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作文网! 注册 客户端下载
作文 > 小学作文 > 五年级 > 古诗改写 > 世事难料_3000字

世事难料_3000字

2012-08-10

E度网专稿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很久以前有着一个古老的故事,事发在876年

  楚国中,在一座破旧的小屋,卧室里有给大肚子的女人,她说:“好痛,好痛。”在一旁的产婆说:“快快,要出来了。”女人说:“我不行了,产婆,孩子生出来了吗?”产婆说:“糟了,你留了好多血,这好像有两个孩子,看来的切开肚皮,才行。”女人说:“没事,只要能把他生下来,就行。”然后昏了过去。产婆说:“好了好了,生出来了,男主人,快进来。”那个男的走了进来焦急的说:“男的女的?”产婆说:“先别管男女!那女的都昏了过去,你快去看看!”男的跑过去用手试了试鼻息,说:“死了。”产婆说:“这可不管我的事,这次生的是双胞胎,很难出来的,我不拿钱了,我赶紧走了,拜拜。”男人把两个孩子放在摇篮里,抱着女人就使劲哭,边哭边说:“娘子,都怪我,我真不该让你怀孕,对不起,我真混,但世界上没有后悔药,孩子已经生出来了,我一定会好好将她们抚养长大的,娘子,你一路走好。男人把女人用被子抱着,埋在了后院里。十八年过去了,这对姐妹都长成了亭亭玉立的姑娘。

  甘露殿

  皇上正在批阅奏折,突然皇后端着一碗汤来到皇上面前,说:“皇上,您整天操于政事,都不知道好好爱惜自己的身体,臣妾特地为您准备了枣泥奶卷,您尝一口吧!”拿着碟子,用筷子把夹起来送到皇上面前,皇上摆了摆手说:“免了,朕今日胃口不佳,就算了。”皇后说:“臣妾遵命。”皇上说:“皇后,朕龙体未安,你先去下吧。”皇后说:“臣妾觉得皇上既然龙体不安,就给臣妾的表哥安个官职吧,好让表哥能为皇上分忧呀,臣妾先行告退。”皇上见皇后走了,对安公公说:“这个女人,自从成为皇后,就没日没夜的为家人求官职。”安公公说:“皇上别生气了,皇后也是为了您啊!”皇上说:“与朕出宫去走走。”安公公说:“奴才遵命。”皇上在热闹的大街上,左看右看,说:“安小华,朕好久未出宫了,朕打算在民间找个旅店住下,你看如何?”安公公说:“皇上只要不怕皇后与众嫔妃谴责,小华不敢阻止。”皇上说:“你看那家如何?我们在这住一天,走。”到了马宁宁家开的旅店,父亲出去办事,旅店由俩姐妹看管,他们并不知道眼前的这位就是皇上,姐妹两对皇上恭恭敬敬,负责皇上睡下。晚上,姐妹俩睡觉时,马宁宁突然醒了,说:“妹妹,你说这少年到底是谁家的公子,长得好标志呀!要是我能嫁给他那该多好呀!”“姐姐,你不要痴心妄想了,他说不定是个皇亲国亲呢!他们这些人的妻子,那都是名门望族的,你就算再爱他,他也不可能会娶我们。”“唉,谁叫我们的命不好呀。”“姐姐,快睡吧,别做梦了。”“你就知道给别人泼凉水,哼,不理你了,我睡觉了。”明天早上,皇上说:“我与安小华离开了,给您的钱,再见。”马宁宁没有一天不想念皇上,患上了抑郁症,父亲和妹妹带着马宁宁拜访了许多名医,都查不出来得了什么病。在床上,马宁宁说:“爹娘,孩儿不行了,孩儿怕这辈子都见不到他了,请爹娘恕孩儿不孝。”他的父母都紧紧的握着马宁宁的手,父亲说:“孩子,你不要走呀,你死了叫爹怎么办?”“爹,孩儿在爱情中陷得太深了,孩儿愿有来世再为爹进孝,妹妹,姐姐希望你能好好的活下去,为姐姐活下去,将来结婚生子。爹,妹妹,我对不起你们,再见。”马宁宇大哭说:“姐姐但愿你来世不要再深陷在爱情中。”家人哭成了泪人。一个月后,男人和马宁宇正在打扫旅店,突然一位衣着朴素的女人到了旅店,马宁宇首先发现了说:“请问夫人要住店吗?”妇女说:“我是来宣旨的,你们若是不信,我给你们看玉牌。”男人说:“小民不敢,敬请夫人宣读圣旨。”然后拉马宁宇跪下来。”夫人说:“奉天承运,皇帝诏曰,后宫空虚,皇上进行选妃大典,要所有18岁也上,22岁以下的女子进宫,钦此。”“民女遵命。”夫人说:“收拾东西马上进宫吧,本夫人去别的地方宣旨,然后我会叫拼车来接你,好了,本夫人就先走了,你快着点。”马宁宇说:“哦。”马宁宇哭着说:“爹,怎么办?孩儿不想去,爹,孩儿不走不走。”男人说:“宇儿,去收拾东西吧。进宫之后若是博得皇上的喜爱,别忘了爹。马宁宇哭着进里屋了,收拾完东西后,打成一个包裹,走出来说:“爹,孩儿真的走了,爹要是想孩儿了,就来看孩儿。”男人说:“宇儿,好好的,一定不要伤心难过。”马宁宇扑在男人的怀里说:“爹,孩儿若是被皇上选为皇后了,孩儿一定会来接爹的。”父女痛哭,一会,拼车来了,车夫说:“快上车。”临走前马宁宇说:“爹,您老多保重吧!”说完,头也不回的走了,父亲一直望着她远去的背影哭个不停。她进了宫后,才发现,当今皇上就是那位少年,马宁宇知道后,咬牙切齿,立誓为姐姐报仇,马宁宇貌若天仙,一下就进了初赛,初赛是考书法的,马宁宇家里比较富有,但只供过她上一段日子的学,不会多少个字的她必然进不了决赛就会被刷下来,她临阵磨枪,赶紧学习,那段日子她都没有睡过好觉,功夫不负有心人,她勉勉强强的进入了决赛。只要过了决赛就可以见到皇上,册封正四品:贵仪,这关是考问与答,马宁宇虽然会写的字不多,但称得上伶牙俐齿,轻松地过了关。

