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作文网! 注册 客户端下载
作文 > 初中作文 > 初二作文 > 想象作文 > 追寻_3000字

追寻_3000字

2012-02-24

作文网专稿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我始终记得天空中那朵血红色的云,挥洒一生的足迹,去追寻那梦中的宁静……

  ——序

  “芸——”

  我随声回头看去,目光直盯在一只年轻的正在奔跑的藏羚羊身上。

  “月?”轻轻招呼她,我款款走上前去,“今天出来好早。”

  “啊?嗯嗯~”月调皮的围着我转圈,“瞧,枫也来了哦!”

  “啊……芸,月,都在呢?”枫冲我点了一下头,招呼道。他是一头俊美的藏羚羊,我们羚羊群队头羊的长子,他虽也小,但王者风范已经具备了。

  没错,我叫芸,枫和月正是我最好的朋友。生活在和谐的高原上,我们每天一起玩耍,一起游戏,正是形影不离的好组合。羊群中的羚羊们,大多都认识我们三个:枫是下任头羊,月是奔跃冠军,而我则是公认的美人胚子。我们快乐于这样的生活,日子总是有滋有味。

  “芸,芸,我渴了~喝水去,嗯?”月凑过来,像往常一样轻轻拉我的耳朵。

  “我也去。”枫笑着表态。

  “好……月!你轻点!”我微扭一下身子,“走吧。”

  喝足了水,月看到一只洁白的蝴蝶飞过,她欢呼一声,追着那小巧的精灵到处跑,银铃般的笑声撒遍了整个高原。我微微笑的看着她。

  “月呵……总是那么调皮咯……”枫淡淡地笑道。

  我侧过头去看他,阳光的照射下,枫好威武呀,他俊美的脸上写满了笑意。我看着枫出神,一旁的月忙着追蝴蝶。啊,一切都是多么美好!我满足地闭上眼睛:好希望永远这么快乐下去……

  “嗨,傻丫头!又出神了,这次在想什么呢?”枫轻轻的碰了我两下,笑问道。我不知该如何回答,痴痴地脱口而出:“我在想,要永远在一起……”

  “我,你,和月?”

  “嗯嗯,还有整个羚羊群哦~”我调皮地向枫眨了眨眼。

  “啊……当然会了,我会永远陪着芸哦,也陪着月,陪着整个羚羊群。”枫温柔地冲我笑了笑。

  月这时也追腻了蝴蝶跑回我们身边,围着我和枫转圈圈:“呐,芸又想到什么好话题啦?有聊天也不叫上我哦~”她嗔怪地说。

  “呵……你不是在和蝴蝶私会么?”枫诡异地一笑。

  “啊——?!枫,你这个大坏蛋!”月喊叫着追着枫跑,枫呵呵笑着,撒开四蹄,在阳光下的高原上奔驰,扬起飞舞的草絮。我淡淡地笑,看着两个朋友你追我赶。

  月追了一会,停下来对枫说:“对,我就是在和蝴蝶私会,我们还决定了要飞上天去呢!”

  “咦,上天啊?”枫回头微微一笑,“什么时候?”

  “马上,很快,我保证,十五分钟之内!”月这样开着玩笑。

  “哦?是么……那我可不会想你呦~”枫刺激似地笑。

  “哈哈,待我上天再说!就不信你会不想我~就是你不想,芸也会想我的,对不对,芸?”

  月粘过来,亮晶晶的眼睛盯着我看。

  “我啊?我才不会呢!”

  “芸,你也帮枫!”

  枫爽朗地笑了,我吃吃地笑,月歪着头假装生气的看着我们。

  “砰!”

