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作文网! 注册 客户端下载
作文 > 小学作文 > 四年级 > 想象作文 > 下个路口等待_3000字

下个路口等待_3000字

2012-08-02

作文网专稿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①

  “小可!快起床啊,别睡了。”妈妈的声音从厨房间里传来。

  “妈,再让我睡会儿吧,反正是放假。”小可动了动慵懒的头,有气无力地说。

  “现在还是放假?你看看今天几月几号,今天是你上大学的第一天!”

  “什么!”小可一听,立马一骨碌从床上起来,衣装都来不及整理,抓起书包就往外跑。背后传来母亲的声音:“喂,你这孩子,饭都不吃啊!”

  “没时间了。”一边说一边往外跑。

  小可骑着自行车想:“搞什么啊,妈不早一点叫我,现在看这样子就要迟到了,哎大学第一天就要出糗。”想不到一出神,在一个路口转弯的时候与对面而来的一个男生撞上了。

  小可从地上支撑着站起来,掸掸身上的灰尘,连车子都没去扶,就去看那个男生的状况,她扶起那个男生,一脸愧疚:“真是对不起啊,你没事吧。”男生却用力地甩开了小可的手,没说一句话,便走了。

  男生一瘸一拐地走着,小可发现地上有一滩血,才知道自己闯大祸了,她连忙骑上自行车,追上那个男生:“喂,你,流血了哎。”

  男生没有理会,仍然向前走着。

  “你的膝盖受伤了,快去看医生啊,再流下去会出事的。

  男生仍是不说话,似乎完全没有意识到小可的存在。

  “哎我说你这个人。”小可有些生气,将自行车头一转,拦住了男生。

  “让开。”只听那个男生冷冷地说道。

  “我还以为你是哑巴,原来会说话啊。”

  “我要你让开。”仍旧是那样冰冷的语气,不过却有一股令人无法反抗的力量。

  “我让开可以,你必须把血止住了才行。”

  “关你什么事。”

  “因为是我把你撞伤的,所以我有责任,不然我会感到愧疚的。”

  说着小可的头低了下去。

  “你愧不愧疚那是你的事,你让开。”男生用手按住把手,挪开了自行车,又走了。

  小可刚想叫住他,突然感觉有什么东西的光芒在刺自己眼睛,她发现车篮中有一个金属项链,小可拿出来一看:上面刻着三个字——辰若风。“辰若风,应该是那个男生的名字。”小可自言自语道。

  她骑着车到了江滨大学门口,看到颇为雄伟的大学校门,不禁想到:看来这所重点大学果然名不虚传。在小可眼中她对大学中的一切事物都充满着好奇,幸而小可这个新新人类对于新奇事物的接受能力较强,来到学校不上半天已经认识了很多朋友,其中有一个与小可较为要好的就是莫华,她是一个有些搞怪的女孩,脑子中净想些超出常人理解范围的东西,而小可也并非是“常人”,所以俩人便打成一片,“臭味相投”。

  “莫华”小可抱着试试的心态,“你认识辰若风吗?”

  “什么!”莫华听到这三个字,眼珠瞪了出来,“你怎么会问他他?你认识!”

  “算不上认识,只不过他的有一样东西落在我这儿了,你怎么会这样惊讶?”小可淡淡地说道。

  “怎么能不惊讶?辰若风是何许人也,他可是这所学校中超级大帅哥,多少女生想跟他说上一句话,可这个人好像哑巴似的,向来很少言谈,唉。”像花痴般说完之后,又轻轻叹息一声。

  原来辰若风在学校里一直是个很冷漠到极点的人,他有着一双如冰雪般寒彻人心的眼睛,与他接触的人常会感到明明是三伏的天却感到出奇的冷。但他很帅气,总有一帮发花痴的女的看到他抓狂,可是他却对此却丝毫不在意。他没有朋友,别人不了解他,他也孤傲地对待身边的一切。他还拥有一颗天才般的脑袋,每次测验几乎被牢牢地固定在第一名的位子上。

  但是又有谁会明白在他冰冷的目光之下又掩藏着一颗怎样脆弱的心?

