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作文网! 注册 客户端下载
作文 > 小学作文 > 四年级 > 叙事作文 > 坏人也是管坏人的好人_3000字

坏人也是管坏人的好人_3000字

2012-07-20

作文网专稿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今天中午我洗完手准备吃饭,发现四(5)班班主任杨老师又在门口对邹老师大喊:“邹小洋!吃饭去啊!”意思是叫邹老师和她一起去食堂吃饭,她们俩个老喜欢一起去吃饭。邹老师说:“好,来了。”

  每天邹老师去食堂吃饭的时间,我们都是无老师陪伴儿童,就需要班长程小洲管一管,而这个班长自己也在说话,最多黄小昀或者江小慧在教室门口放哨,看邹老师回来了没有。因为我们这栋楼的走廊很长,而我们又是在走廊尽头,而邹老师一般都是从走廊最远的那头走回来的,所以她们有充足的时间放哨,并且喊一声:“邹老师来啦!”唔,我们立刻全班肃静。这个和古人喊的“刀下留人”一样,是绝对不可以乱喊的。如果谁谎报军情的话,将受到我们无数人的痛扁,因为不管是在什么情况下,这样一喊我们都会马上坐正,静静地等待着。

  今天中午又是这种情况。邹老师走之前说:“你们今天中午还是要好好表现喔,以前你们中午在那边吵来吵去,今天你们别吵啊,如果表现好的话,我会发给你们蛋卷。”我们已经看到教室门外有满满一大桶蛋卷,是每学期末食堂发给我们的。“哇!蛋卷!”我们全班同学都惊呼起来了,我们都很喜欢吃蛋卷。“但是,如果你说话的话,嘿嘿!蛋卷就要和你白白了!程小洲,管好班级啊!”说罢,邹老师便和杨老师边聊天,边去食堂吃饭去了。

  邹老师刚走,“叽哩呱啦”、“叽哩呱啦”、“叽哩呱啦”、“叽哩呱啦”,教室里又是跟往常一样闹翻天了。程小洲本来声音就不大嘛,她微弱地喊了一声:“安静。”但没人听得见,她这一声“安静”太没用了。然后她又喊了声稍微重点的:“安静——”还是没人听见。这时,蒋小潇听见了她的求援,大喊一声:“安静!”这次全班同学都听见了。连大队长陆小娅、黄小昀她们几个也听见了,说:“谁呀?这么大嗓子!”接着又“叽哩呱啦”、“叽哩呱啦”照样说。全班同学都齐声抱怨了一句:“谁呀!”然后又继续“叽哩呱啦”、“叽哩呱啦”“叽哩呱啦”、“叽哩呱啦”、“叽哩呱啦”。蒋小潇对他们无语了。

  这时,程小洲发现说话说得最凶的是宋小岚,他在和傅小涵说话。她就点名了:“宋小岚!”宋小岚头也没回,还是对着那个方向,我也不知道他们在干嘛。然后程小洲又喊了一句:“宋小岚!”宋小岚还是没反应。这时,今天我们班的那只“狗”(邓小青,她最喜欢学狗叫)生完病了,来上学了,也不知是不是打过“狂犬疫苗”了,如果没打过“狂犬疫苗”会很疯狂,她这次先压制了一点,不过还是很疯狂。

  “汪!”她这样先怒吼了一声,像狗叫一样地,然后冲向宋小岚,把宋小岚的衣领揪了起来,宋小岚猝不及防:“妈呀!谁呀?”他看到邓小青威严地瞪着他问:“没听到人家说话吗?”“对呀,人家说话,为什么我不可以说话?”看来邓小青的话被宋小岚误解了。

  邓小青又说:“我是说班长说……”“对呀!班长都说话了,我还不能说啊?”天哪!我第一次发现宋小岚这么机智!邓小青又把他的衣领揪起来,意思是让他别装蒜了,威严地问他:“等会儿蛋卷想不想吃啊?”宋小岚一般都很喜欢装扮成军人的,他敬礼敬得很利索,感觉像军人,他一脸严肃地说道:“我又没说话喽,你别乱说啊!”天哪!他可真会装!邓小青暴怒地打了他一拳,就懒得管他了。

