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作文网! 注册 客户端下载
作文 > 初中作文 > 初三作文 > 叙事作文 > 童年_3000字

童年_3000字

2012-04-26

E度网专稿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今天心情大好,下午出去走走。

  目的地的舅姥家。想要看看刚从美国飞回的小孩儿。之前在网上看到过发来的视频照片,胖嘟嘟的,想要掐一掐脸蛋。看到小宝宝很欣喜,快一岁的宝宝,很是调皮。舅姥抱着他在玩儿冰箱上的吸铁石。宝宝怕生,快要哭出来,妈妈伸出手来笑着要去抱,却身子一扭冲着我,脸蛋顿时粉嫩嫩的,黑瞳映出我的脸,小家伙儿登时笑出来,伸出小手,妈妈笑着说,要你抱呢。

  小家伙儿很不消停,扑腾到沙发前,把茶几上所有的玩具摆设统统拿起来,咬一咬。很硬,不好吃,就不拉到地上。再拿起来一个,咬一咬,再扔到地上。随后干脆整个人都蹲在地上,撅起屁股扒拉茶几下档的东西。舅姥一把捞起宝宝身上绑的带子,把他揪起来。这才醒悟原来带子是这个用途啊……小美国佬过了一会儿开始抽风,不停地蹦蹦,舅姥很有经验地说,嗯……每次蹦蹦就是要拉臭臭了……

  我蓦然间想起爷爷。那个壮实却掩不住岁月沧桑的老人,把我拉扯大。我还能记得,烈日炎炎的夏,他推着我的小车,带上草帽,一步一步走到小镇北边的立交桥,等待匆匆而过的火车,然后指着被烈日照的惨白的火车,高兴地说,格格,看火车!他的眼袋因为笑容而分外明显,我那时却只会没心没肺的窝在小车里享受荫庇,全然不顾爷爷是怎样的汗流浃背。火车呼啸而过大约只有十几秒,然而他却耗费了一整个下午的时间来带我看新鲜,每天如此,从不间断。那个夏天,仿佛也因此而亘古般绵长。

  那时候我和爷爷奶奶住在十二街坊,逼仄的古老楼房,在那时却是天堂。门前那条小街与马路的交汇处,是一个搭了棚子的雪花酪摊子,每天几乎都要去一趟,我在前面蹦跳,爷爷在后呼喊着慢点。十几年前的雪花酪很实在,满满的一碗,浇了厚厚一层红豆,那时候也只有红豆,满口的丰盈。不像现在,撒的都是香精,再吃不到当年的滋味。当时只顾着吃,忽略了他,我几乎就要以为每天都有和蔼的阿姨给我做雪花酪吃,不用付钱。直到某天,红豆吃到了鼻子上,我可怜兮兮的抬起头,却看见笑眯眯的他。阳光被棚子遮挡在外,不然我想那时的他,倘若被所洒满了金灿灿的阳光,定是掩藏不住的光华。那时我不懂,那是爱。

  稍大一些,他接我放学。那时我像故事中的鹅大哥昂起头,甩着大步子,他就缓步在后跟着,迈着踏实的外八字,稳稳当当。那时看什么都是新鲜,什么都要尝试。看中的小玩意儿,我一扭头,他已从中山装的口袋掏出破旧的本子,皮质的封皮已经发毛,可他还是舍不得扔,他翻了几页,从里面抽出一块钱,递给我。我乐滋滋的进了小卖部,后来的事却再也不记得。日复一日,每日放学的时光总是在那一刻戛然而止。似乎有了新欢,就不再关注那个身后的老人。他的爱,我还是忘了。

  他写得一手漂亮的毛笔字。那根自我出生就看见的毛笔天天晾在凉台上,无事他便从某个角落拿起墨水瓶,小心翼翼地倒出一点,用毛笔蘸了,在报纸上一笔一划的写。他不写诗词歌赋,酸不溜秋,亦不写赞歌,怀念英烈。他的笔是随意的,想到什么,落笔即可。他曾认认真真的写下我们家每一个人的名字,包括奶奶。当时只羡慕笔力遒劲,看着一撇一捺行云流水,自己却总是失败,然后就把精力放在奶奶的名字上来,想象他们之间的故事,是不是真的如眼前的平淡。我仍然没有仰头看一看他,那时的沧桑。那份珍爱,我再次丢弃。

  再大些,爸爸给我讲,奶奶回老家的时候被狗抓伤过,我就特别害怕狗。那天在小区玩儿,身边猛地窜出一条黄毛来,凶神恶煞地吼叫。吓得我往后退。他悄然无息的站出来,用宽厚的手掌挡在我面前,那温暖的口音犹在耳畔,他说,“没事。”

