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作文网! 注册 客户端下载
作文 > 初中作文 > 初一作文 > 叙事作文 > 季?忆年华_3000字

季?忆年华_3000字

2012-02-28

E度网专稿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楔子

  ——如果有一天,待在我身边会带给你不幸,你还愿意待在我身边吗?

  ——是的,我愿意,一直都是。

  一、前兆

  午后温暖的冬日阳光柔和的洒下,透过纤尘不染的玻璃窗户,照进了一片洁白的病房中,病床上躺着的少女紧紧闭着双眼,睫毛长而卷翘,阳光照射在她的脸上,显得她的皮肤更加白皙,如同瓷娃娃一般可爱。

  病床边的椅子上坐着一个少年,少年低垂着头,眉眼温柔地望着病床上的女孩。女孩的名字叫做夏浅,而守护着夏浅的少年名叫夏深,便是大夏浅两岁的亲生哥哥。

  突然,夏深的脸色难看了许多,他连忙起身走到了病房外,迅速走出医院。狠狠地捂住胸口,双手仿佛要嵌进胸口。“呼……呼……”大口大口地呼吸着新鲜的空气。

  难道……自己真的没有办法继续抗争下去了么……

  而此时,夏浅纤长的睫毛如同蝶翼一般在空中闪动了几下,随即便睁开了眼“哥……”却没有瞥见夏深的身影。她揉了揉眼睛,坐起身来,想要走出病房去寻找夏深,可是才刚刚从床上坐起,就无力地跌下。正好夏深从门外走进来,看到了睁开眼的夏浅。

  “小浅?你醒了?”

  “哥哥,你脸色看起来不太好,是不是不舒服?”夏浅却答非所问。

  “啊?没有啊,可能只是没有休息好吧。”夏深草草地敷衍道。而他并没有注意到夏浅脸上流露出来的愧疚的神色,“呐,哥哥,你以后不要整夜守在这里了,我一个人可以的。”

  “咦?小浅不要这么说,一定要好好养病,乖乖的,小浅想吃什么?哥哥去给你买。”

  少年抬起手,轻轻地揉了揉夏浅柔软的头发,那样温暖的触感,让夏浅温暖的几乎落泪。

  二、惊异

  从两个月前的深秋开始,夏浅就住进了医院,一直到两个月后的初冬,她一直住在医院里,她患上了一种奇怪的病:身体无力,没有办法行走,总是很疲倦,刚开始的几天,完全是在昏迷当中度过的。在医院也并没有查出什么疾病,只好住在医院里,每天打着点滴,在医院度过。

  而夏浅的亲生哥哥——夏深,在这两个月中一直无微不至地照顾夏浅;由于他们的父母工作太过忙碌,甚至没有时间去陪伴患病在床的女儿。于是,照顾夏浅的重任便落在夏深的肩膀上。

  夏深是枫曜中学高中部的艺术生,可以不去学习文化课,他便放弃了文化课的学习,每天都抽出时间去医院陪伴夏浅。每一次去医院的时候,他总会给夏浅带去她最喜欢的麦香奶茶。

  可是谁会知道,在这看似温馨的场景下,却隐藏着一个漆黑的谜团。

  三、疑惑

  初冬的第一场雪纷纷扬扬的飘落,这一天,是夏浅出院的日子。

  片片晶莹的雪花飘落,坐在车里副驾驶座位上的少年面色凝重地望着窗外的雪景,仿佛是有一层厚厚的浓雾狠狠地压在他的胸口,使他喘不过气来。

  坐在后排的夏浅有些担心地看着夏深,担忧地问:“哥哥,你怎么啦,是不是……不舒服?”

  “小浅,我们快回家,你的病还没有完全好,回家好好休息。”夏深却答非所问。

  一样的称呼,一样的语调,一样熟悉的好听声音,却还是被敏感的夏浅察觉到,他的眼中,似乎有一层厚厚的坚冰。

  兄妹俩被车子送回了家,夏深径直走进了自己的房间;而夏浅自己一个人慢慢地走进了房间。从刚才起,夏浅的心里一直有一个谜团,为什么,哥哥的眼神,那么冰冷,冰冷的近乎寒澈她的整个心扉。而且,如果想平时一样的话,温柔体贴的哥哥肯定会把自己送进房间,而今天却……一切为什么都那么反常呢?

