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作文网! 注册 客户端下载
作文 > 初中作文 > 初二作文 > 小说 > 从此,他不再出现_3000字

从此,他不再出现_3000字

2013-08-20

作文网专稿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烈日炎炎,骄阳似火,像发疯似得发泄他的烦躁。大街上空无一人,地面被炙灼的滚烫,闪烁着刺目的白色,地表上面的空气,隐约扭曲着。没有一丝风拂过,整个小镇仿佛被凝固住,滚滚热浪在小镇中翻江倒海。

  在一个破旧的四合院中,有一棵粗壮的梧桐,至少有百年寿命,这也是这个四合院中,六口人家最值钱的东西。

  梧桐如此的雄壮,丝毫不见有大限将至的势头。苍翠有力的枝条上密布着翠色的叶片,给这个古老的四合院注入一份生机,也为里面的人增添一份活力。

  庭院挺大,但这棵树的绿荫便占据“半壁江山”。

  没有闲看庭前花开花落的逸致,因为这个四合院里的人文化普遍不高。

  这六口人家的男人都出去打工了,常年在外,于是,这个四合院,冷清时,像一个乱世老宅,没有烟火气。热闹时,几个泼妇骂街,俗话粗话脏话伴随着唾沫星子满天飞。

  而各家的小孩也是老死不相往来。

  可是我和阿将却是个例外。

  阿将此刻在没有树荫的墙角边蹲着,任凭烈日曝晒。几个小时一动不动,好像老僧入定一般,准确的说,应该是像一尊雕像,不带丝毫的情感。

  在一个布满潮湿苔藓的墙角,他静静地看着,地面上,有两只蚂蚁在争夺,互相僵持。阿将冷漠的看着,并没有介入他们的战场,虽然那只大蚂蚁略占上风。但阿将从不同情弱者。

  半粒米,对于人来说,仿佛是一粒没不足道的尘埃,连让人看都没有,但在蚂蚁的世界中,这却是一个充满诱惑的大面包,值得以命相搏。

  阿将向上帝一样,漠看看着两只蚂蚁低劣的生命。

  “阿将,你在干什么,天多热啊!快回来。”我站在门口揉着惺送的睡眼,朝他喊道。我午睡刚醒。

  阿将缓缓的回来,我才发现,他整个人像是在水中泡过一样,全身都湿透了了。

  阿将的父母在一场事故中去世了,因为是因公殉职,所以阿将可以靠吃救济粮生活学习。

  我和母亲住在一起,母亲还算民主,不反对我和阿将做朋友。

  镇里只有一所学校我和阿将很容易便分到一个班,初二三班。

  虽然我是班上的尖子生,而阿将则是每次考试垫底,但这不妨碍我和阿将的友谊,我们是有名的铁哥们。

  其实,在我内心深处,我还是挺佩服阿将的。

  他虽然只有十六岁,和我一样大,但却有着远远超出同龄人得心态。他很有天分,却对学习不闻不问,他喜欢历史,却鄙视那些愚蠢的选择题,他才华横溢,却不安现状,不屑与展示。他想彻底地叛逆,却无奈冲不出枷锁。

  属于午后炎热的阳光终于过去了。四合院迎来了一天中最美好的时间。

  夏天的夜空很美,也很孤独。

  繁星点点,星罗棋布,仿佛有无数双眼睛在偷窥人间。高大的梧桐树下,有两把躺椅,我和阿将经常一起看星星。

  阿将躺在躺椅上,深色痴迷,眼光流离,不知在想些什么。

  我率先开口:“阿将,你中午在干什么?”

  阿将轻声道:“看人生。”

  我不解道:“什么?”

  阿将似乎自言自语:“两只蚂蚁在争食,以命相搏。”他顿了一下,继续道,“其实人也一样,为了利益,不惜一切代价。只不过人是一只大了点的蚂蚁。”

  “阿将,你想得太多了,有些事,离我们还很远。”我劝道。

  不知为什么,我内心深处陡然升起一抹莫名的担忧。

  “泉,外面的世界很自由,”阿将对我说,“难道不是吗?”

  天际间,深邃与淡黄完美而华丽地交织,隐约闪烁着内心的空洞无奈,青春的抑郁与叛逆。

  阿将喜欢看围城,有次,我俩在教室值日,他边打扫边对我说:“泉,教室就是一个围城,里面的人想冲出去。”

  他的声音凄凉无比。

  我很想承认,教室的确是一个令人窒息的围城,可是这个围城并不是我们能决定的。

  我口是心非地说:“阿将,快考试了,别看小说了。”

  他猛的将扫帚扔出去,带起大片灰尘,在阳光下急速飞舞,扫帚与墙壁相撞的声音,幽幽的在教室中回响。

  “泉,你难道不想冲出去吗?看看外面的世界。”阿将质问道。

  我无力的说:“现在我们的任务是好好学习……”

  阿将打断我的话,一脸鄙夷:“好好学习,长大赚钱,你就这么点出息?”

