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作文网! 注册 客户端下载
作文 > 初中作文 > 初一作文 > 写人作文 > 宋志杰的六年生活_3000字

宋志杰的六年生活_3000字

2012-08-21

作文网专稿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一个风和日丽、艳阳高照的星期天。

  songzhijie一早便载着方容,来到学校。

  走进校园,站在红旗下,恣意一览眼前的教学楼……

  靛青的天与云彩融为一滩,这时我的心情像大海般的狂奔……

  投身在这一片蓝蓝的天空中,心也随之漾起一圈圈涟漪……

  碧蓝的蓝天,起伏着许多小鸟,与白云,像极了飘上空中的小水花。

  快看!”zhou,shu,ya扬起手,生怕他还来不及捕捉眼前跃动的白色光点就消失了。“是热气球耶……”她绽开一朵天真的笑,在灿烂的阳光下显得更加亮眼。

  ,他微微一笑,摸摸她的头道:“对呀。不过,我在这值勤已经不是第一次看到了。别说热气球,,飞机,小鸟我早就不足为奇了。不过,今天倒是特别了一点……”他拿出一个漂亮的蓝色塑胶瓶递给她,喃喃地说:“可以见到……陨石哦。”他的眼光定定锁在她玲珑有致的胴体上。

  她身上穿着一件苹果红花色的上衣,衬托出她的姣好身材;带子在雪白的颈上打个蝴蝶结,非常可爱。

  想象中的未来周小名‘方容宋代号’哥哥其他名字初一同学

  察觉他话中的含意,她突来一阵羞每次都言不及义,只会花言巧语耍嘴皮子。”

  “当然喽。”他装出不可一世的表情。“你也不想想我宋志杰是何等人物,当然不能随便买个杂牌的就算啦。而且,我知道我的她要来,为了宝贝你那吹弹可破的肌肤,总不能随便找个地摊货来敷衍吧。万一你回家突然变成了卷发小黑人,那不止我自责,你妈妈一定也不会放过我的……”他的手还是在她颈上、背上仔细地推移着,不敢有任何的疏忽。

  就在这时,前方出现了一个比基尼女郎,腰枝款摆地朝他们走来,与他们擦身而过。

  方容赶忙将手伸到身后捏捏邵翌正在辛勤工作的手臂,示意要他吃吃免费的冰淇淋。

  待那瘦削女郎走过,方容迫不及待地靠近他耳边,悄悄地询问起他的观后感,就像在验收成果一样。

  “怎样,不错吧?被你们这些好色男生赚到啦……快点,发表一下看法吧。”

  “你喔,老是胡思乱想,脑子里净装些不正经的事。”他盯着紧捱着他,正在贼贼笑着的方容。“奇怪?当女生发现男友在看别的女孩子时,不是都会吃醋吗?怎么你居然还跟我分享冰淇淋?!”他着实觉得她是个鬼灵精怪的女孩。

  方容的笑意更扩大了一些,她歪着头瞟了邵翌一眼,挑了挑眉调侃他:“因为我认识你又不是三两天了,就算我不‘好康到相报’,你这个大色鳖也会偷瞄人家的。像刚刚那个身材火辣的女生走过去,你就一直目不转睛……”

  其实,她当时根本没回头,怎知他的神情如何?只是纯粹兴之所致,故意耍耍他而已。

  “谁说的,你可别诬赖我啊!”他不服她的指控。“那种身材叫火辣啊,干巴巴的像竹竿,身上有几块肉都数得出来,还穿得乌漆抹黑的,远看就像在胸前戴墨镜……”他认真地发表完意见感想,又补充了一句:“像我们容容这样,才叫辣!”

