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作文网! 注册 客户端下载
作文 > 小学作文 > 三年级 > 想象作文 > 公主_3000字

公主_3000字

2012-07-11

作文网专稿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一、公主的真实身份

  盘古开天辟地之后,新的王者——莱特和西索娜统治着人间和天界。善良的西索娜受到了人们爱戴。

  不久后,西索娜去花园散步,发现在百花中有一朵荷花与众不同——它闪着金光,而且还长在了草丛里。西索娜惊讶之余,摘下这朵神奇的花,叫人做成香水,涂抹在自己身上。没想到几个月后,西索娜先后生下了两个女儿,她们都长得很漂亮。莱特和西索娜乐坏了,给大女儿取名为梦樱,小女儿为梦荧,他们一家,便开始了幸福美满的生活。

  可好日子没过多久,有一天,黑暗魔女薇琳复活,降临人间,夺走了未满周岁的梦荧,而12岁梦樱却不知所措,唤来了满面泪水的西索娜和愤怒的莱特。薇琳大笑:“哈哈,你们敢保证你们的人都属仙子吗?”“敢。你到底想干什么?”莱特被问得莫名其妙。“哼,让你看看梦荧,她是魔族!”“什么?这……这不可能!”“不可能?那为什么她也有黑蝙蝠的记号?”“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西索娜痛不欲生,这意味着她的魔族女儿将要离开她,永远,永远(因为每一个族并不能出现另一个族的人,不然她的亲人会受到惩罚)。“让我来惩罚你吧!”薇琳缓缓举起魔杖,念动了封印咒语。“西索娜,带着樱儿快跑!”莱特非常担心自己的亲人,接着,他沾着了薇琳的魔法光线,被封印在了地底下。“一个也休想跑!”薇琳向西索娜追去。西索娜不想再失去梦樱,使了个魔法,唤来了云朵,让云带着梦樱走了。“妈妈——不——”梦樱大叫,“快走吧,别管我了,快走,救出你妹妹——”西索娜刚说完,也被封印了。“妈妈……”梦樱乘坐着云朵渐渐消失在了天尽头。

  薇琳回到宫殿,给梦荧布置了一个漂亮的房间,她决心把梦荧培育成一位绝世魔女。渐渐地,梦荧长大成人了,她也变得更加美丽了,她的法力也成了这个世界上独一无二的人,没有人能胜过她。

  这一天,梦荧照样去花园散步,边采着那些刚刚绽放的花。突然她发现了一扇金光闪闪的门。“这是……”她情不自禁地将手伸过去,准备用魔法破解这道门锁。“荧荧,别碰那道门!”薇琳出现在宫殿门口。“妈妈,你……怎么来了?”“回来,我说过别碰那道门!”薇琳严肃地说,梦荧也不得不跟她回去,心里却越来越激动,越来越好奇。

  梦樱被云朵带到一个城市,她失去了母亲,简直痛不欲生,便隐姓藏名,给自己取名叫樱莲。为了维持生计,她不得不去这城市的宫殿打工,她决心一定找到自己的妹妹。在宫殿中,梦樱经常会挨鞭子,但她咬咬牙,痛苦都也就过去了。在闲暇之余,也找来魔法书学习,久而久之,魔力竟也达到了十级的高度。

  但是,梦樱他无法忘记往事:妹妹……怎么会是魔族?这是怎么一回事?在皎洁的月光下,她不禁想起了妹妹梦荧。“荧荧……她还好吧?”接着,一滴热泪滚落而下。

  其实梦樱并不知道,她的担心太多余了。梦荧对那个神秘金色的门很好奇,整天缠着薇琳。“妈今天我去摘花送您,您告诉我那个门的秘密可以吗?”“我说过多少次了,不行!”“妈——求您了!”“好了,荧荧,睡去吧!”未成熟的梦荧只好嘟着嘴回到卧室,在床上翻来覆去。突然,她悄悄地翻身下床,走进了花园,靠近了禁地那道神秘的金色的门。梦荧伸出手指,慢慢伸了过去,在一瞬间内,她被一股风吸进了这道门里,醒来时发现自己身傍坐着位老者。

  “您是……?”

  “梦荧公主,你知道你的身份吗?”老者问。

  “真实……身份?!”梦荧不解“什么真实身份,你是说……”

  “正是,你还有另一个身份!”老者冷笑一声。

  好奇的梦荧求老者说出这个关她身份的秘密。

  “好吧。你原是天主西索娜和莱特的女儿,后来……”

  “后来怎么样?”梦荧问。

  “后来你被薇琳夺走,但成了这儿的公主。你原来还有一个姐姐。”

  “姐姐?”“哈,现在,你可以实现我一个心愿吗?我全告诉你了!”老者似乎很兴奋。“什么条件?”梦荧问:“帮你实现就得了!”“好啊,不愧是魔女,现在,请让我吸取走你的魔力?”老者一刹那间又变成了一个面目可憎的巫婆,向梦荧扑过来,梦荧吓得跌倒在地。

  “住手!”在紧急关头,薇琳竟赶了过来“莎娜,放开她!”薇琳朝那个巫婆吼道“薇依萦光线”气愤的薇琳举起魔杖,一缕光线向巫婆刺去,巫婆吓得转了几圈逃走了,薇琳也牵着梦荧回到宫殿内。