  “不会的,不会的,哥哥也许只是心情不好吧……”夏浅在心里默默地安慰自己,然而,事情并没有她想象的那么简单。

  晚饭时间,夏深并没有像往常一样和夏浅有说有笑地吃晚餐,而是让保姆直接端进自己的房间,留夏浅一个人坐在偌大的饭厅独自一人吃着饭菜,没有吃几口就没了胃口。她也闷闷不乐地回到了自己的房间,脑海里想得全是关于哥哥的问题,想着想着,自己却迷迷糊糊地躺在床上睡着了……

  不知过了多久,夏浅忽然听到隔壁房间有轻轻的响动,她睡觉一向很灵,有什么细微的的响动都会被惊醒。她竖起耳朵仔细聆听那边的声音,嗯,那边是哥哥的房间没错!夏浅立马披衣起床,怀着三分好奇七分不安蹑手蹑脚地跟了出去。

  夏浅一直跟着夏深,她看到夏深走进了自家庭院后的花园里,但是那个花园长期没有人打理,早就没有花朵了,现在早已是一片荒芜了,园院里仅仅是杂草,有的杂草甚至有一米多高,夏浅躲在一丛郁郁葱葱的杂草后面,小心翼翼地想花园中心看。透过朦胧的月光,她看到夏深的左手紧紧地捂在胸口上,表情似乎很痛苦,大口大口地呼吸着新鲜的空气;她不敢多停留,立马往回跑。虽然她不知道哥哥是在做什么,但是内心的直觉告诉她,哥哥一定在和什么可怕的东西做着斗争。

  躺在床上,夏浅翻来覆去,怎么也睡不着,刚才偷偷地跟着夏深出去看,并没有解开她心中的谜团,反而使她更加疑惑了。

  四、回忆

  夏深对夏浅的态度似乎更加冷淡了。

  夏深对夏浅的关心置之不理,对她的态度越来越恶劣,也越来越冷淡。一改往日的温柔,变得越来越冷漠。原本清澈的黑色眸子也像是隔着一层厚厚的浓雾,可是,她记忆中的哥哥可并不是这样。

  夏浅蹲在地板上,脑海中全是记忆中的那个少年温暖的笑容,还有他细心的照顾。可是现在,这个少年怎么会如此冷漠?像一块冰一般,晶莹剔透的美丽,却冰凉的令人无法触碰。

  想着想着,夏浅的眼泪就一滴一滴地砸在地板上“啪嗒,啪嗒”记忆中尘封已久的画面也渐渐展开在眼前:

  那年夏浅4岁,夏深6岁,夏浅的玩具被别的小孩子抢了,夏深气愤地去和那个抢玩具的小孩理论,甚至最后还扭打在了一起。后来,被父母带回家的夏深默默接受父母的责骂,就那样面对着墙壁站了两个小时。而懦弱的夏浅一直没有告诉父母,哥哥是为了自己才和那个小孩打架的。

  那年夏浅6岁,夏深8岁,夏深带着夏浅去海边的沙滩上玩,他们赤脚在沙滩上追逐、嬉戏。一起在海滩上拾贝壳,可是夏浅找了好久也没有找到,就哭起了鼻子,夏深把自己拾到的所有贝壳送给了她,她才破涕为笑。

  那年夏浅10岁,夏深12岁,夏深带着夏浅去学滑冰,夏深倒是学得很快,很快就能自己滑了;而夏浅一次次的跌倒之后还是没有学会,任性的她坐在地上,嘟着嘴赌气。夏深看到她这个样子,坐在她身边,摸着她的头说:“小浅已经很努力了呢,不会也没有什么关系。”

  那年夏浅12岁,夏深14岁,那是寒冷的严冬,夏浅因为和父母吵架,一气之下离家出走,在黑暗的小巷走了很久。她很怕,可是却咬咬牙继续向前走,后来她实在是累了,缩在墙角瑟瑟发抖,直到哥哥把她找回家,给她煮温热的牛奶。

  在她生病的时候,也是哥哥一直守护着她。她对哥哥的感情,甚至比对父母的感情更加深厚。

  可是让她怎么相信,那个笑容温暖语气温柔的少年怎么会在一夜之间变成这样呢?

