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作文网! 注册 客户端下载
作文 > 初中作文 > 初一作文 > 叙事作文 > 手心的痔_3000字

手心的痔_3000字

2012-03-05

作文网专稿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周日清晨的阳光十分的温和,一点也没有刺眼的意思,在“和平路”的绿荫下有一个手上拿着书,穿着一身白色略有透明的连衣裙,慢慢的走着,好像是在享受一样,路边其余的行人那也叫一个‘享受’呀,因为她实在是太太太太淑女了,突然……

  “林杉,你个白痴要去哪呢?这么着急的叫我。”哦,原来是林杉的好友豆腐,(哦,大家不要建议,因为他的本名原叫窦芙,但是一谐音就念做‘豆腐’了)

  “豆腐,你脑子不好使呀,没看见这么多人呀,真没有礼貌耶。”

  抑郁了,还说人家豆腐呢,就她那分贝,简直就是,就可以形容为乱嚎。绝对没有夸张的成分哟。林杉说完后立刻向四周看看过路的行人,一个个都像是定住了一样,一动不动,不对,有一个人动了,那是手里正要放进嘴中的热呼呼的“烤地瓜”掉了。(*^__^*)嘻嘻……

  林杉立马拉着,哦,不对,是拖着豆腐用野狼般的速度冲出“和平路”,来到了一家小咖啡馆,在门前停了下来。

  “哦哦行了,我的大淑女,您要去哪呢?带我来这干什么?还有希珉要我找你说你欠他200块要你还呀!”豆腐很小声的说好像是很尊敬他一样。

  “你闭嘴了。”

  “凭什么呀?”

  “闭嘴没听见吗?还是听不懂呀,那就stopper,听明白了吗?还有如果不想坐着‘林式火箭(这是说的好听了一点,其实也就是被林杉一脚从咖啡馆踢回家去。(*^__^*)嘻嘻……)回家的话,从现在起就马上给闭嘴。”

  豆腐立马闭上了嘴巴,而且做了一个用拉链拉紧嘴的手势,好玩的哟。

  “乖啦,回家时,请你喝咖啡,作为补偿。”

  “好啊好啊,不对,闭嘴。”又立马闭上了那张很不利索的嘴,跟着小杉一起进了咖啡馆。

  “你来了?林杉小姐,有人找您,跟我来。”是一个女服务生,一进门就受到这么热情的款待,豆腐都吃了一大惊。

  豆腐立马跑到林杉的耳边小声的说:“我说,你是谁呀到底,怎么能来这么大的饭店,而且,他们还叫你小姐,啊,林杉,你到底是哪家大小姐啊!”

  “你忘了吗?难道你想请我使用‘林式火箭’,、吗?闭嘴啦”

  “哦。”豆腐就像是一个跟在小杉后面的‘跟屁虫’如果现在是战争年代的话,那么她的行动很像是“日本鬼子的哟”

  (*^__^*)嘻嘻……

  豆腐和小杉来到了一间很漂漂的小屋前,一进门豆腐就看见一个很帅的男生,留着帅气款款的燕尾染上了黄色,穿着一身黑色的帅气休闲服……

  “你们来了?”这个人用很生硬的中国话和小杉还有豆腐打着招呼。

  “恩,你什么时候来的?”小杉很平静的说。

  豆腐想:这个人很面熟的,像是在哪里见过,他是谁呢?哦,对了,他不是韩国人气组合superjunior中最最最最最最有个性的金希澈吗?他怎么会中文?他又怎么来中国了,激动呀。终于,豆腐……

  “你是希澈吗?我是正中的花瓣的,我死喜欢死喜欢你真的。”豆腐终于安奈不住那个激动地灵魂,跑到他的面前大叫了起来。突然一声“卡”

  不知怎么的从房顶下来了好多人,有拿着摄影机的,有拿着话筒的,最重要的是从隔壁的反建立进来了一位戴着帽子的耳麦的大叔,不对,是谁,好像电影里也见过,是……导演?

  “你在干什么呀,豆腐,不是要你闭嘴了吗?”