  邓小青训宋小岚的时候,我们都像猴子看戏一样地看着他们,没声音了,可过了一会儿,我们看到邓小青教训他就是给了他一拳,我们都太失望了——怎么就这个结果啊?她应该把宋小岚拎起来,揍一顿感,然后宋小岚再反击,这样才精彩呢。可现在,邓小青给了他一拳后,他什么话也没有,沉默了,应该是被她吓住了吧?这场戏怎么这么快就收场了呀!我们又“叽哩呱啦”、“叽哩呱啦”、“叽哩呱啦”、“叽哩呱啦”起来,唉!还是自己演戏好。

  这时,坐在我后面的丁小馨又拿尖尖的水笔戳了我背一下。丁小馨有个不好的习惯,她不管是叫我还是聂小卿、史小成什么的,只要她手抓着水笔、够得着戳你的话,就会拿笔戳你。她这个人很坏,一边叫着:“郭子郭子!”,一边拿笔戳了我一个钻心痛,妈呀!酸死我了,我说:“你干嘛呀你!”她说:“哦,对不起,我没有其他通讯工具来通知你了。”然后“她叽哩呱啦”、“叽哩呱啦”、“叽哩呱啦”、“叽哩呱啦”又对我说了一大通屁话,我都忘了她说了些什么东西了。

  她捅我还是捅得到的,可是要捅聂小卿什么的,就够不着了,这时她就会使出她的绝招——拿她那把打开后长三十厘米的尺子,如果还是够不着,再绑一根水笔。但是,如果是这样的话,她捅别人脊梁骨就会捅不准,老是一不小心就捅到别人的屁股,别人老是会愤愤地问:“谁呀?戳我屁股!”

  她经常叫聂小卿“聂子聂子”,叫程小洲“程子程子”,叫史小成“史子史子”,叫我“郭子郭子”,然后跟我说:“哎,问你个低级问题喔,你古诗订正了几遍?”“哎呀,一遍呀!”过了一会儿,又在我脊梁骨上来了一下,问道:“郭子郭子!”“干嘛呀?”“哎,你看,刚才施博会说话了。”她老把“施小睿”叫成“施(世)博会”,我不耐烦地说:“哎呀,你管个屁呀!你自己赶紧吃饭吧!”

  过了一会儿,我脊梁骨又被她戳了一下:“郭子郭子!全小怡说话了!”“哎呀你烦不烦呐?我又不是班长!你自己管好你自己吧!”她还喜欢跟程小洲说,跟史小成说,跟聂小卿说:“哎,史子史子,邓小青说话了!”、“哎!程子程子!史小成说话了!”哎呀,真烦死了,那鬼看不见啊?真是的!

  这回她的魔爪伸到我脑袋上了,一边戳我脊梁骨,一边抓我后脑勺,如果我不听的话,我就惨了,她就会拿两只手戳我两个脊梁骨,疼死我了。她也很会装蒜,说:“我不过是叫叫你而已嘛,我什么时候戳你脊梁骨了?”

  好,丁小馨细节就放映到这儿,该看全小怡了。这胖子,真烦得要命!这祸事精,一天到晚和李小婴在那边交头接耳,然后又哈哈大笑。李小婴还在淘宝网上买了一种空白的《少年痴呆证》,上面印着“得此病的人痴痴傻傻”什么什么的,介绍一大堆。李小婴说:“如果有谁欺负我,我就把谁的名字写上去。”她像是威胁我们似地说:“我买了十九本啊,你们谁敢欺负我,我就把把他写上去喔。很简单的,不需要你填什么表格,只要把你的名字填上去就可以了,填上季小聪,就成了‘季小聪痴痴呆呆,疯疯傻傻……’,十九本!用不完的,再不行我买六十本!怎么啦?”填谁都不好,所以我们都不敢惹李小婴,这家伙也满烦的!

  这会儿,李小婴又从书包里拿出这玩意儿,和全小怡一起欣赏,又在那边读:“痴痴呆呆,疯疯傻傻……”全小怡又在那边说:“孟小丹!你别在那边跳舞了!”原来是孟小丹一边往来走廊里的垃圾桶里倒饭,她托着托盘,经常会把剩饭剩菜翻下来,一会儿一块肉飞到季小聪嘴里去了,一会儿一根青菜飞谁嘴里去了,原来是她在边走边跳啊?

  现在,全小怡是坏人,但她又是管坏人的好人,所以根本搞不清楚她到底是好人还是坏人。程小洲也是,她自己是坏人——自己在说话,但她又是管坏人的好人;我也是坏人,我也在说话,但我又是管坏人的好人——我管着丁子:“别戳我脊梁骨,懂吗你?啊?你别害人害已!等会儿我告诉邹老师啊!”

