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作文网! 注册 客户端下载
作文 > 原创专区 > 小升初征文 > [小升初征文]无色_3000字

[小升初征文]无色_3000字

2013-07-19

作文网专稿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此故事为作者的真实故事改编而成无对任何学校的偏见

  【1】

  晓夏在“四张试卷”后面打了一个小勾。

  她的书桌很凌乱——十分凌乱,桌子上不仅有琳琅满目让人叹为观止的作业本、试卷和教辅,还有一盒饼干的包装纸和一沓餐巾纸。

  晓夏一口吞噬了最后一块曲奇,浓郁的奶香扩散得让晓夏猝不及防,她把手握成拳头,使劲敲打自己的胸口,再喝了一口水才把饼干咽下去。

  她看了一眼自己写在书桌前面的“名言警句”——其实是她自己写的:

  “十分人生,七分磨炼,两分拼搏,一分坚持,满分成功。”

  她抿着嘴,眉毛扭成一团,坚定地点点头之后顿时像泄了气的气球颓废地倒在书桌的作业上。对于几何里的“蝴蝶模型”和“沙漏模型”的计算公式自己都记得如此之牢固了,她分分钟就可以解决一道几何题,可是这些公式为什么算不出她的未来。

  她颓唐地拿起笔开始新一轮的演算,她不想去考虑什么未来,她现在只有一个想法,考上Y中。那是她从四年级就一直在做的事情了。

  【2】

  今天的素描课晓夏上得心不在焉。

  “要先定位,确定你的几何体在什么位置,”张老师用他特有的乡音说道,“再勾勒线条,注意你的线条一定要笔直,从一点直到另一点,最后才上阴影,记住,阴影要有黑白灰三部分,每一部分都要有,颜色不要太深……”

  素描班里和晓夏很要好的是三个初中生,每次晓夏都能从她们口中隐约知道初中的学习生活。

  晓夏看了一眼她们三个——她们都是初中生,每次一来就沸沸扬扬地谈论起学校生活,而自己这个小学党现在还没有脱离红领巾。

  “这次数学考砸了,是第七十几名。”其中一个这样说。

  “你还在实验班,不错啦,我这次也没考好。”

  晓夏觉得奇怪,实验班是什么?一个班竟然有七十几个人吗?她越想越想不通,就随口问了:“你们班里有七十几个人啊!”

  “没有,才四五十个,”那个同学这样回答,“这是年级排名,等你到中学就明白了。”

  “那么,”晓夏开始给画打阴影,“实验班是什么?做实验吗?”

  “有时间做作业就不错了,”另一个同学回答,“实验班就是好一点的班,还有平行班,就差一点。”

  班级也有好一点和差一点之分么?晓夏撇撇嘴,难道好班里就全是好学生?差班里就全是坏学生吗?

  “你不要学我,要进实验班哦!”最后那个同学这样打趣道。

  【3】

  “Y中打电话过来了!”妈妈欣喜地跟晓夏说。晓夏表面上一副“没我事”的样子,其实心里,她比任何人都要激动得多。

  为了进Y中,她从四年级开始了悲惨的奥数生涯,每年都雷打不动地参加各种奥数比赛,可惜技不如人,每次都得不到一个奖项,所以在晓夏的奖状里,没有一张有关奥数——尽管晓夏在奥数上花费了那么多精力。不过令人高兴的是,晓夏曾经就当做玩玩似的参加了几个征文比赛,竟然还得了几个奖项,给那寒酸的奖状堆增添了一丝生机。

  Y中因管理严格和听说“惨绝人寰”的题海战术闻名于“市”,每年的中考成绩也十分出色,这就是晓夏父母所向往的学校——晓夏是一个特别管不住自己的人,如果可以,她是真的会在放假的最后一天才开始做作业,但是在爸爸妈妈的“严厉拷打”下,她都会一如既往地乖乖回到书桌前。

  晓夏马上打开了电脑,点开收藏夹里Y中的官网——她不知痴痴地看了这个页面多久,梦想着上Y中。其实她根本不知道为什么自己这么拼死拼活地要挣破这个门,但是她觉得自己要这样做,这是她唯一能做到的一件好事了。为了自己,也为了周围支持着自己的人。

  Y中要对有提前录取可能的人——就是从Y中打过电话来通知的人,比如说晓夏,进行分派——分派这个词是晓夏自己想出来的,她觉得这就像是在分派一样,好的分派到Y中,差的分派到Y中的一个附属初中J中。

  Y中和J中共同属于一个集团,却有高低层次之分,首先他们会录取一批人,那一批人算是被这个集团共同录取,然后再按照成绩、奖项分别分派到Y中和J中。当然,你也可以一意孤行地选择自己要到Y中,至于人家接不接受——这就是他们的事情了。

  “我们家肯定上Y中,J中什么的上了也没什么劲,要上就上最好的。”爸爸看了看坐在电脑前的晓夏。

  晓夏觉得眼前一片光明。只是不知道光明后是不是还有暴风雨。

  【4】

  “Y中好像要录取我了!”晓夏迫不及待地跟自己的两个好姐妹谈这个话题。

  “真的?!”其中一个也有上Y中念头的人迫不及待地问,但目前她还杳无音讯。

  “啊,好快啊——我是没想过这个了。”另一个只愿意随波逐流的姐妹态度没有什么波澜,“我上直升的Z中就好了。”