  五、真相

  夏浅闷闷不乐地和好友凝幽走在街上。

  看着夏浅这样,凝幽调侃道:“大小姐,发生什么事了,这么闷闷不乐?”

  “什么啊,我心情不好而已。”夏浅不情愿的嘟囔。

  “唉唉,肯定没有这么简单啊。”凝幽眯起眼睛望着她,眼里透着狡黠的光芒,像是看穿了什么。

  “哎呀哎呀,我还有事,先回家了。”夏浅觉得心里莫名的烦躁,就草草地敷衍道,转身离开了。

  夏浅跑回家,准备躺在自己的小床上好好的睡一觉,好好养养精神,把这几天的不愉快全部忘记。至于哥哥的事情,她觉得哥哥也有自己的苦衷,到了一定的时间,他会告诉自己真相的。

  可是她还没来得及去睡觉,就看到客厅的桌子上放着一盒包装精美的巧克力,夏浅觉得很奇怪。便去拿了那盒巧克力,看到下面还压着一个信封,信封是棕色牛皮纸做的,很厚重很有质感。家里就只有哥哥和自己,还有几个佣人,如果不是哥哥,还会有谁呢?怀着疑惑和不安的心情,夏浅打开了信封。

  信封里有一张折叠的很整齐的信纸,展开信纸,是再熟悉不过的清秀的字迹。信的内容映入夏浅的眼帘:

  “亲爱的小浅:

  当你看到这封信的时候,我已经去了别的地方,可能你会很疑惑我为什么会突然离开。

  其实,这一切的一切,也许都是上帝早已安排好的吧。从初夏开始,我发现我中了某种诅咒,这种诅咒,如果无法和诅咒破解,不仅仅会使自己被吞噬,还会给身边最亲近的人也带来不幸,父母常年在国外工作,总是不在家,所以他们自然不会受到这样的诅咒,而现在我身边最亲近的人,就是你了,小浅。

  可是,我怎么能让你受到我的连累呢,我亲爱的妹妹,父母常年不在我们身边,一直陪伴我的,只有你了。我至今还记得你4岁那年的时候,院子里的可恶小孩抢你的玩具,后来我去和那个小孩打架,回去后还被父母狠狠地教训了一顿呢。嘿嘿,现在想起来还真是很好笑呢。还有你十岁那年去学滑冰,怎么也学不会,后来把自己的膝盖磕肿了才学会。嗯,这一切的一切,我都记得。可是,如果我能够破解这个诅咒,我全部的记忆,也会消失的。所以,请你一定要记住,如果我忘记了,你要让我想起来哦。

  还有,你一定很疑惑在深秋的时候你为什么会患上那样的怪病,那是因为,那场病,是我用灵力制造的,其实原因很简单,我只是想在多陪你两个月,帮你过一个生日,但是当我觉得我无法继续斗争的时候,我只能对你那么冷漠了,因为我害怕,怕你会因为我而遭遇不幸,你,不要怪我。

  好了,现在我已经要离开了。如果能破解诅咒,我就会回来继续做你哥哥,如果不能,请你以后一定要好好的。再见。

  你的哥哥:夏深

  11。26

  信不长,却让夏浅眼泪掉的一塌糊涂,整张信纸上全是夏浅的泪水。怯懦的夏浅终于有了勇气:她一定要靠自己的努力,让哥哥回来。一定,一定。她终于擦干了眼泪。

  六、蜕变

  夏浅想要靠自己的努力,拯救哥哥,但是,她并不知道哥哥的所在位置,也不知道哥哥是中了怎样的诅咒,她只知道,哥哥一定在和某个可怕的东西做着斗争。

  她的脑子,现在全是些凌乱的碎片,她要怎样将这些碎片拼合起来,让哥哥回来呢?

