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作文网! 注册 客户端下载
作文 > 原创专区 > 每月征文 > 五月有奖征文:流光容易把人抛_1200字

五月有奖征文:流光容易把人抛_1200字

2012-05-24

E度网专稿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放假回家和母亲赶早市,拥挤的市场里突然一阵吵闹。扭头看去,鱼摊前一个女人正和小贩吵架。正值初夏,女人穿着睡衣,外面套了一件男人的外套,趿着拖鞋,头发胡乱绾着,发梢是焦黄的颜色,吵得脸红眼白。大家忙着劝架,女人翻着白眼,扭过头嘴里还嘟嘟嚷嚷。我看着这个女人,觉得眉眼间有些熟悉。母亲拉了拉我,低声说:“这个人你记不记得?小时候住在咱们家隔壁,你叫她翠儿姐的。她还给你扎过辫子、带你爬过山、捉过小鱼……”母亲的话在耳边絮絮成一片,我已经想起那个叫“翠儿姐”的人了。

  翠儿姐长我六岁,听妈妈说是被同院子的林叔叔从外面捡来的。她个子不太高,很瘦,笑起来右边脸颊有一个圆圆的酒窝。夏天的傍晚人们端着自家的碗凑在院子的水井边上聊天。翠儿姐就在水井边洗衣服。一盆衣服花花绿绿,白衣服是翠儿姐爸爸的,花衣服是翠儿姐妈妈的,一件红点点的是翠儿姐的。“老林家有福气,捡来个这么能干的丫头!”“刚来时可不这样,那时候又瘦又小,伶伶仃仃的,硬给老林拉扯大了。”吃饭的人们这样低声交谈着,其中一个人使了一下颜色,说话的人停下来了。原来翠儿姐好像听见了别人提她的名字,瞪着杏仁眼看过来了。等她回转头时,一个人又低声道:“好是好——就是太凶了点。”“这女娃命硬……”又一个人补充了一句。翠儿姐继续洗衣服,井水清澈,洗得白衣服愈发的白,花衣服愈发的彩。

  我总觉得翠儿姐不像他们说的那么“凶”,大多数时候她都抿着嘴,垂着眼睛,眼睫毛又密又长,像一排帘子一样,窸窸抖动着,偶尔右边脸颊笑靥一展,成了夏夜的一弯新月。翠儿姐常带我出去玩,春天的草坡、夏天的河岸、秋天的原野、冬天的雪地……翠儿姐给我扎辫子,手指有细又长,灵巧巧地就把头发绾成一朵花。有一次我们奔着去看巷子里一户人家嫁女儿。新娘子打扮得漂漂亮亮的,背出来时与父母告别,可不知道为什么哭了。我指着新娘子给翠儿姐看,“你看,新娘子怎么哭了?”翠儿姐本来高高兴兴的,这时候突然变了脸,拉过我的手说回家吧。我仰着头看着翠儿姐的脸,隐隐好像也看见了泪痕。我突然想起来有一次她来找我。那时是中午,院里的人都在睡觉,她蹑手蹑脚跑过来敲我的窗,问我有没有睡。我偷偷溜了出来,她拉着我在烈日下跑了好久,最后在树阴下停下来。她开始放声大哭,止也止不住,哭累了终于停下来,撩起袖子给我看她身上一道道触目惊心的伤痕。她咬牙切齿,“总有一天我要离开这儿,走远远的!”我看着她的脸,她脸色苍白,眼里却是一种我不能理解的坚定。

  后来老楼拆迁,院里的人各奔东西。我们搬走,翠儿姐也和林叔他们去了别的地方。然后再也没有联系,我也再没有听说翠儿姐的消息。她像一尾鱼,随波流入了另一片大海,无影无踪。

  我记得你过去温柔的身影、坚定的眼神、右边脸颊的酒窝,记得你的所有,可是当我们再相遇,你甚至没有注意到我。我想我变了,我长成了一个小大人,长到你曾经的年龄,长成了另一种样子。

  看着眼前这个女人,为了几毛几角的零碎和小贩争得面红耳赤,嘴里絮叨着柴米油盐的价格,眼神疲倦而机械。我多想走过去,拉起她的袖子,看看是否有伤痕,问一问她是否去了远方。

  流光容易把人抛,红了樱桃,绿了芭蕉。而你,被抛去了何方?

    安徽合肥肥西县肥西实验高级中学高二:孙今今

不够精彩?再来一篇
我要点评:五月有奖征文:流光容易把人抛_1200字
写作达人推荐

换一换

关于我们 | 营销合作 | 友情链接 | 网站地图 | 服务协议 | 投稿须知 | 问题反馈 | 联系我们

京ICP备15053428号-2 北京市公安局海淀分局备案编号:1101081950号   防网络诈骗专栏

作文网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5-2013 www.zuowen.com .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