  “讨厌讨厌,胡说八道!”她低头咕哝着,心情却是出奇的好。

  被他的“墨镜评论”拨动了笑筋,她前翻后仰狂笑不止;好不容易停住了笑,脑中忽然忆起高中时候发生的“悲剧”。

  她告诉他。“高中时的游泳课,大家都会互相比较泳衣和身材。班上有一个平常就满三姑六婆的同学,为了把大家都比下去,有天便穿了一件比基尼来搔首弄姿。”

  “啊?在学校里穿比基尼?”他觉得不可思议。

  “对呀。”方容转了转慧黠的大眼睛,回忆着当时的情形。“可是,她的身材又不是属于丰满型的,不但看起来有点怪;更惨的是,后来老师要我们练习由岸上直接跳水,为游泳比赛作准备。结果,当她在水中再度站起来时,她的比基尼居然……居然跑到脖子上去了。哈!哈!哈!”她无情地大笑三声。“实在搞不清楚这是悲剧还是喜剧……”

  听她说完,他也跟着捧腹笑了起来。

  半晌,看看时间也差不多了,他们便起身向海边走去。

  方容又迸出一句:“像你们男生就没有这种困扰了,水再怎么冲也不要紧。上半身本来就不用穿,只需要一件‘迷你’的短裤……”她故意把眼光飘向他身上那件红色的小短裤。

  邵翌也跟着抬杠起来:“这裤子是救生队的制服耶,又不能不穿。偏偏它本来就这么小件,怎能怪我呢?不过,我这还算好的。上学期的体育课,我们班有几个女同学选了韵律舞,后来美玲说有两个别系的男生也修了这堂体育课,总是穿着黑色亮布的韵律服跟她们一起跳舞。贴身的韵律服在光线照射下,还不时反射着光线,看起来实在有点恶心又滑稽。当美玲跟我抱怨完,我故意问她:‘你怎能断定他们是男生?搞不好人家是女生,只不过身材平了点。’”

  “对啊,现在长相中性的人也不在少数。”方容忍不住插嘴。

  “我也是这么想啊。可是,她居然回答我:‘看那一大包就知道啦。女生裤子前面会有一大包吗?’”

  瞬间,方容就像吸进了整袋笑气一样,笑得眼泪都挤出来了。

  她上气不接下气地说:“喔……被打败了……好低级……受不了……”

  “对了!”他突然想起什么似的。“我先带你去找我朋友,他是浮潜的教练。待会我值勤时,你就跟着他,他会教你如何使用那些像呼吸管、蛙鞋、潜水镜等装备,也会教你一些浮潜的基本技巧,很难得的机会喔。”

  “你不陪我一块玩?”她扬起下巴问道,几乎忘了他今天来龙洞的目的。

  “我也很想啊,可是我有任务在身,必须寸步不离守在这儿。喏,浮潜的地方就在那边——”他的手指向好远的地方。“所以,我可能分不开身,只能在中间换班时陪你。”

  “唉!”方容失望地叹了口气。“不然人家也在这玩玩水就好了……”她嘟了嘟嘴。“人家想当你的跟屁虫嘛,自己一个人好孤单,一点都不有趣。而且,我跟你朋友是初次见面,又不熟,乱尴尬一把的。”

  “小鬼,你还会害羞啊?”他笑开了。“好吧,就让你当跟屁虫吧。”他走到救生员的值勤位置,准备攀上高椅。“我为你准备了游泳圈,你该不会连下水都不敢吧?嗯,我就在这儿看着你,负责你的安全,OK?”

  “放心啦,人家又不是小孩子……”说完,忽又转头问他:“奇怪?这明明是海水浴场,为何却像是游泳池一样?”

  他停止攀爬上梯的动作,定在半空中,偏头回答她:“听说这儿本来是九孔养殖池,后来被政府征收回去,改做海滨游乐区。”

  “喔。想不到你还满博学多闻的嘛……”她点头对他笑了笑,将下半身浸入的海水中。“哎哟!”她突然尖叫了一声,往上微微弹起,然后整个人扑通一声掉进水里,还激起一阵四散的水花!旁边有几个顽皮的小孩子居然还笑得好大声。她赶紧将游泳圈从头上套下,像土拨鼠一样探出头来,一边微微打着哆嗦,一边大喊:“哇!好冷……好冷……冷死人了……”