  选妃大典正式开始的那天,皇上并没有认出她就是马宁宇,但她凭着貌美的姿色,被选上了,封为惠贵仪,同时选上的还有三位,一位刚满18岁,名叫奥第燕,被封为凤贵仪。一位19岁,叫做苏丹顺,被封为全贵仪。叫做吴三让,一位19岁,被封为烈贵仪。短短几天,她们就建立了深厚的友情,结为金兰。当晚她们正在收拾衣物,准备搬离时到贵仪专属的宫殿去,突然皇后娘娘义水瑶驾到,翻了翻她们打包好的包裹,用手把她们的脸抬起来,看了看,越看越生气,破口大骂:“你们这四只狐狸精,尽敢勾引本宫的夫君,本宫一定要让你付出代价。”最刚烈的烈贵仪生气叫道:“皇上乃一国之君,后宫可有三千佳丽,倘若只有你一人,岂不少了,许多生机?”皇后大怒之下,伸手去掐烈贵仪的脖子。眼看烈贵仪就要死在皇后的手下,突然一个尖细的声音传来,“圣旨下”皇后手一松,赶紧跪了下来。安公公说:“凤贵仪惠贵仪接旨。”说完顿了顿,接着说:奉天承运,皇帝诏曰,今有四女被选为贵仪,今夜让凤贵仪奥第燕与惠贵仪马宁宇二人侍奉左右,钦赐。”她们不约而同的说:“臣妾谢主隆恩,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马宁宇暗自高兴,想为姐姐报仇的时候到了。

  养心殿

  凤贵仪,惠贵仪行了礼,在殿下说:“参见皇上。”皇上说:都免礼吧。”今天朕高兴,你们上来一起陪朕喝酒。惠贵仪、凤贵仪听,迈着这轻盈的步伐上殿来,惠贵仪说:“不知皇上有没有兴趣看看舞蹈?”皇上说:“好啊。”凤贵仪想了想说:“臣妾陪皇上喝酒,惠妹妹给皇上跳舞如何?”皇上嗯了一声,时间慢慢过去了,皇上有点醉意,惠贵仪拿好小刀真准备下手,突然安公公来了,惠贵仪赶紧藏好小刀,安公公说:“皇上,已经入夜了,快歇息吧!”“朕正有此意,惠贵仪。”惠贵仪说:“臣妾在。”“今夜就由你服侍朕吧,凤贵仪你先去下吧!”“臣妾遵旨。”惠贵仪被皇上搂着进了卧室时想皇上对我真好,但杀姐之仇大于天,一定不能心软。皇上说:“爱妃想什么呢?这么入神?”惠贵仪说:“臣妾在想,皇上对臣妾这么好,臣妾日后该怎么报答皇上呢?”“朕不要别的,有你在朕身边就足够了。”惠贵仪说:“皇上,又取笑臣妾了。从此皇上夜夜临幸惠贵仪,凤贵仪。

  甘露殿

  一天皇上正在看奏折,突然惠贵仪与凤贵仪来了,宫女公公正要行礼,她们把轻声说:“都出去。”皇上批阅的认真,并没发现她们二人,她们悄悄的来到皇上身边,皇上斜眼看见了说:“爱妃们又来陪朕?”惠贵仪说:“臣妾一人在宫里闷的慌,来找皇上不行吗?”凤贵仪说:“就是嘛!”皇上说:“爱妃们,朕今日很烦,没有雅致陪你们,朕刚刚打算提高你们的身份,正好你们来了,安公公传朕旨意惠贵仪凤贵仪贤良淑德,深得朕躬。封凤贵仪为宸妃,惠贵仪为惠妃。日子慢慢过去,惠妃被皇上的爱感动了,便将报仇的事放在了心里,用时日把仇恨淡忘掉。一段时日后,但皇上更多的爱慢慢转向宸妃。惠妃并未察觉,但皇上后来经常临幸宸妃。并将宸妃封为皇后。惠妃这才知道,可已经无法挽回这一切,只能安分守己。一天清晨,皇后突然嫁到说:“妹妹,这些日子过得还好吗?姐姐可很想你呀!”惠妃说:“你不要再假惺惺了,本宫不吃这一套,哼。说完,转过身去。“哎呦,姐姐的好心却被妹妹当成了驴肝肺,真是好心没好报呀!”“你有安过好心吗?本宫这不欢迎你,请你给本宫出去!”皇后一脸得意忍说:“妹妹可千万别忘了,皇上现在可专宠本宫,小心本宫让皇上废了你,再说了你以为本宫想来你这地方吗?本宫还怕沾了晦气,拜拜。”皇后走后,惠妃一下摔倒在地,宫女赶紧扶起她说:“娘娘小心呀!”惠妃说:“气死本宫了,她每天都要来激本宫一下。”“唉,谁叫娘娘不得皇上欢心呢?”“你别说了,快为本宫梳发换装,本宫要起驾去御花园。”“奴婢遵命。”虽然宸妃很受皇上的宠爱但始终没有怀上龙胎,但惠妃却十分幸运,只是一两次的喜遇,便怀上了龙胎,皇上得知后对惠妃的关爱,也增加了许多,皇后极其妒忌,但惠妃一直被皇上保护着,也不好下手,十月过后,当时正是晚上,在琴帝宫,惠妃的宫女正在为惠妃梳头,梳着梳着,突然肚子疼了起来,她说:“快去叫太医,宫女说:“奴婢遵命。”提着裙子跑着去了。惠妃说:“另一个去叫皇上。”搜宁是娘娘的贴身宫女说:快去呀!耽误了皇子你们可担当不起。”欣宫女说:“奴婢遵命。”搜宁走到惠妃身边说:“娘娘忍一忍,太医马上就来了,奴婢扶你去床上。”惠妃说:“好,走。”搜宁扶着惠妃来到床上。搜宁宫女到了甘露殿说;“皇上,大事不好,惠妃刚刚在梳发,结果肚子痛,她命奴婢来禀告皇上,请皇上移驾。”跪了下来。皇上正和皇后在床上嬉戏,听了后说:“大半夜的,怎么了?”搜宁说:“求求皇上。”皇上穿好衣服说:“行行,爱妃等朕回来。”宸妃说:“皇上,姐姐有事,臣妾也去。”皇上说:“好,你真是贤良淑德。”皇上在大殿上来回徘徊说:“怎么还没出来。”突然,搜宁出来说:“皇上孩子生下来了,是个女孩,皇上的高兴劲一下没了一半,说:”唉,只可惜是女孩。”皇上来到惠妃床边说:“惠妃,就给她取名为马丽君吧。”惠妃说:“臣妾带丽君谢皇上赐名。”惠妃一段时间后发现,皇上向来对女儿的事不管不问,连女儿公主的封号都没取,一天,她终于忍不住了,到甘露殿,看见皇上正好宸妃玩捉迷藏,惠妃问皇上为什么不对女儿的关心多一点,皇上听了才觉得的确是这样,虽然是个女孩,但不能把事做的太绝了吧,封号总是得取的,便封她为孝庄公主,对马丽君的关心也多了一点。

