,我只好赔礼道歉,然后捂上嘴巴自叹可悲。

  “学妹想我啦?”

  不久,痞痞的声音从身后响起。

  “你上哪去了?”我转身盯着那人欠扁的完美脸蛋。

  “哎呦,就算迷恋哥也不要到这种地步啊,哥只是个传说……”那家伙又开始自恋了。

  “好啦好啦。”我打断他未说完的话。

  现在看着他就来气,害得我刚刚被人用目光“杀得遍体鳞伤”了,实在没力气和他争了:“你去哪了?”

  “帮你放书啊!”他很无辜地回答,还不忘炫耀一下自己闪亮的大眼睛。

  “哦。”原来我误会他了。

  “走吧,去吃东西啦!”

  他兴冲冲地拉起我的手,不顾旁人鄙夷的目光,快速离开了图书馆的大门。

  “喂,你放开啦!”我气愤地朝他低吼着。

  他这才注意到一直拉着我的手,“腾”地一下放开了:“对……对不起!”

  没想到这家伙竟然对我久久鞠了标准的九十度一躬。

  他抬起头,脸上微微有点红,甚至冒了汗,眼睛里有种我从未见过的焦虑不安。

  算了,看在他那么有诚意的份上,我也饶了他,快步向前走:“好啦好啦,去吃东西啦!”

  挥挥手,不回头,示意他跟上我的脚步。

  结果,却一直没见他跟上来。

  我奇怪地转过身去。看到他还在原地,正撑在栏杆上埋着头,不知在干嘛。

  我疑惑地走到他身旁,用手指点了点他的后背:“尚燃希,你搞什么名堂啊?”

  他并没有反应。

  “……”

  正在我又要开口的时候,他竟然嗖地站了起来,差点撞到我的鼻梁。

  看到我在他身边的时候,他还若无其事地叫我快点去校外找休闲吧。

  见我没反应,他干脆走到我身后推我的肩膀,促使我向前走。

  “你没事吧?”我看着他头上的细密的汗珠,不安地问道。

  “没事呀……原来你在担心我呀!”他又恢复了平常的自恋。

  看来是真的没事了。如果我跟他说,他不正常的时候才是真正的正常,那他肯定暴跳如雷了!呵呵,还是不要告诉他的好……我心里偷偷嘀咕着。

  “话说回来,你何必对我这么热情呢?”我反问。毕竟,一个人没有理由对另一个并不怎样了解的人那么客气。此事定有蹊跷!

  “因为我觉得你很有趣嘛,”他顿了一下,看看我疑惑的表情,接着说:“对吧,贝贝MM。”还不忘抛了个媚眼。

  “好啦好啦,鸡皮疙瘩都掉了一地了!现在还是吃最要紧。”听着他肉麻的话,我知道这厮又装乖了,便把他搭着我肩膀的手也扯开了。

  他倒是个爽快的人,见我松开他的手,便夸一大步,走到我左边,和我并肩走着:“是呀是呀!我也饿了!”

  “你别赖账哈!”生怕他反悔,我到了休闲吧门前还停下来确认。

  “不会的,君子一言驷马难追。”他豪气地拍了拍胸脯,把我推了进去。

  占着他的便宜,这是我吃校友的钱吃得最痛快的一餐了。

  (三)

  平平淡淡的日子转眼间就过去了,如今已是夏末。

  今天上午校里举办了一年度一次的演讲比赛。

  这种演讲只是单纯的为了高二、三年级准备的。作为高一的新生,尽管我迫切地希望能上台过过瘾,但也只有在台下聆听的份儿。

  班主任等全班同学做好后,特别强调:“等会儿要听认真,好好向人家学习学习!”

  “哦——”

  所有人都装作乖乖狗的样子,等老师一转身,却对她的背影不约而同地比了个鬼脸。

  一切准备就绪。

  演讲开始。

  听了连续十几个高二学生的演讲,我的眼皮开始犯困,昏昏欲睡。

  “下面,我们有请高三A班的尚燃希同学演讲《感恩是每个人的责任》!”

  什么?我没听错吧?是……尚燃希!