  “妈妈,你告诉我,我是从哪来的?”梦荧相信了巫婆的话。“荧荧,你是我亲生女儿呀,你怎么会这么想?”薇琳有些惊讶。“刚才骗你的人正是女巫莎娜,当年我和她在同一个师傅手下学习魔法,后来师傅莫名其妙地发现我额头有黑蝙蝠,便知道我是魔族,将我送到了这儿当女王。莎娜嫉妒我当上女王,便和我抢夺长生不老丸,但她的魔力不足我,战败下来,没想到几百年后的今天她还是来找我。”

  “那都过了几百年,她还不会死?”“当然,她能用别人的魔力来延续自己的生命。”“哦,难怪她想夺取我的魔力!”梦樱倒吸一口凉气。“哦,对了,荧荧,你目前还不能保护自己,我给你精心挑了一位保护你的武士——凌霄,还有这变身符咒,能帮你变为真正的魔女。”“谢了”梦荧带着变身符咒回房了。

  “妈妈?姐姐?”这倒底是怎么回事?梦荧又想起了莎娜说的话,忧心忡忡地睡着了。

  这天,梦樱去打水,捡到了一块玉牌,上面刻着“莲花魔女”几个字。梦樱拾起来,收进一个红色的小袋囊里。她自己也不知到为什么要这样做,大概是因为自己的妹妹也有这样一块吧。“喂,樱莲,快干活!别偷懒!”突然王宫中的管理大臣发现了梦樱。“真对不起。”但梦樱总想着妈妈和妹妹。管理大臣又说话了:“我说樱莲,你今天怎么干活贼船慢腾腾的,小心扣你工钱!”梦樱不说话,如果在从前,自己就不用这么受苦受累了。接着,她叹了一口长气,继续干活。突然,她担心起自己的妈妈和妹妹是否也在受苦,心头涌起一丝酸酸的味道。

  “我说你今天怎么干活拖拖拉拉的!来人,把她给我关起来!”管理大臣照样摆着一幅盛气凌人的样子。如果在梦樱还是公主的时候,他早被拖出去斩了吧。没办法,现在可不是以前,梦樱只好服服帖帖地顺着他们的意思,被关了起来。

  这一边的梦荧却和姐姐与众不同,她根本就不知道以前发生的事。“凌霄,今天本公主要出去打猎,你陪我!”“是,公主!”梦荧对她的卫士毫不客气,她一天天长成真正的魔女。

  “凌霄,你到底看到什么了?”回禀公主,属下发现前面有一只兔子。“哇,真的?”梦荧终于获得第一只猎物。“快去抓!”但是,等她们二人走进森林抓到兔子时,却发现这是一只伤痕累累的兔子。“收下它,帮它养好伤可以吗?”淩霄问。“嗯,它很可爱,就叫——依依吧。”梦荧很喜欢这只兔子,把它抱在怀里,忽然一个身影从树林间闪过,梦荧头一阵痛,想起了门后的巫婆莎娜,怀疑自己真的有姐姐,突然天旋地转,抱着依依倒下了。

  梦荧醒来已在卧室里了。“姐姐!”梦荧大叫,她突然醒来。“怎么了?荧荧,你怎么了?”薇琳有些着急。梦荧质问薇琳:“告诉我,这是怎么一回事?快说!”“……荧荧,你……”薇琳有些吞吞吐吐。“算了,大概真的是我多心了,我可能没有别有家人了”,梦荧苦笑。“依依呢?去哪儿了?”话音刚落,一只小兔直奔梦荧。也许是因为精心地打扮过,依依显得格外可爱,它亲热地蹭着梦荧。

  “睡吧。”薇琳关了水晶灯。

  “嗯!”梦荧抱着依依睡了。

  午夜时分,依依悄悄地推醒梦荧。梦荧揉揉眼睛,跟着依依蹑手蹑脚地来到大堂的一幅油画前,依依爬上梦荧的肩膀,顶开油国,梦荧发现了一个精致的盒子和一本魔法密籍。她们正准备回到房音,突然间一个黑影——巡逻兵走了过来,他发现这边有动静便打开了灯。

  梦荧和依依不知所措,依依钻进梦荧的怀里,但是,巡逻兵却没有看见梦荧。梦荧趁巡逻兵关灯时长舒一口气,飞一般跑回房间,迫不及待地打开盒子和密籍,里面却一样东西都没有。梦荧叫来了凌霄“喂,为什么这里面没有一样东西?”“禀告公主,只有真正的魔女才能看见拿着这些东西的人和里面的东西。”“哦,难怪刚刚巡逻兵没发现我,如果是妈妈那就糟了!”梦荧虚惊一场:“看来目前我还不算成熟的魔女?!”

  双是一个阳光明媚的早晨,梦樱双开始干活了,而梦荧却懒懒散散地打了个哈欠,揉揉朦胧的眼睛,和依依一起玩耍,全而不知在她的姐姐脑海中的阴影还有那对家的想念。

  “荧荧,过来一下,我有话要对你说。”薇琳叫梦荧。“哦,来了!”梦荧不知道,下面她将面临的是痛苦的分离和一场悲剧的诞生。“荧荧,你也不小了,有些话是该对你说了。”“什么事?”魔女薇琳终于抛开羊皮——善良的一面,露出了她本来的面目。“梦荧,告诉你,其实你是我抢来的,而你是我最忠诚的手下”,她顿了顿接着说“是的,你还有一个姐姐,但是现在,我要统治全宇宙,所以,目前你会成为我的手下!”“什么,你……你之前都在骗我?”梦荧抬起了头,那惊詑的眼睛中涌满了痛苦和恼怒。过了好一阵,她抱起头痛苦地呻吟起来,泪水噙满眼眸悄然落下,滴落在一朵花的花蕊上“不,这不可能!”“没什么不可能的,黑暗魔法——多里多——服从”薇琳念完咒语,一缕紫光从她的魔杖射出,射向痛苦的梦荧的脑壳。

