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作文网! 注册 客户端下载
作文 > 小学作文 > 六年级 > 想象作文 > 一只红豺的四世_3000字

一只红豺的四世_3000字

2012-08-31

作文网专稿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一世:

  你,是一只遗孤,一天前,你父母因为和狼起了冲突,引发了一次豺狼大战。当时你被血淋淋的场面吓呆了,狼毛飞旋,豺血四溅。你哭丧着,在慌忙中仓皇而逃,跑在这块小山背赤裸的红土地。

  天公不作美,不一会儿,就飘落起了淋淋沥沥的小雨。你还是个正在吃奶的小家伙,年幼无知,呆呆地站在小山背上。雨,淋湿了你的豺毛,鲜红的豺毛像一只凋谢的芍药花。你冷了,你饿了,你害怕了,想张嘴呼唤豺娘豺父。但你知道,你的父母已经死了,紧闭着嘴,把呼唤声硬咽下去。因为你担心,呼唤声会把天敌召唤出来,你孤零零地站在小山背上。

  你,看见了远处,山落下,有一袅袅青烟,一些零碎的火星。你当时脑海中还没有人这个概念,眉飞色舞,迈开小腿朝火光奔去。一路颠颠撞撞,终于来到了。

  一位身穿蓝布裙的女孩,打开了门,看到你,高兴地大喊:“狗,狗,爷爷,快看啊,这里有狗。”女孩兴奋地把你抱在怀里,体温传到了你的身上,你感到不寒冷了,反而很温暖。

  女孩把你抱到了家中,拿出一碗牛奶,放在你的面前。你一怔,狐疑眼神打量着。但你终究敌不过饥饿。便狼吞虎咽把牛奶喝下去,直到你打出一个轻微的饱嗝。你,眼望着跟前那个女孩,流露出一股感恩之情。

  后来啊,你一直跟着小女孩,虽然是粗茶淡饭,一周才有两次肉,即使饿得皮包骨头。但你,一直很感激她。这个叫莲儿的女孩。对了,你也有了自己的名字,叫:梦葵。但是,你永远也想不到,那一天,莲儿死了,被死神无情地夺走了生命……。

  那是你来这个家三个月后的事了……。

  那天,是个多雪冬季。凌冽的寒风呼啸大地,带来一片恐怖的白色。你,不安地长望天空,几片白雪落下,一片阴深。你,叼着一只刚刚猎杀的雪兔跑回家去。刚进入家中,你惊呆了,你完全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莲儿,躺在床上,脸色苍白如纸,小手不停地抖动着,两腮通红,痛苦地翻来覆去。你悄悄地走近了。用舌头舔着莲儿的双手,嘴中发出一串咕噜咕噜柔和的声音。莲儿缓缓睁开双眼。抚摸着你的茸毛,说道:“梦……葵……,你终于回来了,我……一直……一直在等着你…太好了。”你微笑道,把野兔放在小莲手上。莲儿怔怔地看着野兔,又望了望你,露出一股笑意,道:“梦葵…我早就…知道……你是与……其它……其它狗……是不一样的…你……。具有一定的……惊人……智慧,一定出众的…捕猎技法…我……我,梦葵,这个……名字也同样代表了我……”话还没说完,莲儿就先咽气了。你哭了,仰天长嚎,一声尖利的豺嚎脱口而出。是的,你不用在装乖狗狗了,你是一只豺,一只血性的豺,一只拥有所有人类感情的——红豺!你感觉到,脑后一片热,一股凉飕飕的感觉,咸滋滋的豺血,血腥味布满雪幕中,撕裂的空气,枪声连连。是的,有人向你开枪了,你也知道,那是莲儿的爷爷,一个出了名的老猎手。

  你站着,一直站着。雪花,泪与血的交织,你并不彷徨,血汇成一条小河。你,血干了,泪也干了。你感到一阵轻松,疼痛感没了。世界安静了。你累了,困了,好想舒舒服服的睡一个觉,在雪夜下,与莲儿一起……

  二世:

  你,死后,上天堂了。上帝同情你,于是让你有了一次重生的机会,你又变回那只小豺。又回到了那个小村落。这时已是15年后了……

  你,来到昔日这个快乐逍遥的村庄。可是,一切都变了变了。此时,硝烟滚滚,大雾漫天,炮火连连。村庄都不见了。取之而代的是——战争!