  “哎,你不去试试看吗?”晓夏问。

  “要对凡事抱有希望嘛。”她自顾自个地点点头。

  “Y中怎么说?”另一个很快结束了我们的话题,开始讨论那所可怕的中学。

  “说有可能啊,之后还要去面试什么的,那种好中学,面试应该很难吧。”晓夏说,“还有,去Y中我们要先面试,再去……”晓夏把自己知道的一股脑儿翻了出来,看着自己的姐妹专注地听着,忽然发现自己这种不爱参加比赛不爱多动脑不勤奋的人竟然还有炫耀的资本真是不容易。

  当然,晓夏对各个学校都有所耳闻,市里最优秀的首先是W中,其次是L中,最后才是Y中,她曾经非常认真地研究过这三个学校,W中是名副其实的最优秀,每一届都能有一半以上的学生上全市前三的好高中。进L中晓夏也曾经妄想过——为什么是妄想呢?因为在晓夏精心研究了一番L中之后,发现这个学校实在太可怕了,只有在奥数领域得奖累累的天才们才可能进去,自己这个无名小卒可能还没上去报名就被那种“金牌奥数生”的气势压倒了,最后晓夏看到了Y中,她觉得这是自己最后的希望,微乎其微的希望。Y中也讲究数理化,如果自己真的能进Y中,晓夏觉得自己死得最惨的科目肯定是理科。

  自从妈妈接到了那个电话,晓夏就一直在用那个电话勉励自己——这都能写成一个排比句了,不过还真是一个情绪苍白的排比句:

  在面对作业的时候,那通电话鼓励着我;在面对奥数的时候,有那通电话激励着我;在面对未来的时候,有那通电话相信着我。

  晓夏还真把这句话写了下来,她最后斟酌再三,把“相信”改成了“支持”。

  然而有几个人能够想到,这样苍白的排比句下,隐隐跳动着一颗怎样的热情的心呢?

  【5】

  “学好数理化,走遍天下都不怕。”

  晓夏自小受父母言传身教,努力学好课堂内的数学,成绩一直在班级前五,直到四年级才悲惨地发现,这个世界上竟然还有叫做“奥数”的可怕生物。

  “你啊,参加了这么多比赛,大大小小也有六七次了,可是有哪一次报奖而归的?”

  父母数落晓夏这件事情也不是一两回了,可是每当晓夏发现这些中学不以学校成绩为主而以奥数奖项为首的时候,就特别的不甘心。她虽说学校里的数学不差,但奥数简直是一窍不通,只能用死记硬背的办法记住那些公式。

  她每次一想到那些中学以奥数为主的时候,就忍不住抱怨:“这些我们又没有学过,干嘛要学得那么好,我们这么早学掉了这么难的内容,干嘛需要他们教我们学习呢?”

  “那你就在别的方面发展,发展得过人三四等,我们就不管你。”父母每次都这样回答。

  然后晓夏就不说话了。

  晓夏知道自己在奥数方面的智商有多低,但是面对自己擅长的文科的时候,又懒得写几个字去参加征文比赛。

  “你看看你,既没有这个也没有那个,那不就只能学习奥数了吗?”

  晓夏默不作声地回房间看书去了。

  得到这个市级的一等奖实在是让晓夏吓了一跳。

  那是信息技术的奖项——说白一点,就是用电脑的。本来是信息技术的老师问有谁想参加,晓夏当做玩电脑一样的任务屁颠屁颠去参加了。没想到竟然还捧回一个市级一等奖,这实在是晓夏所有奖状中分量最重的奖项了。

  那是一个有关拼七巧板的电脑设计,在电脑上用一套或几套七巧板拼成一个连环画故事,除了故事要有一个主题,其它故事、题目均自拟。晓夏看既有自己能够熟练掌握的电脑,又有编故事一样好玩的设计,这实在就是在玩游戏。

  她不知道这是不是真的,但听妈妈说,晓夏两岁时就可以开电脑玩简单的游戏。妈妈说这些都是爸爸在她小的时候教的。所以现在的晓夏对电脑有了莫大的兴趣,她把电脑当宝贝一样看待,还无师自通了各种软件——当然也有游戏。

  她对电脑的情谊越来越深厚,当然有一个问题在她的脑海里存续已久,现在也越来越疑惑——既然有计算器这种神奇的东西,那么加减乘除表有什么用呢?