  那家伙,屡教不改,跟她说过多少遍了!她读英文课文的时候,读得也是非常快的,比我们都快了一拍,她还以为自己读得很溜很酷,其实怪腔怪调的。一个声音在我后面快得不得了,我都教训她很多次了——所以我虽然是坏人,但我也是管坏人的好人!

  现在,我们再把全小怡撇开一边,再来看看教室外面的人。妈呀,烦得要命,他们几乎在做广播操了,什么杜小弈、陆小娅、聂小卿啦,三五成群,一起“叽哩呱啦”、“叽哩呱啦”,象群大虫子。感觉班级里的人数是十以下,其余全都在外面走廊上。

  他们还三五成群地上厕所,第一批人大喊:“班长,上厕所!”“好,走!”他们就“咣叽咣叽”地走了;第二批人又大喊:“班长上厕所!”“好,走!”又“咣叽咣叽”地走了。过来的时候,也是一批一批:“许小阳,咱们来玩个游戏吧?石头、剪子、布呀,你先出呀!”说完又是“叽哩呱啦”、“叽哩呱啦”一大堆;“聂小卿,咱们来玩个游戏吧?”接着又“叽哩呱啦”、“叽哩呱啦”一大堆。每一组都是这样开头。

  我们第三组前四个人——江小慧、韩小毅、施小睿和翟小翊,都是搞不发。上次全小怡不是坐靠讲台的专座吗?和他们加在一起不就是五个人了吗?他们老是搞不拎清的——施小睿假装一本正经地说:“程小洲,你看,翟子翊和江小慧在那边吵,然后把我扯进来了,怎么办?”然后江小慧说:“不是的!嗯——”她嗲得恶心死了。翟子翊嘛,她不用多说,因为程小洲老是会偏向翟子翊,她老是说翟子翊很可爱,老是说:“尊贵的翟子翊大人!”什么都偏向翟子翊:“翟子翊是……肯定对的!嗯,对的!对的!翟子翊,你和谁一组的?”“我和江小慧一组的。”“好!你们两个对的!哎哟,真是个糊涂官啊!

  程小洲又问:“还有谁和谁是一个队的?”施小睿说:“我自己一个队!”;韩小毅说:“我自己一个队!”;全小怡说:“我自己一个队!”。程小洲说:“好!少数服从多数,他们两个赢,啊?懂了没有?放心吧,我……我会跟邹老师说的,啊?”“啊?不要啊!”“啊?你们也不要啊?啊,那算了吧。我走了。”瞧,程小洲就是这样一个糊涂官。

  今天撇开全小怡,他们四个也是这样的,程小洲见他们四个吵翻了天,就自己过来了,问:“你们是怎么回事?”施小睿先说:“我不知道,江小慧和韩小毅吵架,还带上一个翟子翊。我也没办法,我也只能揉进去吵了。”我心想:这是说的什么话啊?什么“只能揉进去吵”啊?太滑稽了,你嘴巴闲得关不住啊?烦死了!

  施小睿说好了,翟子翊说:“程小洲,不是这样的!是……是施小睿和江小慧吵,韩小毅揉进去了,我也揉进去了。”韩小毅说:“不是这样的!是……是施小睿和翟子翊吵,江小慧揉进去了,我也揉进去了。”

  他们四个在那边吵,吵了半天:“你不对!”“我不对!”“我们都不对!”最后施小睿说:“我没办法了。”程小洲说:“别烦了!”然后她这个糊涂官说道:“呃……以我多年的经验看……这件事……我搞不定!我得跟邹老师去说!”

  这时,走廊里的人报信了:“邹老师回来啦——”教室里没声音了,人人坐正!我也开始吃我的饭了,哎哟!看了半天热闹,连饭都没吃呢。

  邹老师回来了,说:“嗯,班级纪律不错!”不错个屁!真是!前面吵得要死。

 

      四年级:郭邦可

不够精彩?再来一篇
我要点评:坏人也是管坏人的好人_3000字
写作达人推荐

换一换

关于我们 | 营销合作 | 友情链接 | 网站地图 | 服务协议 | 投稿须知 | 问题反馈 | 联系我们

京ICP备15053428号-2 北京市公安局海淀分局备案编号:1101081950号   防网络诈骗专栏

作文网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5-2013 www.zuowen.com .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