  相安无事的过了5年,901年,这一天世界大战爆发了,宫中公公看见军火急忙大叫:敌军来了快跑啊!皇上!皇上!”皇上听了,说:“快去皇后宫,惠妃宫,还有其他两位贵仪宫,叫她们在甘露殿集中。”一会儿,大家都到齐,惠妃怀中抱着小公主,大家一起说:“参见皇上。”皇上说:“赶紧免礼,敌军都攻进宫了。”大家听了惊慌不已,跟随着皇上,皇上带着一些财宝与皇后,惠妃以及那俩位贵仪和逃到皇宫后的江边,惠妃才发现孝庄公主不见了,原来在刚刚逃命时,孝庄公主被惠妃甩开了,惠妃逃命心切,竟没有发觉,她悲痛欲绝,皇上等人劝她想开一点,孝庄公主一定会平安无事的。惠妃说:“孝庄才1岁,她能怎么样?她有可能活下来吗?”皇上说:“只能听天由命了。”皇后冷笑着说:“哼,生了子女没看好,还怪别人。”惠妃哭着一言不发了。他们看到滔滔江水一望无际,只有一个划船的老头,楚皇问老头:“你可以将我等带去江的另一边去吗?就算要多少银子都行。老头沉默了一会,答应了,但却说:“我的小船只能带上两人,可你们却有五人,你们自己决定吧!。”皇上咬咬牙,说道:“我与她!”指了指皇后,惠妃和其他两位贵仪悲痛欲绝。惠妃恳求到:“皇上你带我走吧!。”“朕现已是亡国之君,跟着朕以无前途,你快走吧!你还是趁着你还没有衰老快找个好夫君嫁了吧,皇上说。惠妃说:“我们一起留在这里多好啊!日出而作,日落儿息,多么美好的日子!”楚皇说:“在楚国,到处都会有人追杀我。但他们并不认识你,不会对你造成任何的伤害!”惠妃还未开口便被楚皇用棍子打昏过去,“你们两个带着她走吧!或者你们还能得到,当今皇上的喜爱呢?马上走吧,有缘我们终究会再见的。”“我们走吧!”“恩”

  叛军没有追到这里,她们都活了下来,惠妃醒后,说:“妹妹们,我们在哪呀?”全贵仪说:“姐姐,我们现在在小庙屋里。”惠妃气喘吁吁的说:“我肚子好疼,妹妹快去找郎中,快去。”烈贵仪说:“姐姐,我们无财,怎么请郎中呀!全贵仪说:“姐姐,以前臣妾曾学过医,臣妾帮您看看吧!”惠妃说:“谢谢妹妹,快。”全贵仪说:“快,快,吸气,喘气,啊,姐姐流血了,流了好多血。”惠妃说:“妹妹,我好痛我好痛。”说完昏了过去。惠妃不停的要寻死,被烈贵仪劝住了。惠妃清醒后说:“我们一无所有,只有貌若天仙的美貌,不如我们去蜀国吧!蜀国的选妃日子快到了,我们说不定能够选上呢?”凤贵仪说:“如果有人认出我们来了的话怎么办?”惠妃说;“我早就想到了,蜀国离楚国有多远?不可能会被认出来。我想我们都改名吧!我改名叫赵奇幻。全贵仪说:“我叫赵生然。”烈贵仪说:“我叫赵刚烈。”“我们一起去蜀国吧!出发!”奇幻说。

  她们千辛万苦,终于来到了蜀国。可到了蜀国,她们才知道,选妃一定要15岁以上。20岁以下才行。大家明显超龄,他们聚在一起讨论,说:“要不,我们混进去?”生然马上否决说:“要是被发现,就会被砍头的。”说:“事到如今没有办法了。”奇幻说:“必须进宫!”奇幻说:“行吧!快走吧!”蜀国的皇城上贴着皇榜,只要谁符合条件就能入宫参加选妃。许多女子接了皇榜,都在一旁排队,她们三个都伪装了一下,一起去揭皇榜,侍卫把她们拉了过来,说:“你们真的是20岁以下吗?”赵生然平静地说:“没错,我们敢接皇榜,就证明我们真的符合条件,如果是假的,那可是犯了欺君之罪,是要砍头的,我们怎会拿自己的姓命来做赌注呢?”“好,就让你们进去,要是死了,可别怪我没提醒你们。”她们一起说:“谢侍卫同意。”她们排到队伍的最后边,就听公公说:“参加选妃女子进宫。”刚进宫门,大家都感叹道:“皇宫实在太美了,要是能当上妃嫔,可真是太好了。”生然说:“她们真是没见过世面,这都会感叹。”赵奇幻说:“我们刚刚入楚宫,也不是一样吗?”公公说:“欢迎你们的到来,明天将进行选妃大典,你们好好准备,能封为妃只有一人,能封为贵仪的有2人,其余的全是宫女了。”大家听后,议论纷纷。公公说:“安静,安静,你们先去大殿住下。”众女齐声说:“遵命。”第二天一早,皇上,太后端坐在龙椅上,众女齐齐下跪说:“参见皇上,太后。”太后说:“免礼。”皇上走下前去,目光在每人面前扫了一眼,突然,生然发现自己穿了一双不一样的绣花鞋,脸红了,拽了拽奇幻说:“姐姐,我真倒霉,你看穿了一双不同的绣花鞋,肯定选不上妃了。奇幻说:“听天由命吧。”皇上看看了奇幻说:“你是哪家女子?叫什么?”奇幻说:“臣妾自幼父母双亡举头无路时,只有进宫,臣妾叫赵奇幻。”皇上说:“不错,不错,你就当惠妃吧!”惠妃说:“谢皇上。”太后说:“看来皇上已经觅到了心中欢心之女子。”皇上说:“是呀,皇儿还要寻找2位贵仪呢!”皇上看上了赵刚烈做丽贵仪,赵生然做幸贵仪。并下令择日册封。奇幻封为惠妃后,发现皇上对朝廷的事不管不问,所有的事都交给田丝雨田丞相,田丞相利欲熏心,在朝中结党营私,一直企图将皇上推下皇位。

