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作文网! 注册 客户端下载
作文 > 初中作文 > 初一作文 > 小说 > 星云驿(一)_3000字

星云驿(一)_3000字

2012-08-29

E度网专稿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引子

  浅浅的一钩月,淡淡的一抹愁。深蓝夜穹上的碎钻星。

  琢花的碧绿色衣角轻盈的摇曳在星云中。璨璨的银河,寥落的星系,远处一星蔚蓝色的光芒诡谲闪烁。

  “地星……我的羁绊呵。”浓密的星云被纤细的一只手拨开,数万瓣曼陀罗华的花瓣飘散,绿如翡翠的衣袂凌乱的舞动,月白色的长靴落到一颗流星上,飞起一团团墨绿的氤氲……少年睁开冰蓝色的美眸。指尖一串近乎透明的水晶手链,蓄出的液体凝结在晶莹的眼睑下,笑意缱绻。

  月色如斯,清丽的声音变掷到了远方。“你们,何去何从?”

  第一章  若衣谪仙

  眸光看着一抹惆怅的秋色,深蓝色的校服暖熏熏的搭在身上。露出一截白皙的右臂,红枫烈烈如火,恼人的蝉鸣也低了下去。眸中是万籁的寂静,是倦鸟的归林,唇边是一丝忧伤却冷漠的笑。收敛着夕阳余晖下的日光倾城。

  精致的眉宇轻轻皱起,手将面前的书反扣在桌上。神色间是有着几分鄙夷与轻蔑。出神的看着指尖的一点小小的残花,披肩的长发柔柔的贴在背上如一条纯黑的绸缎。

  蓦地,木质的椅子颤抖了一下,柳若衣缓缓垂下目光,便看到一个心急火燎的身影匆匆跑道讲台上,汗涔涔的翻找着试卷。身后还跟着一个银灰色长尾的狐族奴仆,柔顺的毛发熠熠发光。不禁轻哼了一声。

  娇小手掌一翻,面前就摊开了数十张近乎满分的各科试卷,淡淡的瞥了一眼,是一种习以为常的淡漠。

  是贵族学校的特优生又如何,不过是顾影自怜的雪梅罢了。自嘲道,跨上书包,淡然的走出教室不含一丝的留恋。

  “砰——”一声,一本厚重的书便被扔到了眼前,同样深蓝色校服带着银丝眼镜的少年看了瑶冰之一眼,不屑的撇了撇嘴,眼神中却不敢谮越出自己的本分。单枪匹马的将柳若衣堵到门口,抱怨道:“喂!凭什么每次都是你第一?”

  柳若衣划开一个笑容,手搭到少年的一侧肩膀上,不悦一推,少年便摔倒了几米之外。冷傲的开口道:“凭什么。有些事是没有原因的。”

  丽影凛然离去,引起一片唏嘘。

  “衣衣。”发线上带着一只水钻绢花的女孩跑到瑶冰之的身边,手臂一伸便勾住了少女的脖子。笑眯眯的看着柳若衣:“你真的好厉害,每次都这么好。嘿嘿,你不介意我到你家看看你是怎么学的吧。”

  不动声色的轻轻推开女孩热情的手,淡淡道:“我家,并没有你想象的那么好。”眼神一抬,看到了女孩身后的女仆。

  身着蕾丝花边的浅珊瑚色曳地长裙,米黄色的卷发上扣着黑色的精美发箍,樱唇露出一对虎牙,头上挺着一双妖冶的猫耳。长长的尾扫到了柳若衣的发梢。

  云淡风轻道:“你的新仆,猫人族的?”

  女孩迫不及待的“蒽”了一声,忙不迭送的点点头,挺挺胸脯:“衣衣你真的好厉害,一看就知道是高贵的猫人族的仆人。知识好渊博呀。”眨动着纤长的睫毛,凑到柳若衣的耳旁絮叨:“不过啊,比起你们家成群结队的最高贵的狐族仆人,我真是望尘莫及了。”

  刻意的在“最高贵”“望尘莫及”上加重了语气,艳羡的看着柳若衣,手无意识的合拢在柳若衣纤细的玉指上。柳若衣并没有在这几个词上多做纠缠,脸上依然是淡然的笑丝。

  “是么?”微笑道,抽出自己的手,眼底滑过一丝忧郁。泠泠投给热心的女孩一个孤傲的背影,远远呵道:“并不是最华美就是最快乐。溶月。”

  身畔的银白色狐人小心翼翼的弹着白衣上遗留的灰尘,迟疑的恭敬道:“小姐,今天夫人让我来——”

  冷冷的拍开狐人的手,淡淡道:“呵,你大可回去了。我,不需要任何人来管。懂么?”

