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作文网! 注册 客户端下载
作文 > 小学作文 > 六年级 > 散文 > 沪——惊仙_3000字

沪——惊仙_3000字

2012-06-19

作文网专稿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楔子

  Tuberose在夕阳下绽开

  玛格烈的斜晖照射这冰冷的城堡

  七彩虹开始枯萎

  绝美的曼陀罗张开双臂

  接纳了一切绝望

  洛丽丝玛开始哭泣

  破碎了蜀葵的美梦

  在溢出的血海中

  墨菲斯特的双翼再次展开

  挣脱历年的束缚

  临现在世界的末端

  混沌吞噬了一切

  却掩盖不了隐藏的光辉

  当四叶草重新开放

  沉睡亿万年的封印被破解

  拥有钥匙的被选中者

  潘多拉的宝盒会为你而开

  Common*Fumitory也将实现

  Seraph的羽翼将成为你的保护

  Sheila的力量将纳在你的手下

  粉碎了吧,黑暗

  就让席卷的风

  把这场无知的噩梦结束

  ——WhiteRampingFumitory

  蔷薇末路馆(紫宸)季鸾澫尾

  第一章

  <1>

  里诺中学的后院,被诅咒的亡林。

  月华,洒落在近乎完美的面容上,风轻轻撩起了她的衣绲。

  穿透结界袭来的黑气虎视眈眈地打着如意算盘,肮脏的双爪却在碰到少女的那一刻,消逝在紫色荧光之中。

  “维尔思,就是这里么?”温柔似水的声音划破了沉寂的夜,让身边的人为之动容。

  “是的,小月。”听到少女的呼唤,一抹人影从旁近的树影里走出,淡淡的光晕在他身边泛开,照亮了黯淡的夜色。维尔思优雅地俯下身子,行了个标准的骑士礼,不紧不慢的话语中透出了对眼前少女的赞许:“还是被发现了啊!小月,你的感应能力越来越强了。”

  听到维尔思的话,我的心微微一颤,随即又沉到了大海中。

  “过分,太过分了……笨蛋……笨蛋……”控制不了了,狂流不止的泪水不断地从眼角涌出,我哭喊着,哭喊着自己的脆弱。

  “小月……”无奈,闪烁在少女眼里的泪光让他感到不知所措,而她,是唯一的一个。

  就这样吧,让她全哭出来就不会这么难过了,小月。

  突如其来的温柔像是触动了我心中紧封的弦,如露的泪水像是在绷紧的琴弦上被划成两行。

  “呜呜,笨蛋!为什么……为什么老是不听我的话……虽然我很弱……甚至没办法恢复你们缺失的力量,但好歹……好歹我也是你们的契约者,我不想你们再因为我……而回到那个世界去啊……呜呜!”大家不能再回到那个世界去呀……

  原来是为这个,还真够傻的。

  “我的主人——小月,既然我们选择了你,我们也有保护你的责任,所以,别那么自责。”

  维尔思轻轻地抚着少女的头发,安神。他又怎么会不知道,他偷偷跟出来,她会哭得更厉害,只是没想到这么快就被发现,看来,小月她……

  想到这,一种莫名的情感在他心中散开,有欣慰,也有失落?

  保护我吗?不!我不需要保护,我要变得更强!这样大家就不会再受到伤害了,维尔思,我相信我也能做到!

  流下的泪汇成了最真实的镜子,映照出她坚强而温柔的内心。

  “以后不能再乱来了!”我擦干眼泪,毫不客气地说。

  “嗯。”淡淡的香溢出了瑟色的容器,心中的温暖渐渐化开,想不到,神也有感情呀。

  细风在旋逸,偷偷地看着这对花样般的拍档,往日被寒冬刺伤的空洞早已被治愈,只是心中的忧虑不断,要告诉她么?

