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作文网! 注册 客户端下载
作文 > 小学作文 > 六年级 > 想象作文 > 幽冥亡者琥珀泪_2000字

幽冥亡者琥珀泪_2000字

2012-07-18

E度网专稿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三)

  莲叶羹在晦暗的日光下微微泛青,汝粉瓷的调羹分外剔透。白皙的手指漫不经心的搅着碗中的莲叶羹,晶莹的碧色眼眸中却是与周身气息相冲的艳辉。如一朵芍药,美轮美奂的失去了灵魂;妖气的太过无格。

  “今日无事之有罢。”我冷声道,莹白的指尖如水,挑弄着窗边的娇小花朵。岚媛蓝色水雾裙凌乱的覆在雪白的床单上,勾线出由外的冷情。沉泶低垂着眼睑瞅着我,哀怨的微微撅起唇边。隐忍着笑意嗔道:“我是男子吧?”见我的眉宇皱起,又淡淡的补充道:“那,我到颐岚殇阁中是客,你总不能请我吃莲叶羹吧?姐,我吃过午饭了。”我慵懒的将手帕缠在冰指上,两者的洁白似玉欲要融在一起,辨不出那个是手帕哪个是手指。轻轻然呵道:“是孤叫你来的么?便是你哲自由取而已。”不满的看着我,很小声的嘀咕道:“以为我想来啊。要不是玉箫掉进溪里我才不来呢。哼哼,谁知道,你这当主子的还不欢迎我。真是……”沉泶一边自哀自怨一边讲早已凉透的羹翻来搅去,仿佛还在嫌弃它太烫口似的。蓦地紧张兮兮的拉住我的衣袖,猛烈的摇道:“喂喂!凌之,你说我这么晚回去我爸会不会让我罚跪?凌之凌之,你别无视我好不好……吱一声啊。”我抬起眼眸,微瞪了沉泶一眼,晋蓝色眸中布满的忧愁须臾间烟消云散。“扑哧——”忍不住笑了起来,为了不让沉泶察觉我刻意掩饰着,但残岁的嗤笑依是从掩住的丹唇中传出。生如翠玲,久久徘徊在氤氲的水雾上。时而有风将它吹碎,带着眷恋与纯良消逝在时光的尽头,查无音讯。“真是没有想到。”我稍微直了直蜷缩在沙曼后的玉躯,若有若无的瞥向沉泶,抛去了冰冷,清冽笑道:“都是什么的年头了,沉郡主还让你来罚跪。今日午时见你,孤以为你越发沉静内敛,偏偏却是——墨守陈规,依然不改你那骨子中的惹是生非。悲哀至哉。”沉泶顺手的从檀香木椅上抓起一把团扇,挡住一半楚楚的娇容。男儿的阳刚之气尽失,反倒有未出阁小女的羞怯。“我平日那是装出来的,既然后宫朝廷中的人都会做戏,我试试也无妨啊。反正是少罚了许多次跪。嘿嘿,”他蓦地停住口,一双水汽朦胧的玓瓅碧眸盯着我看,唇边的勾起一抹好看的嫣然。我端凝的危襟正坐,冰眸似深不见底的潭水,给人以如履薄冰恐惧。幽冷的瞥了少年一眼,埋着头没有答复。沉泶白嫩纤细的手指轻轻挑起我的下下颔,极为轻佻的说道:“你又是以前的凌之了。还是比较习惯你笑着说话,板着张脸又不是给鬼瞰。”“手放下来。”我冷冷的命令道,眉宇间有着不着痕迹的愠怒。玉颜含赤,眉间带怒。微微叹道:沉泶依旧是风华绰约,可这玩世不恭的性情依旧不改。他若真的生于宫中……我的眉心一紧,梅花妆轻轻的揉皱,珠圆玉润的指甲尖再次掐在肉中,恶狠狠的止住我漫天飞舞的思绪。在宫中,诅咒旁人是切记万万不可做的;即使是无意之举,若真的咒着了人,倒是遭祸是旁人也是自己。沉泶见我自失,便伸出白皙的手指在我眼前晃了晃,仿佛我看不见他一样,更是用了十成力揉在我的头上。将原本一丝不乱的冰丝都弄得乱了几分。“诶诶,别出神啊。想人也是有个限度的。要是啊,我妈知道一定会热烈盈眶、感激零涕的。”见我依旧冷淡的倚被褥上,似一朵半妍的曼陀罗华,既是凄美凄落又是矜持艳晦。疯魔般掐在我的玉臂上,就差掐出人中来救我了。“姐姐姐姐,说话!丫说话!”我的洁齿轻咬,朱唇紧闭,悕然的望向河池。每一日,每一刻,我都会站在窗棂边失神忘己,眼神落寞又忧伤。“蒽……”我淡漠的轻轻开口:“那,你先走吧,我就不送客了……筱苒,送沉公子走便是了。”