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作文网! 注册 客户端下载
作文 > 小学作文 > 六年级 > 想象作文 > 《王者归来》之《拂晓遗尘》_3000字

《王者归来》之《拂晓遗尘》_3000字

2012-05-23

作文网专稿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情归故里·颐岚阁中伤

  阳光依旧炽热,若我炙热不安的心。可周身却感不到一丝暖意,身边的冰璞怨凌真是一块冰石,不仅仅因为她冷色的着装,还有更冰更泠的语气性格。

  我其实哄人是很有一手的,但在冰璞怨凌前却不知所措。哭吧,陪她哭,我妈还没死呢,健在的很。笑吧,缓解气氛,我觉得这样太残忍。这佳人定觉得我幸灾乐祸。装深沉吧,我自恋地说一句:我这样的美少年生得如清风霁月,一群人会把我当画画的模特儿。再加上我青丝如流水泻下,明眸似翡翠璀璨,横看竖看的绝代佳人,我可不想进宫当王妃啊~~~

  在这里我思绪漫天,说了一堆题外话,也不指凌之是悲是喜,纠结死了……

  纤长的睫毛稍稍颤动,少女依旧淡漠距人万里。良久凝眸,站起:“我无妨的。”柔风拂过精致的桃面,冷傲的眸光微微一闪,侧身离去。

  蓦地,冰璞怨凌姌袅的身影停驻。晋蓝色的眼眸如冷冽的寒星,又似一潭沉静的湖水。“轌之,去我阁中可否?”

  呵!邀请我去么。见她如此的嬛嬛,我欣然应允。挽着如月魄般的笑款款而走。我并不想怎的清高自傲,奔过去太不知礼数了。“可否?这几年你的古典文学学多了吧?我可从不学这个。”

  凌之呵,你美佳人也太冷了吧。笑一笑不死的,鬼要看你面沉似水。

  我迈进沉香木门的下一件事是……迈进另一只脚。纤细的手指推开沉香木门,我跟着他进了庭院。真美啊!素雅精美,我不怎地相信冰璞怨凌的审美风格了。那么清一色的古木雕,要耗费多少民脂民膏啊。靠!不会在嘲笑我吧。(这个可能性为-1000000)

  “坐么?”

  “我能坐么?”我瞥了一眼在家当成珍宝的黄梨花木制成的椅子,娇笑着反问说:“问一句哈,坐你身上行不?”

  如水玉般晶莹剔透的某种画过意迷晕色,似肃杀的冬日:“沉轌!你觉得可以么?”

  我将嘴凑到她的耳畔,很不怀好意的轻笑道:“我若说可以呢……………………”

  冰璞怨凌冷傲的冷哼,瞥过桃面恨恨离开。

  等……我好像不能惹她。这佳人真愠怒的赶我出去我就无任何解数了。在人家的楼阁,我总不能反客为主把?“得得得,大小姐换我错了还不成么?”

  冰璞怨凌没有在回首,窈窕的身影背向我,沉默不语。她,不会真的生我气了吧……虽然我说的是有些过于暧昧,可是她没有回诘。至少反唇相讥也是可以的。在家中,但凡我做错了事便要罚跪,对于被人的谩骂,我往往是漫不经心的。

  “汝可不再道麽?孤在寻……”

  “哦。凌之你找东西也不道一声。还真以为你生气了呢。”我依旧在原地笑盈盈的等着,整张脸蒙上一层妖媚。

  唉,在这样站下去,退驾驶在酸痛至极。若是凌之有报私仇的嫌疑,我还不给活活累死。算了,找个地儿坐下吧。木椅么?过于珍贵,也过于坚硬。我心中冒出了一个想法,霎时又是一个理由从我的心中升腾而起……

  少女背对着我的背影纤长削瘦,肩后的一双蝴蝶骨若隐若现,袅袅弱弱的柳腰轻折将阴柔的身段衬托的纤纤如月。依旧,像一朵昙花羸弱娇柔。

  他翻找出的是一个精美的琉璃瓶,只有精油瓶大小去一场精致。内壁由工笔勾勒着荷花的写意图。我被搞得莫名其妙,子女中却在胡思乱想:他不会对我一见钟情非要送什么给我吧。(作者:那凌殿刚才怎么脸不红心不跳的,一点逻辑思维也没有。还理科高材生呢!我就不信了,想你这样的厮怎么会数理化生门门精通!!××,纯粹的××{骂人是不礼貌的,因此用××来代替。}都是对来者不拒的……嘿嘿,荷花的花语是什么…

  “沉轌,你为何要坐在这里?”