  ……

  “怎么回事?!”梦樱似乎感觉到了什么,“喂,樱莲,怎么搞的,快干活!”管理梦樱的那位大臣又来了,“是……”梦樱有些无奈。突然间,明朗的天空顿时暗了下来,一缕紫光伴着薇琳从天而降,所有的人马都跪下了,唯有梦樱还呆呆地站着。

  “欢迎女陛下”其中一个人带头讨好。“平身吧!”“谢女王陛下。”梦樱纳闷极了:她就是夺走妹妹的人?想罢,她拿也一根金针向薇琳刺去。“薇儿,现在看你了!”薇琳不慌不忙地指示着早已被控制的梦荧。“你为什么如此面熟?你是……”“在下薇儿”梦荧冷冷地答到。这里的她已变成了真正的冷漠高傲的魔女,薇儿则是她的代名。“拿命来!”梦荧向梦樱奔去。梦樱变出魔杖,挡住了这一击,但她往后退了好几步。梦荧又举起魔杖:“黑暗魔法——妮亚多娜——鬼影兵团,出击!”梦樱的魔力不如梦荧,被重重地摔倒在地上,扭曲的脸上泪光闪闪,她想:“这是荧儿?不,一定不是,荧儿不会这么厉害,现在只好和她拼了!”但是她在思索之时,梦荧早已派鬼影兵团把她绑了起来,关进了牢房。梦樱无能为力,孤零零地坐在牢房的墙角。

  突然,杀进了一群人马,原来是掌管人类的雪沫公主。“凌霄,挡住!”梦荧命令凌霄。凌霄上前,抽出亦龙剑,向雪沫刺去,没想到雪沫的手下走上前挡住了他。“哼,黑暗魔法——格里拉里——亦龙剑法!”这一招把士兵们打得飞了起来。

  但是就在这一刻,雪沫唤来了她的马——德尔娜,拉起了梦樱,向着远方飞奔。梦荧惊讶极了:“什么?快追!”接着一群人马向雪沫等人追去。

  雪沫拉着德尔娜,带着梦樱躲到进一个隐蔽的山洞。“你是谁?为什么要救我?”奄奄一息的梦樱不解。“仙子陛下,在下是雪沫。我听到西索娜陛下地呼唤,所以奉命前来支援你。”雪沫回答到。梦樱恍然大悟:“是妈妈?”“好了,休息吧。我去采草药。不用怕,这儿很隐蔽,他们不会找到这儿的。”说罢,雪沫便小心翼翼地出门了,梦樱也睡下了。

  梦荧随着薇琳回到宫殿,只见依依上前迎接。但是薇琳大发雷庭:“什么?竟然让梦樱跑了?”梦荧低头不语。薇琳接着说:“薇儿,毕竟你抓住了她对我们大有好处。”其实薇琳只是想毁掉梦荧另一个身份的证据。“但是妈妈……”“不要再说但是了。”薇琳摆动长袖,气冲冲地走了,只留下抱着依依的梦荧。

  梦荧回到卧室,她也在生薇琳的气:“明明是她没有把守好,怪起我来了!”依依吓得躺在她怀里,不停地安慰她。

  突然,“报——”一个侦察兵冲了进来。“怎么回事?”“报告公主,刚才我发现了雪沫等人的踪影。”梦荧听后心中大喜:“快带我前去——顺便通知一下妈妈她。”“是,薇儿公主。”侦察兵退了下去,梦荧拿起魔杖出了门,果然看见了雪沫公主。

  “真的是你!”梦荧大笑。雪沫淡淡一笑:“那还有假?”“薇儿,摆平她!”薇琳及时赶了过来。“哼,没那么容易。我精心想的战法不会那么容易战败!”雪沫拿起魔杖,骑着德尔娜向梦荧刺去。但凌霄抽出剑,上前挡住。梦荧一拂袖,一团紫光把雪沫团团困住:“说,樱莲在哪儿?”“我为什么要告诉你?”“哪就由不得你了!看招,黑暗魔法-------——妮娜依——魔女光环!”那团紫光绑住了雪沫,雪沫摔倒在地上。梦荧上前,一脚踩住雪沫:“快说吧!”雪沫却将头一扭不搭理她,梦荧气急败坏地叫到:“来人,把她押下去!”“是。”

  但就在人们刚把雪沫押下去后,梦樱突然出现:“不用找了,我在这儿,接招吧。魔法——多鲁克——封印!”一团金光射向梦荧。梦荧将身一扭,闪了过去。

  但事情并不是那么简单,那一团金光直射向薇琳,薇琳还没反映过来便被击中了,薇琳倒下了,人们立刻围过去,梦樱见此,立马逃走。

  “妈,你——”梦荧大叫。

  “不,我不能维护几分钟,薇儿,我被封印后你就是王者了,但是必竟你还小,有很多的人会打挎你,你要小心!”薇琳说罢变成了一块坚硬的巨大的人形石块。

  “不——”梦荧的眼泪飞了出来。

  “算了,陛下,下一次再去报仇吧!”许多人安慰她,“现在你是新的女王陛下了。”

  梦荧没有回答,直径走向房间,也许,她真的觉得薇琳是自己的亲生母亲,现在只剩下她独自一个人了。

  悲痛欲绝的她抱着熟睡的依依,盯着月光照耀的大地,眼中充满了对世界的仇恨。

  然而在这时,梦樱正在前往神族雨蝶公主城堡的途中,梦樱心想:“我的魔力……真有那么厉害?”

