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作文网! 注册 客户端下载
作文 > 小学作文 > 六年级 > 想象作文 > 《天地魂》之《王者归来》拂晓遗尘(改版)_3000字

《天地魂》之《王者归来》拂晓遗尘(改版)_3000字

2012-07-06

E度网专稿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二)

  “凤荣夫人。”我垂下眼帘,淡淡道。柳月眉若天边的弦月,晋蓝色的冷眸蕰着清冷,泠泠荡漾在倾国倾城的脸上。

  琉璃桃面微红的转过头,提醒道:“姐姐,错了哦。是‘母妃’诶。”

  有意无意的细细抚摸过金镶珠宝蝴蝶簪,五彩斑斓的宝石在明媚的阳光下更是璀璨夺目。刺入的每一个人的眼眸,亦是如一根毒刺,不留余地的刺入我的心扉。

  沉泶理了理上乘的羊脂玉发簪中的若墨青丝,仅是弯了一下唇角:“沧寒涧玉雪阁沉泶参见凤芙夫人。”碧水美眸中却是峰回白转的美艳与掩饰不住的妖娆。

  玉雪阁是沉泶的楼阁,由纯正的檀香木铸造,清风苇荡便有微醺的芬芳。我是情不自禁的回忆起了懵懂单纯的少时流年,似仲春如初夏,承载了一生所有的希夷甜美;也是包孕了我年少所有的无知任性及固执。一如沉泶或妖冶或清淡的笑靥。它,是我生命中一块虽支离破碎却依旧圆满姣好的梦想。胜过我现在的孤寂落寞与日后的情愫幽怨。倘若我那时为偃琀,那,我绝不会抱怨。正是一时的迷茫失足与万古,待一切红尘芳华散尽,便只有哀愁了。柔肠易碎,憧憬易破。多少心心相依亦是抵不过万世韶华。

  朱唇禁不住悄声低喃:“玉雪阁……”

  沉泶的眼瞳顷刻细如针尖,闪烁着不露痕迹的警惕。若有若无的斜视了我一眼,如翡翠的光晕间包含着警戒。

  “姐姐真是见多识广呢。我和母后都不知道啊。”琉璃笑着看向我和沉泶,仿佛要从中找出什么端倪来。纤柔的手指掩住红唇,眼眸中更有柔婉的波光在婉转。敬佩道:“妹妹真是孤陋而寡闻了呢。”

  我笑的分外欢畅,薄如蝉翼的唇下早已银牙暗咬。怎么,凤芙夫人是母后?呵。我凌傲的腹诽道。琉璃啊琉璃,刚刚你有怎么是告诉我她是“母妃。”

  凤芙夫人华美一笑,没有什么责备的话语。琉璃却抢先嚷道:“那个人叫沉泶,哼,刚刚他可是嘲笑儿臣呢。姐姐,你也听到了吧?”语气中即使埋怨又是嗔怪。瑰红色的丹凤三角眼中灌满了莹莹的泪珠与哀怨。

  凤芙夫人带着傲气与轻蔑看向我,我仅是报之一笑,不做措辞。眉间犹是清冷,淡漠的拒人以千里之外。青玉耳坠同我的神色,期期微微如一个神色浅淡的佳人。

  “今日的荷池风景甚佳,只是这块汉白玉碑大煞妍景。皇上什么时候把它铲了才让本宫舒心。”凤芙夫人事不关己的谈论着,微带凌厉与藐视的眸光在我的脸上停住了少许。感叹道:“皖沅帝姬真是国色天香不是什么前任皇后可以媲美的。不知在宫中有多少皇子倾慕你呢。”纯猫眼石参金耳坠组成了凤鸾的形状,碰在一起,轻盈悦耳在我耳中却如报丧之音重重敲击着我早已千疮百孔的冰心。

  我的泪水险些从眼角溢出,即便是没有溢出,整个眼眶早已被悲怆浸润,稍一触碰,便会挥洒泪花。我抑制住所有的怨恨与悲戚,强硬的挤出粲然如花的嫣然。圆润的指甲陷入肉中,白皙的肌肤上又是道道纵横交错的血痕。

  我稍一抬眸,便是琉璃春风得意的笑容和沉泶黑沉如潭水的脸色。两者有别天壤,亦是将我的心搅成碎粉。只有仇恨于无力汨汨的从心间流出。

  金色的华贵长指甲抚到脸上,勾勒出盛气凌人的艳美。螓首微露不悦,看着我和琉璃。静宁的瞥着沉泶,平色道:“沉泶虽与你们二人年纪相当,但按辈分来说,沉泶是与你二人之上的。”凤芙夫人恍若想起了什么似的,傲蔑的瞥了汉白玉碑一眼,又转开了话题。

  云霏妆花缎织彩百鸟朝凤锦衣在略带炽热的下风中轻轻飞扬,金贵的衣袂宛如凤凰的双翅欲要在天穹中展翅欲飞。鸾凤凌云鬓插入了数只做工精细的金叉,凤芙夫人的眉宇间挂着一个缠丝玛瑙吊坠参银,火红色的光芒似丹凤熠熠发光的眼眸。

  我的心中有着丝丝缕缕的气愤与蔑视。做作至极的是,薄唇依然要挽起与世无争的浅笑。

  她用另一只手清清淡淡的弹了弹玉臂上的玛瑙银圆镯,事不关己的又开口道:“一个墓碑摆在那里真是碍眼,今年夏天的荷花开得如此旺盛却没有人来观赏。准是那碑太晦气,谁那么不识抬举,非要在哪里立个碑。帝姬怎么认为呢?”巧笑嫣然的脸转向我,丹凤眼中却是冷厉与嘲讽。