  “大小姐,我倒要问问你,你在干什么,为什么会有人从房顶跑下来。”

  “林杉。”那个大叔叫她。“你过来。”

  “哦,这下死了。”

  豆腐可不管,因为他倒想在都还没明白到底这是什么,但是是事实的事:旁边站着的就是希澈啦。

  豆腐立马转过身对着希澈说:“您为什么会来中国呀?”

  希澈摇了摇头表示好像听不懂得意思,不过希澈好像是理解成给她签一个名,立马从口袋里拿出一支笔在豆腐洁白的衬衫上签了一个名——就是很像兔子的很可爱的,然后就被一个人叫走了,临走前希澈还说了一声谢谢支持,很好听的。同时……

  小杉也回来了,火冒三丈,不,是四丈。

  “豆腐,你受死吧”用着800的分贝的嚎叫,再加上‘林式火箭’豆腐转眼间掉在了一颗树上,最后慢慢的爬了下来,一看“哦,我到家了~~~~”再看看衣服上的签名别提多高兴了。

  ……

  第二天,小杉上学的时候在更衣室看见了眼睛肿肿的豆腐,惊得不行了:“喂,你怎么了,大姐,没事吧。”

  豆腐一见小杉像是看见了瘟疫一样转身要逃跑。

  “喂,大姐你到底怎么了?”

  “还不是你弄得,还好意思问。”

  “什么?我……?”

  “昨天乘坐你的林式火箭回家时因为在半空出现了一点偏差,导致落机时轨道偏转,掉在了我们小区旁边的树上,那叫一个惨啊……~~~~(>_<)~~~~”

  “哦,那是你昨天太……花痴了。我们在拍戏,你说你突然就……害得我被导演骂,你还哭,真是的;~~~~(>_<)~~~~”

  “好了好了,不过你说你在拍戏,我怎么不知道,啊,还是和我们都最喜欢的歌星——澈澈一起同台献艺,简直是太幸福了,就是,你为什么这在让我知道,哼,我生气了。”

  “大姐,饶了我吧,我也是昨天才知道希澈会来的,而且,我之所以会演戏,全都是因为……”

  “因为什么?”

  “就是我们有一次一起出去洗澡,还记得吗?然后我说手心有个黑色的东西,怎么洗也洗不掉,记得吧,就是这个。”说着林杉就把左手拿了出来,转过手心,说:“你看。”

  “我知道,怎么了,现在怎么像是一个痣呀。”豆腐说着看着,好像有种神奇的感觉。

  “就在我洗完澡的那天晚上,有一个人去了我家,她刚进门就问我说,手心是不是有个痣呀。我当时很害怕,我的张姨又不在家,我只好乖乖的说是,她又说是不是在左手,我说是,然后她就笑着说,让我第二天去那个剧组报道,说是演戏,还说,手心的痣是因为我的那个他将要出现了,还说一切都把握在我的手里,如果,在我的下一个生日上还没有听到那个他说‘爱你’而偶就会死去,而且,手心的痣也会慢慢的消失,和我一同慢慢的消失……”

  “好美的童话呀。”豆腐好像是很陶醉的样子,“不过,你认为我会相信吗?”

  “真的,不骗你,我现在快烦死了,本来我想我的下一个生日还有三个月,也就是我的生命还有三个月,我都快想后事了,还想再死之前要是能见一眼希澈就好了,结果第二天我去剧组的时候,导演说我有一场和希澈的对白戏,但是现在还不能开演,因为还少一个人,所以我就想到了你,导演还说,只要陪我走进房间就行了,不用说话,而且那是最后一场,觉得还是不告诉你我要干什么好,就没说,你却……”

  “好了,我知道错了,不过,你说的是真的吗?”