  二、抢夺魔位

  又是一个阳光明媚的早晨。这是梦荧登上魔女王位的第一天,但她刚刚砬上王位的手把,身上洁白的裙子一下子变成了紫色的长袍,额头上的黑暗蝙蝠抹上了一层红光,魔杖和变身符咒也变成了紫色,就兔子依依也变成了一条巨大的魔龙,但是梦荧却没有觉察到有这么大的变化。

  这几天都很顺利。“来人啊,这儿是该打扫的了!”“是,女儿陛下。”就连依依也发出“呕——呕——”高兴地吼叫。梦荧经常手持魔杖,椅着魔龙依依,飞在开空中守卫着属于她的这一片领地,这也是薇琳之前经常做的。

  也就在这个时候,梦樱也赶到神族领地——这上童话一般的仙境。“欢迎樱莲公主!”雪蝶仙子逗笑道。梦樱故作严肃:“我还配称‘公主’?岂有此理!”说罢,二人便开怀大笑起来。“公主,我知道你是西索娜陛下的孩子,但这个,我会保密的,只到你找到你妹妹为止。”雨碟愿意为梦樱保守秘密。“谢了!”梦樱很感谢她。

  “报告雨蝶公主,目前您说要找的梦荧陛下还没有消息。”突然跑来一个士兵,雨蝶听后失望地摆摆手,意识他下去。“你在帮我找荧儿?”梦樱有些惊异,雨蝶只是笑笑而已,算是默认。梦樱感激地拉着雨蝶的手,心中无比激动:“谢谢……我……”“好了,没事了”,雨碟说到。“可是雪沫为了救我自己被捕了。”“什么?雪沫,她怎么会……”雪蝶有些不大相信。

  这一边的梦荧闲着无聊,把雪沫押了上来。梦荧轻蔑一笑“告诉我,樱莲在哪儿?”“告诉你,凭什么,这把椅子你也坐不了多久了。”“什么?来人!”梦荧大怒:“把失魂丹拿来,让她尝尝和我做对的滋味。”“是,陛下。”

  不久后,士兵们取来一瓶紫色的药丸,倒出一颗。然后梦荧走上前,捏开雪沫的嘴,把药丸塞了下去,接着她又将一杯水瀼进雪沫嘴中。

  药效开始发作,雪沫眼着一片模糊,神志不清。“告诉我吧。”梦荧问道,“她……我,我也不知道!”“不知道,你怎么会不知道呢?可笑。”梦荧气愤地扇了她一耳光,雪沫没有说话。梦荧转过头:“算了,凌霄,把她押下去,我去找樱莲了!”“是,陛下。”说罢梦荧骑着魔龙依依走了。

  魔龙翱翔在天空中,梦荧仔细地盯着她身下的大地,但是不过多久,她便途劳地回到宫殿,她坐在宝座上长舒一口气。

  突然,大殿外狂风大作,但这刚刚还是万里无云的晴天,梦荧惊讶地一下子站起来,惊恐地张望着四周:“谁?”

  一团黑影缓缓走来,走向梦荧。“你是谁?快说,不然我就不客气了。”梦荧紧张地站了起来。“不客气,就凭你?还嫩了点儿。”“你到底是谁?”梦荧仍不屑一切地说。“我就是传说中的千年巫师巫格拉。这位子的主人也该换换了吧。”披着黑色风衣的巫师拍拍梦荧身后的魔族王位。

  “什么?这么大口气。”梦荧有些担心了,但依然摆出冷静的样子。

  “让开吧,我说,王位的主人也该换换了。”巫格拉带着一群虎将大吼着奔了过来。“陛下,情式不妙,我发现巫格拉竟然修炼达到七十多级。”凌霄跑过来报告。“什么?”梦荧终于开始有些恐慌。

  巫格拉竟也变出魔杖,往地上一敲,四周顿时石块飞溅,泥沙满天,梦荧感到一股杀气。“这……这不可能,怎么会……”梦荧说,“相信我,我会把她拿下的。”“算了,我们趁早快走吧,你斗不过她,下次再来报仇也不迟。”“哼,要走你一个人走!”梦荧说罢,冲上去:“黑暗魔法——妮亚多娜——鬼影兵团”一群穿着金色魔族战甲而又十分灵活的鬼影士兵从天一跃——他们只有影子。梦荧命令:“上,除掉她!”那群鬼影士兵蜂拥而至。巫格拉右手持魔杖,穿着的长袍一扬鬼影士兵顿时炸散。梦荧开始很担心,她想:“怎么会……她比妈妈更厉害,不行,我不会败给她的,”接着,她掏出一个镶着钻石的荷花形变身符咒“黑暗魔法——依娜丽莎——魔女变身”,接着全身变成紫色轻纱长袍,身体四周笼罩一层紫雾。“依他娜——火焰”随着梦荧的魔棒,一团火焰飞向巫格拉,“巫师法术——格里拉——水雾”巫格拉也变出了一团水向那团火扑了过去。“沙鲁娜格——催眠”一阵紫色的烟雾笼罩了整个大殿,在这个紫色的烟雾中什么都看不清