  我的内心腾起了一股莫名的热火,一下子精神百倍。睁圆了眼,竖起了耳。

  一个穿着校服的高挑身影稳稳重重地一步步走上讲台,然后稳稳当当地站在演讲台前。

  他先向大家鞠了一躬,然后庄重严肃地开口:“尊敬的老师同学们,你们好!我是高三A班的尚燃希,今天,我为大家演讲的题目是《感恩是每个人的责任》。”

  真的是他!

  既不是那个调皮的他,也不是那个安静的他,更不是那个痞痞的他,而是现在成熟老练的他。没有了先前的好动,反而一脸认真起来,真让我有点不适应。

  看着他讲得有声有色,不慌不忙,抑扬顿挫,言辞又井井有条,仿佛是个经验老道的演讲专家,全体师生都听呆了。我也呆了:这还是我认识的那个尚燃希吗?

  他顿了一下,望望四周,仿佛很满意这种效果,然后又接着讲下去。

  那双眼睛里充满了自信和骄傲,泛起了微微起伏的亮波,把这个会场都控制住了。

  在他讲完的一刹那,全场肃然无声,过几秒钟后,又随即有发出一阵阵暴风雨般的热烈掌声。我也拍得不亦乐乎。

  之后,又上去了几个演讲者,不过全都不如尚燃希讲的好。

  气氛又冷下来。看来那厮的影响力真大!

  果真,他获得了高三的一等奖。

  在校长给他颁发证书的时候,他淡淡地微笑着。但是,他的眼睛出卖了他。因为,那双澄澈明亮的双眼里透出洋洋得意的激动,无比兴奋的喜悦。

  台下,又想起了震耳欲聋的掌声。

  看来,高三的一等奖,他当之无愧啊!

  连我也开始敬佩起他来。

  (四)

  虽说如今已是立秋,可天气依旧是闷闷的热。

  体育课训练完后,男生女生都三三两两的自由活动起来。

  出了一身汗,浑身热烘烘的,我打算到卫生间洗把脸凉快凉快。

  隐隐约约看到女卫生间旁边的男卫生间外,有一个熟悉的身影。

  走近一看,似乎是尚燃希。

  不过,他好奇怪哦——

  整个人低垂着头,倚在墙边。修长的身子无助地立着,穿着一身运动服,稍长的碎发随风摇曳着,显得异常落寞。

  这厮吃错药了吗?

  我蹑手蹑脚地走到他跟前,准备出乎意料地吓他一下:“嗨,尚燃希!”

  可他就像没听到一样,仍然低着头。

  啊欧,不会生我气了吧?

  “恭喜你上次演讲比赛得一等奖!”我赶紧换上一副阿谀奉承的模样。

  天哪,依旧不理会我!

  “喂,你搞什么鬼啊!”我脱下伪装,变得凶悍起来。

  可是,一切就像是我自编自导——眼前的家伙完全没有理会我!

  我会起拳头,假假的要揍下去。

  突然,尚燃希就像失去知觉般倒了下来,直刷刷压在我身上。

  我被压得喘不过起来:“喂……你怎……么回事啊!”

  退了几步后,我连忙把他扶正,紧紧用双手扣住他的肩膀。

  “姓尚的,别以为你比我大就可以为所欲为地捉弄我……”就在我打算好好数落一顿尚燃希的时候,才猛地发觉眼前的人脸上密布着细细的汗珠,双眼死死地紧闭着,合住的嘴唇已经完全没有了血色。

  他该不会中暑了吧?可是现在已经秋天了诶……

  哎呀呀,顾不了那么多了,我把他靠在墙壁上扶住,很没形象的大喊:“有人晕倒啦!有人晕倒啦!”

  连喊了几声,才从远处匆匆跑来貌似几个比我大的男生。

  “学长,学长,这个人晕倒啦!快带他去医护室!”我焦急地冲他们喊。

  他们飞奔着过来,把尚燃希扶在中间,临走时还很有礼貌地道谢:“谢谢你啦!”然后就风风火火地离开了。

  只剩下我一个人愣在那儿。

  尽管我跟尚燃希也只不过是几面之缘,但是我却迫切地希望这个阳光能干的少年能够平安无事。

  (五)

  最近几个星期都没见到尚燃希了。

  只是偶尔听到女生们小声地议论他:“听说没,那个获奖无数的学长其实压力很大的,都得了精神压抑症住院了呢!”