  方容这副有点愚蠢又有点可爱的模样,把刚登上梯子的他逗笑了。

  他有趣地盯着她瞧,她笑得开怀,他也深深被她的青春气息所感染。

  眼前的她,完完全全就是他要的——乐观开朗、朝气蓬勃的女孩。

  方容白皙的双臂顺着游泳圈的两侧垂入水中,故意装出辛苦拨水的动作,但是仍然抵挡不住阵阵浪涛而随波漂流。

  他的眼神全然离不开调皮捣蛋的她,好像生怕一个失神,就漏失了一个可爱的镜头。

  有时,她又是轻飘飘地浮在水面上,懒懒地仰着脸,闭起眼睛,恣意享受灿然阳光,潋滟的波光衬得她凝脂般的肌肤更加白皙透亮。

  好一副娇慵状啊!宛如一朵出水芙蓉,清丽而脱俗。

  一小时说久也不久,下一个轮班的救生员已经做作了准备。邵翌与他交接后,从岸边腾空一跳,瞬间跃入水中,倒是没激起什么水花。

  方容听见刚爬上梯子坐下的那个救生员朝池中大喊:“十分!”还做了一个令人喷饭的举牌动作。

  方容还来不及笑,刹那间一阵麻木战栗自脚底传来……

  她的脚竟被什么牢牢握住?难道是……“那种东西”?!

  打从心底毛了起来,却在紧张时刻不寻常地恢复了理智。哈!铁定是他的恶作剧。

  方容将计就计,故意不动声色往水面下望去——果然发现他若隐若现的身影,还在水中呼着微小气泡。

  她假装中了邵翌的计,惊叫出声,开始害怕地不停踢着腿。然后,在他几乎憋不住气时,她才发动攻势——用力将双腿绕上他脖子,紧紧夹住,不让他出水呼吸。

  他在水面下挣扎了几秒,她就在水面上窃笑了几秒。

  谁知得意不了多久,她便后悔莫及——因为他在水里简直就快窒息了,偏偏挣脱不开她的剪刀脚。于是,本能的反应就是使出在漩涡中救人的本事,双手一拨,往下一踢,利用反作用力浮出水面。

  没想到却让顽皮的她顿时失了重心,住后翻仰,扑通一声就沉入了水中。

  唉!害人之心不可有,千算万算,她还是低估了他这个救生员的能力。

  虽然,邵翌在最短时间内帮她恢复原状,来不及防备的她还是因为惊声尖叫而喝下几口难咽的海水。

  还好他的泳技不错,速速穿入白浪之中扬长而去,否则他绝对少不了一阵毒打。

  他在远处无辜地看着方容,两人互相凝视了片刻,便爆出一阵狂笑……

  邵翌一边释放笑容,一边缓和了对自己不利的情势,缓缓游到她身边问道:“想不想看鱼?”

  显然他的话吸引了方容,她眼中透着欣喜的神色,似乎已经忘了要找他算方才那笔帐。

  “鱼?哪里有鱼?怎么看啊?”

  他伸手指向水中——“在里面。”

  “真的?我们在这玩水,它们不会吓得逃走吗?”她拨了拨浏海上闪着的一排光彩水珠。

  “我们离它们这么远,它们才不怕呢。只是,这池里的鱼种类可能比较少,不像远处我们浮潜的那个地方多。像我上次潜下去,还‘邂逅’了一只河豚呢。”邵翌说出新奇的事与她分享。

  “河豚?!”她张大了嘴,紧握着他强壮的胳臂,一副极欲打听八卦的表情。“它有没有鼓鼓的?”脑中出现淡水艺品店高挂的河豚标本,总觉得河豚就该是那样貌。

  “没有,瘦巴巴的一只。听说河豚生气时身体便会鼓起来,所以我也做了个实验。”

  “什么实验?惹它生气吗?”方容觉得有趣。“可是,河豚的刺不是有毒?你不怕它凶性大发攻击你?”