  慢慢地,紫雾散开了,但是巫格拉和她的人马并没有倒下,“现在该看我的了,”巫格拉挥挥手,她身后的士兵冲了上去,危急关头,一只黑影从开空中冲下,驮起梦荧和凌霄直冲云霄。“来人,把他们射下来!”巫格拉朝着天空中的黑影喊到,一群弓箭手摆好角度将箭射了出去,一发连一发,黑影左右摇摆着,可最后一发毒箭插进了它腹部。黑影最终还是逃走了,在远离宫殿后坠落下来,“依依,没事儿吧?”梦荧叫道,那黑影就是魔龙依依,依依“呕……”地发出几声惨叫,躺了下去,却并没死掉,“挺住,凌霄,你守好它,我就回来。”梦荧跑了出去,尽管她知道外面处处暗藏着杀机——巫格拉派人搜捕她,但为了依依她顾不了那么多了。

  梦荧沿着蜿蜒的山路一直到了悬崖边,悬崖脚下长着棵灵芝,红润的表面显得很有光泽。梦荧飞了下来抓住了这棵灵药,拔了下来,又伴着灌木丛回到依依休息的地方。

  “依依,吃下去吧,对你会有好处的。”梦荧来不及多想,立刻烧上一团火,提来一壶水,似乎忘记了凌霄的存在。

  依依用粗糙的舌头添进了不少,沉沉地睡了,梦荧舒了一口气,看天色也不早了,便睡下休息了。

  梦樱和雨碟睡在一起,心头都想着一件事,“雪沫她还好吗?梦樱又想起妈妈和妹妹,还有那严厉的父亲,心里又有一丝甜蜜。她还担心明天的旅程会顺利吗?

  雨碟翻身,朝着窗外,月光正笼罩大地,她的预感告诉她有一股杀气她将要会来面临,她担心梦樱和雪沫,自己的子民们,甚至还担心起了自己。

  梦樱想起了她轻而易主封印的薇琳,脑海中闪过一个念头:有人在帮她,但是为什么要帮她呢?这人又是谁?

  在巫格拉那边,一切都沉浸在喜悦之中。“大人,没想到您真是神机妙算,一下子就拿下了个宝位。”“哼,想当年薇琳当上女王背叛我,没想到我今天却来找她报仇吧!”巫格拉大笑,他竟是梦荧的“父亲”!“但是刚才那个女人好像不是薇琳,”巫格拉手下有人说道,巫格拉回忆道:“对,是个女孩。”他一面自言自语,一面将一杯酒下了肚。

  梦荧躲在山洞问凌霄:“你说,妈妈留下的羽翼珠会落巫格拉手中吗?”“不,不会的,哦,对了,在魔位被夺后羽翼珠和猫眼石等宝物都飞散到各位。”“哦,那明天,可能不会去找巫格拉复仇了?”梦荧问,这次,凌霄没有回答。

  那一头愉快的巫格拉也想起一件事:对了,能给人能量的羽翼珠也早该留落人间了吧。

  第二天一早,梦荧带着伤还未好的依依上路了。巫格拉率兵却在他们必经之路等候多时,他打算让梦荧告诉他那些珍宝在哪里——梦荧自己也不清楚。待梦荧发现他们时,已经迟了,她落入了有毒气的陷井里,而后面的凌霄和依依却逃过了此劫。被魔绳套住的梦荧动弹不得,魔法根本不能使用。凌霄飞快地冲上去,但巫格拉早已带上梦荧走了,只留下一团黑雾。

  巫格拉很快回到密室,放下了梦荧。“喂,你带我来干什么?”梦荧先开口问。“你就是这个统治魔族的原来的主人吗?”“正是,你想干什么?”“干什么,告诉我,你的珍宝在哪儿?别想使招,小心吃鞭子!”“你不是现在主人吗,我可是外人,哪知道你的事?”气急败坏的巫格拉拿来鞭子抽了梦荧几下“还嘴硬?”梦荧转过头装做听不见,巫格拉阴险一笑,把她关进了一个白骨成堆的房子里。

  房子不大,四周黑洞洞的,地上躺着许多死人的白骨。梦荧被绑住了,在墙角瑟瑟发抖,突然间,她听见远处的黑暗中传来一阵抽泣声,梦荧小心翼翼地爬过去,是雪沫!

  雪沫惊讶地问眼前的人:“谁?”“薇儿!你怎么在这儿?”梦荧有些脸红“这…。。。巫格拉夺走了我的位子,现在他想知道羽翼珠在哪……”“羽翼珠?”雪沫眼前乎地一亮“为什么?”“因为知道羽翼珠在哪的人也能真正称为王者,但……但我不知道在哪?”梦荧有些愧悔,雪沫也觉各梦荧不应该这么天真。

  突然,一缕光照过来——门被踢开了,巫格拉走了进来,一把抓起梦荧:“快说吧!”“什么呀?”“少装蒜!快说!”梦荧依旧选择沉默,巫格拉又拿来鞭子不由分说地抽在她腿上,梦荧的腿上鲜血如泉,她发出一阵痛苦的叫,接着,巫格拉手下的人狠狠揍了她一顿,接着摔门走了。

