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作文网! 注册 客户端下载
作文 > 高中作文 > 高二 > 小说 > 音乐盒的寂寞_3000字

音乐盒的寂寞_3000字

2012-08-08

E度网专稿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故事梗概:在一起打工的丁楚没想到就是小学胖胖的同桌丁胖子,虽然小时候男生经常欺负女生,但他却一直深爱着女生,整整四年。男生消失后,女生收到神秘的礼物还有接到神秘电话。女生在初中里开始学坏,谈了无数场恋爱,男生也交了一个女朋友。四年以后,两人再度邂逅,会谱写出怎样的故事……就让音乐盒告诉我们……

  随着《天空之城》旋律的缓缓奏起,一个小女孩在玻璃地面上翩翩起舞,女孩优雅地举着双手,脚尖踮地,慢慢地,在光滑的玻璃镜面上旋转,歌曲是《天空之城》,单曲循环。

  我承认,我一定见过他,在某个地方。

  碎刘海,黑框眼镜,目不斜视的眼神,冷冽高傲。但是谦和有礼,走过的时候会轻轻道:“请让一下。”偶尔,只是偶尔,会笑,不过两三秒钟,却印到人的脑子里。

  暑假开始的时候我和死党孙蓝蓝在一家悠闲餐厅里打工,餐厅名叫麦香村,分为上下两层,地方不大却用足了每块地方。里面灯光幽暗,环境优雅,是恋人的最佳去处。

  工作分为白班和夜班,白班九点到下午五点,夜班是晚上五点到十点,一星期一星期轮。开始的时候我和孙蓝蓝跑菜端盘子忙得兴致勃发,觉的浑身上下充满了劲儿,当时枯燥的活计让我们过不了多久就软了下来,没有刚开始的热衷劲了。

  运气好的时候客人会留下没有开封过的东西,我们就可以拿到后屋偷偷地吃,我最爱吃鸡腿,每当有鸡腿的时候孙蓝蓝就会喊我过去“喂,苏伊,你的菜!”我就乐颠颠的跑过去。

  正当我啃着鸡腿津津有味的时候,不知是谁拍了我肩膀:“喂,没看见前面多忙么,赶紧端东西去!”

  果然是他,冷冷的眼神,以为当个领班就了不起啊。我撇撇嘴,瞪他一眼:“这就去,行了吧。”

  丁楚总是没事找事,闲着坐一会都会被他敲毛栗子。“没看见刚来了客人么,招呼去啊。”

  “把盘子给我洗干净了。”“天天闲坐,怪不得那么胖。”……类似这种话。每每听见,只能撇撇嘴,因为是上司,不好说什么。

  “我奇怪丁楚怎么会当上领班,这么凶的一个人……”

  “正是凶才有威慑力,你不知道么?”

  “可是可是……”我欲言又止。

  “听说他在这里已经干了很久了,两三个暑假吧,干的都挺不错的,工作又负责。”

  “苏伊,过去送外卖。”丁楚指指桌子上十几盒便当。

  于是又聊起小时候的一些趣事,聊着聊着我忽然大笑,一直停不下来,“丁胖子,哈哈……”脑海里印出一个胖胖小男孩的轮廓,皮肤白白的,脸圆圆的总让人恨不得捏一把,很可爱很调皮的一个小男孩。

  “丁楚,帮我做数学作业。”

  “丁楚,帮我倒水。”

  “丁楚丁楚丁楚……”那时候我妈很漂亮,我自然遗传她的,小学时候的我是响当当的班花,扎着两只香蕉辫,被我老妈打扮地花枝招展,每到学校里,总有小朋友殷勤地找我玩,给我吃糖。

  而丁楚,偏偏不是其中一个。他总是喜欢和我对着干,抢我的糖,讽刺我,笑话我,我使唤他帮我做点事情还千不愿万不愿的。

  五年级的时候我喜欢班里一个男生,仅仅是喜欢,跟最好的朋友说过。那个时候丁楚已经不是我的同桌了,他长高了很多,坐在我后面的后面。我也戒掉了使唤他的习惯。

  班里都知道我喜欢某某,然后总开我们玩笑,自那以后,丁楚就很少欺负我了,看见我也总是绕着走。六年级的时候,他转校了,没有人知道他去了哪里,甚至没有一点音讯。

  “丁胖子,哈哈……”我端着一盘东西走到他面前。

  前面的男生忽然警觉地转过头,盯着我看了一会儿:“你,你怎么知道,你是……”