  蔷薇末路馆,被称为不可逾越的界限,任何人都不得侵入的异域,自从六年前的那件事,那里就不再出现过任何的消息,应该是说,无人敢去证实吧,毕竟那是多么令人望而却步的恐怖。

  六年前,B。TULIP的新任灵王登位,一开始就做了件震天地的事——把黑魔师不得擅自猎食无契约的灵魂的规定废除了,这可是幻界中的禁忌呀!历来“谜”就是两个世界,为了保持平衡安稳,才会被越天的结界隔开,分成G。PANICULATA和B。TULIP两个半界。如今,新任灵王废除了黑魔师的限制,也就是意味着悲剧的开始。

  那一天,天阴沉阴沉得几乎欲滴,焦急的身影在街道中不停地窜荡着,身后不断闪烁的光球穷追不舍,让他差点就葬身在海浪的涌覆中。疲倦在他急促的呼吸中喷涌着,却是更多的不安。急乱的脚步迈在空旷的大道上,犹如踏在漫无边际的黑域中,无尽的恐惧,不断地上涌,尽管身为影界里的君主,但面对着灵魂的疯狂猎食者,为了鲜味而失去理性的黑魔师,他,也开始招架不住了……可,为了保护影之界的唯一幸存者,他下定决心放手一拼,用自己的生命血祭打开了封印着影界的守护神的无界之门,用最后的力量把那些不可饶恕的黑魔师封住在他的影之暗界里,一同消失在永远的黑夜里……但后来他残留的气息慢慢地浮现在G。PANICULATA的大地上,并且形成了一个强大的异界层,一直一直地留在了那里,后来被人称为蔷薇末路馆——充满死亡却美丽得让人不能自拔的新世界。

  “大概你也猜到了吧,维尔思。”我指着周旋着的黑雾说,“这里,就是他的新城堡,那个唯一的幸存者。”

  “嚯!”像是刻意隐藏秘密的孩子被揭穿而惊慌得不停颤抖的样子,周围的波动变得异常的起伏,不过,我似乎能感觉到,那深深的痛苦与无奈,他,应该是个不错的孩子吧?也许,只是在一直害怕着,才没办法走出来,才会躲在蝙蝠的城堡里……

  在我对上维尔思的目光时,我也知道了全部的答案,如我所料。既然如此,就无需再顾忌了。

  “我们也进去吧,维尔思。”不容身边的人再次表态,我就硬拉着他穿过了这个通往影之界的结界。

  老实说,幸好结界的力量开始削弱,要不然我们进去以后我想不止现在那么舒服吧,要知道,影之界是连接黑域与光城的最重要的通道,更是人的内心的考验地,它能将内心的黑暗完全地诱发,一旦沉沦,就会成为黑魔法师的猎物,也就是说,黑魔法师与影之界的人是人们特别是魔法师的克星。

  虽然这么说,看来这次进来是对的了。

  一片死寂,任腐烂的枯叶践踏的死城,这样形容应该是最为合适的了。

  冰冷刺骨的寒风阵阵袭来,从背脊涌上来的不安与绝望不断刺激着神经每一个细胞,凌乱的褐叶在空中狂妄地呲咧着嘴脸,自大的笑声从四面八方传来,月光静静地洒落在欧式的大屋前,却褪去了幼年的纯真,取而代之的是让人颤栗的阴险。

  每前进一步,脚下的弃叶都乐此不疲地吱吱低笑,到底在笑什么?笑自己的愚蠢,还是笑打扰了它的我们的悲哀下场?

  我漫不经心地打量着周围,没错,我讨厌这种声音,骄傲而不可一世,即使死去了还是不改作风呀,无知的黑魔法师!

  “维尔思,这里,一点都不好。”我抱怨地说。

  维尔思听了,微微地掩嘴笑了笑,“的确。”小月,你害怕吗?在心中轻轻地问着,却不敢大声惊跑你的勇气,“不过,这里的气旋太诡异了,小心。”

  “嗯。”我点了点头,可久久没有移开视线。

  顺着我炙热的目光,血红血红的蔷薇花映入眼帘。深绿的条藤狠狠地扎住在灰黑的墙壁上,缀着如精致雕塑般绽放的红色蔷薇,那么鲜艳,如此夺目,是一个死城里应有的色彩吗?根本格格不入!