  幸好雪沫没被绑上,黑暗中,她抬起奄奄一息的梦荧,轻轻地说:“我来帮你,相信我,你会好起来的。”梦荧也轻声说:“谢谢。”雪沫从衣服上扯下一条白布条缠在梦荧受伤的腿上,白布立刻被鲜血浸透。“来,看看还能走吗?”梦荧试着站起来,走了还不到半步便摔倒下来,雪沫自言自语又好像在对梦荧说:“糟糕,腿不能走了。”梦荧不吱声,静静地看着她,许久,她吐出几个字:“没事儿。”

  奇怪的是雪沫突然发现自己长时间待在黑暗中能看见许多普通人看不见的东西。雪沫念了一段咒语:“啊拉斯基亚——转移!”便带着梦荧悄悄逃离了。外面狂风呼啸,满世界一片白,雪无止尽地下着,雪沫知道,这是巫格拉搞的鬼,也知道这四周到处潜伏着危险,但她一定要把梦荧带出这个地方。

  雪沫将梦荧带到一个山洞里,安顿好她便又踏着皑皑的白雪去寻找千年药泉。抵着风雪雪沫来到了一个悬崖边,筋皮力尽的她却没发觉身后发生了雪崩,待她回过头来时已经晚了,她被大雪吞没了。

  渐渐,雪沫趴在一块浮冰上,她醒了过来:“这是在哪儿?”她想,但是她没有忘记去寻找药泉的决心,雪沫独自一个人孤零零地沿着冰走,她现在要实行的第一件事就是找到出口走出这一个冰洞。

  雪沫随着阳光的指导终于走出了这个冰洞,这时,她惊讶地发现,冰洞的这一边并不是冰雪地,也就是说明,这个天下的大半部分还暂时没有让巫格拉掌控,在这儿寻找药泉是很有可能找到的,果然,在茂盛的草丛中有一泉清澈的水——药泉。

  雪沫兴奋地回到梦荧身边,梦荧苏醒了过来,发现自己并没有在宫殿。“不,我要去找巫格拉报仇。”梦荧提起魔杖起身走出山洞,却被雪沫一把拉住:“你斗不过他的。”“不要你管!”梦荧大吼。“我是为你好……总之,你不能出去,”雪沫声音有些小但很坚定。“放开我,是谁封印了我妈?是谁夺走了魔位?是谁让我落到了这惨不忍睹的地位?”“那……薇琳被封印是樱莲干的啊”雪沫有些惊异。“不,事情没你想的那么简单。”梦荧停了一会儿,接着一字一顿地说:“是巫格拉在帮她。”说完她挣脱惊呆了的雪沫的手踏着白雪飘扬而去,雪沫却觉得,必竟她恢复了本性。

  这时依依睡在森林深处,突然醒来——有人来了,果然,一群身披金盔的人出现了,依依大叫一声,黑暗的森林中的动物都被惊醒,凌霄也醒了,这几天,他一直很警觉。“黑暗巫术——魔顿莎——毁灭”金盔武士冲了上来,幸亏凌霄及时挡住,但也是勉强撑住罢了,金盔武士的头儿冷笑一声“黑暗法术——乌苏拉啰——报复之神”立刻,平空出现一股黑色烟雾,接着,这股黑色烟雾变成了一位身披黑斗篷的报复之神,她的眼睛呈火红色,能将看她的人变成石头,她手持一把地狱之剑,这能将任何一个人封印在地狱之门内。

  报复之神从空中飞过,飘到凌霄面前,她犹如幽灵一般,凌霄来不及躲闪被她封印下了一句魔咒。

  梦荧来到巫格拉的宫殿中时早已是傍晚十分,天色十分阴暗,好像要下雨了一般,巫格拉见到她轻蔑一笑:“不错,魔族精灵薇儿公主,不错呀,你怎么自己来告诉我羽翼珠的下落?”“哼,你就等着收尸吧,黑暗魔法——美格拉琪亚——幻花秋月”,一阵花雨落下,月亮也变得更皎洁,四周是苍苍茫茫的一片花雨,雨中夹着薄物,“依那莎——去开雾散”顿时,巫格拉周围黑云袅绕,吞没了花雨。“没想到,传说中的‘幻花秋月’这么厉害!”巫格拉轻蔑地说:“看招,黑暗巫术——亚依伶娜——魔光拢地”巫格拉的魔杖发出一阵耀眼的黑光,这股黑光笼罩了大地,原本黑暗的天空现在变得更加神秘,恐怖了。“你……想干什么”梦荧惊恐地张望四周,“没想到吧,我破了你的花雨阵,吸收了更强大的黑暗能量,现在可能将你封印在这儿了,巫格拉说,突然间,梦荧想到了变身符咒和魔法书,“啊米娜苏茜——精灵进化,”“什么”这一次轮到巫格拉惊讶了,眼前的梦荧不再是原来那个冲动的孩子了,而是一个真正的带着魔族翅膀的魔族精灵,一条张着血盆大口的魔龙飞了过来。“依依,上!”梦荧向魔龙依依发出了进攻的命令。魔龙接到命令,冲了上去,它眼睛里闪着红光,它向巫格拉喷了一团团采自地狱内的火熖。“依索——河神!”无奈的巫格拉只好呼唤河神,但是地狱之火打退了河神,因为河神的水是神圣纯洁的,巫格拉是控制不了的。巫格拉见状只好逃走了。