  谁说河南方言不好听?这是我听到过的,最美的一句话。

  后来奶奶爷爷来我家,我下楼迎接他们。在家门口看见远远的那两个老人,奶奶身边立着凶巴巴的一条狗,她抄起手袋赶,一边叫我爷爷,他却自顾自往这边走,冲我打招呼。

  在十二街坊的那会儿,某一次奶奶烙了烙馍。很多,装满了一箩筐。我突发奇想,想把它们搬到街边去卖。奶奶呵斥我,我嘟着嘴,站在街边,记得当时还有一个骑车的阿姨停下来叫,卖不卖?我没理她只顾着生气,她自讨没趣儿就走了。后来爷爷跟我说,这些馍还要吃,但是可以从里面拿出一些来卖。我高兴地揪出来一堆,摆在街边,还想模像样地背出来仅有的一个背包,想着可以装满满一包钱。那天生意很好,我赚了三块钱。一张红色的一块钱,两张绿色的。那时候东西很便宜,所以3块就是大钱。高兴的我啊,那钱都没舍得花。

  现在我十四岁,终于迟钝的懂了爱,然而时光如此绝情,它不会等待你明白,不会待你醒悟便令你措手不及。他最终没能逃得过岁月的无情,像许多老人一样,患了老年痴呆。我去看他,他却只是傻笑,抱着一堆扑克牌,扔了一地。爸爸说,他不认得我们了。他操劳了许久,终于可以停下来歇一歇。我也终于懂得,要转过身看一看他,看一看斑驳的皱纹是不是又多了几条,看看暗黄的牙齿掉了几颗。奶奶走过来,对爷爷喊,格格呢?格格在哪儿呢?他浑浊的眼睛似乎被唤醒,他抬起了头,洗牌的手停下来,终于缓缓地抬起来指向我,许久不曾开口的他说,那是格格。

  我猛地想要哭出来。但还是没有。

  这个老人,他忘记了所有人,每天在家里走来走去,吃了睡,睡了吃,大小便要靠奶奶提醒,照顾。他似乎只活在神志不清的世界里,每天看电视会说,看,那个是不是××。或者跟着电视里的人笑。他没了所有烦恼。却还是放不下我。我长大了,他可以卸下肩头多年的重任,他可以好好睡一整个下午不必再带我去看火车,也不必天天跟在我身后送我回家给我付钱。但他逐渐萎缩的大脑依然倔强地保留了一席之地,满载着对我的挂念。他还记得我。还记得这个从来没为他倒过一杯水的不肖孙女。

  前一段时间偶然去看了十二街坊,那里已经焕然一新,连最初的一砖一瓦都看不见了,似乎是对欣欣向荣的发展方向的玷污。取而代之的是围墙,和围墙内不示人但隐约看得见的红瓦。那条街口不知已经更迭了多少家店铺,当年的雪花酪,腾腾的白气,终归升腾在当年的暑气中,再也追溯不来。

  奶奶爷爷很早就搬走了,换了一个比较好的环境,我应当不再怀念当年。那间敞亮的没有一处略隐蔽之处的房子,那玻璃鱼缸和小小的热带鱼,还有手工制作的红色木碗柜,和上面放着的只有16个台的惨白电视。当年我躺在沙发的最上端,抱着两个一模一样的娃娃,指着墙上报纸上爷爷写的字,一个一个大声念出来。电视节目没有了,就光着脚跳下来,小跑两步再踮起脚尖按按钮,咯噔咯噔,一个一个节目就这样切换。16个台,一遍一遍轮回。听到木门后挂的零碎轻响,就登登登跑过去,仰望穿着汗衫的爷爷,露出大大的笑容。

  然后很自然的缠着他,把门后的用绳子编的吊床拿出来,在门前的树上绑好,让他抱我上去,然后,躺在结实的吊床上,睁眼望着天,望着绿叶,再闭上眼,在他轻轻的摇动中沉稳的睡去。

  他呢,大约走到旁边的瓜农那里讨价还价,买来七八个胖胖的瓜,等到我醒了,切一半来,插个勺子捧到我面前,依旧笑眯眯,说,吃瓜啦。

  呼啦呼啦,夏天就这样过去。

  如今看着小时在雪地中的照片,竟不记得一二。在二爷爷的家,的所有情景,竟也不记得分毫。童年的全部记忆,大约就是一杯雪花酪,咯噔咯噔的火车和电视,还有红白的吊床,和醒来之后可口的西瓜。自然还有,每一幅画面都少不了的那副笑容,和宽大的胸膛。我的童年,便是夏。

  一切终会逝去。看着面前的小家伙儿,大约他长大以后,也会有人告诉他,嘿,你小时候,可要把姥姥姥爷折腾死啦。

 

    河南郑州上街区河南省郑州市100中学初三:李枞林

不够精彩?再来一篇
我要点评:童年_3000字
写作达人推荐

换一换

关于我们 | 营销合作 | 友情链接 | 网站地图 | 服务协议 | 投稿须知 | 问题反馈 | 联系我们

京ICP备15053428号-2 北京市公安局海淀分局备案编号:1101081950号   防网络诈骗专栏

作文网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5-2013 www.zuowen.com .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