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作文网! 注册 客户端下载
作文 > 原创专区 > 每月征文 > 六月有奖征文:抬笔,才知笔下沉重_2000字

六月有奖征文:抬笔,才知笔下沉重_2000字

2012-07-02

E度网专稿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虫鸣成曲,傍晚的夏夜沉浸在浓郁的金色当中,早没了正午时分的狂热,逐渐变得安详温顺起来。然而因病昏沉的精神终于在此时此刻享受到了一瞬的清醒和放松。

  我拖着沉重的身子,起身拉开被夕阳染得橙黄的窗帘,一方迷人的金色便窜了进来,默默地,悄无声息地,便为因寂静而稍显冰冷的卧室填上了一份如梦似幻的谜样光彩,就像一丝灵光在我脑海里闪过。

  我情不自禁趴跪在冰凉的大理石上,情不自禁从成堆的废纸中抽出一张被压得皱皱的纸,从打满了补丁的笔袋中抽出一支朴素的笔来。就这样,我在那一片沉寂和安详中忆起了那个人,那甜蜜而苦涩的秘密。

  ——那个人,那些默默伫立在我生命另一端的美妙人儿,他在我生命的急流中被那湍急的河流冲刷得模模糊糊,看得那么不清晰,不分明,却给我的生命展开了一朵永恒不落的芬芳。

  抬笔,才知笔下沉重。我竟找不到任何华丽的言辞去诉说我的感情。

  落笔,文由感而发。而如今,竟脑袋一片空白,这使我不禁抚眉好好反省了一下,自己对于这种这么多年的不悔相守,究竟了解了多少?

  每每回忆幼年,眼前就不住地爬上了一片耀眼幻光,而那个年幼又弱小的我,一脸迷茫而又固执的神色,尽力伸展着粗短稚嫩的手臂想要拥抱住什么。这时,耳边总会响起轻柔的细语,柔软而又温暖的怀抱安慰着我,但更像是自言自语般安慰她自己。

  于是我便固执得不愿放下酸痛的手臂,依旧抬手伸展向那刺目的光中。

  也不知过了多久,一个高大的身影便出现在了我们身边。而我,也如愿以偿地享受到了高大硬朗的怀抱,只觉得双臂不再空虚,幻光不再刺目、讽刺。你看,这光啊,它是如此温顺柔和。

  于是,年幼,不懂事的我便理所当然地享受着这种怀抱,这种温暖,这种爱。那时的自己,简直就像陷入了一场迷幻而又安详的美妙梦境一样幸福。

  清梦总有醒时,一位可爱小生命的降临,十分轻易地就打碎了那层清亮透明的薄纱。那次,鲜少生病的母亲住了很长一段时间的院,出院时,我便第一次见了他,我的弟弟。弟弟降临,父母的关爱渐渐转移了,我的心中也不禁升上了一丝两丝难以言喻的微妙感情。

  “要好好照顾弟弟哦,你看你弟弟像个小天使一样,多可爱。”自从弟弟出生后,便经常看见母亲坐在一张大大的摇篮旁,轻柔地拂过篮中婴儿洁白柔嫩的脸颊,靠在父亲的怀抱中柔情似水地对着我说道。

  而我,这时还未及那摇篮的高度,于是尽力踮起了脚,朝篮内看去:那的确是像个小天使一般的存在,洁白柔软的脸庞,淡淡的几根眉和发舒展着,睫毛长长的,眼帘轻盖,小得不可思议的拳头紧紧握着母亲的食指,神情宁静而安详,全身上下简直散发出圣洁的光芒来。

  弟弟在父亲的怀里“依依呀呀”地笑着,小小的手挥着,我看到父亲一脸幸福迷醉的表情,竟不禁感到了冰凉的恐慌。

  那是本该属于我的怀抱!小小的任性的我心中如是想着,不甘示弱地将自己伪装成一位“乖孩子”、“好姐姐”,只为了搏父母的更多关心,可父母亲的关爱的重点仍在弟弟一人的身上。于是,无知的我对于父母的关爱的注意便渐渐淡了,更多地转换成了与我那无辜的弟弟的较劲。

  可当时的幼稚的我完全不知道“自己曾经参加过爸爸妈妈的婚礼”并不是什么值得骄傲的事,而这一切疼爱都是弟弟应得的。所以没有人可以想象到我在发现了自己出生证明和其他一系列的证据的时候,我有多么的震惊与沮丧。所有的

  我就是如此迷迷糊糊地度过了不知所以然的童年。

  在那一片葡萄酒一般的浓重色彩之中,我脸上终于露出了一丝两丝的类似醉态的颜色。想到故时的夸张举动,我不禁羞愧地放下了手中的笔,用一双冰凉的手掩住了我的脸。

  “怎么了,头痛吗?感冒了就不要再趴在大理石面上写字了。”低沉的声音在我身后响起,很是把我吓了一跳。

  “没,”我慌张地转过头去,只见父亲默默的站在我身后,手中还握着一杯冒着雾气的热水和几颗胶囊。“这是?”我看了看父亲拿的东西,突然感觉嘴有些干涩,又疑惑地看了看面带疑惑的父亲。

  “你又忘记了吃药的时间了,要小心自己的身体啊。”父亲似是有些无奈地笑了笑,又带着些恨铁不成钢的感觉说道,然后将热水和药递向我。

  “……恩。”我从过了热水,又重新看向了父亲。在夕阳的精心修饰下,父亲看起来是如此神圣。是的,在我的心目中是神圣的,神圣得我不敢再往他的形象上冠以更多的华丽辞藻。

  此时,记忆的风拂过我疼痛发热的脸,温柔地摩挲着我细而软的发;浮游不定的光线铺洒了一地,铸造出了被染红的大理石砖上的破碎人影;不时在口腔中感觉到几缕苦甜苦甜的味道,这更像那岁月中绽放的放肆的笑。温情,就在那、凉风中、味道中和影子中生长出来。

  有谁能说那丝丝的凉风,不甚眷恋?有谁能说,那交织的人影,不甚亲昵?有谁能说,那如梦似幻的夕阳下与人儿的记忆,不甚美好?

  我不禁攥紧了胶囊,仰头一口吞下。吞下的瞬间,我的余光瞥到了父亲那种幸福满足的表情……

  坐上了父亲拿来的椅子,我悄悄抹去了眼角滚烫的泪水,伏在木桌上一脸认真的神情书写,像是不忍惊扰那记忆中朴实又美好的人儿。

  “虫鸣成曲……”

 

    广东深圳宝安区深圳市公明中学初一:肖诗涵

不够精彩?再来一篇
我要点评:六月有奖征文:抬笔,才知笔下沉重_2000字
写作达人推荐

换一换

关于我们 | 营销合作 | 友情链接 | 网站地图 | 服务协议 | 投稿须知 | 问题反馈 | 联系我们

京ICP备15053428号-2 北京市公安局海淀分局备案编号:1101081950号   防网络诈骗专栏

作文网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5-2013 www.zuowen.com .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