  划船的老头把楚后和楚皇拉到了江边,楚皇跳下船后,把楚后抱下来,付了钱给老头说:“老人家多谢了。”老头说:“不客气,再见。”楚皇向老头鞠了一躬拉着楚后的手走了,半路上楚后说:“楚皇我们现在去哪?”皇上说:“朕也不知道,你看,前面有做小木屋,我们就先住在那吧。”楚后说:“好,走吧楚皇。”

  皇上夜夜到凤仪宫来,幸贵仪很生气,她觉得奇幻并没有自己美丽,为什么选妃时的失误,自己就永远平凡?”一天,幸贵仪正在御花园生闷气,突然她看见了皇上在对池塘唱歌,幸贵仪拿着个手帕边走边唱,向皇上走过去,等到皇上看见自己时,又装出刚刚才看见皇上,赶紧跪了说:“参见皇上。”皇上说:“你抬起头来。”幸贵仪抬起头来,又害羞的把头低下去。皇上说:“你是在宫中身居何职?”幸贵仪说:“臣妾乃幸贵仪,皇上难道你忘记吗?”“哦,朕就说嘛,偌大的皇宫中,怎么总找不到美人,原来都被埋藏起来了。”“如果皇上愿意纳臣妾为妃,那不就有美人陪皇上身边了吗?”朕马上就会派人来接你的,你先回宫吧!”“那臣妾就等着皇上的好消息了,臣妾告退。”

  甘露殿

  皇上说:“郭公公,马上拟旨,就说幸贵仪温软贤淑,深得朕躬,特封为德妃,赐德庆宫。你快去幸贵仪宫宣旨,随后就到尚宫局宣同旨,然后说命尚宫局连夜打造华丽衣裙,头饰。”“奴才遵旨。”

  过了一段日子,皇上已经将德妃升为德贵妃,身份高贵,就连昭仪以下的妃子,见了她都要行大礼。一天,德贵妃正在游花园,突然惠妃来到,德贵妃昂头挺胸走了过来,她目中无人横冲直撞,撞向惠妃,惠妃生气的说:“哼,从古至今,本宫从不知道有这么蛮横的贵妃娘娘。德贵妃的贴身宫女俾新说:“大胆惠妃,见了德贵妃还不下跪?还敢对德贵妃拉拉扯扯的,成何体统!”惠妃怒火中烧:“我看你才大胆,才该死,本宫堂堂惠妃,岂容你骂。还有你,赵生然!你还是不是我的好妹妹,当年你根本得不到楚皇的喜爱,全靠本宫为你求情,才让楚皇对你宠幸,在世界战争爆发中,要不是我,你当年就丧生火海了,哪有机会堂堂正正地站在本宫面前!还夺走我的夫君,但这些本宫都忍了,也认了,当你不但不知恩图报,还变本加厉地的报复本宫!你的良心在哪?!”德贵妃破口大骂:“这算什么,当年,本宫与你同时被封为贵仪,本该平起平坐,可你却因为曾经和楚皇认识,便被楚皇封为了妃子,凭什么,本宫的姿色比你的要美的多,你却高高在上,成了凤凰;而我却只是一位普普通通贵仪,一只平庸的麻雀,你只跟皇上说让他多临幸本宫几次,到了蜀国,本宫仍然是个贵仪,好险本宫懂得见风使舵,即使皇上并不太喜欢本宫,可本宫仍能让皇上爱上本宫,让本宫一飞冲天,登上这个位子,你因该对本宫恭恭敬敬的,却口出狂言,出言不逊。”“本宫知道你口齿伶俐,跟你这种人说话简直浪费本宫的口水,本宫才不愿与你说话。”德贵妃说:“大胆,如今本宫乃皇上专宠,你出言不逊,小心本宫让你吃不了兜着走!”“死就死吧!本宫在宫里这么多个月,本宫早就活腻了,如果要死,本宫也会轰轰烈烈的死!刁钻蛮横的倒霉贵妃。”德贵妃对俾新说:“以前到现在她一贯是这样。”俾新问:“哪样啊?娘娘。”“说不过别人就和别人唱同调呗!本宫赏花的心情都没了,俾新我们回宫。”“奴婢遵命。”

  一年一度的狩猎大会开始了,首先,是观看黑熊表演,看台分主看台副看台,身份高贵的坐主看台,身份低级的坐副看台,惠妃和德贵妃坐在皇上身边,德贵妃正与皇上玩着黑熊刚生的宝贝,惠妃在一旁端端正正的坐着,黑熊正在专心致志与驯兽员表演中,突然看见了自己的孩子正在哀叫中,黑熊十分愤怒,眼看就要扑上皇上,德贵妃呼叫着,赶紧跑向下看台,而惠妃却从旁边,当在皇上面前,这一刻,黑熊用力地一扑正好扑在了惠妃的身上,皇上瞪一眼德贵妃,驯兽员用剑一下把黑熊杀死,惠妃昏了过去,皇上命太医把惠妃带回宫殿,太医说:“恭喜皇上,贺喜皇上,惠妃已经身怀六甲,只是刚刚黑熊用力的一扑让胎儿受惊不少,胎儿的呼吸有些微弱,臣刚才已经给惠娘娘开了安胎药,惠妃娘娘过会就能醒来,臣先行告退。”皇上口中不停地呼唤着爱妃,爱妃你不能死呀!”惠妃一会终于醒了。“皇上,你还好吗?”“爱妃,你为了救朕,连命都不要了,你还怀着朕的孩子,差点一尸两命呀!”“人世间,臣妾最爱的就是皇上,要是皇上死了,臣妾还不如也去死!”“这些日子朕冷落你,你还奋不顾身救朕,朕马上立你为惠贵妃,来表示朕的歉意,好吗?”“臣妾谢皇上。”皇上从此每日临幸惠贵妃。一天德贵妃在御花园散步,她和俾新,讨论着荷花的姿色,惠贵妃从另一边走来,她说:“姐姐,你还有闲情逸致游花园?这几个星期,皇上好像还没有见过你,本宫问过皇上,皇上都快忘了你了。”“妹妹,也不必太得意,别忘了,你还怀有龙种,不好好带在宫里养胎,随便出来惹是生非,不怕惹人妒忌,给你下药,破了你的胎,本宫可在史书上见过,有很多得宠的妃子,怀上龙种,天天向其他妃子炫耀,结果让别人因妒成狠,偷偷下药把得宠的妃子的胎打掉了,有的更惨,直接毙命。”“本宫不怕,倘若有人想害本宫,皇上第一个不放过他,反倒是姐姐,你何必对妹妹苦苦相逼呢?你像这盆荷花多好,如果开花时不绽放的太大,就不会被风吹掉,如果谢的时候也不突出,不就能活的久一点?妹妹不与姐姐多说,妹妹先行告退了。”“恭送妹妹。”