  “我当然不敢太嚣张,我只是用蛙鞋踢踢它。”

  “啊,你好坏喔……”方容虽然表露出些许的同情,却忍不住咯咯笑了起来。“然后呢?它有没有怎么样?”她迫切想知道结果。

  “哪有怎么样?”他的神情有着隐隐的失望。“被我一踢,它只是被迫改变了游泳的方向,然后又继续摇摆着小小短短的尾巴游走。”他的手掌右挥左挥,模仿着河豚尾巴的动作。

  “为什么它没生气?”她觉得奇怪。

  “我也觉得奇怪呀。我以为它在打瞌睡,没发现被我欺负,所以我又用蛙鞋底部轻轻把它踢开。但是,实验还是失败了……只见它的尾巴比前一次摆动得更迅速,朝被我踢去的方向逃走。可以看出它很慌乱,可是依然笨拙得可以,一点都游不快,好逊喔!”他笑着描述当时的爆笑情景。

  方容幻想着那只愚蠢河豚的拙样,禁不住一阵大笑……

  “我想它一定是被你的长相吓呆了,以为你是角头老大,怕得罪你。”

  “下次有机会,再找我那个朋友教你浮潜,搞不好你也会把它们吓跑。”他故意逗她。“如果你想看鱼,这儿应该也有,你还是可以用游泳圈浮着,然后把蛙镜戴上,我们把头潜下去看看。”

  方容深吸了一口气,旋即将头埋入水中。

  邵翌拉着她的手,示意她看。

  他说的果然没错!方容看见了穿梭其下的鱼儿,大的、小的、胖的、瘦的、叫得出名字的、从未见过的……它们缤纷亮丽的体色,与斜斜射进的阳光相映成趣。

  霎时间,易感的她心中满溢着真切的感动。

  多么奇特的感觉!她竟然可以和这些自在悠游的鱼儿共享一片海。

  原来,人和鱼也有缘分可言;而这个崭新的经验,是邵翌为她带来的。

  有他在身边,仿佛一切都灿烂得无与伦比,美好得无懈可击……

  ☆☆☆

  第二天,邵翌到学校处理下学期的一些事情,方容陪着他,顺便藉此参观参观他的学校。

  校址是在景美山边,临着景美溪。伫立在校门口,便可听见潺潺水声。

  进到校内,薰风拂来幽幽的蝉声,回荡在四周,吐露着夏季慵懒惬意的气息。

  邵翌牵着她,走在红砖铺成的小径上。

  忽然,从广电大楼冒出来两个人影,正与他们相向而行。

  这两人之所以牢牢吸引方容目光的原因,不只是因为她们衣着光鲜、大胆暴露,还因为她俩的眼神——死盯着邵翌。

  怪哉!莫非这两人也认识邵翌?

  方容还在纳闷时,那两个辣妹正好与他们擦肩而过。她们挥了挥手,齐声对邵翌打招呼:

  “嗨,帅哥学长,哟……带女朋友来散步吗?”那种音频嗲得让方容掉了一地的鸡皮疙瘩。

  邵翌倒也是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居然有办法跟她们哈拉一阵。

  待她俩走后,方容不知怎地,心情就是晃荡得厉害。尤其见到邵翌跟她们聊天的样子,她直觉想到的是一个贴切形容词——打情骂俏。

  可恶!方容在心底暗骂着。

  他好大胆,居然敢在她面前公然跟其他女生打情骂俏!

  心中的不快渐渐升高,害她得费劲掩饰自己的小器。

  他处理完琐事,已经累了一身汗,遂拉着她的手邀她道:“去我的宿舍喝罐饮料休息一下吧。”又使了个眼色加了句:“放心啦,不是那个‘休息’。”

  面对他的玩笑,方容压根儿笑不出来,只是面无表情地漫应了一声:“喔。”

  由于正值暑假,邵翌的室友都回家去了,宿舍里空荡荡的。

  方容环顾了四周,只见所有的时髦家具都齐备,心想他过得可真舒服。

  “其实,我通常还是住家里,只是在宿舍有床位更方便。有时忙系学会和社团的事情忙忘了时间,可以待在宿舍,不用在深夜赶回家。”他拉开了冰箱,一道冰凉的白雾瞬间被释放出来。“想喝什么?”他转头征询呆坐在床沿的方容的意思:“可乐?雪碧?乌龙茶?苹果汁?还是养乐多?”

  “养乐多好了。”她望着窗外随意地回。

  于是他拿了一瓶养乐多递给她。

  她站起来走到窗边,用虎牙在铝箔纸上戳了一个孔,仰头吸吮着。

  他突然朗声大笑,靠近她的脸上感兴趣地道:“哇!你的虎牙好有用;好羡慕你喔。了不起,居然能自备打洞机和开罐器……”

  方容憋住差点爆出的笑,冷冷地骂了声:“笨蛋,别耍白痴了!”