  反感的拂去身上沾染的银色毛发,眉宇皱了皱,甩下不可方物的背影。

  溶月叹了一口气:“柳若衣啊柳若衣,你真是好不可理喻。”

  转头看着身后性质昂昂的同学,无不是在议论着绝美冷漠的少女。答案不外乎是有凉咒,一个是柳若衣是天生的孤僻,另一个则是柳若衣的家庭环境不怎么的理想。要么是父母离异,要么是贫苦无依。

  溶月看着议论的越来越激烈的人群,忍无可忍的开了口低吼道:“衣衣不是让你们来随便议论的。衣衣就算是性格孤僻了一点,但是也容不得你们这么说她。”言罢,冰冷的光色一转,恶狠狠的瞪着面前银色镶边校服的男生女生,逼退了一切的言语。

  却还有一声不屑的轻哼:“呵,你以为柳若衣把你当朋友。不见得吧,哈。”

  悲哀的叹了一口气,默默的走出了校门。一袭白衣已不见,只剩下遍地的落花勾勒出孤单的忧伤。

  柳若衣,一袭青柳如衣袂,一支玉梅倚轻烟,一抹笑影含情脉。

  怔怔的看着纤柔的手,很久才抬起眼眸,手上一串殷红色的玛瑙圆珠珠圆玉润,粒粒饱满。挂在指尖好像雪地里一道赫然的血痕;嫣红夺目。

  “哼,不过是最低等的杂血族的罢了,就算是长得再绝美有什么用!”一声怒斥远远的传来,紧接着便是蘸水皮鞭的抽动声,点点血水被甩到柳若衣的脚下,猩红色的血渐渐的变成了银白。

  “杂血族仆人。”晶莹的丹唇轻启,不带感情的呵道。青莲色的眼眸望向了远处的一家花店,容色浅淡。

  玉足轻移,走到了包绕的人群中间,弯弯柳月眉蹙在一起,像一团墨玉。轻轻的扫视了一眼,看到一地的血水,眉心倏地一条,厌恶的转过螓首。手附到颈窝,稍稍咬住薄唇,倒抽了一口冷气。

  那般绝美的少年,那般艳丽的血红,深深的刺入了柳若衣的眼眸。是惊骇,亦或是震撼。杂血族人得生活,果真是可与周代奴隶媲美。

  杂血族是所有的奴隶种族中地位最低等的种族。一般是长的与人类无异,流出来的血却是不同颜色的人称之为杂血族,也就是混杂的血的种族的简称。至于溶月的猫族和今天来服侍自己的狐族,皆是奴隶种族中的高层种族,长着猫耳、猫尾,狐耳、狐尾;有拥有人类外貌的种族。奴隶种族多如牛毛,皆是为人类来服务的。狐族猫族固然高贵,但是卖价也是超出常人的预算与收入的。杂血族的奴隶命如草芥,最不被人重视,死去的尸体,也是丢弃道深山野林之中,自然不会有平常种族的待遇。少女想到这里,心中不禁有了几丝怜悯之意。

  一阵馥郁的芬芳与血腥扑面而来,柳若衣静静的看着杂血族的少年,想要迈出一步却是自矜与身份,只得咬牙切齿的站在门边,冷目看着少年的主人。

  “算了,”忽的一人叹道,“每天都是这样啊,一点办法也没有。想想那孩子也蛮可怜的,只是……只是……唉……下次投胎投到一个好人家去吧。”说罢,变拨开人群,走了出去。

  少年的脸色冷清,过分苍白了一些。细长的手臂上是细细的微蓝血管,虽是布满血痕,却依然如玉般温润莹莹。眸子是深深的墨蓝,有着黯然的波光流转。朱唇如两片樱花瓣,唇角是一抹银白的血液。清俊的摸样让路过的少女频频回头注目,却是有着几分惋惜。

  约摸稍稍及笄的女子向前不满的跨了一步,想要讨一句公道,却被人紧紧的拽住胳膊。愠怒的回头,那人只是轻轻的摇了摇头,没有言语。

  店主殿围来的人愈来愈多,不禁恼了火,有事重重的一抽,狠狠道:“你想做死么!在这装什么可怜!”