  “当然,我在想我还有90天的快乐,所以,我要做我想做的事,所以从现在起,我不会再那么淘了,因为至少是一天也好,我做一下淑女的感觉。”

  “什么?难道你放弃了?一开场你就放弃了?不行,我相信你的,不就是说loveyou嘛,我说不就行了。”

  “没有的,阿姨说了我和他已经注定在一起,只是剩下寻找,别人都不行的,只要是不喜欢的人说了。我就会少活一天。所以,别害我啦。”

  “这么倒霉,简直是抑郁啦。”

  “看,我手心的痣比起昨天淡了许多,抑郁我又少了一天。”

  “别这么说,怎么可以这样呢,算了,我们一起找吧,不就是喜欢你的人啊,包在我身上。”

  “别了,我可不想再出糗。”

  “好呀,林杉,竟然那么说我,哼你过来呀,别跑别跑。(*^__^*)嘻嘻……,嘻嘻”

  小杉和豆腐在跑着打闹着,更衣室里的所有的人独有一个想法那就是——她俩都疯了,都快gameover咯。

  “你说那个人会是谁呢?”

  “不知道呀。”小杉很平静的回答,但换来了……

  “大姐,你放了我吧,真行,你自己都不知道喜欢谁,那还剩,还剩,等会我算算,哦89天5小时27分钟,你怎么才能找到一个人呀,还要是你的真爱,我看你是死定啦,哦,这次是真的。”

  “没事呀,反正我已经准备好了,死就死吧,对了,我想起来了,她说是他的手上也有个痣,是在右手上,真的。”

  “不会吧,这个,都有情侣的啦,世界也太先进啦吧,为什么就让你给赶上了呢,哎。”

  “那我还不想死啦,那你来呀。”

  “死又怎么了,只要能找到你喜欢的人这一生就无悔。”

  小杉在心里想:是呀,我为什么只有坐以待毙而不是全力以赴呢?好吧,为了自己,林杉,你必须要振作。

  两个月后……

  小杉来到豆腐的家。

  “小杉,怎么办,就剩不到一个月了,你会找到吗?”

  “不知道,反正已经这样了。”

  “你要不要告诉希珉呢?(希珉,上文有提到,小杉的好朋友之一,不过,经常和小杉打架,很帅的,最喜欢出去打打架,斗斗殴(*^__^*)嘻嘻……可以说是不良少年吧,但是他很珍惜小杉,也喜欢他,只是自己都还没知道呢。)”

  “不用啦,我要出去一下,到我想去的地方,我走后不要告诉任何人,包括我的张姨,还有同学们,让他们都尽快的忘了我,知道吗?对了,你就跟他们说我转学了,然后对希珉说我喜欢他,知道吗?但别让他找我。”小杉低着头脸颊划过一滴晶莹的泪珠。

  “你喜欢希珉,那就去告诉他呀,他不会就是那个吧,你快去找他呀。”

  “不,他不是,因为我问过他啦,他说没有的啦,而且,还说我又在演戏了,而且,他的手心没有痣。”小杉依旧平静,只是脸颊上的泪珠的降落速度越来越快。

  “不,小杉,不是还有一个多月嘛,偶相信他会出来的,他不会让你走的,知道吗?你别离开我们,也别去什么你想到的地方,知道吗?你要知道,你还有好多好多的作业要做,好多好多的事情要你处理,忘了吗?你昨天还借了我十块钱,你必须给我还上。不要走……”

  豆腐已经哭得不成人样,但是小杉却很镇静,只是低着头,慢慢的走出房间,然后是大门,最终离开了小杉的视线。

  几天后,豆腐上学后,看见小杉的位子空着,他一直看着,一会儿希珉来了(希珉坐在萧山的旁边,也就是豆腐的后面。):“喂,大姐,一早就发呆,你在干什么?而且,为什么小杉最近都很少上学?”并用手在豆腐的眼前滑动着。

  突然,有一个似乎是黑色东西在豆腐的眼前划过,那是什么,哦,对,就是他。

  豆腐立马抓住希珉的手,在他的右手的中心和小杉的一样的位置有一颗黑色的痣,是黑色的,豆腐顿时惊呆了。

  “你干什么。”希珉很不解的问,并且把手抽了回来。

  “你……手心的痣,是不是最近才有的。?”豆腐的眼里闪动着晶莹的泪珠,把希珉下了一跳:“是呀,你怎么知道的。”

  “那,那你喜欢小杉吗?”豆腐的目光像是要把希珉吃掉一样。

  “那个,喜欢啦,但是也是最近才知道的,又不好意思和她说,你,怎么想帮我的忙?”