  “苏伊,绿星小学班花,不记得啦?”我迎合他的目光。

  “有吗?你还配当班花啊?笑死我了……”

  “丁胖子,你还是没变。”

  “叫我丁楚。”他的语气,比平时更冷了。

  “他必定是经受了大事情,”我躺在床上用勺子掏一个西瓜,听着那端孙蓝蓝的分析。“不然他不会变成现在那样,你想,他小时候多调皮啊,简直是有多动症,你还记不记得小时候他拖着你去爬树,让你从树上摔下来那一回?”

  “当然记得,现在都还心有余悸,想起来屁股都还疼呢。”

  “还有,最好笑的一件事是愚人节的时候他被我们捉弄,你在他抽屉里塞纸条那一回。”

  “苏伊,”她说“我想知道,他到底发生了什么。”

  六年级生日的时候我叫了班上很多同学到我家参加我的生日会,气球、蛋糕、十几号人,玩的很HIGH,唯一的缺憾便是——丁胖子没来,要是他来,一定好玩极了。

  晚上拆礼物的时候,我却拆到了一件意外的礼物——一个音乐盒,精致的音乐盒,小女孩在玻璃上翩翩起舞,演奏的是《天空之城》,让人落泪的优美曲调。盒子内测还写的歪歪扭扭的字“苏伊,生日快乐。”是他的字,几年了,我一定认的出。没错,是丁楚,是丁楚。

  然而问过去,却没人知道那份礼物是怎么出现的,简直就像凭空摆在那里的,后来我也就渐渐忘了这件事,只是习惯了听音乐盒欢快的歌声。

  小学毕业之后大家各分东西,阴差阳错的我又和孙蓝蓝分在同一个初中,每天她骑着自行车来叫我一起上学,晚上再一起回家。

  拖我妈的福,我依旧是班里的班花,经常收到隔壁班男生的情书或者巧克力,回家后我和孙蓝蓝在她的木板床上兴致勃勃地拆着信,分吃巧克力。

  就是那个时候,我有的初恋男友。他待我并不好,但是他足够帅,成绩足够好,我就那么接受他了。他脾气很不好,总和我吵架,分分合合很多次。

  那天我还莫名其妙地接到一个陌生电话,接通了那端却没有声音,我喂了好多声才没好气地挂了。

  第二天月考成绩出来,我跌了好多名,心烦意乱,最后终于狠下心和男友分了手。

  之后又谈过几场不痛不痒的恋爱,上课睡觉,抄作业,成绩一跌再跌,倒是孙蓝蓝,成绩噌噌噌地上去了,还破天荒地挤到了年级前十。

  “苏伊,太漂亮终究是个祸害。”孙蓝蓝这么讽刺我。后来我这个祸害进了市里的职高,孙蓝蓝这厮进了市里最好的高中。

  不知不觉在麦香村打工也有一个月了,这也就意味着要发工资了。工资发下来那会我们看着丁楚那厚厚的红包,嚷着让他请客,于是,丁楚,孙蓝蓝,我,还有三个女生,怂恿着丁楚去唱K。

  本着越宰越开心的原则,我们叫了很多啤酒,然后五个女生咬开瓶盖就刷刷刷地给丁楚灌酒。

  “来,领班。”

  “领班,这段时间,多谢你照顾我了,这杯酒你一定得干。”

  丁楚没说一句话,只是一个劲地任凭她们灌。我在一旁默默的唱梁静茹的情歌,偶尔望他一眼,只见他一脸潮红,靠在沙发上。

  “诶诶,苏伊,你还单身呢吧?”不知为啥,她们把眼光聚焦到了我头上。

  “你看,我们领班也是单身,你又这么漂亮,俊男靓女凑一对不是挺好?”

  意识模糊的丁楚和意识清醒的我在这帮疯女人的起哄下喝了交杯酒。说实话,味道还不错。

  “素菜,,他跟你表白了吗?”