  “没。”蓦地轻张唇瓣,淡然道。生如珠玉激荡,似昆仑玉碎,又若孱弱兰折,清越的自天边出来。似一泓泉,润泽了燥热的心扉。

  待柳若衣抬头去看时,少年轻轻的挽着唇角,荡漾开清隽的笑意。淡雅如一地宣纸上的墨,精致的五官若云中仙人。眉间一缕诧异滤过,柳若衣看着少年美丽不可方物的俊脸,心中震撼:原以为,就算是再怎么也会哭的梨花带雨,可是少年,却尽是淡淡的一弯弧,有着言之不尽的怡人。

  狠狠的咬了咬嘴唇,脸上浮现出傲然冷漠的笑意,绝美的脸轻微昂起,纤细的腿步步生莲。声色沉沉见有了一丝肃峻的威严:“呵,有人么。”

  少年一愣,复又恢复了淡淡的神色,脸上似有一层雾霭朦胧,轻盈的嗯了一声。

  柳若衣也是一滞,脑中灵光一闪,含着笑开口道:“有,昙花么。”

  店主是一位中年的女子,殷切的跑来,打量着柳若衣。看到柳若衣的身后没有尾随的仆人神色一傲,可眼神移到少女胸前熠熠的华美校徽与精致的校服时,脸色便万分的殷勤与欣喜。嗯嗯啊啊道:“啊,是这样的啊。那这位小姐,您先请坐,昙花是过会就送过来,”狠瞪了立在一旁的少年一眼,示意他快去。“请问您还要什么吗?本店中还有……”

  …………………………

  柳若衣淡淡的摇头,看到捧花的少年时狡黠一笑。,复又恢复了矜持的神态,用淡漠的口吻道:“谢谢,不用了。还有,他。”

  少年再次一怔,手中的萤石花瓶颤了一下,难以置信的看了柳若衣一眼,眉宇轻轻的颦蹙着。

  女子惊讶的看着柳若衣,堆笑的脸一僵,又强扯出笑容:“是么,这……”

  “怎么?”

  “当然……当然是可以的……只是……”

  “什么?很贵么。呵”

  “当然不是……不是。小姐,您真的不需要,以您的家世家中比这高贵的仆人是不会少的。”

  柳若衣连连冷笑,心中泛起一阵苦涩。“这,不管你的事吧。”说着,白皙的玉指绕道颈后,手上一圈红色的丝线,中间缀着蓝色的玉石。柳若衣的牟忠闪过一丝悲伤的思绪,良久方道,“我身上没有现金,只有卡,就用这个来付吧。”

  缓缓幽幽道:“‘沧海月明珠有泪,蓝田日暖玉生烟’中间这一块镂刻的原料是古代的蓝天软玉,陪衬的白玉珠皆是和田玉中的羊脂玉,至于另一些,也是知名玉种。我用这个,应该够了吧。”

  星眸中蓄了点点的泪水,却依然不依不饶的递到女子的手中,似下了很大的决心般,死死的抿住发白的丹唇。

  少年惊骇的看了一眼柳若衣,脸上一丝不易察觉的笑意,婉转的笑意间,是绝望的希望亦是有那么一点解脱与黯然。手中的昙花似有泪般,低落到冰指上,凝结成一股哀戚。

  柳若衣无视女子的表情,攥的青白色的纤纤玉指抓住少年的一只手臂,将他拉到了门外,泪,才无生无息的落下。

  “怎么了,主人?”少年轻呵道,眸中是隐隐的担忧。

  柳若衣孤高的轻昂玉面,强笑道:“无事。你是谁?”

  芊芊一笑,低垂精致的首,呵道:“怨若。”

  柳若衣忽的惊异的笑了笑,冰冷脸上扬起一阵浅浅的涟漪。“是么?我是柳若衣,你的新主人,怨若。”

    初一:冰漪落红

不够精彩?再来一篇
我要点评:星云驿(一)_3000字
写作达人推荐

换一换

关于我们 | 营销合作 | 友情链接 | 网站地图 | 服务协议 | 投稿须知 | 问题反馈 | 联系我们

京ICP备15053428号-2 北京市公安局海淀分局备案编号:1101081950号   防网络诈骗专栏

作文网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5-2013 www.zuowen.com .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