  “那你知道辰若风哪个系的?”小可问道。

  “经商管理系2016班,我劝你还是别去找他了,他想必理都不会理你。”

  “可,那毕竟是别人的东西,理应还给他啊。”说完,便跑到了2016教室的门口。正犹豫着要不要进去时,忽然感到身上一阵寒意,转身一看,辰若风正在走廊上朝这里走来。

  “哎,那个,你的腿伤好些了吗?”小可怯怯地说,她没想到自己再见到辰若风时,居然感到莫名的恐惧。

  辰若风依旧冷冷的,把小可当做空气。

  “喂,你有一样东西在我这儿,哎……你。”没等小可说完,就进了教室。

  “辰若风!”小可在门口大喊一声,几乎整个教室的人都向小可投来诧异的目光,小可的脸腾的一下子红了,像兔子一样匆忙逃窜。

  ②

  等到学校下课的时候,小可手中紧紧攥着那条项链,她想一定要还给辰若风才行,不然自己就不会安心。她看到辰若风出了校门,便尾随其后,想找个机会还给他。

  辰若风的家似乎要拐十七八个弯,小可跟着他渐渐有些体力不支。当他们走到一条行人很少的小路时,辰若风忽然停住:“出来吧。”

  小可一惊,有些胆怯地走出来。

  辰若风向小可看了一眼:“为什么要跟着我?”

  “呃,那个……你丢了东西。”小可伸手把项链拿了出来。

  辰若风接过项链看了看,二话没说就走了。这时一位衣衫褴褛的乞丐向辰若风伸出了双手,看起来十分可怜,他的脸已被尘土和污垢遮掩得看不清原来的样子,那只用于乞讨的手也显得力不从心。

  他瞥了老乞丐一样,没有做出任何施舍的动作,还是那样冷漠地走了。

  “喂,辰若风!”小可叫住了他,“你怎么那么没有同情心啊。”边说,便从口袋中掏出一些钱施舍给老乞丐。那老人很感激小可,用自己混浊的话音连声道:“谢谢,谢谢。”

  小可三步并作两步追上了辰若风:“你看起来倒是一表人才的,想不到这种小事也不肯施以援手,真是知人知面不知心。”

  辰若风听到这话,终于动了动他千百年来难得一开的金口:“你不觉得那是假的吗?”

  “假的。”小可被这句话一惊,“怎么会是假的?那老人那么可怜。”

  “他们不过是倚老卖老,博取同情罢了。”

  “可,就算是博取同情,那人人都是有尊严的,那他肯舍下尊严来乞讨,为了他们失去的尊严也应该给他们一些帮助啊。”

  “哼,尊严。”辰若风冷笑一下,不知怎地,这声冷笑让小可打了一个寒颤。

  辰若风回到家中,发现陈妈正在扫着地上的瓷碎片,桌上还有一杯热腾腾的绿茶,便问道:“家里有谁来过了吗?夫人呢?”

  “是,来了一位客人,夫人正和他在书房谈话呢。”

  “谁啊。”

  陈妈面露难色,说:“这个,我也不知道。”

  辰若风答应了一声,随即转身上楼了,路过书房时,听见里面传来一阵激烈的吵闹声,他不由得停住了脚步,听见母亲有些愤怒地说:“既然你当初选择离开这个家了,还会来做什么?想要我帮你,想都别想。”既而又传来一个略显沧桑,语气有些哀求的男声说道:“你,我只是想回来看看你们母子俩,难道你真的不顾夫妻情谊,不肯帮我一把吗?”