  忽然石破天惊的一声巨响,我惊愕地回过头——我听到了同伴的哀号声,刺耳,冰冷……我惊呆了!羚羊群慌乱起来,枫的父亲——我们的头羊悲怆有力地长啸了一声,带领队伍逃向东方:“是偷猎者来了!大家小心啊!”头羊这样喊道。

  一声声的枪响,我不断听到同伴倒地的声音,猩红色的鲜血染红了我的皮毛,浓烈的腥气开始在空气中弥漫。我不敢回头,跟紧队伍没命地奔逃着。偷猎者,是一种危险的东西,在我小时候,妈妈曾经这么讲过。

  “啊——”又是一声惨绝人寰的惨叫声。

  “妈妈——!”一道闪电样的金光从我身边向西冲去,熟悉的声音,习惯的身影……不好,是月!

  “月——回来!快回来!快跑啊,你去哪里啊!!!”我拼命地嘶叫着。枫这时也回过头去:“月,你疯了吗!快给我回来啊!你干什么去!”

  我停下脚步,月蜷在她母亲的身旁,她一抖一抖的,我看得出她在哭泣,枫来到我的身边,不知所措地远远看着月。

  月缓缓站起,她不住地颤抖,忽然月长啸一声,震撼了大半个高原的吼叫声,打雷一样,从月稚嫩的口中猛然迸发出来。

  “该死的混蛋,我和你们——拼啦!”

  “月!”我尖叫着想冲过去,枫挡在我前面:“月,发疯了……”

  没错,是疯了,从没见过月这么快的速度。卷起的阵阵尘土,刺痛了我的双眼,平日里可爱温顺的月,现在像导弹一样奔突!

  “砰!”

  奔驰的身影猛地顿住了,随着风的刮起,慢慢地倒了下去……

  “不要!”

  那一刻,我的身体像散了架一样,心脏几乎不能跳动。我觉得整个世界都不存在了,泪,无声地滑落下来,顿时被土壤吸收了,此刻,距刚刚与月的谈话只有十五分钟。十五分钟!玩笑变成了现实!我看见那只洁白的蝴蝶翩翩飞翔天空,消失在茫茫云海之中……不见了,不见了么……月,你不在了,不在了么……

  “芸,我们快跑!快!”枫的一声呐喊将我从噩梦中惊醒。对,快跑,为了生存,我们一定要快!

  我屏住眼泪,忍住心中的剧痛,随着枫和尚未跑远的队伍继续向东方跑去……

  夜晚,轻风拂过,美妙的夜晚,却已与往常不同了,完全不同了!我像往常一样看着天空。星星依旧,看起来却由音符变成了泪水,在我心底堆压,月亮依旧,看起来却由小船变成了匕首,无情地刺在我的每一寸肌肤,每一根神经上,夜晚依旧,可身边的同伴却少了一个!枫默不作声地走到我的身边,站定,看天空。

  “枫……”稍稍稳定了一下情绪,我轻轻叫他。

  “嗯…………”

  “我们把月留在那了……”

  “嗯…………”

  然后我们都不再出声了,一声鸦啼,我听到树枝折断的声音。深蓝色的苍穹变得诡异极了,凉风吹过,我打了个哆嗦。

  “芸……”这次是枫先开了口。

  “嗯…………”

  “我们要重建一个家园……”

  “嗯…………”

  “睡么?明天再来找你?”

  “嗯,你先走吧。”

  枫默默地点了点头,无声地离开了。

  是啊,该忘却的,就忘却吧……让悲伤控制心灵也是没什么用的。明天,我会帮助枫和大家,一定要重建新居!

  我看了一眼天空,苍穹诡异地在头顶阔深,月,你在上面么?月,我们会好好生活的……

  我冲那狭长的皎月笑了一下,虽眼角还挂着晶莹的泪。

  清晨的空气给了我们勇气与信心,我们群队早早出发,赶在太阳高高挂起之前寻觅到了一块肥沃的土地。

  新居是一片广阔的草场,阳光普照时,每棵青草都散发出迷人的光亮和清香。草场边是一口波光粼粼的大湖,澄澈的湖水和它生机的光辉是再好不过的了。我们很少在高原上见过如此的仙境,自然都是分外开心的。

  春去秋来,日复一日,年复一年,我天天在草场上望云彩,数星星,不知不觉长大了。此时的我是群队中不可多得的美女羊,而枫则更加英俊潇洒了。我们仍是朋友,总是成双成对地出现在大家的视野里。

  “啊,枫……”我轻轻呼唤身边这个同伴。

  “嗯?”风有些朦胧的眸子看了我一眼,温和地问,“怎么了?”