  一段日子,惠贵妃临产的最后一个月,皇上为了让惠贵妃安全生下皇子,没有再去惠贵妃那,皇上又开始慢慢的接近德贵妃,惠贵妃产期将至,而德贵妃也怀上了龙胎,皇上龙颜大悦,下旨说:“传朕旨意,惠贵妃倘若诞下一子,必封为太子,惠贵妃将封为皇后;德贵妃倘若生下一子必封为定陶王,德贵妃封为德皇贵妃。诏书一下,后宫蠢蠢欲动,大家都忙着巴结德贵妃与惠贵妃。可皇上比较难受,因为自己最爱的两位妃嫔,都身怀龙种,以后该临幸谁呢?皇上说:公公,陪朕去御花园散散心。”公公说:“奴才遵命。”

  御花园

  皇上走在路上一会摘朵花,一会闻闻草,突然他看见一位

  御花园

  第二天,她和皇上一起观赏御花园,两人闲聊之中,皇上说:“爱妃,今天的天气如此之好,这个季节也正是荷花开放的最好日子,你看那朵荷花多好啊!多高啊!”“皇上,臣妾也觉如此,这么美的荷花在池塘中如此引入注意,不由让臣妾想到两句诗,小河才露尖尖角,早有蜻蜓立上头。”“爱妃,朕十分喜爱这朵荷花,要不我们联手把它摘下来,好吗?”“好啊!”皇上与贤妃伏下身子,贤妃很想比皇上先抓到荷花,贤妃一使劲,不小心掉到河里,贤妃大喊:“皇上,皇上,快救救我!”“来人啊!来人啊!快,快下去救贤妃娘娘。”贤妃被救起之时已经昏迷不醒,回到宫中,太医诊断完毕后,说:“恭喜圣上,贺喜圣上,贤妃娘娘已经身怀龙种了。不过一会贤妃娘娘就会醒来,微臣为娘娘开了些保胎药,微臣先去为娘娘捉药,微臣告退。”太医走后,贤妃果然醒了过来,说:“皇上臣妾还活着吗?”“废话,爱妃这不活的好好的吗?你也真是的,为了摘朵荷花连命都要了,刚才太医来报说你已经身怀龙种两个月了呀?倘若你掉入河中淹死了,不光朕伤心,就连肚里的孩儿也会伤心呢?不过话又说回来,如果不是因为你掉入河中,太医也就不会查到,你已经身怀龙胎了,真是因祸得福呀!”“皇上以后可要多多来看臣妾不然,皇儿的脾气要是了暴躁,你可就得伤心了!”说完,还拿着手指着皇上的鼻子。自从贤妃怀孕后,皇上给的宠爱就更多了。

  一天,楚皇出门打猎,发现了一个襁褓中可爱的女孩,怕她被豺狼吃掉,便将他带回家中,皇后见楚皇回来说:“相公回来了,你怀里抱着什么?”楚皇说:“一个小公主,朕看她像极了孝庄。”皇后无奈的努了努嘴说:“这孩子可爱得很,我们把她收为义女吧。就叫她奥新雅。”

  一个月后,惠贵妃今天将要产子,生产十分顺利,生的是个小皇子,皇上高兴极了,给刚出生的孩子取名李星然,并封他为太子。将惠贵妃升为德仁皇后,一段时间后,德贵妃的孩子也出生了,是个女儿,皇上给她取名李雨欣,封号叫玉雅公主,将德贵妃升为德皇贵妃。太子一出生,皇后便对他严加管教,一心只希望太子能一统天下,但这却是以后的太子叛逆心极大。902年,贤妃生下皇子,皇上十分高兴,给他取名叫李新华,封为雍王殿下。

  920年,玉雅公主长成美丽的姑娘,雍王殿下长成风度翩翩的少年和太子长成了帅气的少年,他们三个从小玩到大,青梅竹马,玉雅公主早在心里爱上了太子,可太子去只拿玉雅公主当妹妹对待,从没有喜欢过玉雅公主,但经常跟玉雅公主在一起玩耍,但雍王殿下却深爱着玉雅公主,曾对贤妃发过誓,今生非玉雅公主不娶,贤妃一直阻止,可雍王殿下却偷偷的和玉雅公主交往,他们三人的关系,在后宫传的沸沸扬扬的,皇后不满,让太子尽快断开和玉雅公主的交往,可太子却不过母后的劝阻,仍在和玉雅公主一起交往,皇后想来想去,想起了德皇贵妃,说:“起驾馨香宫。”

