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作文网! 注册 客户端下载
作文 > 高中作文 > 高三 > 抒情散文 > 游荡的孤魂_2000字

游荡的孤魂_2000字

2012-04-19

E度网专稿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建武二十八年的一个深夜,静谧的北宫传来一阵惊恐的尖叫,几个宫女从破败的景安殿仓皇奔出,一个中年的女官闻声赶来,低声喝止住那些慌乱的女孩儿。

  “回青姑姑的话,郭王太后娘娘薨世了。”

  那女官脚底一个踉跄险些站立不稳,推开上前搀扶的宫女一步一步向殿内走去,只见她的主子静静的躺在那张破旧的木床上,脸色灰败,再也没了声息。她颓然的跪在床边的脚踏上,颤抖着双手轻轻的合上了主子的眼,然后用力的撑着床沿站了起来,出去吩咐殿外的宫女。

  “你们几个去个人,到门口禁军那里通报一声,沛王太后薨,他们就知道如何处理了。”说完,转身回了自己的居处,口中喃喃自语,“娘娘莫慌,奴婢这就来了。”

  几个宫女都是年轻识浅,从未遇到过这种情况,心中害怕,没人敢留在殿上,于是一起跑去禁军那边。值夜的几个人暗叫倒霉,居然赶上了这么个差事。皇上皇后那边没人敢去打扰,可是东海王和沛王那几个大王可是王太后的亲生儿子,片刻也耽误不得,这样的差事也别指望能有赏钱,不赏两脚就不错了。

  景安殿里只有一盏孤灯伴着那个逝去的女人,可怜一朝国母,一旦身死,竟无人问津。

  沛王刘辅最先赶到,伏在母亲的身边哀哀痛哭,等到他的几个兄弟到了,沉声说道,“母亲到了北宫以后,身体却比从前好了不少,现在突然亡故,必有内情,我要进宫面见父皇,请求彻查。”

  刘强一把拉住他,“这深宫里的事情你有什么不明白,别说你查不到什么,就算查到了,父皇能为了母后治那位的罪吗?”

  “难道我们要看着母后枉死不成?”

  “那我也不能眼睁睁的看着你去送死!”

  半空中一个淡淡的影子,看着兄弟争执焦虑不堪。

  眼看刘辅带着几个弟弟就要冲出去,刘强拉也拉不住,就见沛王后跪在刘辅身旁,死死拽住他的衣袖,哭道:“母后这一辈子,什么事情没有经历过,有什么事情是她看不明白,这么多年忍气吞声,为的不就是几位殿下,大王难道要把母后的心血毁于一旦吗?”

  “大王可以不念我们母子,但是这么多兄弟子侄大王都可以不顾了吗?”

  刘辅转过头,看着满屋子掩面哭泣的弟弟妹妹、侄子外甥,一拳狠狠的砸在了门框上,含泪吩咐陈氏,“北宫没有可用的人,你回府调集人手,准备母亲的后事。”

  “诺。”

  陈氏正准备出去,就听宫女来报,“青姑姑殉主了。”

  众人无不惊叹,他们却不知道,半空中那个淡淡的影子急急的往女官的住所飘去。但她怎么也找不到青染的灵魂,就在北宫不停的游荡着,直到她听到一阵阵惊呼和惨叫之声。

  她赶到的时候,灵堂已经是一片狼藉,几十具尸体倒在了血泊之中,她的二儿子刘辅正被人押往天牢,她的长子沉痛的处理着剩下的事情。其他的孩子跪在灵前,无声的哭泣。她能看见刘强眼中的悲哀,却无法上前安慰。

  所谓谋逆,果真如郭圣通所料想的那样不了了之了,但是刘秀杀了诸王的宾客上千人,洛阳城里人心惶惶。就在这样的情况下,郭圣通的儿子们离开京都去了封国。她心里松了一口气,终于离开了那个牢笼。可是她自己该去哪儿呢?难道真的是鬼弃神厌。

  郭圣通上天无路,入地无门,就只能在人间飘荡,不知不觉,就到了新帝登基的日子。她看到刘强曾经的老师现在的国相淳于恭,在酒中掺了一包白色的粉末,然后端着这壶酒去了刘强的房间。

  “大王,臣今日得了壶好酒,拿来与大王一同品尝。”

  郭圣通几乎喊破了嗓子,刘强也没听到半点风声。反倒平静的问,“老师,是到时间了吗?”

