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作文网! 注册 客户端下载
作文 > 原创专区 > 暑假征文 > [2012暑期征文]上海居,大不易_3000字

[2012暑期征文]上海居,大不易_3000字

2012-08-13

作文网专稿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我的小姑姑和小姑父住在上海,都是上海大学城的老师,表妹比我只小一个月,每年暑假开始表妹就天天催促我快去她家会合。今年也不例外,只是因为我想学游泳,所以几乎是到暑假过半时才一行人浩浩荡荡出发。

  我在上海的8天时间里最大的感受就是“上海居,大不易”。

  7月25日(医院)星期三 晴

  早上,我准时6点起床,带好行李,和奶奶、大姑姑、小姑姑、哥哥、姐姐一起坐上7点20的汽车,开始了一场“上海之旅”。

  到了上海,大家“兵分三路”,大姑姑带表哥去一家医院看鼻子,二姑姑带表姐去另一家医院看皮肤,来接我们的三姑姑带我看眼睛。

  医院里人山人海,嘈杂无比,根本就没有我印象中医院的安静。我排到了1266号,表姐打电话告诉我们她排到956号,表哥也跟我差不多。

  我到上海的第一天基本就在医院里度过了,其实检查的结果与我在江阴的也差不多,只是大家都不相信本地医院,都往大城市大医院跑,导致了如此拥挤的局面。

  7月26日(可怜的空巢老人)星期四 晴

  每年的夏天我们都要去探望那位已经卧床不起的胖姑婆,她那里的日子最难受:空调不开,空间狭小,空气不流通,吃东西工具不全,电视屏幕模糊。每次去她家总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就像是看着某个垂死的动物,又可怜它又不忍心去看它,但又不知道怎样做才可以救它,恨不能没有看见过它。

  于是这些理由一次次加深了我对她家不好的印象,我的表妹、表姐、表哥也是这样想的,所以当大人们说车子里坐不下这么多的人,小孩就不要去了的决定时,我们的感觉像是被解脱了一样。

  二姑姑担心我们说:“中饭吃什么?你们四个没有一个会做饭的。”

  表妹一点都不为难:“我认识饭馆,哥哥付钱,吃饭不是问题!”

  但磨蹭到最后姑姑还是决定全体人员坐公交车去,我们一行九个人到姑婆家后简直没地方坐。姑婆还是很胖,已经下不了床了,但精神还不错,饭量也很好。奶奶陪姑婆讲讲话,姑姑们在旁边一起回忆过去,插不上嘴的姑父没地方可呆就绕着小区转了一圈又一圈,我们四个小孩就被打发到饭厅围着一张饭桌坐着。

  空巢的老人家里没有生机,没有希望,忙于生计的子女没有足够的时间来关心和陪伴……真是太可怜了。

  7月27日(上海好大)星期五 晴

  一大早,大人们就把还没睡醒的我叫起来,听叽叽喳喳的姑妈们讨论今天到哪儿去玩。可是她们的话太多太乱了,我听了半天也不知道她们到底说了些什么。于是我问奶奶:“她们在说什么呀?准备到哪儿去玩?”奶奶也是一头雾水:“我哪儿知道呢?等着吧!”就这样我迷迷糊糊地跟着大人们上路了。

  我们先打的,再乘地铁,再打的,逛了一会“南京街”,转眼就到中午,大家都饿了。哥哥提议吃“必胜客”,走了好一段路,没有;妹妹提议吃“肯德基”,张望了好长一段时间,也没有。没办法,我们随便在一家小店里各自吃了一份面条,肉丝太老,所有的鸡蛋都不嫩,一点都不合我的口味。

  马马虎虎填饱了肚子,我们继续赶路。天啊,一路上竟然看见了两家必胜客、两家肯德基和一家麦当劳。

  命苦啊!哥哥姐姐妹妹们不禁抱怨起来。

  在炎炎烈日下我们继续步行向着目标“进军”,一路上,我们四个走走停停,拖拖拉拉,每次姑姑们都安慰我们:“一会儿就到了!”可真不知要多长时间才算是一个“一会儿”,我满头大汗地想着。

  终于在姑姑们说完第九个“一会儿”之后我们到了售票处,原来我们的目的地是上海的“母亲河”——黄浦江。

  这时,所有的人都显得非常累,平时嘴巴巴拉巴拉不停说话的妹妹也沉默了,仿佛火辣的太阳把她的话都晒干了。售票处对面的超市都被疲惫的旅客们坐满了,甚至连楼梯也不放过。

  半小时后游黄埔江的船开了,我们享受着江风,所有的热、累、烦都离我们而去。妹妹继续开始她的滔滔不绝,哥哥姐姐忙着把江上美景用手机记录下来,姑姑们凑在一起叽叽喳喳,奶奶则像保护小鸡的老母鸡一样看着我们。

  上海实在太大了,连在上海住了十七年的小姑姑出门都得带上地图。

  7月28日(妹妹很忙)星期六 晴

  古筝?跳舞?妹妹因为我的到来已经欠了好几天的练习了。今天我跟着她去古筝回课,看到可怜的表妹被她的老师指点纠正了无数次,最后要求接下来的时间里每天练四小时,准备8月20日的考级;而明天她的芭蕾舞也要考级了,妹妹处于一片忙乱中。姑姑还在一旁提醒:“还有十篇日记,你一篇都没写呢!”