  过去看看?有一股冲动驱使着我,在那里,有谁在那里?我不自禁地伸出手,欲要去碰触那妖媚的花瓣……

  “停下!”

  “不要,小月!”

  两把不同的声音同时响起,手中的举动滞留在半空。

  谁?我骤然一回头,除了维尔思,没有任何人?

  额,这些人……怎么这么喜欢玩捉迷藏!!真气死我了!好看的眉头紧紧地皱起,嘴角扬起一抹不寻常的笑,呵呵!

  <2>

  风,偷偷地溜进了封闭的空间,带着半分玩味,挑拨着如机械般的枯枝,来泄发心中的不满。

  沙沙的声音在空旷的大地上回荡着,像是求饶的哭声,倒不如说是自嘲。红润的花瓣从花朵上凋落,被风甩在了怀里,仍不惊不怕,自由地旋逸着。顷而,淡淡的花香四溢,如梦蝶纷飞朝四边扩散。

  月苋草的粉末?居然做到这一步……

  “为何处处积累心机,各位黑魔法师,难道这些年来你们还未能冷静下来吗?”

  “哈哈,可笑!区区一个小女孩竟然来教训我们?”

  话音刚落,团团黑雾从蔷薇中散出,朦胧的轮廓渐渐变得清晰,一张张熟悉的脸浮现在眼前,正时当初被冥一封在暗界里的家伙。

  被封了上千年,样子还是没变?看来不太好对付。

  “小月……”维尔思不放心地把我护在了后面。

  看在他们的眼里,这大概只是可笑的把戏而已,“怎么呢?害怕了吗?”

  不理会他们的调谑,我还是管我自己的主意。还有一个人,这个城堡的主人去哪了?不过,话说来,这些家伙的眼睛还是泛着吸血鬼的异红,到底是怎么回事?黑魔师在不能吸食灵魂的情况下应该会慢慢变得清醒的,为何他们不能变回来?

  “那是因为,他们并不是自愿变成那个样子的,这一切都是西瑞特(上面说的新任灵王)的阴谋。”也许捉迷藏的游戏玩的太久连他也开始厌烦了,那个久久都不出现的人终于在最关键的时刻挺身而出。

  “你是说阴谋?”

  “没错。这一切都是西瑞特的阴谋,一来可以把守护两界之渊的影之界族铲除,这样他就可以轻松自由地进出光暗两个界层,为所欲为;二来又可以削弱黑魔法师的势力,减少对自己的威胁,为了达到目的,他废除了禁令,而且还故意诱发了黑魔术师的噬魂性,令他们失控,不断地攻击影之界的人。不管父亲多么努力,最后还是被他成功了,现在‘影’就只剩下我了。”像是述说着别人的故事,俊朗的面容上没有一丝情感,好听的声音却因冰冷过度而显得僵硬,身后拨动的披风更表现了他身为影之界唯一继承人的威慑感和神圣,让人不可靠近。黑魔法师们也因为他的到来而安静了不少。

  “但对此,冥一还觉得很内疚,身为影之界的君主却无法保护自己的国民,还让多年交情的黑魔法师们遭受这样的痛苦,他在和敌人同归于尽时用最后的灵力把他们的灵魂完整地保留了下来,宁愿自己永远沉睡在黑暗之中。是这样吧,名冥一的后人——夜一!”一直没有发言的维尔思接过了少年的话,轻渺的话语中透出一股难以抗拒的压迫感。

  少年没有答话,但从他犹豫的眼神中,他默认了。

  ……

  “也因为如此,你们不应该来打扰我们的,这里的宁静不允许你们来玷污。”

  “而这里也不是你们该留下的地方。”我反驳道。

  “这是我父亲留给我的,我永远也不会离开。守护他们,这是我的承诺。”

  “不可以。”我坚决地说,“这里不是B。TULIP,你没有权利留在这里,所以你们都必须走!”