  淳于恭愣了一下,随即又释怀,“大王果然聪慧无双,什么事情都瞒不过您的眼睛。”

  “聪慧吗!”刘强自嘲的笑了笑。“可是我到现在都不知道你到底是先帝的人还是刘阳的人呢?”

  “这有什么分别吗?还是大王想要知道先帝是不是还念着一点父子之情。”

  “也许是吧。”刘强不置可否,

  “大王您当了十八年的太子,恭谨谦让,从无过失。您有四个同母兄弟各拒一方,您说谁当皇帝能放心呢?”

  “父皇也是知道这一点的,所以在世的时候对我格外优待吧!”

  “大王请不要怨恨陛下,还是您的母亲拖累了您的。”

  “住口,没有人可以污蔑我的母亲。”刘强平静的脸上显出一丝怒气。

  “郭太后为了大王兄弟几个的安危可谓是殚精竭虑,但是她却忽略了最重要的一点,能够保障大王的只有先帝,但是太后她却离先帝越来越远。”

  “先帝的眼里只有阴氏母子,我母亲不屑与之争斗而已。”

  “这正是王太后与皇太后的区别了。郭太后性情刚烈,她是按照自己的心意活着的。而阴太后是完全按照先帝的心意活着的,她甚至没有自己的喜好,就连现在的陛下也是一样。”

  刘强不想再纠缠这样的话题,“我死以后,辅儿他们就可以安全了吧。”

  “是的,只有大王是陛下的心腹之患。”

  “我有最后一个问题问老师,请你认真的回答我。”

  “大王请讲。”

  “刘衡是怎么死的?”

  “大王何必纠结于这些?”

  “我父皇应该是知道刘衡的死根本就跟我的母亲没有关系,所以再废了她的后位之后,又给了个沛太后的名分。这是他给我母亲的补偿,而不是所谓的恩情吧?”

  “大王,往事已矣,结果就是这样,真像从来都不重要。大王也可以不喝这壶酒,命外面的守卫杀了臣,联合您的兄弟们,也不是完全不能反击。只是大王心里清楚,五国的兵力,相距遥远,只怕没等联合到一起,就要被朝廷各个击破,就算勉力为之,胜算到底有多少,大王不妨自己估量。”

  “既然在你眼中我并无胜算,那刘阳又何必寝食不安!”

  “卧榻之旁岂容他人鼾睡,再者,陛下也不愿生灵涂炭。”淳于恭心中明白,不愿生灵涂炭的恐怕不是那位满口仁义的新皇帝,而是这位温润如玉的旧太子。

  郭圣通看着刘强从容的饮下了那杯毒酒,痛到灵魂几乎裂开。她恍惚的来到一片苍茫的天际,再也听不见,看不见。也许是她不想再听,也不想再看了。可是她却不知道,她要在那里待上很久很久,久到忘记了伤痛,忘记了仇恨,甚至几乎忘记了自己是谁。

 

    上海长宁区上海市建青实验学校长虹分校高三:tmhu45601

不够精彩?再来一篇
我要点评:游荡的孤魂_2000字
写作达人推荐

换一换

关于我们 | 营销合作 | 友情链接 | 网站地图 | 服务协议 | 投稿须知 | 问题反馈 | 联系我们

京ICP备15053428号-2 北京市公安局海淀分局备案编号:1101081950号   防网络诈骗专栏

作文网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5-2013 www.zuowen.com .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