  “不用你这么好心,我们母子俩好得很,当初是你狠心抛下我们的,现在你怨不得我。”母亲的语气更加强烈。

  “我,当初是我的错,我也很后悔,可现在……求你了,你就帮我吧。”

  这一切在门外的辰若风听得真真的:想不到居然是他!他心中的积蓄多年仇恨一下子涌了上来,他破门而入,看见男人正跪在母亲的面前,苦苦哀求道。那个男人和母亲见辰若风的到来都大吃一惊。母亲一怔:“若风,你回来了……”男人听到母亲这样说,才知道眼前这个人正是他15年前狠心抛下的儿子辰若风,他起身道:“若风,真的是你,想不到你都长这么大了。”男人说着,显然一副慈父的模样。

  辰若风直勾勾地看着他,眼中似乎冒着一团不可熄灭的火。

  “若风,你不认识我了,我是爸爸啊。”那个男人说完,便想要伸手去拉辰若风。

  辰若风狠狠地甩开了那只罪恶的手:“哼,爸爸,辰立天,你我早在15年前就已经不是父子了。”

  “若风,我……当初爸爸离开你们也很后悔,难道你们就不能……”未等辰立天说出“原谅”两个字,辰若风就开口道:

  “别再这里假惺惺了,你以为我还会相信你吗?15年前你口口声声说要出国给我们过更好的生活,妈是如何苦苦地哀求你,你还是一意孤行,整整15年啊,你又回来了,却说自己非常后悔,迟了!”辰若风依旧是那样不饶人的语气,他此时怒气难消。

  “若风……”

  “滚!”辰若风似乎利用全身的力气吐出这个字。辰立天一听心中仿佛遭受了霹雳,霎那间心中一切东西都被这个霹雳化为了乌有。

  辰若风瞥了一眼辰立天离去的身影,他永远不会忘记,当年那个狠心的男人一走了之后,他和母亲是如何艰难的生活,受到了多少人的白眼、嘲讽,他永远不会忘记失去了家中唯一经济来源之后,母亲瘦弱的肩膀是如何扛起整个家庭的重任,不会忘记母亲当年遭受了多少屈辱才创起现在的风氏集团。他们当初所受的非人的苦难全拜这个男人所赐!

  ③

  转眼间小可在学校中“混”过了大半个学期。虽然这所重点大学课程比别的学校更紧,但小可却觉得无比得快乐而充实。

  “小可,莫华你们过来一下。”班主任在门口怒气冲冲地喊道。

  小可和莫华面面相觑,都有不好的预感。

  来到办公室,班主任把两本作业本甩给她们:“说,你们俩的作业字迹为什么一样。”

  莫华向小可瞄了一眼,小可说道:“老师,那个……前几天莫华说家里有事情,来不及做作业,所以我就帮她了。”

  “你还真好心啊。”班主任故意把“好心”说得重一些,让你一听就知道是反话,然后转头对莫华说:“你家里到底有什么事啊。”

  莫华一时涨红了脸,嘴巴支支吾吾的:“这个……”显然是当时对小可说了谎。

  “不管怎么说,你们是犯了错,那犯了错就得罚。”班主任脸上透过一丝狡黠的笑容,“发你们去打扫旧图书室。”

  小可小声答应着,莫华却瞠目结舌:“What?那个图书室几乎千百年来都没有人打扫过,现在肯定灰积如山,居然让我们去打扫?”

  “不打扫也可以,不过要受处分,打扫受处分选一个吧。“

  莫华无奈地说:“还是打扫吧。”她们俩个深知这学校中处分的厉害。

  小可和莫华拿着扫把往旧图书室赶去了。一路上,莫华不停地抱怨:“哎,去打扫什么图书室,现在不知要打扫到什么时候。”

  “你就别抱怨了,反正是我们有错在先啊。”

  来到了图书室门口,莫华突然捂住肚子,痛苦地说:“哎哟,哎哟,我的肚子。”

  “肿么了?”

  “肚子突然好痛哦,哎哟。”

  小可单纯的脑袋果然受骗,她一下子慌了手脚:“那怎么办啊?要不你先回去歇歇。”

  莫华见她上钩了,故作为难地说:“那怎么行,那图书室怎么办。”

  “放心,这儿有我呢。你赶快回去歇歇吧。”

  “那真是不好意思了。”

  小可看莫华走了,正想推开门进去时,却发现门把手上却一尘不染,按理说如果没人来过的话,这把手上应该积满厚厚的灰尘才是。“有人来过了。”小可这样想到。

  她轻轻地推开门,却被眼前的一切给惊呆了,到处都是蜘蛛网,灰尘堆积了厚厚的一层。小可不住地咳嗽,用手拨开蜘蛛网。正打扫到一处地方时,看见一扇虚掩的门,怀着好奇心,小可再次推开这扇门,门后是一个阳光露台。小可心想着:“到这个学校也有些日子了,想不到还有这么一个好地方啊。”她伸了一个懒腰,微风吹到脸上令她感觉十分惬意。小可敏锐的耳朵听到了一点声音:“这里有人。”她便朝着发出声音的地方走过去——“原来是他。”眼前一个身着黑色夹克的男生躺在地上望着天空发呆,而那个男生正是辰若风。

  “谁?”