  “薇儿,你没事吧?”梦樱和雪沫赶了过来,梦荧问:“你们怎么来了?我的事不要你们管,阿拉斯基亚——转移”一阵紫光伴着她走了。

  “雪沫,明天我们一起去找羽翼好吗?或许还能遇见她,”梦樱问,“嗯,”雪沫点点头,“走吧,回去吧,巫格拉明天一定还会来的”,两人都沉默了。

  三、夺取羽翼珠

  天还刚刚放亮,梦荧和依依上路了,她们将去寻求那个羽翼的秘密,凌霄和金盔战士的战斗也早已结束,结果也无人知晓,梦樱、雨蝶和雪沫三人也按计划上路,她们很疑惑那个叫羽翼的东西旧何等神物。

  一切都在意料之中,果然,巫格拉也率领特种大兵去抢夺神物,凌霄、梦荧、雨蝶、梦樱、雪沫和他,六个人的争夺战拉开帷幕。

  梦荧早已进化成第二阶段的魔法能量,自然也就获得了魔族的神物之一——紫水晶球,有了它,梦荧很快知道了羽翼的下落,它就散落在遗忘海滩边的魔蛛洞穴里,当她来到遗忘海滩时,发现了巫格拉。

  遗留海滩,一个魔族禁地,这里有一个神奇的传说,给这儿蒙上了一层神秘的面纱:魔族原本是一个叫克维拉族领地,这个族群分为依那和希那两个国度,依那国国王有一个女儿叫月儿,希那国国王有一个儿子叫维克。在月儿公主与维克王子订婚那天,湖怪抓走了月儿公主,维克王子悲痛欲绝投河自尽,月儿公主好不容易逃了出来,得知王子死后,一心决定报复这个世界,仇恨装满了她的心,给克维拉族封下了一条诅咒,这就是现在的魔族,而月儿就是魔族祖先,这个遗忘海滩就是当年希那国的宫殿,羽翼珠其实是月儿给克维族封下诅咒的破解神物,但是这个传说已过去了很多年,羽翼珠不能再破解诅咒,但能给魔族的任一个人强大的力量。

  魔蛛洞穴是一个恐怖的地方,羽翼珠正在这里面,里同有一只体形庞大的蜘蛛,这是月儿公主当年的蛛怪,但是,巫格拉轻而易举地找到了个令人毛骨悚然的地方。

  梦荧也悄悄地走了进来,“没想到你还是比我晚来一步,羽翼珠我要定了!”巫格拉发现了她,“你是怎么知道羽翼珠的下落的?”梦荧问,巫格拉轻蔑地说:“昨晚我就开始派人跟踪你了,金盔战士们,上,把她给我拿下!”顿时,一群金盔战士冲上前来,他们早就埋伏在四周了。梦荧不慌不忙地拿出紫水晶球:“斯拉地——魔粉毒雾”顿时,金盔战士纷纷倒地,魔蛛洞穴被紫色的毒雾包裹着,巫格拉见状气急败坏地叫道:“一群没用的家伙,快起来给我上!”

  但是,这么大的动静扰乱了蛛怪的好梦,它向巫格拉和梦荧爬了过来,这只蛛怪是修行千年的妖精,法力高强,八条毛绒绒而粗壮的腿震得大地在微微颤动,洞穴里的石块也掉落在了地上。

  这时,梦荧发现了异常,他们停止了战斗,现在他们要并肩作战,打败蛛怪,但事情没有那么简单,蛛怪扬起一条腿,向他们扫去,梦荧及时闪过,但蛛怪的腿打断了支撑这个洞穴的石柱,石穴塌了,那个羽翼珠被埋在了废墟下。

  蛛怪爬了出来,向梦荧和巫格拉喷了一只蛛丝,立刻他们就被粘住了,这张蛛怪吐出的蛛丝织成的网有一种很大的腐蚀性,如果不及时逃出,那么就会化成一团幽绿色的腐蚀水,这种腐蚀水被蛛怪吸收后会给它更大的力量。

  这是一个麻烦的问题,梦荧的翅膀被乱成一团的蛛丝缠在一起了,跟本就动弹不了,巫格拉测用身体用力晃动,想挣脱蛛丝,却让它越来越乱了。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了,筋皮力尽的梦荧和巫格拉急得满头是汗,但也是无能为力。突然,梦荧想起薇琳教她魔法时告诉她,仙族的仙花蕊可以化解蛛怪吐的蛛丝。但是自己跟本动不了,上哪儿去找仙花的花蕊呢?突然她眼前一亮,上一次和那个樱莲战斗时好像她额头可以看出她是仙族公主,她身上可能会带有仙花,现在这个情况,她不会不来抢夺羽翼珠的。

  果然不久后,梦樱、雨碟和雪沫赶了过来,梦樱似乎早就知道了这个解决蛛怪的方法,便拿出仙花把它高举着,顿时,一阵仙光普照大地,只见蛛怪大叫一声,便被金光照住,迅速和蛛丝化成了一团水。

  梦荧和巫格拉长叹一口气,争先恐后地向羽翼珠奔去。

  梦荧举起魔棒“苏格斯拉底——收回”,顿时一团紫光从梦荧的魔杖发出,裹住了羽翼珠,她快速收回了羽翼珠。

  令人没想到的是巫格拉趁她不备,一掌将她打倒在地,夺走了羽翼珠,大笑着化成黑色旋风准备逃走,梦樱和雨蝶,雪沫三人急忙向他追去,可是没有成功。

  梦荧失望地回到依依歇息的山洞,一句话也不说,独自在黑暗中,这时,三个人影出现了,仔细一看,是梦樱她们,“樱莲,你们为什么要来?是来看我的笑话吗?”梦荧大怒,梦樱则被她这一举动吓住了。