  我承认自己的想法很荒唐,总而言之就算天时地利人和也不会这样。回应道:“你手上的东西是什么。”似问似答。

  佳人认定我在打岔,冷涩的微瞪了我一眼:“遗物。”

  遗物也可以作为信物?这,是死人的东西啊。我的思绪在开始时是止不住的,离正题越来越远……

  忽地,冰璞怨凌怔怔的看着我,我知道他一定不是在看我。“这是家母的…,对吗?”声音刻意放的很飘渺,不详让清丽的声响打破这一份沉寂,更不想勾引凌之的悲伤。丧母之痛,是在湔雪的伤疤。

  少女没有累赘的表情,长久的端凝的坐着,泪水与惆怅笼罩在冰眸之中,无尽的凄恻绵延,践踏在她国色天香的桃面上,蹂躏着少女的姣好。“是矣。”

  蓦地笑脸粲然,好似要瞥开痛梦,这种就是镜花水月。凌儿,到底是什么事,冰封了你的脸。我在怜悯的心道,良久沉默…

  将修长的玉指攀上佳人的锁骨,只见稍稍用了力:“凌之,这几年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眸如一方空灵的穹窿,布满忧伤,丹唇轻启:“幕后过世了,因皇后之争……”

  那么漠然飘忽,似乎在讲说着别人的故事。我想,这种就是痛苦,是也不愿让心灵的创伤再次流血或者,她早已淡然麻木了。

  “蒽……”我显然在思索,心中有着急不可耐,毕竟,这是高度概括的说法。“诶……说清楚些好么?你当你妈是……”我蓦然止住了唇,因为我的下一个措辞是“猝死”,但这太过于讽刺了,反而是在调侃别人。

  冰璞怨凌用元青花的茶壶沏了两杯茶,一杯递给了我。清澈的水中翻滚着菊花瓣与柠檬叶,清澄如他冷峻的眼眸。升华的雾气萦绕在她姽婳的脸上,更加朦胧幽谧。个多的是蛊惑人心。我深知凌之不是那样的少女,但她的容貌太过于倾城绝世了。

  “幕后的魂魄在那片荷塘中流离…”白皙纤柔的手指,指向妖艳的荷花,却令人感伤。“几余年前,母后与一位缤妃争夺皇后之位。缤妃是国相的嫡亲,母后是父皇的原配夫人。也许,这是一场胜负难定的战役吧。”

  现任的皇后?我不禁皱了皱眉头,是菀妃么?傲菀荷,傲视的嫡亲。傲氏,沉氏冰璞怨皇族同为琬滩界的三大氏族。我是沉氏的四公子,冰璞怨凌是冰璞怨氏的长女,我们自幼便在雪山上相识,那个什么傲氏了解甚少。

  “也不知何原因,或许是父皇不愿与傲氏家族的人互相争执。便将傲菀荷纳入宫中,关系甚为亲近。幕后自然无能为力,她阻止不了父皇之举,自得徒自悲伤。”淡淡的,淡淡的是悔恨还是悲怆在语气之中。

  凌之的母亲我认识,那一个随和柔美佳丽的女子。常梳着高耸的云鬓来见我。我对凌之母亲的印象素来很好。她母亲的死,我也颇为悲愤。“然后,她跳河自尽了。”

  “轌之!”冰璞怨凌不悦的望着我,埋怨我的不知礼数。我么?不以为然,呵呵

  她轻叹了一声,纤长的睫毛微垂,眼眸闪烁着璀璨的光晕。“母后应该是给逼死的。”满怀恨意地说完。再次瞥了我一眼,:“蛊灵术知道么?”