  这一声让刚要转身离开的小可停住了脚步,她回过身来傻傻地笑了两声。

  “是你啊。”辰若风漠然地看了她一眼,脸上并无惊讶。

  小可走近了他,看见辰若风手中拿着那条金属项链:“那应该是你最珍贵的东西吧。”

  辰若风的嘴唇丝毫没有要动的意思,小可知道这次又得不到答案了,半晌才回答:“嗯,在记忆中很珍贵。”

  小可便蹲下来和辰若风一起望着天空。

  过了一会儿辰若风开口道:“你叫小可吧。”

  “嗯?!”小可先是一惊,既而点了点头。

  “哦。”辰若风低头瞧了瞧手表,便起身走了,又停下甩下一句话:“你,以后别来这个地方了,也别告诉别人这个地方。”

  “为什么啊?”小可想弄清楚,也尾随其后。

  走到旧图书室时,跟在辰若风后面的小可发现他旁边的旧图书架有些摇晃,正要砸向辰若风,他猝不及防,只听背后传来小可的喊声:“辰若风,当心!”身体突然被什么有力的物体推了一下。一声震天动地的巨响后,辰若风脑袋像被电击了一般,眼前——小可的身体正被重重地压在图书架下。

  辰若风蹲下来,急切地问道:“你,怎么样?”

  “没,没事,只是背好痛哦。”小可嘴唇发白,虚弱的说。

  辰若风看了看后面——一大滩血从书架下面渗出来,这让他一下子慌了手脚:“你忍着,我帮你。”说着便试图搬起书架,可搬了两三次都没能成功。

  “实在不行的话,就去找一些人吧。”

  “你现在伤得那么严重,等他们来了你说不定……,再说也没有人帮我,你放心,我一定会救出你的。”

  小可看着辰若风——眼眸深处那仿佛千年未化的冰冷在一瞬间被彻底消融了,流露出那挥之不去坚定、认真。“这样的男生真的好帅。”小可想着,脸上流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笑容。

  “啊!”辰若风使出了自己从未有过的力量,又是一声震天动地的巨响——书架被移开了。他看着整个人瘫在地上、后背已经血肉模糊的小可,心好像被什么刺了一下。连忙一把抱起小可:“你再支持一会儿,我现在就带你去看医生。”

  此时正是中午上下班的高峰期,辰若风抱着小可来到校门外,却怎么也打不到车,一脸的无奈和焦急,他发现小可后背上的血正沿着自己的手指淌下来:“你还能再撑一会儿吗?”

  小可微微点点头。“好!”辰若风说完便抱着她朝医院的方向奔跑过去。他一路奔跑着,任凭路人投以多少惊异的目光。

  小可感觉头像灌了铅般,渐渐地昏昏欲睡。“你,千万别睡啊,马上就到医院了——小可!“一股有力的声音把正一步步走向深渊的她拉了回来。

  医院渐渐出现在眼前,辰若风一进医院,便嘶声竭力地喊道:“医生、护士,救人啊!”

  ……

  仅是上部别忘了看下部啊

  朋友们看完之后好的话请转载评论

 

    浙江温州龙湾区新公民小学四年级:何雅雯

不够精彩?再来一篇
我要点评:下个路口等待_3000字
写作达人推荐

换一换

关于我们 | 营销合作 | 友情链接 | 网站地图 | 服务协议 | 投稿须知 | 问题反馈 | 联系我们

京ICP备15053428号-2 北京市公安局海淀分局备案编号:1101081950号   防网络诈骗专栏

作文网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5-2013 www.zuowen.com .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