  我觉得妹妹好忙,就对妹妹说:“你就不能少学点吗?”

  妹妹却觉得自己还是很幸运很轻松的:“我的同学学的东西更多,有个绰号老谢的,上的补习班可多了,每天绝不重样,钢琴、古筝、架子鼓、芭蕾舞、英语、作文、奥数……”我听着都觉得晕头转向。

  看来没有最忙,只有更忙。

  7月29日(没有暑假的老师)星期日 晴

  半夜我迷迷糊糊中觉得有人睡在我身边,开始我以为是小姑姑从地铺爬到床上了,可探头一看姑姑和妹妹在地上睡得正香着呢。于是我试着踢了他一脚——毫无动静,接着我又困了,睡了过去。

  天亮了,我发现身边什么人都没有,难道我昨天晚上是做梦了?我奇怪地问小姑姑,小姑姑大笑,原来昨天我的小姑父凌晨2点多从云南回到家,睡到早上6点又起床去上班了。

  虽然小姑父是老师,虽然现在是暑假,但我在上海住了八天,只看到小姑父在家一天,就这一天他都没有休息到,陪着我奶奶姑姑们去探望胖姑婆了。

  小姑父好辛苦呀!他似乎没什么休息时间,经常日以继夜地做实验、值班、出差。怪不得妹妹总是觉得她的爸爸不好,不陪她玩,所以只要她爸爸靠近就会对她爸爸拳打脚踢表示抗议了。

  7月30日(舍不得我的表妹)星期一 晴

  大姑姑和二姑姑宣布说该回家了,想家的奶奶也说再住下去她要熬不住生病了。妹妹一听就开始哭了:“我从放假开始就盼望你来玩,你过了这么久才来,来了住几天就走,你为什么一来就走,呜……”妹妹哭的越来越吵,抽泣声越来越大。

  等到我们出发时,妹妹早就泣不成声,二姑姑对我说:“要不你一个人留下来陪陪妹妹吧?你需要什么就问小姑姑要,和妹妹再玩两天,和妹妹一起回江阴吧?”

  “好的!”我还没来得及说话,妹妹就把眼泪一抹替我回答了。这时她的表情有了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变,并一屁股坐在小姑姑的脚背上,睁大她那双水灵灵的小眼睛,“跪”着说:“迪迪,你快答应吧!”

  大姑姑也一旁劝我留下来,我心软了,留了下来。可怜的表妹,太孤单了。

  8月3日(妹妹再见)星期五 雨

  小姑姑和小姑父带着妹妹把我送回家后在我家住了一晚就要走了,妹妹并没有哭,而是想尽办法拖延时间,让她可以在我家尽可能多待一会儿,也希望能让她的爸爸妈妈改变主意再住几天。

  妹妹慢吞吞地数着米粒吃完早饭后开始玩电脑,小姑父来催她出发的时候妹妹发脾气说:“我在家不能玩,到了这里难得玩一次还不行吗?”小姑父碰了一鼻子灰,无奈地说:“那我先到车里等你。”

  妹妹在电脑前磨蹭了十几分钟后,小姑姑命令她出去。妹妹不敢违抗,嘟着嘴走出房间,开始开小汽车。小姑姑耐心等了五分钟左右后说:“可以穿袜子了,爸爸在车里都等急了。”

  妹妹接过袜子,回到客厅里开始穿,姑姑笑骂:“在门口穿不行吗?”妹妹说:“不行,我要离门口远一点。”

  妹妹穿了五分钟后又把袜子扯下来:“这只太小了,换一双!”姑姑只好从包里搜索出另一双给妹妹穿上。

  最后妹妹看看我,实在找不着什么借口了,只好依依不舍地和我拥抱道别,上车走了。

  我目送妹妹坐的汽车越走越远,耳边妹妹的声音在回响:“迪迪,再见了!我会回来的!”

  上海很大很繁华,小孩很忙很充实。爸爸妈妈也很忙,没有很多时间关心和陪伴老人孩子。如果上天让我选择住在上海还是江阴,我将毫不犹豫地说:江阴!

    二年级:吴迪

不够精彩?再来一篇
我要点评:[2012暑期征文]上海居,大不易_3000字
写作达人推荐

换一换

关于我们 | 营销合作 | 友情链接 | 网站地图 | 服务协议 | 投稿须知 | 问题反馈 | 联系我们

京ICP备15053428号-2 北京市公安局海淀分局备案编号:1101081950号   防网络诈骗专栏

作文网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5-2013 www.zuowen.com .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