  “看云彩,”我的声音轻柔得像一阵风,总觉得身子似乎飞起来了,“那一朵,像蝴蝶。”

  “像啊……真像,飞上天空的白蝶,真美,真亲切的感觉……”

  “枫……”我回过头去看他。枫似乎已经迷茫在了一片清亮的云海之中。良久,一滴晶莹的泪从枫的眼里流出,它闪烁着多彩的光辉,在一片寂静中悄然滑落。真的,好熟悉,好亲切,飞向空中的白蝶,明明是美丽和活泼,不知为何,我却寻得到一丝淡淡的哀愁呢?这种场面,却在美丽的背后,暗藏了一种冰冷的疼痛……我忽然有一种想要流泪的冲动,胸膛中的心在剧烈的绞痛着,像是噩梦一样笼罩了天地,冥冥中,却依稀有那么一幅画面——奔突的身影,扬起阵阵尘埃,从血红的土地上,一只白蝶渐渐远去,消失云海……那只蝴蝶,飞向天空,再也看不见了,不在了……是么?怎么了?我又是为何!?我深吸一口气,竭力想将以充满眼眶的泪水压下去,没想到反而起到了弄巧成拙的作用,泪水近乎于不息的清泉,不住的,无声地流下了……

  “芸?”

  “唔……啊?”我慌忙别过脸去,将泪水蹭干。

  “这朵花漂亮吧?你戴上一定很好看~”枫爽朗地笑着,他的笑容很迷人,但含有一丝的苦涩。我看得出枫在掩饰自己的痛楚。

  “哈~漂亮!但一定也很好吃哟~”我冲枫眨眨眼,挤出一个笑容。

  “呃,好吃?你这个馋嘴丫头……”

  我笑着,跑着,围绕草场撒起欢来,枫紧随其后,我们开心地笑着,笑声脆落在整个草原上……

  夜,静悄悄的,偶尔听到一辆声蝉鸣。

  “已经是夏天了啊……”我想是自言自语,听着湖里的水轻击岸边——啊,多么宁静,多么美好!我身边有羚羊群,有枫,有清水,有绿草,这还不够么?我还有日出,有云彩,有星落,有月夜,这也不够么?我静静地想着,嘴角微微露出一抹幸福的笑容——是啊,足够了,我有这么多的幸福,足够了……

  渐渐进入了梦乡,我睡得安稳,踏实……

  隐隐听见湖水荡漾的声音,听见树叶摇动的声音,我又回想起我们那尾巴翘的好高的松松鼠朋友,他们给我们送来饱满的松果,露出洁白的牙齿,骑在我们背上,让我们一起驮着他们奔游……

  “砰!”

  “唔……”我睡眼朦胧地问,“枫,怎么回事……”

  我身旁的枫一脸凝重,他的双目在黑夜中闪出一种坚毅的光,枫的耳朵转动了一下:“好像是……”

  “吱——”

  熟悉的轻叫,几米远的树梢上,我们的松鼠朋友冲我们叫喊,“是偷猎者,偷猎者!”

  偷猎者!

  我猛地打了一个激灵,顿时清醒了,只听见沙沙的脚步声。

  “小心……”

  枫警觉地转了下耳朵,带着群队悄悄向树林边退去,离树丛边界还有几米时,枫长啸一声:“跑!”