  【6】

  那是晓夏到目前为止的这辈子最灰暗的一天。

  那是Y中面试的日子。

  Y中原本说在面试前一天会打电话过来说何时去面试,开始当面试日期在网上都公布出来了,晓夏家却迟迟没有电话响起。

  明明我被录取了啊。明明今天就是面试日了啊。晓夏越想越想不通。但她死命做出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这时候爸爸妈妈说:

  “带上所有资料、成绩单,我们去学校问。”

  Y中大门紧闭。

  妈妈走到保安室问:“保安大叔,我女儿本来是被录取的,不知道为什么现在也没有面试通知……”

  “是真的,我女儿成绩单都是全优……”

  “您就让我们进去,问一问那些老师吧……”

  不论妈妈怎么说,保安大叔始终客气地将她请回。一直说:“我不能放你进去的,现在里面在面试,需要安静……”“我也不清楚怎么回事,没收到通知就是没有被录取……”

  晓夏从大门那里看了一眼,看见里面几个个子高高的学生,他们昂首挺胸,似乎在炫耀着自己已经进入Y中,然后他们看了晓夏一眼——晓夏觉得自己心里所有的想法都被他们看透了。

  之后晓夏和父母又去了J中问,同样被客气地请回,妈妈彻底绝望了。

  晓夏觉得很丢脸——是指自己很丢脸,自己肯定是不够优秀,又执意孤行要上Y中,现在让自己的妈妈求着人家让我们进去,还没有成功。

  在回家的路上,妈妈深深地叹了一口气,跟晓夏说:

  “你看,你成绩不行就是这样,还得去求他们,如果你全市第一,还不是他们来求你。”

  晓夏这次没有反驳,她也知道自己不够优秀,不够成功。

  晓夏在心里愤愤地想:自己在中考的时候一定要考个全市前几,证明我自己。

  没想到这成为了晓夏努力学习的导火索。

  但晓夏在某些方面也彻底地绝望了:难道成绩,真的是决定一个人优秀还是拙劣的唯一指标吗?

  【7】

  那天老师找到了晓夏。

  老师说:“你要不要上Q中?如果你要,学校的推荐名额就给你一个。”

  晓夏有点受宠若惊。

  那天晚上晓夏问了父母的意见。

  “只能这样了,Q中也不错,全市前五。”

  “去把申请报拿来吧。”

  就这样,晓夏顺理成章地拿到了申请表。稀里糊涂地填写好了,又稀里糊涂地交了上去,然后,她就被提前录取了。

  不用考试,不用面试,也不用经历惊心动魄的摇号环节,她现在就成为了Q中的一份子。

  她小心地从妈妈的抽屉里拿出来看过那张纸条,决定她未来的纸条。

  “Q中承诺:

  2013年该生小学毕业。若报读我校,无论摇号是否摇中,我校都将给予以正常录取。”

  下面是校长签字。

  晓夏默默地看了那张纸好久,木讷地放了回去。

  未来真的来了。

  【8】

  那天晓夏终于见到了自己的录取通知书。

  红色的鲜艳色彩,灿烂得让晓夏睁不开眼睛。

  她沉默地打开了它。里面的颜色依旧鲜红,上面端端正正地写着晓夏的名字。接着下面是一大段广告式的介绍,重点突出,点面得当的学校介绍——这里有怎么样的老师,他们怎么怎么样,这里有怎么样的同学,他们怎么怎么样——总之就是这种似乎可以源源不断地排比句。

  她看着自己手上的未来,单薄得就是一张纸。

  【N】

  7月2日(小学毕业典礼)

  我想我会舍不得这里的。

  空气里有那种我们班级特有的潮湿,我曾经无数次抱怨过的,沾满铅尘的手心里,也活着我的思念我的留恋。

  毕业了,我以为我解放了,开始迎接一种更加盛大的生活方式,后来我才知道,作业比以前“盛大”了多少倍。

  我以为我会在典礼上痛哭一场,后来才发现,自己的眼泪一直在眼眶里打转,怎么也不肯流下来。

  在几次心理斗争后,我终于把我的画送了出去。送给了我朝夕相伴的老师们。

  我可以把这六年写得很长很长,也可以缩减到只有一句话。

  我不忍心下笔去描写这整整六年。

  也许我写着写着,就会对这六年产生其他的想法,我希望我对这六年的看法只是这样一句:

  无法形容的美丽,无法接触的记忆。

  我下个学期开始,就不去上素描课了,我的那几个初中同学也因为课程加紧,也不上了。

  我把书包里的所有画作都拿出来一一欣赏,有几张阴影都没涂,这几张颜色太淡,那一条直线太歪,这里不符合比例……

  忽然,我发现了好多问题。

  但我依旧热爱这些画作,它们就像是我的孩子,都是从我的笔下诞生,一路去寻觅它们的颜色。

  这是一些没有色彩的画作啊。

  我也没有色彩吧。现在的我,就像是老师说的,初步勾勒而出的线条。

  那么,能不能让我,在以后值得追寻的时光中,涂抹自己的颜色呢?

 

    浙江杭州下城区杭州启正中学初一:陈曦

不够精彩?再来一篇
我要点评:[小升初征文]无色_3000字
写作达人推荐

换一换

关于我们 | 营销合作 | 友情链接 | 网站地图 | 服务协议 | 投稿须知 | 问题反馈 | 联系我们

京ICP备15053428号-2 北京市公安局海淀分局备案编号:1101081950号   防网络诈骗专栏

作文网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5-2013 www.zuowen.com .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