  馨香宫

  皇后说:“二位妹妹,大家都一把年纪了,也都是做母亲的人了,还兴风作浪,是不是活腻了?德皇贵妃说:“姐姐,妹妹可什么都不知道,你一来劈头盖脸给妹妹一顿骂,是什么意思?”贤妃说:“姐姐,你有什么事好好说行吗,不要乱说呀!你是装的,还是真不知道呀!德皇贵妃你的好女儿,在宫里公开勾引我的儿子,是什么意思?难道她就那么想当上我儿的媳妇,还是看着皇上年近古稀,大权即将交到我儿的手里,就赶紧勾引我儿,想做皇后了?我希望你管好你的女儿,不要让她随便出来闹事!还有你贤妃,你儿子雍王殿下爱着玉雅公主,天下之大稽,当今皇上的三个独生子女,都互相爱着成何体统呀!”德皇贵妃说:“你开什么玩笑,玉雅和太子是同父异母的兄妹,怎么可能相爱呢?更何况本宫的玉雅是公主,也不愁嫁不出去呀!还有啊,本宫的女儿已经有了终身的归宿了,本宫已经看中了北国的太子陈子粤,正想上书给皇上,怎么会让玉雅勾引太子殿下呢?”皇后被问得哑口无言说:“那……那为什么后宫的人都说玉雅公主早就爱上了太子殿下呢?”“后宫的女人总爱嚼舌根,本宫以为以皇后娘娘的智商不会相信这些谣言的呀!没想到呀!皇后娘娘真是聪明一世糊涂一时。”“就算如此,玉雅公主与太子殿下也是在走得太近了。”“那你为什么不去教育教育太子殿下呢?反而来教育本宫?”“太子,他向来有主见,本宫不能干涉,也不能阻止呀,以后他当了皇上万一一直都听本宫的,本宫要怎么办?所以本宫就想让你劝劝玉雅公主,不要再跟太子殿下交往。”贤妃说:“二位姐姐别吵了,妹妹说句公道话吧!雍王殿下确实跟臣妾说过他今生非玉雅公主不娶,臣妾感到很吃惊,一直在劝他,但他一直不肯听臣妾的,臣妾也没办法呀?今日本宫就是为了这件事来的,臣妾刚想与姐姐交流,您就来了既然你们要谈,臣妾就先走了,妹妹告退。”“姐姐恭送妹妹。”皇后说。皇后说:“妹妹我们慢慢聊。”德皇贵妃说:“请坐吧!皇后娘娘就算他们交往,也没什么关系,兄妹之间当然因该互相关心。”“对,没错,但太子与玉雅公主整天一起玩耍,没有了任何心思读书,要知道太子在没认识玉雅公主之前是相当爱学习的。姐姐也不多说了,妹妹你这么聪明,因该知道本宫想你做什么了吧!姐姐还有事,先走了。”“妹妹恭送姐姐。”回宫后,皇后娘娘将太子召来,对太子说:“儿啊,你身为太子,要在这血腥风雨的后宫中活下来,必须迅速成长,尽快登上皇位,你已经25岁了呀!”“母后,我也不想这样呀!从小到大,我什么都得听你的,就连找个朋友,和妹妹玩耍,都不行,都得听你的,我是太子,我要继承皇位的呀!我不要再听你的话了。”“儿,你不要这么对母后好吗?母后只是想你能够有朝一日能一统天下,做一个圣君呀!”“那你也只是希望我登上皇位,你就能成为太后,能够母仪天下,由始至终,我都只是你的一颗棋子,是一颗你登上富贵荣华的棋子!”“母后在你心中的地位就这么不堪吗?母后一心为你,你却恩将仇报,诶。”太子若有所思的想了一会说:“母后,孩儿并不想的,孩儿只是觉得自己已经长大了,能自己把握自己的人生。”“既然星然这么想把握自己的人生,母后同意了,只要你不再讨厌母后就足够了呀。”“母后,儿臣先行告退。”惠皇贵妃在宫中不停的走到,想不出为什么皇后为什么会这么说,便叫贴身宫女俾新去查看太子和公主到底怎么了?一会俾新来报说:“娘娘,宫中的人都传说公主殿下确实爱上了太子,每天,公主殿下每次和太子在一起都会靠的很近呢?”惠皇贵妃说:“你先下去吧!”“奴婢告退。”德皇贵妃才慢慢发现玉雅的确喜欢上了太子,德皇贵妃与玉雅谈了很多次,可玉雅一心只想着太子,并没有听进母后的教诲,仍然继续和太子交往,德皇贵妃将玉雅公主软禁在寝宫中,不得外出。玉雅离开了太子,痛不欲生,一天,她拿着白凌准备上吊,刚好宫女进来送饭,马上阻止了玉雅公主,说:“公主你可不能这么想不开呀!男大当婚女大当嫁,您已经25岁了,早就应该出嫁,可您一直不肯嫁,现在事情发展到这个地步了,娘娘说过,要尽快把您嫁给北国太子陈子粤,他琴棋书画样样行,而且铁定会当皇上。娘娘已经上书给皇上,皇上已经同意了,马上就可以嫁过去了。”玉雅公主说:“俾新呀,你是看着我长大的,我的心你应该明白,我不希望荣华富贵,只希望能找个好夫君嫁了,好好过一辈子。”

  公主出嫁那日,德皇贵妃并没去送公主,公主做到马车上,一直在哭,到了北国后,与北国太子陈子粤成婚,当上了良娣。

  939年,北汉的皇上驾崩了,太子陈子粤登上帝位,北皇从太子到升成皇上,只有玉雅公主一个妻子,当日,他们成婚时,太子就对玉雅公主一见钟情,玉雅公主却从来没有回应皇上,太子登上帝位后,立刻册封了玉雅公主为李皇后,赵皇后开始对皇上的热情有了回应,慢慢觉得其实皇上比蜀皇更聪明,更能治理朝政,最重要的是皇上对自己是真心真意的,不像蜀皇,蜀皇对自己只是当妹妹,便慢慢爱上了皇上,但她不知一次在心里对自己说:“不能爱上皇上,他是我国的敌人。”一天,事情最终纸包不住火,赵皇后突然雷霆大发,命下人立刻诏皇上进宫,皇上以为是自己的真情感动了皇后,没想到……皇后一见到的皇上就下跪说:“玉雅对不起皇上,玉雅并不是不爱皇上,而是玉雅心里早就有了人。”“爱妃,你说什么,你不要跟朕开什么玩笑,朕不觉得好笑。”边说便摇头。”“皇上,玉雅对不起您,玉雅再说一遍,玉雅早有人了,玉雅对不住皇上。”皇上欲哭无泪,“皇后,朕不相信,朕不相信,朕爱你,早就对你情深似海,你为何一直对朕不理不问啊!”“皇上,玉雅原来已经爱上了您,但一次意外听您说,要想一统天下,必须排除异己,蜀国,楚国等等都是异己,玉雅身为蜀国公主怎能不为蜀国尽一份力呢?玉雅不想让那句古话灵验在玉雅身上。”“什么古话?”“嫁出去的女儿如同泼出去的水,心早已不站在父母这边了呀!玉雅对皇上心里只有内疚,皇上,玉雅会在地下,为您祈福的,对不起,希望您能够找到一个爱您,您爱的女人,玉雅走了,皇上一定要好好活着,皇上再见!”然后嘴角流出鲜血。皇上抱着皇后说:“爱妃呀爱妃,是朕的错呀!如果不是朕的贪心,欲要一统天下,朕怎么不知道自己的实力,自己没有能力统天下,只是当晚朕喝多了,才夸下大口,朕忘了你是蜀国的公主啊!对不起爱妃。当天皇上一直抱着皇后哭了好久,并为皇后册立了墓碑,把皇后的葬礼举行的隆隆重重的,让皇后的墓地选在了皇家专门的墓地位。还命自己最信任的郭公公每年皇后葬期通知自己,一定会把皇后的葬期办的极其隆重,比立后还要隆重。皇上并发誓只要皇后能够再活过来,自己宁愿用天下来换呀!”

