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作文网! 注册 客户端下载
作文 > 小学作文 > 六年级 > 想象作文 > 《天地魂》之《王者归来》拂晓遗尘(改版)_3000字

《天地魂》之《王者归来》拂晓遗尘(改版)_3000字

2012-07-04

作文网专稿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王者归来·楔子

  拂晓遗尘

  楔子

  一念洛河,三生石畔,九世九生,幽冥颂焚

  泣血潭

  霰落未止,悲泪未停……

  玉雪缠绵在天地之间,遗落的星芒倾斜在死寂的血池旁,猩红色的池面泛起一圈圈浅浅的涟漪。若血般的红塘潋滟,清幽的月光在嗜血气氛的笼罩下散发出冷峻的光华。

  “我……”孱弱的声音回响在沉静的夜穹下,“永不会原谅你。”

  时而有羽昙蝶的残骸悬浮在水面,雪蓝色的羽翼上沾满了鲜血,连同……翅膀上的白色羽毛。

  藤蔓中的少女冷冷的笑着,嘴角扬着怨恨与肃杀,晋蓝色的眼眸中灌满了孤高的光华。“真是傀儡呢。”

  被藤缠绕在一起的纤手颤动了一下,血池须臾便飞扬起冰漪,千万只舞动的羽昙蝶便在冲击力的作用下被溅起的血珠拽入水中。

  沾湿翅膀的羽昙蝶虚弱的挣扎着,直至……陈默……被剧毒的潭水腐蚀殆尽……至始自终,她的眸中没有一丝怜悯。

  少女竭力的扭动着,恍若要挣脱出树藤的束缚,深绿色的枝干被散发的灵力包裹上了冰蓝色,一点点的碎裂。掉下一层层冰渣。

  白皙的皮肤暴露在空气中,隐隐约约有几道划破的血痕,少女蓦地睁开了一双如亘古冰霜般冷傲绝美的晋蓝色眼眸。清绝的月光舔舐上冰蓝色的长发,似水一样倾泻,却透着淡淡的冷漠。

  但唇边,汨汨流出透明的液体。

  可是,她的眼泪是如血般的殷洪。

  绝色佳人的泪与血似乎是替换的,忧郁着,落寞着。

  随意的抹了抹丹唇留下的血液,绽开一个清隽的笑靥,峰回路转着甜美与危险。眉宇间,一个羽昙蝶的印记熠熠发光。

  少女翻身从祭坛上跃下,伸手拍开蔓延的血昙花。血昙花洁白的花瓣上沾满了血水,雪白的花瓣吸食着一粒粒血珠,脉络弹指间便充斥了血红色的鲜血。

  “仇,我会报的……”轻启唇瓣,舌如莲颤。心中,还有一个名字没有道出。傲江。

  夙风畿

  修长而白皙的玉指缓缓抚上华美精致的银色墙壁,细细勾勒着古老的纹样。清若远山的眉宇蓦然皱紧,薄如蝉翼的双唇轻轻的抿在一起。

  少年撩起宣纸的封条,纤长的手指用力一拉扯,封条变碎成了碎片。宛如一只只飞赴烈火的飞蛾,放飞出黑色的蝴蝶。

  “竟然是她?”深邃的眸子闪过一丝异样情感。“你,自动解封了呢。”