  你来到坟墓地里。用鼻息闻嗅,虽然已隔十五年,但是,却还能闻见浓烟的空气中,那么一点若隐若现的淡雅气味——莲儿!你尾随气息,走走停停,来到一个阴暗潮湿的小坟墓。你呆呆地看着这个布满灰尘,长满墓草的墓碑。你试着佛拭了碑上的灰尘。看见了上面刻着几个小字:莲儿之墓,于XXXX年X月XX日。你哭了,眼望长空,似乎有那么一点绝望。在烟火漫天,传来你撕心裂肺般嚎叫。所有人都同时望着你,流露出贪婪的眼神,不停地做着吞咽的动作。于是,一枚炮弹在你,身旁爆炸了。只听一声巨响,你倒在了血泊上,于是,你成了,口中的冤下鬼,荒野中的孤魂。

  三世:你,又,再度,上了天堂,上帝又一次同情你,答应你,这次,你下凡,会遇到那个给了你温暖的女孩,莲儿!你眉飞色舞,高兴地长嚎,不停地舔着上帝的手,以此,表示,自己的愉悦之情。上帝含笑道:“真是个可爱的小家伙,于是,你感觉身体一轻,化作一片羽毛落入人间,下凡。

  这时,已经是和平年代。往年的杀戮没了,烽火狼烟也没有了。在这里,野生动物和人一样,都有着同样的地位。你漫步在街道上。尽情地吮吸着花香,追赶着蝴蝶。时不时会有人朝你投来亲切的目光。你喜不自胜,希望上帝能让你快些遇见曾经给过你温暖的人——莲儿。

  你一直走着,一直走着,从翌日清晨走到黄昏。双脚都红肿了,磨出了水泡。你开始怀疑了,上帝的能力,你觉得,上帝是在——欺骗你。但是,在你耳边,清晰地飘过这样一句:“千万别毋庸置疑,上帝的能力,因为上帝是万能的。”你害怕了,你开始内疚,恨不得想咬掉自己身后那束鲜红的尾巴。如果不是上帝,你还有可能再次来到这儿吗?能再次寻找莲儿的灵魂化身吗?不,不能的。你就这样一直叽里咕噜地诅咒着自己,一直挣扎着。你,开始,口渴了。来到洼洼坑坑边上。舔食着坑里晶莹的雨水。一瞥,你惊奇了,你开始不相信自己的眼睛了。在那花草,余温尚未消尽的小路上。几人簇拥的中间,正是莲儿!你还清晰地记得,莲儿那童真的笑颜,那绯红的脸庞。你高兴极了,不由的长啸。立马奔去,一股狂风,几片树叶,卷过。

  你,来到了小莲身前。黄昏的落日,给你身上抹上了一层金色的光辉。你激动,双眸睁得老大,泛滥出绿莹莹的幽光。你,激动,低吟着。不料,发出来的却是低沉恶狠狠的疯狗叫声。莲儿看着你,惊愕,害怕极了。你,想扭转局面,温柔长吟。爆发出来的却是一长串嚣张的豺嚎,划破天际。顿时,行人恐慌,飞快逃窜。几个大胆的小孩,围着你,发起猛烈的石头攻击。莲儿,早已在混乱,不知跑哪去了。你眼眸里,闪着晶莹泪珠。你哭了。你不知道,为什么会变成这样,一发不可收拾。

  “警察,快,快到这来。豺崽子,到这伤人啦。”

  你,细弱的腰部,受到了猛烈的攻击。传来骨头破碎的声音,你只觉得好痛,痛得不亦说乎。你嚎叫着,凄迷的黄昏下,一声尖利的豺嚎,划破天幕一团鲜血从你的胸腔涌上喉咙,从嘴腔迸裂开来。空中顿时绽开一朵硕大的血花,满地洒落的血光,凄迷,触目惊心。你的血流干了,泪流尽了一颗残忍的豺心,停止了。你,死不瞑目。明明快要见到了,为什么会这样……。

  四世:你又升上了天堂。你乞求上帝,再给你一次重生的机遇。上帝同意了。况且上一世,太对不起你了,明明快,见到了,却……诶,你,化成了,一股清风,落入了地上人间……

  这时,隆冬时期,大雪纷飞。你,独自漫步在街上。雪花打湿的你的绒毛,你冷得直发抖。从早晨,踏着熹微的晨光,一直走到黄昏,凄迷。红日,也只洒下零零碎碎,星星点点的光罢了。你记不得是走了多久,反正是很久很久。你背上,落满了一层层薄薄的雪,眉毛,雪花点缀。整一,不像红豺,倒像,雪狐。