  还没等希珉反应过来,就被豆腐拉着跑了出去,终于豆腐忍不住了,在楼上飞速的向下跑,很快的那种,在一个转弯的地方,被希珉拉着停住了,“你想干什么?小杉那家伙哪去了?也不看看你是怎么了……”

  “啪”楼道里没有人,豆腐转过身一下子打在了希珉的脸上,希珉愣住了。

  “我问你,小杉说没说过喜欢你。”

  “说过。”希珉一脸的不情愿,偶像要是换了别人打在他脸上他就剩下死路一条了。

  “你怎么回答的?”

  “当时,偶是很喜欢他,但是我以为他是说着玩的,那样我要是说是不就太没脸面了吗?但是,偶是真的……”

  “不要说了,还想再见到小杉的话就跟我走。”

  “她怎么了?”希珉着急的样子让豆腐有喜有悲。

  “快死了。”

  希珉听到以后就像是脱了缰的野马飞快的跑到了车棚里骑起摩托车,载着豆腐向小杉家骑去,好不容易到了,就看见大门紧闭,希珉和豆腐都赶快下车到她家的门上找着钥匙(因为以前他们一起玩的时候,小杉都会把家里的钥匙放到那),找到钥匙后,他们又在钥匙的旁边找到一封信,写着她要走了,再也不会回来,她要去的终点站就是‘天堂’。

  希珉立马打开门,看见小杉躺在沙发上,手腕上流着很多的血。但是还有呼吸,希珉立马骑车把她送去医院,而豆腐就在最后慢慢的往回走,心里总算是放心了点。

  希珉把头盔给了小杉戴,并对小珊说:“会没事的,不要害怕呀。”

  “没用的,”小杉慢慢的说“我不要去医院。”

  “林杉,我爱你,爱你。”希珉用了她今生最大的声音说完了自己最想说的话,病快速地驶着车子,小杉高兴地留下了泪水,在希珉的耳边说:“我也爱你啊。”

  但是……

  就在这最美最美的时候,也许没有人会想到惨剧就要发生,就在这最美的时候,也许没有人会想到这一对恋人将要离世,侧面飞来的货车,重重的将他们摔去,在他们被抛起的一瞬间,人们看见了彩虹,再被抛起的一瞬间,他们将右手和左手紧握,最后,重重的被甩下了。(那时,豆腐也打车从旁边经过,停了下来,她没有打扰他们,因为他知道……)

  人们拨打了120,小杉转过身子说:“你……真的爱我吗?”

  “恩。”希珉用自己最后一点力气大声的呼喊:“我,希珉,一生最爱林杉啦。”

  小杉亲吻了一下希珉的额头说:“希珉,我……也爱你。”

  说完两人用自己的右手和左手仅仅相握,答应今世再不分开,慢慢的这一对恋人在血泊中沉睡了,安静的沉睡着……

  一次车祸中,死了两个人,男的叫希珉,家中只有一个年迈的奶奶,是因为创伤时头骨破碎,左腿骨折而死,女的叫小杉,家中只有一个张姨,是妈妈年轻时候的丫鬟,父母是因为躲债,但最后在追债的过程中掉进悬崖去世的。

  男孩和女孩留在世界上的唯一一样东西就是——爱。

  “你……真的爱我吗?”

  “我,希珉,一生最爱林杉啦。”

  “希珉,我……也爱你”

  ……

 

    菏泽、巨野、大谢集一中初一:翟长攀

不够精彩?再来一篇
我要点评:手心的痔_3000字
写作达人推荐

换一换

关于我们 | 营销合作 | 友情链接 | 网站地图 | 服务协议 | 投稿须知 | 问题反馈 | 联系我们

京ICP备15053428号-2 北京市公安局海淀分局备案编号:1101081950号   防网络诈骗专栏

作文网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5-2013 www.zuowen.com .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