  “你着什么急。”不耐烦的口气。

  两个月时间过的真快,转眼就要高一了。丁楚和孙蓝蓝是同一个学校,两个人成绩都好的惊人。唯我,在乡邻面前都抬不起头。

  入学以前是一个星期的军训,早几天我就和孙蓝蓝上街买了防晒霜等玩意,到了军训那几天,太阳也不是特别大,但是立正稍息反反复复折腾的人够呛,寝室里八个人还只有一把电扇,晚上熄灯之后汗刷刷地流,枕头都浸湿了。

  “素菜,据情报,一女生向丁楚告白了,还是拦住他当面说的。”

  “……”这端的我沉默。

  “没事,他不会接受的,他谁都不会接受。”我啪地挂了电话。

  我万万没有想到的是,丁楚,他居然有女朋友!

  “素菜,说出来你别伤心哈,丁楚他,有女朋友了。上次还来我们学校等丁楚放学呢,啧啧,听说是你们学校的,打扮的那叫一个妖艳。”

  简沐,造型10,班花。我偷偷地观望过她,校服下的她精瘦精瘦的,美瞳,斜刘海,双眼皮贴,一看就知道是会打扮的主儿。

  我好奇的是,丁楚怎么会摊上这么个妞儿。

  初二的时候我接到过一个电话,还是那个陌生的号码,刚打过来又是沉默了好长时间。之后那端才说:“苏伊,你还好么?”

  “丁……丁楚?”

  “我心情很不好,你能出来陪陪我么?”

  彼时正和男朋友在电影院里看电影,无奈,只能拒绝“不好意思啊,我也很想见见你,不过,我有点事情……”

  啪,他挂了电话。我听见一片忙音。

  十月二号,为庆祝我生日,我叫了一打人去唱K。当然,丁楚的女朋友简沐也不例外。

  我把话筒屡次塞给丁楚,他就是不唱歌,倒是简沐,一个人在那里唱的挺HIGH。

  丁楚一个人闷声不吭地喝酒,一杯又一杯。倒是我先火了:“丁楚你装什么闷骚啊,大家伙都开心,你怎么就不高兴给唱首歌呢,谁让你喝酒了,不准喝!不准喝!”我夺过酒杯,咕咚咕咚灌下肚子。

  简沐一副看好戏的样子,丁楚抬起头,有气无力地看着我。

  “丁楚你不是说喜欢我吗,我们认识这么久了,六年加三年,小学的时候我就知道你喜欢我,怎么,这么快就找了新欢啊……”我的脸红红的,几句心里话张口就上来了。孙蓝蓝过来拉我“素菜,你喝多了,我们到外面走走去。”

  “别拉我,我还要说呢。”

  “苏伊,你以为你了不起啊?丁楚现在是我男朋友,怎么,寂寞了又想找他了啊?告诉你,没门!丁楚,我们走。”

  丁楚被她拉着走了,我一个人无力地跌坐在沙发上,人一个个起身告辞,只剩下我和孙蓝蓝,我一个人吼着信乐团的离歌,吼的青筋爆出,喉咙嘶哑。

  就是这个时候,他夺门而入,抢过我的话筒,就这么吻上来。我用眼角的余光扫了一圈,孙蓝蓝这厮早已不在。

  “喂!喂!喂!”我捶他肩膀,抵制他的蛮横。“你干嘛呢你,不陪你女朋友去。”

  “我们,分手了。”他满不在乎“大吵了一架,就分了,本来就不喜欢。”

  “那你当初干嘛还和她在一起?”我不屑的口气。

  “苏伊,这说来话长,以后我慢慢讲个你听吧。”他板正我的脑袋:“伊,做我女朋友吧,我爱你!”

  这话,是我期待已久的,然而听来,却是如此心酸。我丢下他,一个人跑了。

  伊:

  展信安。

  也许有些事情,我应该跟你讲明白。是,小学的时候我就喜欢你,一直到初中,到现在。可是那个时候我胖啊,不敢跟你表白,于是只能捉弄你引起你的注意,我还记得那个时候拉你去爬树,你从树上摔下来,你疼的直掉眼泪,我又何尝不疼呢,后来我一直自责。

  五年级那会听说你有了喜欢的人,我心里那叫一个不好受啊,但是我又有什么办法,我只能偷偷地看着你和他两个人说笑、吵闹,我不敢再妄想你能再找我说话。后来我父母离婚了,我跟了我爸,到另一个地方读六年级去了,我甚至都没告诉你。我想,没有我,你应该会过的更好。