  你拖着疲惫的步伐,迈着踉跄的步伐。走着,雪地上留下一串清晰的,脚印。你来到一个居民房屋前。在门下,发出一声轻微的叫声。接着,门声一开,你,倒下了。

  你醒来时。发现,自己蜷缩在一个草篮,身上,盖着一层厚厚的毛巾。你狐疑望着周围。一双细嫩的手轻抚着你。你一惊,侧着头。不错,正是——莲儿!你激动着,全身不住地战栗,正想开始低吟,不料,刚到嘴边的话又硬生生地压下去。你开始害怕起来,害怕这次又会像上世那样,发出的不是乖狗狗的叫声,而是,划破天际的豺啸!你全身发抖着,乐极生悲,扭头过去,想躲避莲儿温情的目光。因为你怕莲儿会发现你不是一只正宗的狗,倒像是野外凶狠的红豺,怕只要莲儿发现的那一瞬间,此生相见的情缘就会断裂。因为你想尽可能在莲儿身边多待点,感受她那对素不相识“狗”特有的温情。“怎么了,小狗狗,嗯,你饿了吗?还是害怕?”莲儿用手缓缓抚摸着你的头,露出一点笑意。你开始责备自己,为什么非要避开呢,也许莲儿一辈子都不会知道你是一匹豺,也许莲儿一辈子都会认为你是一只狗,一只安分守己的乖狗狗,也许莲儿一辈子都会将你养在身边,将她的秘密讲给你听,将她的痛苦诉说给你知,将她快乐的事同样也将给你听。虽然你不知道她说的是什么,但你总可以从她的动作,神情可以得知吧。也许她也会发现,但在她发现前,尽可能多端详她,尽可能多待在她身边,哪怕一分钟也好,此生也就无憾了!真笨啊你!你转过头来,满是温柔的绿莹莹豺眼端详着莲儿,伸出湿漉漉的粉嫩舌头战战栗栗舔着莲儿白嫩的手掌。

  “真可爱啊你,小狗狗,你可能饿了吧。”莲儿说完,走进厨房,端出一碗滚烫的粥:“来,小狗狗,吃吧,趁热吃吧。”你一怔,发傻地看着莲儿,随后,低头,狼吞虎咽吃起来。莲儿望着你,开始自言自语道:“小狗,该给你取个什么名字好了呢。从我记事开始,我是多么梦寐以求能有一只狗啊。可以跟它分忧,跟它玩耍,跟它一起像个疯子似的捧腹大笑,虽然狗不会笑…但,继父继母坚决不同意让我养狗,能有一只狗对我来说简直是一个很远很远的梦。可是,现在梦醒了,狗来了,没错,那就是你。梦啊,嗯,那就叫你梦葵吧。”也许这是一次偶然,也许莲儿还残留着先世的记忆。你停止吞食肉粥,呆呆地看着莲儿。是啊,梦葵,这个声音萦绕在你耳边太多了,而你叫这个这个名字,太多太多的正是你一生想守护的人——莲儿。“嗯,梦葵,我不知道怎么会给你取这个名字,也许,是直觉吧。而且,我总觉得你这张脸很熟悉,好像见过你,也许是在很远很远的梦中吧。”说完,莲儿呵呵直笑。

  转眼间,时间飞逝,到了黄昏。你萎缩在莲儿的怀里,暖洋洋的阳光照了你一整个下午。世上没有不散之席,你不知道,与莲儿的情缘竟这么快就断裂……

  “叮零零~~叮零零~~”一声声门铃声打搅了你的清梦。你情不自愿地睁开双眼,打了个哈欠。搞什么啊,到底是谁,搅乱了我的美梦,我正梦见我正奔跑在羊肠小道,莲儿在后边追着。清晨,太阳的光辉透过密密麻麻的枝桠,洒下斑斑驳驳的日影,直射我的脸庞呢!你心想着。

  “叮叮~”门开了,走进一个人来。其人相貌极丑,皮肤黑不溜秋,塌鼻子,两只眼睛平平,似一条直线。大腹便便,嘴唇似香肠。她,飞一脚踹到莲儿的肚子上。喊道:“丑莲,你是不是想让我告诉我妈啊。不是说好的吗,我一回来,就给我摆上我喜欢吃的零食。这是我喜欢吃的?笑话,给猪还吃的差不多。”说完,将茶几上摆满的可口甜食全洒在地上,又对着莲儿喊道:“蠢娘们儿,告诉你,现在马上到厨房去用嘴舔干净地上的灰尘。不然,我告我爸。”说完,那个肥胖儿扭呀扭,一屁股坐在沙发上,打开电视,开始津津有味地看着电视。莲儿呜咽着,极不情愿走进厨房。你目睹了这一幕,一股无名火从心头熊熊燃烧。你跑到莲儿面前,用肢体语言表明不要听那个肥妞的话。接着,对着肥妞恶狠狠咆哮道。