  邵翌不禁一阵纳闷……

  奇怪?通常这种情况,开朗的方容应该会笑得东倒西歪才对呀,怎么今天有些反常?

  他将可乐一饮而尽,狐疑地看着她问道:“怎么了?不高兴?”

  方容转过身去,口不对心地回了一句:“没有啦,哪有什么不高兴?”

  他又绕到她面前,搂起她低垂的小脸,柔声道:“一定有。你的喜怒哀乐难道我还不清楚吗?怎么啦?跟哥哥说,嗯?”

  跟他虚与委蛇了一阵,最后她还是忍不住道出心中的不悦:“刚刚那两个女生是谁?”

  “学妹呀。”他倒是答得轻松自在。

  “你跟她们是什么关系?”她又问了一次。

  “就是学长和学妹呀。”

  “那你为什么调戏人家?是不是对人家有意思?”她狠狠白了他一眼。

  “调戏?!”他不懂这天外飞来的指控。“我哪有?”

  “当然有啊。听你跟她们对话的口气,就是一副吊儿啷?NB456?、不正经的样子。”方容气得撇过头去不看他。

  “喔,我知道了,你吃醋哦。”邵翌搂住她肩膀,带着笑意摇晃她。

  “哼!”她骄傲地扬起下巴,凝视着远方翠绿的青山,不服输地辩解:“少无聊了,人家才懒得吃你的醋。我认识你又不是三两天,早就知道你这只大色鳖喜欢哪种调调。”

  “哪种调调?”他也觉得好奇。

  没想到她会道出一个令他喷饭的回答——

  “像你学妹那么辣的啊。”方容嘟着一张小嘴,仿佛他真做了什么对不起她的事一样。

  喔,真被她打败了!

  邵翌露出了极端无辜的表情,急着为自己辩解:“我的大小姐啊,求求你好不好?你应该是最了解我的人啊,我欣赏的是有外表、也有大脑的女生……不然,我早就追学妹了,干嘛苦苦等你到今天?像你长得这么靓、身材这么好,又是冰雪聪明,应该很有自信才对呀。”

  方容想了想,他的话也的确有道理;正想跟他和解,突然又记起了他曾丑她的话。

  于是,禁不住跟他翻起旧帐来:“少来了!你以前嫌人家身材不好,现在又在那边巧言令色、口不对心地谄媚逢迎。”

  “不会吧,我何时嫌过你?一定是你记错了。你一直是我梦想中的白雪公主,我怎可能嫌你呢?”他显然不记得自己在两年前情人节所开的玩笑。

  “你还敢赖?”方容狠狠瞪着他,就像一头动了肝火的母狮子。“你还说欣玉就算穿很多,身材也比我好……”

  “喔——”邵翌这才恍然大悟,笑意在脸上逐渐扩大,蔓延到眼角。他将方容扳过来面对自己:“那是逗你的啦。当时你是我妹妹呀,我必须强迫自己不能对你有任何遐想,担心你发现后会讨厌我。所以,为了要掩饰内心的感觉,才故意表现出毫不在乎的样子……奇怪耶,你不也是老跟我开玩笑,怎么我开的玩笑你都一定要信以为真呢?”

  “少来了,又是狡辩!”她抬头瞟了他一眼。

  “说你身材好你还不相信。”他急中生智,为自己的解释找到了佐证:“记不记得去龙洞那天?”

  “记得啊。龙洞跟这件事又有什么关系?你可别想岔开话题喔。”方容又甩开脸,死盯着窗外笼罩在夕阳余晖中的一片好景。

  “当然有关系呀。”邵翌仍是一派认真:“你难道不觉得奇怪吗?为何别的救生员都披条大浴巾在背上,而我的浴巾却是盖在大腿上?”