  忽然,夏浅想到了那盒巧克力,她拆开包装,取出一块巧克力,仔细端详着。这是一块月亮形状的巧克力。可是月亮又有什么特殊的呢?可能只是哥哥随便买来的吧。夏浅心中刚刚燃起的希望之火又要熄灭,但是她突然想到了什么:那天她跟踪哥哥出去的时候,哥哥就是在月光下吸取能量的,也就是说,今天晚上,哥哥一定会在月光最明亮的地方。

  夏浅这样猜测着,现在是黄昏,距离月亮出来还有还有几个小时的时间,可是,她根本不知道哥哥的具体方位啊!她该怎么办才好呢?她想起上一次,哥哥就是在自家后院花园的吸取能量的,那里的月光异常明亮。“不然,今天晚上就先去那里看看吧。”夏浅自言自语着。

  夜色很快就降临了,夏浅披上大衣,快步来到了那个废弃的花园。忽然,她看到了两个黑影,心中隐隐有一种不太好的预感。难道?哥哥就在那里?

  平时怯懦的夏浅在晚上根本就就不敢出门,而今天,为了哥哥,一向胆小的她来到了阴森的花园,果然,哥哥就在那里!

  “哥……”夏浅慢慢地向花园里走去看到了夏深,但他好像很痛苦,一旁站着一个女孩,看清那个女孩的连,夏浅大吃了一惊:那个女孩,居然是凝幽!凝幽本来就很清秀的脸此时多了几分妖娆,整个人看起来更加美丽。可是?凝幽为什么会和哥哥出现在一起呢?难道说……

  七、破解

  “哥……”看到了夏深的夏浅急忙跑上前去,可是却被夏深阻挡了,“你不能过来,快回家去,快啊!”

  “哟,想不到你自己找到这里来了,夏浅大小姐,哈哈哈。”凝幽尖利的笑声让夏浅觉得很厌烦很反感。“喂,你怎么会在这里,而且是不是我哥哥的诅咒,就是你干的?”夏浅大声地质问。凝幽又妖媚地笑了:“是啊,可是,你能怎么样呢?”

  夏浅握了握拳,大声吼了一句:“我不准你伤害我哥!”凝幽显然被夏浅突然这一吼吓了一跳,但立马恢复了镇定,“那么,你觉得你可以胜过我么?”凝幽眯起眼睛,眼里透着不屑与骄傲。

  忽然,凝幽开始了魔法攻击!这一次攻击的对象是夏深,反应过来的夏浅立马挡在了夏深面前,当凝幽的攻击过来的时候,夏浅闭上了眼,嘴角上扬:“哥哥……我终于能为你做点什么了……”就在夏浅以为自己必死无疑的时候,她忽然发现自己的周围,结成了一道屏障,而凝幽的攻击,居然对她无效!

  “看了,是我低估了你啊,不过,能拿到他的记忆,也还是不错了,再见了!”可是凝幽却拿走了夏深的全部记忆。

  一脸茫然的少年。

  一脸焦急的少女。

  “哥哥,你真的想不起来了吗?”

  “真的想不起来,真的。”

  “那我讲一个故事吧,”从前,有一个小女孩,她很任性,很傻,很胆小。她有一个哥哥,哥哥对她很好,可是她却很傻很傻,一点也不知道珍惜。知道后来她发现自己是多么蠢。终于,她明白了一切。”说完,夏浅抬起头,她看到,夏深的眼中,有着奇异的光芒……

  尾声

  初夏。

  枫曜中学高中部。

  穿着碎花雪纺裙的女孩。站在高一七班的门口,褐色的长发,发梢微卷,琥珀色的眸子如同琉璃一般清澈透明,教室里走出一个男孩,男孩和女孩肩并肩走着。

  女孩撅起嘴,“哥,我要吃冰淇淋,香草味的。快去买。”

  “好吧好吧,可是,你有钱么?”少年温柔的笑着。

  “我可没有钱,当然是你给我买啊。”少女理直气壮。

  “唉,你还真是本性难移啊。”少年摇摇头,无奈的笑着。

  一切都很美好,现在正是初夏时节。

 

    烽火中学初一:瑜

不够精彩?再来一篇
我要点评:季?忆年华_3000字
同主题的其他文章...
    301 Moved Permanently

    301 Moved Permanently


    nginx
写作达人推荐

换一换

关于我们 | 营销合作 | 友情链接 | 网站地图 | 服务协议 | 投稿须知 | 问题反馈 | 联系我们

京ICP备15053428号-2 北京市公安局海淀分局备案编号:1101081950号   防网络诈骗专栏

作文网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5-2013 www.zuowen.com .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