  “呵呵,正如黑魔法师们说的,你区区一个小女孩,能做什么?就算有帮手,也不可能打倒我,有什么资格命令我?”少年有点不耐烦了,从来都没有人敢这样顶撞他,这女孩算什么!

  “没错,也许我没有你强大,但是起码我知道现在的你并不是冥一最想看到的,他拼了命也要守护的难道就是这个冷酷无情的你?他为什么把黑魔法师的灵魂保存下来你真的知道吗?既然作为一国的君王,你以为他就仅仅只想让你帮他守护这些冤亡的魂?他为什么把一切都藏在G。。PANICULATA,你真的知道了吗,夜一?”

  “我,我……”好复杂呀,唉!父亲,你留下的责任,我该是怎样去完成得了?

  我真没用……

  原本澄亮的双瞳慢慢变得黯淡,萦绕在少年周围的蓝光也渐渐变得透明,此时孤城中的他有如风中的枯叶,显得单薄,易碎。

  宛如抑制的力量突然被撤去,另一种欲望疯狂滋长,流连在夜一身边的亡灵空洞的眼瞳逾渐逾变得深红,本来缠绕在蔷薇上的污物瞬间脱离了本体把少年包裹在里面,一阵浓浓的血腥味袭鼻而来。

  “夜……”一切来得太快了,我来不及阻止,“夜一!”

  “啪啦!”一声,我无力地坐落在地上,一股温热的液体从眼角滑下,很苦,很涩。

  唯独维尔思,他还在提防着,观察着黑雾中的那个少年,“小月,你还可以救他,只要把这个空间打碎了,就可以救他。”。

  “夜一!”一声轻的似梦似幻的呼喊,正落到了绝望中的少年的耳中,谁?是谁叫我?勉强地转过头,却对上了那温柔似水的眼眸。“挺住,夜一!”它似乎是这么说的。还记得小时候,妈妈也拥有这么一双会说话的眼睛……

  这个女孩,真是乱来……隐约觉得自己笑了,自从父亲离开的第一次舒心地笑了……这样死去,也算是无遗无憾了……

  看到眼前的少年一副死而无憾的模样,我不禁哪里来的一股怒火,笨蛋!

  “维尔思,开始了,我们要一起出去!”一定!我在心里暗自念道。既然来了,我就没想过要无功而返。尽管是魔法限制,不还有一次吗?

  想到这,我单手撑地站了起来,来吧,风,我需要你的帮助。

  <3>

  张开双臂,任凭风吹乱了我的长发,我自然而然地感受着风的动向,从指间流过的清爽,我紧紧地一握,集于胸前,在指间绽开了紫焰,五芒阵在脚下显现。

  “缭绕大地的风之精灵,在你降临的这片土地,你的主人在呼唤着你。请汝幻变为吾的力量,以最纯美的祈愿,用光之躯来净化这迷途的大地——光之林!”

  “嗖!”紫色的能量不断扩大,阴暗的异空间里刹时被照亮,所有的污秽在一瞬间化为乌有,包裹着少年的怨念也不得不屈服在神圣之下。

  大地在颤动,天空在鸣叫,那股不可思议的力量让所有的生灵都为之敬服。

  风,牵引着紫色的花絮穿越在绝望当中,舞动在月亮的面前。所有的不安与霍乱在泛起的花海中趋向了平静……

  “我先回去了,小月!任务完成了,我也可以放心了。”

  “嗯,维尔思,谢谢你们呀,五芒!”我微笑着,在风的拥护下缓缓降落到地面。

  结界被打破了。

  远处的蔷薇已经不再是红色的了,而是天使羽翼的纯白,如同被洗彻的心灵,轻轻摇曳着,聆听着风铃的清脆奏点,陶醉在美梦中。

  一切,都还在睡着,当他们醒来,发现完全不同的自己,会是怎样的惊讶啊!也许,现在还只是枯枝,但春天来临之时你们又会面临怎样的命运,我期待着。

  轻轻抚着那一簇新芽,抬头仰望倾下的月华,令人心醉。

  “你们,打算去哪?”在夜一的周围,黑魔法师的灵魂仍在徘徊,不过,眼睛的颜色也已经恢复了往日的青蓝色,浅浅的蓝光包围着他们。冥一还真是温柔呢!