  “老师说这是我们应该走的路……”

  “去他妈的愚蠢的老师!”阿将突然暴起。

  我眉头一皱,却没出生,心中的担忧更加明显。

  阿将的态度,那似乎是一种极端。

  阿将父母双亡,无亲无故,饱受人间冷暖,性格也随时间的推移变得越来越孤僻,内心也变得封闭。

  他似乎走上了一条无法回头的路。

  作为他唯一的朋友,我必须拉他一把,不能让他越陷越深。

  那是一个温暖的周末,日头也不那么烈了,阳光也不那么刺目了,远处的群山,线条也更柔和了。

  我强拉着阿将到田野中去玩。

  在纵横布置的梯田中,又有块开阔地,每到春天,草长莺飞,是孩子们的天堂。我希望让野外的美景舒缓阿将的心中的抑郁。

  我和阿将走在纵横交织的田埂上,阿将一路沉默,我对他说:“你看,多美。”

  的却很美。

  小路两旁,金色的菜花,蜂迎蝶戏,不算整齐的桑树,但长得很茂盛。小路尽头,风光无限。

  这些美景让我心旷神怡,我兴奋的说:“阿将,你看,到处都充满生命力,做人就应该阳光向上。”

  阿将不在意,只是轻声道:“总有生机消耗殆尽的时候。”

  我一怔,旋即小道:“你像一个人。”

  “林黛玉。”

  她说:“人有聚就有散,聚时欢喜,到散时岂不冷清,既冷清则生伤感,所以倒不如不聚的好。比如那花开时令人羡慕,谢时则增惆怅,所以到不如不开的好。”

  阿将痛苦地说:“那林黛玉,可曾想过,逃出贾家大门。”

  我猛的朝他挥了一拳,大声道:“干嘛啦!我们是来玩,你装什么悲天悯人的圣人。”

  似乎那明媚的阳光再也化不开他眉宇间的忧愁内心的阴霾。

  突然,阿将大叫了一声,我吃了一惊,连忙看向他。他的脸上流露出孩子般的笑容。

  “看,天上的风筝。”

  我顺着他火热的目光看去,在蔚蓝的天空中,优哉游哉的飞着一只风筝。我心中莫名的萌生了一种念头:阿将之所以看到这飞翔的风筝如此的兴奋,是因为他被束缚在这个小镇中,可望向着风筝一样,飞出围城。

  “阿将,不就是一只风筝吗?”我试探道。

  “泉,这风筝就像我,拼命的追求自由,”他顿了下,脸色又黯淡下来,“可是总有一根线将我缚住。”

  我又看了看风筝。

  一只雏鹰风筝,锋芒毕露,在广阔的天空中,自由的翱翔。

  突然,天上的风筝失去了控制,如一匹脱缰的野马,一条遇水的蛟龙,如箭一般向远处飞去,一眨眼就不见了,我皱着眉头看着天边的小黑点。

  阿将的双眸亮了起来,充斥着陌生的疯狂!

  “阿将……”看着他,我的心沉至谷底。

  那一夜,阿将未归,我无眠。

  第二天,阿将一大早便把我叫了出去,我预感不妙。

  一大清早,旭日将升,空气中还残留着昨夜的清凉,空旷的大街略显冷清。

  阿将深深地吸了一口气,仿佛在做什么决定。

  我见状,心里便有几分明白。

  阿将看着我:“我要走了。”

  那一瞬间,我百感交集,千言万语抑溢于胸怀,却怎么也说不出话来,半天才勉强挤出一句话来:“非走不可吗?”

  “嗯。这里的一切都让我厌倦,我讨厌封闭的教室,令人窒息、无可眷恋的小镇。”阿将坚定地说。

  “其实,在这儿生活也挺有乐趣的……”我的声音越说越小,如此苍白的挽留,连自己都汗颜。

  阿将无牵无挂,无论在哪都一样,更何况,他一直向往镇外的自由生活。

  而我这个在小镇生活了十六年,却从没出过小镇一次的人,又有什么资格去阻止他的脚步?