  肥妞似乎发现了你,厚嘴唇一翘,兴高采烈,手足舞蹈,喊道:“狗啊狗,小狗啊,真可爱哇!”然后,奸笑道:“可爱到好想捏死它。。”肥妞来到你跟前,拿着几块咸滋滋的肉骨头,“小狗哇,你可真可爱啊,来,快吃了这肉骨头吧。。”你毫不领情,伸嘴就往她那肥嘟嘟的脸上一咬,快狠准,绝。肥妞哀叫一声,暴跳如雷,伸脚想踢你。好,不愧是豺,灵巧地躲开了。肥妞见奈不了你,把气都撒到莲儿身上了:“瞧你带的什么死狗娃,咬了我的脸,呜呜呜,狂犬病,呜呜呜,我要告诉我亲爱的阿妈听。”接着将苹果往莲儿身上一丢,正中脑袋。莲儿似乎被扔痛了,小声地哭泣着。肥妞还想变本加厉,你气不打一处出,嗷呜一口咬着肥妞的肥手掌。肥妞似乎早有防备,一缩,只咬掉了半个手指。肥妞被激怒了,往你身上丢瓜果蔬菜,碗盆勺子。你又一次次灵巧地躲开了,又一次次报复了肥妞。这所房子里,上演着人豺大战。赤手空拳的人毕竟不是凶狠豺的对手,传来一声声人哭泣,一声声‘狗’咆哮。

  这突如其来的人豺大战,惊动了在附近巡逻的保安哥。保安哥囔囔道:“是谁啊,不是说了不能私养狗吗,活该这个人被狗咬。诶,人命关天,叫几个哥儿们去看看吧!”徒手推开门,不由地一惊!客厅一片狼藉,肥妞正与梦葵周璇。莲儿惊呆了,不知所措。肥妞身上似乎都挂了彩,头被豺爪抓了,耳朵差点被咬掉,半个手指没了,脸上挂彩,腿上,手上惨不忍睹,皮开肉绽,血肉模糊,必须送往医院接受治疗。而这只疯狗当然是血以血还。一位保安哥拨通120,其他三位连同肥妞一起殴打“疯狗”梦葵。

  刚开始梦葵还很勇敢,不过,寡不敌众,渐渐地力量上占了下风。顾得了头顾不了尾。一不小心就会被保安哥的铁棒暗算。嗷呜——传来一声声悲懑的豺啸。看热闹的人越来越多,敌人也越来越多了。你一拳我一脚施给梦葵。梦葵左抓右饶,企图想找给空位逃走。打不赢就跑,野生动物的世界就是如此。但是,这简直就是做梦,两足行走的人甚是精明,甚是聪明。好啊,大不了拼了!梦葵勇猛决斗,但,聊胜于无,10分钟后,就觉得体力渐渐不支,双腿瘫痪,空气中弥漫着浓重的血腥味。5分钟后,梦葵被铁棒子挨了不少暗算。没力气斗了,还剩最后一口气,眼皮好沉哪!“这疯狗真会找麻烦,真是狠毒,把我们在场的似乎都咬过了,用烂狗爪抓过了。我呸!”你昏睡中模模糊糊听到的只是这一句话。不不不,我不是狗,更不是疯狗,我是一只豺,一只有血性的豺!你想大声申辩,岂料,一开嘴,就吐出一大口鲜血,绽放在空中,变成一朵硕大的血蘑菇。血洒碧空,血溅土地。你瞪着铜铃大眼,恶狠狠地望着喧闹的人群,嘴微微翘起,露出白森森的豺牙,奸笑着。头一仄,倒地睡着了,这是一场很长的觉,永不苏醒的梦……

  死后,意外地,你没上天堂也没下地狱。并不是天堂无路地狱无门。而是,你想一直逗留在九泉之下,那个极乐世界的出入口,生或死的抉择地。你要等,一直等,哪怕一千年,一万年,你都想等待,莲儿。你好想看看她,好想陪伴在她身边,哪怕下地狱,永世不得超生也,好。一路上,有你做伴,我不孤独。莲儿,我要一直等待着你!

  好了,小短文就此结束,一只红豺的四世传说也到此为止。那么,下辈子梦葵究竟是人?虎?豹?狼?还是豺?我不懂,阴间的事,活人永远都不会晓得。不过,有一件事可以确定,下辈子,梦葵还会与莲儿相遇。永不忘,前世的那个雪夜……

 

    六年级:诗寂寞的雨

不够精彩?再来一篇
我要点评:一只红豺的四世_3000字
写作达人推荐

换一换

关于我们 | 营销合作 | 友情链接 | 网站地图 | 服务协议 | 投稿须知 | 问题反馈 | 联系我们

京ICP备15053428号-2 北京市公安局海淀分局备案编号:1101081950号   防网络诈骗专栏

作文网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5-2013 www.zuowen.com .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