  “对了,听说那个人的父亲很早出车祸死掉了,母亲还是他的班主任呢。医生跟她说了情况后都以泪洗面。现在人都憔悴了不少……”

  “那男生长得那么好看,成绩又那么好,这样子实在太可怜了!真希望他快点好起来啊!”

  ……

  反正,同学中有叹息的,有祝福的,也有许许多多风言风语,把小小的事情说得天花烂醉。

  不过,真是没有想到呢,这么开朗的少年竟会是精神压抑症患者,还有这么悲惨的背景。这跟那个精神充沛的尚燃希真是同一个人吗?那么,那一次从图书馆出来的时候,他也是病发了吗?早知道,之前就多让着他点了……

  下课铃敲响后,我收拾书包准备回宿舍。

  漫步在校园内,看着苍老的树尚纷纷飘落下发黄的叶片,随着凉飕飕的风洒向四方。空气中似乎弥漫着淡淡的冰凉,才猛地想起,如今已是深秋了呢!在这么美丽的季节里,我为什么会感到莫名的失落呢?

  “小妹妹,大哥哥带你去玩,要不要?”

  一个熟悉却又陌生的声音从身后响起。

  我诧异地回过头去。

  那人将压住眼脸的帽子摘了下来:“嗨,MM!”

  “尚……尚燃希!”显然,我并不相信这是他。原以为会消瘦不少,没想到他不仅满面春风、神采奕奕,还还长胖了一点!不过,现在这个时候,他应该还在医院吧?

  走到他面前,伸起手狠狠地捏了一下他的脸。

  “啊——”

  震耳欲聋的惨叫。周围的目光全都齐刷刷地转向我们这儿。

  “你干嘛?”尚燃希吃痛地捂着有些发红的脸:“不知道我还是个病号吗?”

  眼睛里透露出来的是深深的——鄙视。

  “我没干嘛呀,就是想看看是不是有人冒充嘛!”我完全没有道歉的范儿:“看来是本尊了。话说回来,你一个大男生还会怕着一点痛,也不嫌丢脸……不过,你怎么回来了?现在不是应该在医院里吗?难道是偷溜出来了?”我一口气说了一大堆,真不知道是太冲动了,还是见到他一下子打开了话匣子。嘿嘿,想来想去,也不可能是第二种。

  “离考试也不过两个月了,医院的消毒水味道让我无法安下心来复习,还是学校里的气味好啊!”他夸张地吮吸了一口气,然后开朗地朝我笑笑,眼里满是兴奋:“现在老妈只要我好好复习,课外的补习班以及比赛就自己决定了!终于自由啦!”他异常得意。瞧着他这幅生龙活虎的模样,我从心底里觉得他是在装病。

  “你没事吧?”话说回来,我害还是会担心他真的旧病复发。

  “哎呀,没事啦!”他潇洒地甩甩手,毫不在意地回答:“反正已经调整好心情,又少了这么多压力,精神充沛着呢!”说完,还扬了扬脑袋。

  “好吧,没事就拜拜了!”我草草地说了句,跟他拉开距离。

  谁知,他没跨几步便追了上来:“别这么冷淡嘛!我请你吃饭!”他慷慨地说。

  “好啊好啊!”谁说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瞧我人缘这么好!

  ……

  尚燃希啊,以后我们还要一步步向前走哦!

  对着洁白的云朵,我在心底里默默念道。毕竟,属于我们的青春才刚刚开始。

 

    初一:廖凌婕

不够精彩?再来一篇
我要点评:那个烙在内心深处的少年_3000字
写作达人推荐

换一换

关于我们 | 营销合作 | 友情链接 | 网站地图 | 服务协议 | 投稿须知 | 问题反馈 | 联系我们

京ICP备15053428号-2 北京市公安局海淀分局备案编号:1101081950号   防网络诈骗专栏

作文网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5-2013 www.zuowen.com .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