  阿将的青春让我羡慕,绚丽精彩,但我不会追寻他的脚步,理智早已给我指明了阳光大道。

  阿将决然道:“其实,泉,我和你就是青春的两面,你是理智,而我是感性。或者说,你是青春的正标杆,我是青春的阴暗面。”

  我的却大吃一惊,甚至难以置信。我一直以为他不知道他的路是错的,没想到,他知道,还知道的如此的彻底!

  那一刻,我的心头也出现了淡淡的迷茫。

  究竟是对是错,还是没有对错。

  我狠下心,问道:“你准备什么时候走?”

  “傍晚。”

  话毕。

  掷地有声。

  我头也不回往家跑,留下阿将一人。

  天气依旧是那么的热,空气中又多了几分潮气,惹人心烦,气氛抑郁。

  我看着钟,时针赫然只想五点。

  我跑出家门,穿过院子时,发现那墙角的苔藓已被曝晒而死。

  生错环境,无论是什么,注定被控制。

  一如阿将。

  夕阳如血,被染红的天空上,云彩在飘荡。

  我一路小跑到镇口,不出意料的看到了阿将,他背着行囊望向远方,似乎在憧憬,眼中有七分喜悦,两分紧张,一分不舍。

  我气喘吁吁地追上他,他有些惊喜的问我:“你怎来了?”

  我装作没好气的说:“咱俩也是兄弟一场,我来送送你不应该吗?”

  他自然乐意:“欢迎欢迎。”

  我不舍地说:“你准备去哪?”

  “不知道,天大地大,任我行。”阿将轻松地说。

  我不得不说出内心埋藏许久的话:“你打算以后怎么办?”

  阿将沉默了一会,笑道:“这个问题我也想过,但我决定走一步算一步,你当我蠢也好,笨也罢,反正我不知道。”

  我突然把一个塑料袋递给他,说:“这是我所有的零花钱,七十二块三,你拿着。”

  阿将没有丝毫动作,我把袋子塞进他的包里,帮他拉好拉链。

  旋即,我内心一阵纠结,眼中闪烁着犹豫之色。

  阿将看的我吞吐不定的样子,皱眉道的样子:“怎么了。”

  我一咬牙,有从口袋里摸出三百元,递给他说:“这些钱你拿着。”

  阿将大吃一惊,叫道:“这就对不行!我不能要!在说,你哪来的这么多钱?”

  我轻声道:“是我半年的伙食费,你一定要拿着。”

  “那我就更不能要了,”阿将堵会我的手,“你没有必要这样!”

  我重新将钱塞到他的手中:“你听着,不要拒绝,我是有目的的。”

  阿将一愣,停住推辞的手,等我继续。

  我接着说:“阿将,你的青春让我羡慕,但我不会像你一样,你认为的感性的青春,在我看来是偏激的但我没有阻止你因为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路。

  “我不希望自己的青春脱轨,但也不会忍受平淡枯燥,这次,你就让我偏激一回吧!

  “我希望你带着代表我感性的青春的三百元,去看看自由的世界!”

  阿将深深地与我对视了一眼,便向着夕阳的最深处奔去,向着未知奔去。

  阿将开始了他的新的旅程。

  当晚,风起云涌,乌云密布,电闪雷鸣,倾盆大雨瓢泼而下。

  当晚,母亲问我三百块在哪,我没有回答,紧接着皮鞭狂风暴雨般地抽来,如同床位骤雨打梧桐一样,皮鞭与皮肉的接触声,女人尖锐的叫声,在风雨中弥久不散,如同在抽打一团破絮。

  雷电划破了千疮百孔的天空,照亮了旧宅,照亮了女人的泪水,照亮了少年坚毅的脸庞与紧抿的双唇,照亮了远方不知何处的阿将,照亮了复杂而玄奥的青春。

  晓雾初现,骤雨初歇,旭日才升。

  昨晚,自己不知被抽打了多少下,可还是只字未提。看到母亲恨铁不成钢的眼神,内心深处就已经下出决心。

  拖着伤痕累累的身体,缓缓打开了门。

  在积水的庭院中,赫然有一只残破的风筝。

  一只雏鹰风筝,折断了翅膀,眼角似乎有悔恨的泪水,无力的躺在污水中。

  抬头望去,蓝天依旧。

  从此,他不再出现。

 

    初二:桑帅章

不够精彩?再来一篇
我要点评:从此,他不再出现_3000字
写作达人推荐

换一换

关于我们 | 营销合作 | 友情链接 | 网站地图 | 服务协议 | 投稿须知 | 问题反馈 | 联系我们

京ICP备15053428号-2 北京市公安局海淀分局备案编号:1101081950号   防网络诈骗专栏

作文网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5-2013 www.zuowen.com .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