  初中生活过的并不好,我爸整天忙于工作也没空管我的事,一日三餐我总是该简就简,加上每个星期都打篮球,我居然奇迹般地瘦下了很多。

  以后断断续续给你打过电话,但是都没有勇气说,你还记得我么?怕你早已忘了我这个可恶的同桌了吧。后来听说你谈了好几场恋爱,我心里很不好受,我们终究是越来越远了。后来我鼓起勇气打了个电话给你,约你出来,没想到被你拒绝了,这最后的念想也没了,我接受了一个一直追我的女生。

  伊。我才知道,音乐盒永远代替不了我说爱你。

  伊,我爱你。一直都是。

  丁楚

  2010。11。2

  收到这封信以后我的眼泪终于止不住了,丁楚,我又何尝不喜欢那个胖胖的你,我习惯了使唤你,五年级的时候说有喜欢的人只是为了气气你,这么多年了,我一直在等你……然而我知道,我不能接受他,不仅是距离,而且我们根本不在同一个轨道上,他成绩那么好,完全是上一本的料,我呢,只是混混日子,我又何苦拖累他。

  然而丁楚却是抓着我不放:每周五总是乘车过来等我一起放学,一起挤公交车,帮我抢位子;周日返校又塞给我很多零食,我再三拒绝就是要丢给我;每天还打电话关心我吃没吃饭啊,食堂里的菜怎么样,要是我吃个一天泡面被他知道了,也会骂我很久。

  丁楚,你变化那么大,对我好到我受不了。其实我还是喜欢和你斗斗嘴,听你的挖苦,或者埋怨。

  后来我和丁楚去西山上放风筝,打赌输了而去的,赌的是他凌晨五点起床对路上第一个遇见的人说“我爱你”,明知道我耍他的,这傻瓜居然照做了。

  的确很愉快,那天我怎么放都放不起风筝,丁楚就讽刺我“小时候你不是天天放风筝么,真没用,吃什么长大的啊。”然后他抢过风筝放了起来,风筝飞的很高跟高,只剩一个点。但是,丁楚却把线咬断了。

  “喂,你干嘛呢!”

  “伊,我把风筝找到,你就接受我,怎么样?”

  我垂下头,不知道说什么好。

  过了许久,丁楚才拎着风筝出现在我面前,他手上、衣服上满是枝丫的刮痕,咧开嘴朝我笑。

  “伊,你输了。”他得意洋洋地看着我。

  “我又没跟你打赌。”我甩开步子走了。

  我听见他在后面喊,总有一天,你会接受我的!

  “素菜,快来,丁楚做了傻事了!”

  我在公交车上悠闲地听着歌,无奈接到孙蓝蓝这么个噩耗。

  原来丁楚这厮嚷着要退学,把家长都惊动到学校去了,我急冲冲地赶往他们的学校。

  正值周五返家的日子,人都差不多走光了,我直奔校长室。

  “不准转校!你敢转我就不供你学费!”一个浑厚的声音直钻进耳朵,孙蓝蓝趴在门上偷听,我也是。

  “丁楚啊,你成绩一向很好,转进来的时候还是年级前五十,照这样,考本科希望是很大的啊……再说,你为什么要转校呢?”

  “我就是要转,没有理由。”

  “素菜,他是为你而转校的,你知道吧?”

  “啊?”

  “他说是因为你怕拖累他而不接受他的,所以他才要转的。”

  “真是个傻瓜!”我用手捶墙壁。

  我径直走进过去拉丁楚的手,把他拉到老远了,才低低地说:“我答应你,行了吧。”

  他一笑“我就知道。”谁知道他接着说:“学校我还是要转的。跟你在一起呗。”

  “你敢转我就退学!”我撂下这句话,推着他进了办公室。

  “你说,你也真够阴险的,想出这么个损招。”我骂孙蓝蓝。

  “素菜啊,我还不了解你,心软了吧,哈哈。”

  “伊,你的音乐盒还寂寞么?”丁楚熟悉的声音。

  “你说呢?”我笑着在电话里说。

 

    高二:王梦燚

不够精彩?再来一篇
我要点评:音乐盒的寂寞_3000字
同主题的其他文章...
写作达人推荐

换一换

关于我们 | 营销合作 | 友情链接 | 网站地图 | 服务协议 | 投稿须知 | 问题反馈 | 联系我们

京ICP备15053428号-2 北京市公安局海淀分局备案编号:1101081950号   防网络诈骗专栏

作文网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5-2013 www.zuowen.com .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