  我的泪水霎时要崩堤,晋蓝色的明眸上朦胧着浓郁的水雾。抿起薄唇没有言语,白皙的手关节泛起一阵青白。血色遂渐从标志的脸上褪去。

  “姐姐是怎么了,脸这么苍白?这几日宫中的人照顾不好么,这是该死。母后刚刚不是问姐姐么,姐姐怎么不回答?”琉璃诧异的微张樱桃口,妄自菲薄道:“呵呵,回答个问题还要这么斟酌,看来妹妹是要学学姐姐的谨慎。实际上也没什么的,说不好母后又不会怪罪你。我这个做女儿的还在这里呢。”

  我依旧是没有响应,神色淡然,恍如一切与我无光。眼角的余光早已瞥见琉璃与凤芙夫人交换了一个嘲笑的眼神。

  沉泶的黛眉颦蹙着,回味着琉璃与凤芙夫人话中的弦外之音。不着痕迹的轻呵:“皖沅帝姬恐怕是近日有些不适,既然是这样,就先各自分别罢。”

  沉静淡漠的妙如幽兰,玉身上清新的雪莲香平伏了夏日的燥热。我平静如水的脸淡淡一惊惊骇的望向沉泶:

  白如凝脂的肌肤上淡淡的散发着如玉的光泽,白的近乎透明。俊美的脸如桃瓣,精致的好似用篆刻刀一笔一笔的谨慎刻上。眉远若山,青丝如墨,碧眸缱绻,唇如涂丹,鬓似刀裁,纤长仿竹。身着一件暗绿滚边的淡绿罗衣,衣角的一侧刺绣上了一束花繁叶茂的君子兰,外罩一件透明如蝉翼的丝绸罩衣。秀雅的身上附上一层朦胧的雾霭。白玉发簪梳起三千青丝,稠密重迭的好似峰峦。遗留下的墨丝如瀑泻下,飞扬的衣袂好似多情的佳人。横亘的玉带间别了一只巧妙绝伦的玉箫,明媚的光芒为他打上了一层妖娆。清风霁月般的脸上,笼着妖媚。眸中更是峰回路转着风华与艳冶。美越仙袛。

  妖冶如斯,眉宇间却多了几丝寒冽与沉稳。岁月将我二人铸造的与往常不同。我不再如斯,他,大概亦是。

  凤芙夫人再次看了我一眼,一个眼神投向了琉璃。宁媚道:“琉璃,既然帝姬不适。我们就先走吧。今天我侄儿来宫中了……”

  琉璃一直在看着我,眼中满是骄傲与荣耀,她倏地急切打断道,连母妃也忘了喊:“那,那个谁来了么?!”

  凤芙夫人笑瞪了琉璃一眼,调侃道:“你想让他去你的宫中可不成,他是客,在芷瓴宫。”

  琉璃听到“不成”是眸光一暗,竟又豁达清朗的笑了笑,妆容精致的脸上划过一缕红云。

  凤芙夫人倩倩的笑着,带着傲慢撇到身后的宫女和太监。

  身边的宫女立刻抬来两只花轿,恭敬的让琉璃河凤芙夫人坐上。两把巧夺天工的油纸伞遮住了骄阳。

  我待二人走远,才落寞的倚树而涕,泪水如晨曦身份沾染在花朵上的清露,激昂的从纤长的睫毛上落下。珠圆玉润,似珍珠如宝玉。可精致的妆容却未曾哭花。

  “凌之……”清丽的声音回荡在耳畔。我没有作答,犹是泪如雨下。凄怨的泪水勾起了屡屡已故的情愫。痛,撕裂心驰。似一把烈火,肆无忌惮的燃着在广袤的心原上。驰骋着哀戚。

  “冰璞怨凌!!”沉泶在身后叫嚷道,纤细的玉指猛拍着我孱弱的肩头。“姐别哭了行不?”

  我略一抬头,对上了沉泶玩世不恭的笑靥。不知何时,故作的内敛以灰飞烟灭;韶秀的脸上布满了妖媚与顽劣。

  记忆似被撕开了一角,长河宛如喘急的溪流,绵延道我的面前。恍惚间又回到着小时的童真。“泶之。”

  沉泶轻轻的抚上我的背,低声安慰着我。白皙的手臂将我半拽进他的怀中,我的目光又变得戒备。

  沉泶幽幽叹气道:“是你自投怀抱,与我何干?”说罢,伸出纤纤玉指,发狠似地揉了揉我的螓首。笑颜又多了几分妖气。

  河池另一边,毅然倚石而坐着一个绝美的少年,一双不带温度的黑翡翠墨鉾浅淡的注视着,唇边却弯着和婉的笑意。亦真亦幻,白皙修长的冰指泠泠挑起萧瑟的琴弦。融入翠柳的倩影。

 

    上海徐汇区上海市第二初级中学六年级:丁松妍

不够精彩?再来一篇
我要点评:《天地魂》之《王者归来》拂晓遗尘(改版)_3000字
写作达人推荐

换一换

关于我们 | 营销合作 | 友情链接 | 网站地图 | 服务协议 | 投稿须知 | 问题反馈 | 联系我们

京ICP备15053428号-2 北京市公安局海淀分局备案编号:1101081950号   防网络诈骗专栏

作文网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5-2013 www.zuowen.com .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