  935年,蜀皇驾崩,太子李星然登基为皇,成为蜀国新一代君王,皇后娘娘封为皇太后,雍王成为中山王,贤妃封为中山太后。惠皇贵妃由于女儿被害算作无后,但受先皇宠爱,封为惠太皇太妃。丽贵仪不受皇上宠爱,但也是皇上亲自封的,就不用陪葬,只要打入冷宫即可,但太后喜欢她便把她留在身边做宫女了。

  皇上刚刚登基后几天,在太后宫中,太后说:“鱼鼓,你不觉得皇上早就应该成婚了吗?”鱼鼓说:“是呀,皇上登基之前就可以娶妻了,是皇上不想娶妻,说有妻子太烦了。”太后说:“丽太皇太妃,哀家决定今年亲自给皇上选妃。你怎么看?”“太后,奴婢认为嫔妃让皇上自己选更好。”“皇上只知道找花容月貌的,不知道找贤淑的,哀家认为,皇上是哀家生的,审美观一定和哀家一样,今年哀家决定微服出访,为皇上觅得贤惠又美丽的女子。”丽太皇太妃说:“太后,不是以往选妃都要贴皇榜,让合适女子进宫由皇帝的贴身太监选吗?”“如此选来的嫔妃,不一定秀外慧中,哀家亲自出宫,可以更确切的了解她们,丽太皇太妃,我们马上换装,然后出宫。”“臣妾遵命。”

  大街

  大街上人山人海的,丽太皇太妃突然看见一个女子正在缝衣服,便对太后说:“太后,您看那个女子,她的手很巧,长得也是沉鱼落雁呀!”太后说:“丽太皇太妃,陪哀家过去看看。”太后点了点头。太后问:“请问您叫什么名字?”“女子名叫姚彩梅,请问小姐要做衣服吗?”丽太妃说:“不做,我们是想问问您年龄。”“女子年龄28。”太后说:“您是否婚嫁?”“并未婚嫁。”太后大吃一惊说:“您为何还未婚嫁?”姚彩梅说:“女子并不是不婚嫁,只是想找到父母。”太后说:“哦,原来如此。”太后觉得姚彩梅很可怜,想暗中帮助她。您的家乡在哪?”姚彩梅说:“女子故乡在楚国。太后说:“那您有什么打算吗?”“小女子无财无势,没有依靠,只能靠缝衣服赚点钱。太后听了,满意地点点头说:“你想进宫吗?”“我当然不想。”“为什么呢?”“小女子怕您会笑话我。”“没关系,你大胆说吧!”“不瞒您说,小女子本是楚国公主,原名马丽君,封号叫孝庄。当年因逆贼反叛,我们急急忙忙的,拿了几包首饰逃荒,路途上与父皇母后失散,母后却没有回来找我,当时我已还小了,一个农夫收养了我,他教我读书写字,去年他得知命不久矣,告知我的生世,还告诉我,他曾有一个女儿,进宫参加选妃呢!我为他守孝三年,一次我偶然一个机遇,知道蜀国有两位身份不明不白的女子,成了蜀皇的新宠,我想她们有可能是母后和姨妈,便来到这,可我进不了宫一直流浪在外,我改变身份后,呆在民间等待机会入宫。“太后大吃一惊,差点昏了过去,丽太皇太妃扶住了太后,问:“那你怎么不进宫呢?”“我不知道她们是不是母后,贸然进宫,怕再也出不去了。”太后说:“我可以保证你的安全,只要你肯和我进宫。”“这怎么可以?更何况宫中是能够随便出入的吗?”“我就告诉你吧!其实我是太后,这次出宫是为了为皇上挑选温软贤淑之女子为妃。”马丽君听了大吃一惊,但又很快冷静下来,平静的问:“您叫什么呢?”“哀家名叫马宁宇。”姚彩梅扑向太后的怀里,说道:“母后,皇儿终于找到您了!”太后和姚彩梅痛哭零涕,紧紧地抱在一起。太后对姚彩梅说:“丽君,母后如今已是蜀国太后,母后的儿子是蜀皇,他今年27了。”“母后,您为什么当年不去找皇儿,皇儿好伤心好伤心呀!您为什么跟别的男人跑了呢?”“皇儿,不要乱说话,当年是你父皇不要母后,和皇后逃了,临走前还打昏了母后,现在他们肯定不好过,肯定很贫穷,你弟弟很孝顺,几乎每天都来看母后,母后的生活很满足只是没有你在母后的身边,母后找到了你,但母后不能跟你相认,母后为你改名,把你带进宫,让你当个公主,好吗?”“那别人怎么称呼女儿呢?”太后说:“母后会对他们说你是哀家在宫外遇到的,见你品性贤淑,就将你带回宫中,认为义女,你说好吗?”“丽君叩谢太后娘娘。”“乖,上轿吧!”“母后先请。”马车来到了皇宫。

  就这样我失散多年的女儿又重归到我的身边,但这一切都来的太突然了,让人措手不及。

  太后在马车上说:“丽君,从今天起,你就叫李美淑。”“为什么母后?”“因为在蜀国,太后认一个义女,皇上会昭告天下的,楚国肯定能知道前朝的公主的名字,楚皇并没有杀死前朝公主,倘若他知道你被封为公主,一定会暗中派杀手来杀你的。”李美淑说:“皇儿遵命。”“美淑,等会你见到皇上时就要规规矩矩的,一定要让他觉得你十分可爱,他一定会喜欢你的,好吗?”“好的,母后。”

  甘露殿

  太后和李美淑来到殿下,皇上当时真在批阅奏折,见到太后来了,急忙下来迎接,皇上说:“儿臣参见母后。”太后说:“平身吧。”“谢母后。”“皇儿,哀家今日出宫,主要是为给你选妃,但哀家今日却发现一个天下无双的女孩,她的名字叫李美淑,哀家打算把她认为哀家的义女,你看如何?”皇上说:“儿臣没有任何异议,只要母后愿意认即可。”太后说:“好,既然皇上认同了,就见见女孩吧。”皇上说:“好,传美淑入殿。”女孩走进说:“参见皇上。”皇上说:“免礼,美淑,你真是美若天仙,怨不得太后这么喜欢你,朕马上下旨封你为李公主。”李美淑说:“谢皇上,美淑为了感谢皇上,特意为皇上准备了一套舞蹈。”皇上说:“好,来人传朕的乐师来。”李公主说:“不如皇上为美淑拍手伴奏如何?”皇上说:“朕拍手就行了?”李公主点了点头,一舞跳罢,皇上看的眼睛都直了说:“美淑的舞蹈真是天下无双。”李公主说:“皇上了,过于夸奖了,在后宫众多的嫔妃相比,美淑的舞技不值一提。”皇上说:“美淑,你就先住在寿宁宫吧。”李公主说:“谢谢皇上。”皇后说:“美淑,既然都是一家人了,就不要再管朕叫皇上了,叫哥哥。”李公主说:“儿臣遵命。皇上说:“朕还有公务要办,你先退下吧。”太后说:“皇上,那母后也先走了。”皇上说:“恭送母后。”