沉泶的眉宇轻轻皱起,透明如翼的薄唇欲要轻启。我似笑非笑的看着他,如彼岸之花般哀伤忧良,抑制住了他已到口头的言语。“几年前的不辞而别我很抱歉,但岁月已经磨平棱角与一切的痕迹。我们不是一个世界的人,你于仙界苍寒,我于红尘欲世。一宁静一喧嚣,终究不会成为一个世界的人的。甚至,彼岸之花也不是,至少,残花可见绿叶,落叶可见繁花。”飘然道,似梦呓般。只要一阵微风便会随风飘散。若流转的星轮换到今日之时,我怎会埋怨呢?静静回响,只是“少年不懂愁滋味”罢了。有什么比即恨却不忍、无力恨更痛苦,嗜血的欲望交织出残破的生命,即便我们是处于花季的流年也充满悲伤。褪去芳华,浮尘,留给着韶华儿女的还有什么呢?恨也好,爱也罢,只是一道无法弥补的悲戚。可憾的是,我在沦为怨溟是才懂人间一梦,是真的哀怨呵……荷花玉立在起浅浅波澜的湖面上,荡漾的冰漪冲淡悲怆,只遗留下了无奈与憎恨。瓣颤的荷花瓣,可曾忧伤过呢?亦或是被迫的强欢笑靥。我看向池面上映出的自己,眉宇间闪过一丝孤寂与凄凉。逶逦的银丝白纹昙花雨丝锦裙在风中轻盈的摇曳,悲伤早已成为了我的眼瞳,可眸中却不见一丝忧郁,唯有平静与冷傲。唇边失去温度与情感的浅笑将我震撼:何时,我已被人间的烟火湮没?我一直以为,我向母亲一样,像荷花一同,清妍出淤泥,不沾染污秽。可,现在,命运留给的我的除了假笑还有永无止境的懊悔与留念。人未老,心却找一清冷。这便是我罢。残阳如血,天地之间只剩下了一片嗜血的殷红,似被王者之族万余年冤死战死的人用鲜血染成的。妖艳的红在我的眸中燃烧,升华出一阵阵撤人心底的怨恨。傲菀荷,我不会原谅你和你的族人的。既是你的血债,便要你的血还!少顷,夕阳已全无。皎洁的月光冷凌凌的笼照在群立的宫殿上,冷淡疏远的看不出柔婉与亮丽。天穹上高挂的玉轮若曼陀罗花的眼眸,冷眼旁观着每一个从刑场上死去的人。巍然伫立在血泊中,不做任何的言论。一如他的眸子,冰冷绝美。蓦地,一阵阵似断弦又非断弦的声音荡漾在耳畔,在寂静的夜晚更为清亮。我纤细的手指蓦地一颤:无可挑剔的琴声中,竟然也是很久很久的眷恋与幽怨。难道,真的有人同我一样么?一样悲伤,一样的强颜欢笑?我阖起眼睑抬了抬,略带迷惑的瞥了筱苒一眼,筱苒的明眸倏地一紧,灵动的眼瞳更是硕大可人。迟疑不定的缓缓开口道:“殿下,是什么人在弹琴啊?那可是——”筱苒的手和身子都在颤栗着,眉宇间既是惶惑又是恐惧,余光在四周的草丛间游离不定,似乎怕什么时候冒出个鬼魂似的。下面的一个词,是她断然不敢说出的,何况,我和岚衣还在她的身边。我淡淡的撩起耳鬓的一缕墨蓝丝,轻轻巧巧的弯起嘴角,暗暗冷笑道:“孤也不知是谁呢。”看了看四下无人,飘然呵道:“筱苒和岚衣你们现在这里守着,我去看看罢。”我稍微有点戒备的向周遭看了看,压低清婉的声音,眯起的眸子细若竹丝:“若是有人来了么——”我的唇角勾起一抹若有若无的怨怼与惨绝,蕴着冰冷的笑意看着岚衣与筱苒。似笑非笑的将随身携带的白玉佩掷到地上,须臾间碎成了齑粉。见岚衣与筱苒会意便颦蹙起黛眉,姗姗步入琴声的范围中。幽冷的琴声如斯寒冷,尽管在炽热的夏夜,我的心中依然是如数九寒天。

 

    上海徐汇区上海市第二初级中学六年级:丁松妍(冰漪落红)

不够精彩?再来一篇
我要点评:幽冥亡者琥珀泪_2000字
写作达人推荐

换一换

关于我们 | 营销合作 | 友情链接 | 网站地图 | 服务协议 | 投稿须知 | 问题反馈 | 联系我们

京ICP备15053428号-2 北京市公安局海淀分局备案编号:1101081950号   防网络诈骗专栏

作文网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5-2013 www.zuowen.com .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