  听到我的呼唤,他们似乎稍稍吃了一惊,半信半疑地望着我,眼里隐约闪过一丝光亮随即又暗了下去,“不知道。或许我们应该到黑暗深渊去陪伴我们的交友。”

  ……

  “不行!”额?只见躺在地上的少年边坐起来,一脸不爽地说道,“你们有该去的地方,何况那件事不是你们的错。”

  “少主……”众灵殷切的目光,盯得夜一脸都红了。

  他,也会脸红的呀!

  “扑哧!”我不禁笑出声来。

  少年闻声,转头来正要叱喝偷笑的人,反而被那甜美的笑容愣住了……

  “大家都没事,太好了!”讨厌!虽然在笑着,可是眼泪偏偏忍不住要掉下来,很难为情呀,呜呜,肯定会被人笑死的,呜呜~~

  “喂,你别哭了。”她就是刚才理直气壮教训我的那个人,现在哭哭啼啼的,算什么呀?“喂,你就别再哭了!”拜托别再哭了!哭得我心都乱了,笨蛋!

  “我也不想哭,可是它要哭我也没办法。”我边胡乱地拭擦着眼边的泪,边解释说。我是怎么回事,这些天动不动就哭,又不是在拍悲剧。

  额,这是什么歪理?无奈的摇了摇头,完全搞不懂。

  不知怎的,看他一副不知所措的样子,我突然有一种快感,泪水也被抛到火星凉快去了。

  “还有一件事哦,你们的选择。既然是我把你们放出来,我有必要知道你们的打算,特别是离世千年的你们(在影之界里,死去的灵魂的一年等于300年),告诉我。”我转态一脸认真地说。

  同一个人,却是不同的气势,有着一股不可抗拒的威严,惊讶地看着眼前这位与众不同的少女,才豁然想起她施展的力量,根本不是一位十七岁少女所应有的,太强大了。

  “这个……尽管清醒了,但我们还是害怕会重踏覆辙,伤害更多的人。”灵们心有余悸地说,眼中闪过一丝不忍与痛苦。毕竟,好友的死因他们而起……不能一错再错了!

  “没关系,他们一直都在你们身边,看!”我抬起左手,蓝青色的阵法显示在灵的后面,点点滴滴的光球穿过蓝光的洗礼,旋绕在花园的周围。

  夜,还在延续,闪闪的星光背后是善良的翅膀,从天空洒落的点点荧光承载着的是多少美丽的灵魂?

  这一页,述说了无尽的悲伤,但收获的欢笑是永远不会忘记的,大家的心,在此刻融合在一起,无论是仍在生存的,还是离去的,也在努力着,为了相互间的幸福……

  这一夜,将是真正的幸福,是么?

  金黄色的光点渐渐散去,在空中欢快地追逐着,狂妄的笑声不再复存,留下了令人心动的歌调……

  蔷薇末路馆,也消失在神秘的夜里……<spanstyl

 

    广东佛山顺德区东头小学六年级:廖恩明

不够精彩?再来一篇
我要点评:沪——惊仙_3000字
写作达人推荐

换一换

关于 惊仙 的作文

关于我们 | 营销合作 | 友情链接 | 网站地图 | 服务协议 | 投稿须知 | 问题反馈 | 联系我们

京ICP备15053428号-2 北京市公安局海淀分局备案编号:1101081950号   防网络诈骗专栏

作文网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5-2013 www.zuowen.com .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