  一天,楚皇在认真的看着窗外,皇后走来说:“皇上怎么了,心事重重的?”楚皇说:“几年了,也不知道你妹妹过的怎样了?”皇后说:“原来是想姐姐了,臣妾也挺担心,姐姐这么多年也没有音讯了,会不会已经……”楚皇说:“不会的,叛军不会追来。”皇后说:“要不我们去找找妹妹。”楚皇说:“茫茫人海如何寻找?”皇后说:“臣妾最近听到一些风声说蜀国太后新认了一个义女。”楚皇说:“你不会以为那个义女是你妹妹吧?”皇后说:“有可能是丽君。”楚皇说:“也对,要不我们连夜出发?”皇后说:“那新雅怎么办?”楚皇说:“哦,对了,把新雅一起带上,说不定还能被封个小姐呢!你去收拾东西,赶快走吧。”皇后说:“哦。”楚皇说:“新雅,过来一下。”奥新雅走过来说:“父皇什么事?”楚皇说:“新雅,父皇带你出去旅游好不好?”小小的奥新雅不懂世事幼稚的点了点头,却没想到这次的旅行给家庭带来了灭顶之灾。

  楚皇和楚后连夜起身一路上风餐露宿,终于在第二天到达蜀国京城,一进城楚皇就说:“几年没进京了,没想到变化着么快。”楚后说:“皇上,我们先问问路人公主府在哪,好吗?”楚皇说:“好。”楚皇拦住了一位路人说:“请问公主府怎么走?”路人说:“就在前面转弯就到了。”楚皇说:“谢谢。”楚皇说:“爱妃走。”皇后说:“恩。”

  公主府

  楚皇来到公主府门口,卫士看到了说:“站在要干吗?”楚皇说:“麻烦您通传一下,就说是公主的生父来了。”卫士听了说:“好的,请您稍等。”卫士进来说:“公主,外面来了两位老人,一位男的,一位女的,说是您的生父要见您。”李公主想不会是楚皇吧,都失踪这么多年了,怎么突然又出现了呢?李公主说:“快请他们进来。”卫士说:“好的。”楚皇进来说:“参见李公主。”李公主说:“老人家兔礼,抬起来,让本公主看看。”楚皇抬起头来,一瞬间,李公主手中的金杯摔落,扑过去抱住楚皇说:“父皇,您终于来看儿臣了。”楚皇说:“丽君啊,这些年你过得好吗?”李公主说:“来,父皇先坐下来,儿臣慢慢告诉你。”楚皇说:“好。”李公主说:“当年与父皇母后分离后,儿臣万念俱灰,混在楚民之中,生活了几年,然后就来到了蜀国,在蜀国生活,一天,儿臣织布时,一位老妇人来看儿臣,问了儿臣几个问题,她就听出来了儿臣的声音,父皇您知道他是谁吗?她就是母后。”楚皇说:“唉,没想到,朕日思夜想的爱妃竟然已经做了别人的女人。”李公主说:“父皇,不是母后花心,是父皇当年为了这个女人,说着指了指皇后,您抛弃了母后。”皇上说:“都是父皇的错啊,当年抛弃了你母后,可若没有父皇的抛弃,你母后今天说不定就是一个贫苦的女人,怎么会成为高高在上的太后呢?”李公主说:“父皇,母后之所以能功成名就,那都是因为她天生的美貌,与善良的心地呀!”突然,侍卫大喊说:“太后驾到。”李公主顿时吃了一惊,忙跪下,说:“参见母后。”太后说:“美淑免礼,你们怎么不下跪?”说着,指了指楚皇和宸妃。楚皇抬起头说:“爱妃,这么多年,你还依旧是一副甜嗓子,只是多了很多严肃。”太后听出了楚皇的声音,一下走过去说:“是楚皇?”楚皇说:“惠妃你还是像以前一样美丽动人。”太后说:“皇上,这么多年,您还想过臣妾吗?”楚后说:“想过,皇上想你快想疯了。”太后说:“臣妾告诉你,当年你们逃走时,臣妾已经怀有龙脉,是楚皇你,打昏臣妾,让臣妾流产,这件事臣妾永生难忘。”楚皇说:“惠妃,都是朕的错,请你不要迁怒与楚后与公主。”太后说:“臣妾早已将仇恨淡忘。”当夜他们欢歌劲舞。

  客房

  楚后扶着楚皇往房里走,轻声说:皇上,今晚你真的喝多了。楚皇说:“朕高兴,没想到惠妃她竟然能原谅朕。”楚后说:“好好,皇上睡吧。”楚皇躺在床上睡着了,但楚后睡不着,她坐在床上摸着床铺、床板,想:唉,惠妃的命真好,这只是一件客房,就如此华丽,她的房间岂不是更华丽了?”一会,楚后也累了,她刚想躺下,就听见门口有声音,楚后赶紧躲在床下,脚步声越来越近,楚后看见有二个黑衣人来了,一个人拿出一把剑,把剑插在了客床上,连插了几刀,然后说:“走。”楚后吓晕了。

  长乐宫

  太后在看书,突然卫士来报说:“参见太后。”太后说:“免礼。”卫士走到太后身边有手捂着嘴说:“昨夜的二位客人他们被刺客刺死了。太后说:可恶,来人传破案大臣。”破案大臣说:“参见太后。”太后说:“免礼,哀家今天有件大案要交给你。”然后告诉了破案大臣事情的经过要他一定要追查到杀人凶手,并严惩不贷。奥新雅站在一旁哭泣说:“太后娘娘,求你救救我。”太后说:“他们不会杀你的,边说边走过去帮奥新雅擦干眼泪。来哀家带你去一个孩子你叫什么?”奥新雅说:“我叫奥新雅。”太后说:“哀家给你改个名字,从今天起,你就叫李玉。”李玉说:“好的,太后。”

 

    五年级:马宁宁

不够精彩?再来一篇
我要点评:世事难料_3000字
写作达人推荐

换一换

关于我们 | 营销合作 | 友情链接 | 网站地图 | 服务协议 | 投稿须知 | 问题反馈 | 联系我们

京ICP备15053428号-2 北京市公安局海淀分局备案编号:1101081950号   防网络诈骗专栏

作文网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5-2013 www.zuowen.com .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