  “不……我们来看看你,担心你会……”“我说过,我的事不要你管”梦荧总把她们视为敌人,说完走向洞穴深处,梦樱再一次怔住了。

  “放弃吧,或者……我帮你?”梦樱小声劝说。

  “我说过了,”梦荧头也不回地说:“如果你们是来看我笑话的,就马上给我走,依依,送客。”

  依依“嗷”地大叫一声,有力的尾巴摆动了,以此威胁她们出去。

  “算了,薇儿,明天见,好了,我们走了!”梦樱无奈,只得招招手离开了这个洞穴。

  “依依,你说我怎么办?她们都来看笑话,还有,凌霄在哪儿?”梦荧抚摸着依依问它。

  依依不吭声,梦荧又陷入沉默之中。

  黑得伸手不见五指的路上,梦樱想:薇儿,她跟妹妹长得真像,但是,我的想法可能太多余了,她很想以前那个幸福的生活。

  “好了,到这儿了,再见吧!”要分别了,梦樱和雨蝶、雪沫两人告别,雨蝶也向她招手再见:“嗯,好好休息,别太多心了。”

  梦樱回到自己歇息的小旅店,呆呆地坐有窗口,心里很烦,很凄凉,还有一丝甜蜜,不久后,便睡下了。

  天,就这样慢慢放亮,新的一天又开始了,梦荧拿出水晶球,喃喃念到“托基米拉斯——显示!”便把手轻轻按在上面,顿时,水晶球中显示出了巫格拉,他已经在自己和宫殿附近叫人埋伏好了。

  “这么说,我们也该学习一下他了。”梦荧愤愤地说,“既然这样,依依,走吧,今晚我们去捉一点金翅粉蝶,再采朵颗毒果,然后再把毒果剖开,让它的毒素释放出来,让巫格拉埋伏的士兵中毒,金翅粉蝶用处先保密。”依依叫着赞同。

  第二天,梦荧和依依起得很早,把毒果剖开,小心翼翼地放在巫格拉的士兵埋伏的地方,不一会儿,士兵们就中毒倒下了,梦荧召唤来金翅粉蝶,又叫它们伪装成普通蝴蝶。

  不久,巫格拉也走出了大殿,将备开战。

  “哼,巫格拉,快把羽翼珠交出来,不然的话……”

  “不然怎么样,看招,尼多索——羽翼珠”

  “尼亚娜莎——金翅粉蝶,召唤”

  一群翅粉蝶飞出草丛,扑向浮在天空中的羽翼珠,它们的翅膀散发出一阵金色的毒粉,紧紧包裹住了羽翼珠,羽翼珠再没有办法向外传送力量掉落在了地上,梦荧赶紧捡了起来。

  “可恶,快把羽翼珠给我”巫格拉大叫,“羽翼珠,魔法解除”顿时羽翼珠发出耀眼的光,融化了巫格拉下的千年不化的雪。

  巫格拉被这阵光消灭了,但是,他释放出了更多怪物,自己则成了一个面目可憎的人,这时的他与其说是人,而不如说和怪物是同类。

  梦荧拍了拍手,和依依走了,必竟,羽翼珠已经到手了,这时,梦樱来了,却不见雪沫和雨蝶。

  “薇儿,你没事儿吧!”梦樱关心地问,“你怎么来了,快走吧,我不想看见你,”梦荧毫不留情走开了,突然,她身后的‘梦樱’嘿嘿笑了两声变成了凌霄:“尼多罗索——毒液”将毫无防备的梦荧中毒倒地:“你,怎么……”“不错,我就是凌霄,不过现在我是巫格拉的手下,”“可恶,依依,我们快走”梦荧一转眼就离开了大殿,回到了山洞。

  下一步怎么办?梦荧将手触放在紫水晶珠上,却无法看见下一步的做法,“看来毒液正在扩散。下一步,只好先去排出毒液了。”梦荧自言自语,走出山洞,她来到精灵族,因为这儿有很多草药,但她刚走几步就被卫兵拦住了:“你是何等人,竟闯入我们的地盘?”“少啰嗦,快叫你们公主出来。”可是卫兵却一动不动,“快去,听见没有,”卫兵们这才派人去叫樱紫荨公主,“紫荨公主,过了这么不知你还认得我不?”原来紫荨和梦荧之前认识,“荧儿,没想到你还会来找我,”“对了,现在叫我薇儿”,梦荧提醒她。

  过了一会儿,樱紫荨将梦荧带到后花园,紫荨问:“薇儿,你来干什么?”“我中毒了,想来找排毒草药不知你有没有。”“草药?噢,来人,去拿些粼粉”。“多谢了”梦荧接过草药转身准备回去,“慢着,你去哪?”这时,紫荨叫住了她,她不回答。“如果你有难处就住我这儿吧!”“好的,奥梯尼多依娜——召唤魔龙,”不一会儿,依依飞了过来。(待续)

 

    北京海淀区海淀实验小学三年级:张卉缇

不够精彩?再来一篇
我要点评:公主_3000字
写作达人推荐

换一换

关于我们 | 营销合作 | 友情链接 | 网站地图 | 服务协议 | 投稿须知 | 问题反馈 | 联系我们

京ICP备15053428号-2 北京市公安局海淀分局备案编号:1101081950号   防网络诈骗专栏

作文网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5-2013 www.zuowen.com .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