  云淡风轻的挽起唇角,好似这一切与他毫无干系。被黑衣裹住的修长双腿却加快了速度。

  靛·月陵水波的封印居然这么不堪一击,她没被封印几天冲破了封印。看来,还是冰克水呢。

  我不会让你解封,我也不会杀死你……因为……

  疏璃的俊脸上读不出任何的表情,微微阖上眼睑,纤巧的手捂住碧水美眸,一滴若有若无的泪水从眼眶边滑过。

  琥珀亦泪

  身后遗留一条条水纹,衣袂上渲染出血红色。飞扬的裙裾俨然如撒旦的衣袍,嗜血残忍。

  白藕般的玉臂覆在逆光的墙壁上,稍稍试了些力气,墙壁便出现了一条裂痕,随后便大片的破裂。少女阴柔的脸上巧笑倩兮,眸中却是警戒与惨苦。

  “这是,最后一层封印了呢。你以为几道弱不经风的银壁就能将我困在泣血潭中?”睥睨着已经才在脚下的残壁断垣,孤傲的弯起了唇角。

  冲破。复活。杀戮。

  我的王国,我,回归了

  一缕曙光从门缝中射入,少女用柔弱无骨的冰指掩住双眸,另一支手指轻轻弹动,一道血蓝色的光线伴随着阴霾击向那一缕曙光。

  蓦地,一个人推门而入。修长的手指微微一档,血蓝色的光线便立刻溃散。仿佛昙花一现般,坠落到血潭遍布的地面上。几多血昙花便烟消云散。

  “是你?”

  少女用冷峻的眼神回视少年,一只手别到了身后欲要幻化出湔雪(剑)。“是又怎样?不是有怎样?”

  少年却抢先一步,修长如竹的手指迅速绕道了少女的身后,将迸发的冥力与灵力压抑会佳人的手中。冰蓝色光芒渐渐熄灭,血池又恢复了晦暗与沉积。

  雪,淡淡的落,与藤蔓缠绵在一起。

  少年的眉宇一皱,纤细的手中毅然握上了一直黑曜石的长剑。与射入的黎明曙光不和谐的交汇在一起。

  微微眯起了晋蓝色的眼眸,少女感到右臂一痛,回眸,蹙眉。白皙的手臂便裂开了一条伤口,透明的血液肆无忌惮的涌出。

  垂下眼眸,静静的呢喃出咒诀。万余株曼珠沙华顷刻幻化成了一道道血刃,在冥力的控制下刺向少年。

  少年温婉的笑着,眼眸中却还是摄人心魄的冷漠。“碎”

  细长的剑掷到了中天,隐晦的光华有暗淡变为明晰,一层层结界叠加起来。曼陀罗花恣意绽放在半空中。

  紫黑色的花瓣在血刃中颤动,释放的神力将曼珠沙华斩断。

  神袛之力与冥域之力击打在二人之间,刹那间,曼陀罗花与曼珠沙华的花瓣落满血池。停息羽昙蝶飞腾而起,却被重新拽如血池中。

  少女冷淡的笑笑,眉宇间闪过一丝玩弄,湔雪(剑)变为了一只羽昙蝶,混入羽昙蝶群中,查无音讯。

  “我已经败给你一次,这一次,我不会输。你,会死。”

  晶莹的光芒从低垂的花蕊上滴落,被拂晓的光芒镀上了圣洁的颜色,融化在少年黑翡翠般的眸中,美丽不可方物。

  淡淡的瞥了她一眼,清冷的勾起唇角笑了。

  真是,固执。那么。记仇。

  飞舞的羽昙蝶渐渐逼近,围绕在少年的周身,一圈圈的贴近欣长的身影。微蹙的眉宇倏忽剑布满惶然,少年向一角虚刺了一剑,挑起数只带灵力的蝴蝶。

  忽的张开结界,让羽昙蝶迅速的涌入占满了整个结界。

  少年轻盈的跃到空中,互抵起白皙的食指,一阵灵光包裹住了他,他霎时灰飞烟灭,只剩下一片片飘落的曼陀罗花瓣。

  少女没有一丝悲悯的笑着,径自向最后一层封印走去,窈窕的背影拖出一道道深红的水纹,拌合着涟漪。

  终于,要出去了呢。

  靛·月陵水波,冰轮遐迩,檀·枫丹白露,晖·冰江月,冥晟玄澄,嫣·梅林;你们,还在等我么。

  血恨之仇,可以报了……

  今宵,来临。

  身后传出一阵阵血昙抽芽的声响,少女不屑的端凝站立,伸手,覆在银质的墙上。

  薄唇情不自禁的轻语:“最后,一层封印。”