  “废话,傲氏的咒术,你问这个干什么?蛊灵术使用咒决召唤巫蛊师,来达到用蛊毒来迫害诅咒的目地。”我一字不擦的背了出来,对于咒术,家父逼着我学。导致我倒背如流。随后我又蕙质兰心的眨眨眼:“傲菀荷绝对会。她诅咒的是什么?”

  憫的开口道:“让母后失去倾国倾城之容,国色天香之貌。”

  我稍稍测了侧身,用纤细的手托住脸见,胳膊肘正在锦缎上,慵懒如故。微笑着调侃道:“你也太抬举你妈了吧?他要是倾国倾城,国色天香那你成什么了?所有形容人美的措辞用在你身上都不够。还有啊,赞扬别人就是赞赏自己。”再次用歆慕的眼光看着少女。

  冰璞怨凌愀然不悦,凌傲的瞪了我一眼,有些淡淡的怨恨。我越发觉得好笑,异常妩媚的回瞪着凌之。呵!真是有些眉目传情的感觉,我在心里暗暗戏虐道。这样的格局僵持了许久才结束。

  佳人的眉宇颦蹙着,喑哑的呵道:“沉轌,听孤说完好么?父皇的愤怒并没有针对这傲菀荷,反而针对着母后。欲将母后斩首。母后虽然无力为之却也不想被人践踏着尊严。一日,衣着盛装在河畔边端凝良久蓦地跃入池中,遗留下一圈圈忧伤的涟漪……”

  “不错,文采很好。”我听完最后一句话,不顾少女眸中溢着泪水赞扬道。“你爹好笨,有你这个绝世佳人怎么不来娶你。”我望着少女精如青花的脸,妖笑着调笑道。

  “沉轌!你……”冰璞怨凌的眉宇间布满愠怒,清婉的声音有些语无伦次。可我觉得她生气时也别有一番风韵。她看着我装作无辜纯真的脸,叹气说:“从我的床上走开!你到底知不知礼数?”

  总算等到了这一刻,我眯起凤眸反唇相讥:“凌之,我在雪山上听说你是才女。为什么几年前的事你都忘记了。别告诉我你是浪得虚名哦。我呢,可以在此提一下醒,就是你害我罚跪最惨的那一次……”

  说罢,我走了下来娇柔的调侃着少女。

  冰璞怨凌不着痕迹的笑了笑,若有若无的冷笑道:“哼,孤真忘了呢。若无事汝大可走矣。”

  “好啊,我没有意见。你别去找我我真走了。”

  我装这样子走了几步,又折返回来。看着她空灵落寞的身影。心中重重的一疼:凌之,我何尝不关心你。我若与你一起忧伤有谁会来安慰你?难道,年长你3三岁的我不知道宫中人的勾心斗角么?凌之啊,我不能直接安慰你因为我不会陪伴你到永远……终有一日,都会分离……

  我将手环住冰璞怨凌的纤腰,暧昧的问着昔日的往事,脸上依然是玩世不恭的表情。“凌之……”

  纤柔的手腕向后一版冰冷的甩开了我,她对我漠不关心的态度很是窝火但在我的百般缠问下还是告诉了我他在宫中的苦厄命运。

  殊不知,命运之门已开启,更大的变故压抑了所有的感伤。拂晓时遗留的回忆被罪过惨淡的蹂躏,留下一道道伤疤。花谢,雪沦,蝶罗,伤至……

    上海徐汇区上海市第二初级中学六年级:丁松妍

不够精彩?再来一篇
我要点评:《王者归来》之《拂晓遗尘》_3000字
写作达人推荐

换一换

关于我们 | 营销合作 | 友情链接 | 网站地图 | 服务协议 | 投稿须知 | 问题反馈 | 联系我们

京ICP备15053428号-2 北京市公安局海淀分局备案编号:1101081950号   防网络诈骗专栏

作文网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5-2013 www.zuowen.com .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