  他一提,方容也纳闷起来……

  通常因为毒辣的烈日无孔不入,即使有把巨大阳伞挡着,待在高梯上的救生员还是会盖条毛巾在背后,藉以阻挡斜射进来的阳光。

  但是,那天她也觉得奇怪,为何邵翌和别人不一样,宁可被燥热的太阳光晒红了背,也不肯将腿上的浴巾移开?本想问他,但后来因为玩得太高兴忘了,这疑问就被抛到九霄云外了。

  既然他自愿为她解除疑惑,她也欣然接受。

  “为什么?因为你怪胎?”

  “这还不都怪你!”

  “怪我?”他说得好像她是始作俑者,更让她一头雾水。

  “对啊,因为你就在我视野中,我根本无法不去注意你的一举一动。偏偏你在举手投足间又散发着一股……吸引力,而且,又穿得那么性感、那么娇艳欲滴……简直让我无法抗拒……”

  “那跟浴巾又有什么关系?”单纯的方容还是转不过来。

  “小笨蛋,你要我说多明啊?”邵翌有些无可奈何。“就是……就是……会有反应嘛!”他的脸居然飞上一抹绯红。哈!原来他也有害羞的时候。

  “啊?!”诧异无比的方容,嘴形张成了个O字。“你是……怕……‘一包’太明显?所以……用浴巾遮住……那里?”她再确定一次,支支吾吾的。

  他羞赧地颔首傻笑……

  “啊!讨厌!你好低级、好低级喔……”方容也跟着莫名地羞了起来,握紧拳头在他胸口一阵猛捶,一面忍不住笑骂着。

  这时,邵翌突然握住她双手,止住了她的动作,满脸无辜地说:“喂喂喂,这样说太不公平了吧?我是个健康正常的男孩子耶,又不是六根清净的和尚。一个这么迷人的女孩在我面前,我怎能不被挑逗嘛……”

  阳光透过玻璃窗,像在他发上洒了一层亮闪闪的薄薄金粉。

  “好嘛!”方容觉得自己不该再找碴了,终于绽放一朵笑。“看你可怜,这次暂且饶了你。”

  邵翌嘴角浮上一抹放心的微笑,吁了一口气,耸耸肩无奈地说道:“唉,小鬼,就是拿你没办法。都怪我把你给宠坏了,偏偏我又这么爱你……”

  “哈!哈!哈!”方容故意摆出得意洋洋的样子。“拿我没辙了吧?是不是很想扁我啊?”

  “不想……”他低喃道。“你猜猜我想干嘛?”他将双臂支在方容两侧,困锁住她。

  她看见他眼底闪动着异样的光芒……虽然,他刻意在两人之间保持一点距离,但是她姣好的身材却将这一丁点的空隙填满了;即使只是稍稍的接触,也已让她掩盖不住狂乱的心跳。

  他的目光镶着她,他的手则由她的肩头滑上她的粉颈,轻柔地捧着她微醺的脸,温存地抚着她柔嫩的脸颊……

  她几乎失去了思想,只觉得体内有种情愫在酝酿、在燃烧……

  “讨厌,你好坏!走开啦……”她的娇嗔在他看来,更成了一种诱惑。

  “我是坏啊。”他的眼神邪恶中参着一股令人难以抗拒的魅力,声音也带着沙哑的性感。“那你要不要老实告诉我对我这个‘坏哥哥’的看法呀?”他的唇正一寸寸地移近她的,那种极度挑逗的感觉几乎让她神智迷蒙、不由自己。

  她好想告诉邵翌,他给她的感觉是温柔、是热情,更是不容置疑的美妙;但她却什么也没说,因为她什么都无法想了,更遑论要组织出有意义的句子。

  恍恍惚惚中,只有他那愈来愈近的俊俏脸庞,还有他急促的呼吸……

  她已无力思考、无力反抗,她被他蛊惑的灵魂早就漫无目的地飘在空中了……

 

    山东临沂临沭县宋志杰初一:1529458240

不够精彩?再来一篇
我要点评:宋志杰的六年生活_3000字
写作达人推荐

换一换

关于我们 | 营销合作 | 友情链接 | 网站地图 | 服务协议 | 投稿须知 | 问题反馈 | 联系我们

京ICP备15053428号-2 北京市公安局海淀分局备案编号:1101081950号   防网络诈骗专栏

作文网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5-2013 www.zuowen.com .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