  倏地,一支藤蔓缠络上了少女的玉足,将她向后拖拽。

  少女冷峻的轻笑着,一支冰凌斩断了所有的羁绊。

  结界中,已没有了人影。

  他,死了么。

  心蓦地剧痛。

  少女惊愕的长大眼眸,惊异一丝不漏的闪现在眸中。

  我为什么要心痛?明明是他将我杀死,明明是他将我封印。要让我怜悯他,凭什么。凭我憎恨他、怨愤他麽。

  冰冷的抽动着嘴角,自嘲的笑靥浮现在了国色天香的脸上。

  一双深水黑瞳含着忧伤看着少女,正是,那个少年。

  少年看到她要冲破封印,瞳孔一点点的加紧。修长的手指上沾满了血污,黑色长袍上遍布了一片血迹。

  轻轻浅浅的叹着气:

  又是今生无缘,来世,会好么。

  只待花香随风,一切随缘。

  亦是一滴若有若无的泪水,滴落在血池上也滴落在心池上。

  血池上为浅漪,心池上却为骇浪。

  雪,渐渐的大了。血池与苍穹水天一色,互相稀释着好似要融为一体。两个身影,一个孤洁一个高傲。罡风恣肆激起血池的血水,血珠如撒旦的眼眸被嗜血芋怨忿洗礼。

  一切如斯,濯进芳华。

  “偃琀,我并不想与你为敌。只是,这个结果,不是你一手造成的么。”透过层层氤氲,清越的声音泠泠回荡在血池畔。璀璨的眼眸如星辰冷冽的光华积攒于其中。仿佛能充眸中看到苍穹的星河。

  眉宇间的仇恨已化作唇边的一抹甜美而危险的浅笑,青白色的手指已镀上冰蓝色的光芒。湔雪亦是牵制出了晦暗的阴影,血水从剑刃上外溢,渲染了影青色的剑身。互不交融的颜色不和谐地融在一起更为冷漠渗人。

  殷红色的鲜血缓缓从臂间流出,似蛛网一般绵延在一片白皙上,修长的玉指也变的猩红。凝结后的血却是纯净的琥珀色,不含一丝的杂质。

  薄如蝉翼的双唇微微颤动,亘古的咒诀如花香飘散在空气中。与血腥味混合在一起:“琥珀之瞳,璀璨入目。琥珀之泪,冷凝情愫。琥珀之血,永封王者。”

  愈来愈多的血水喷涌而出,偃琀轻轻一挥湔雪,血液变凝在了原地坚硬如琥珀。悬浮微粒一样浮在潋滟的水波上,氤氲的水汽上。“偃琀,其实我并不想……”死死抿住薄唇,冷声道:“封印你。”

  琥珀石的包围圈在渐渐的缩小,拧成了金黄色的绳索于藤蔓一起束缚住纤细的腰肢……最后,偃琀终始淹没在综合交错的树蔓里。不复再见。

  永恒缱绻

  银色的大门在渐渐的合拢,少年的身影消失在黎明的曙光下。

  “傲江!”

  眉宇微微颦蹙,脸上尽量使勾起一丝粲然,清浅的笑意荡漾道:“什么事。”

  偃琀没有言语,沉默了良久。傲江一直没有离去,他只是静静的当带着-回音。

  “沉泶果真是最幸运是的人,抛弃人世间的一切繁华艳俗与冥界享受天伦。”微笑着望向傲江带了一丝悲悯与不仁。

  你投我以泶之的残骸,我报之以万生怨恨的情谊。但还是可惜了些,毕竟你的为实物,我的论重论轻也不过是虚无缥缈的情愫罢了。

  血池漾起浅漪,彷如回忆在此徜徉。

  星云已换,流年复转。一切为定局。

 

    上海徐汇区上海市第二初级中学六年级:断翼飞翔

不够精彩?再来一篇
我要点评:《天地魂》之《王者归来》拂晓遗尘(改版)_3000字
写作达人推荐

换一换

关于我们 | 营销合作 | 友情链接 | 网站地图 | 服务协议 | 投稿须知 | 问题反馈 | 联系我们

京ICP备15053428号-2 北京市公安局海淀分局备案编号:1101081950号   防网络诈骗专栏

作文网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5-2013 www.zuowen.com .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