  羚羊群顿时腾飞起来,向着草场的反方向冲去,几乎与此同时,震耳的枪声也剧烈地响起,我和枫并排跑在队伍前列,枪声不绝于耳,同伴们的惨叫声此起彼伏,我觉得头像要炸开了,血液从身体各处直冲头顶。沙尘,鲜血,腥气……一切的一切又与几年前的那一天完全重合在了一起!

  又是一声哀号,我明明听出了,那是哥哥,我唯一的亲人!

  “哥——!”

  我绝望的地呐喊了一声,泪水顿时喷涌出来。

  “芸,别哭,别哭……快跑!”风在旁边提醒道。

  我只好屏住呼吸,咬紧牙关,奋力向前冲去,奔跑着,奔跑着……

  第一缕曙光即将爬上天际,我们终于甩掉了可恶的人类。我和大家蹲伏在地上歇息,枫则在附近寻找水源。

  清风阵阵拂过,我鼓了鼓精神,站起来一看,不妙了——我们的队伍除了我和枫之外,只剩下了不到三十个同伴。而其他的伙伴们,有的分批逃掉了,有的却早已不在了……

  “芸……”枫在一旁叫我,他已经找到了水源,此时有四只羚羊在一旁饮水,我走了过去。

  “偷猎者……不会再再追上了吧?”我低头喝了几口,然后抱着一丝希望问枫,好像只要他答应了就能放心似的。

  “不知道……”枫的眼睛略带忧愁。空洞的声音像真一样刺在我的心上,隐隐作痛。

  “枫……”我走近他,“又想月了是么?”

  “不知道……”枫回头看我,他的眼神十分迷茫,“我不知道,芸,现在我什么都不知道了……我们该怎么办?羚羊群该怎么办……”

  “枫!”我大叫了一声,却没能将迷失在痛苦中的枫唤醒,“枫,别再说了,别太在意了……我……”泪已滚落,我想安慰枫,却说不出什么。我不知道自己该做什么,该说什么,也许我什么都做不了,我所能做的只是眼睁睁地看着羚羊群销亡,毁灭……

  “大伙快走!”头羊的叫声将我从思绪中拉回,“这有危险,快……”

  “砰!”

  头羊轰然倒地,他睁大的双眼被扬起的尘土蒙脏,我们又急急地逃向远方……

  时间好长……怎么会有如此多的偷猎者!?我感到头晕,口渴,我悲哀地发现,整个队伍只剩下了寥寥无几为数不多的几个同伴。

  “砰!”

  又是一声巨响,我瞥见身边一抹身影倒地了,我听到了什么东西坍塌的声音。呼吸已经不顺畅了,我知道发生了什么,我鼓起勇气回头看去,我不想相信这个事实,枫已扑倒在地,我多希望这只是一场噩梦,可血淋淋的现实逼迫我不得不去面对。

  “枫——”我绝望地哭喊着。

  “芸……快去,找,安全……的……地方,好,好……活,下……去……”

  风的眼神变得空洞了,嘴角的血痕显得触目惊心,我只感到周围一片静寂。

  “枫……”

  竟然,早已没有了泪,情感早被血腥玷染得麻木。我索性站了起来,远远地等待人类的到来。从来没有过的镇静,我看到黑色的枪口对准了自己。我慢慢闭上眼睛,嘴角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笑容,我等待着死亡。

  “砰!”

  我感到头“嗡”地炸开了,能感到一股腥热的东西从口中流出,我没有知觉,轻轻地倒了下去。最后一刻,我从被血染红的眼中看到了笑得一脸狂妄的偷猎者,意识已经模糊了——枫,月,我来找你们了……

  当我醒来时,发现自己浮在半空中,夕阳映照着整个高原,俯视着一片荒寂的家园,我想说些什么,可说不出来。却猛然看到不远处两抹熟悉的身影——是月,还有枫。我含泪笑着向他们奔去,随后我们一起飞向了遥远的天际,飞向了火红的夕阳……

  

    徐州市三十一中初二:王好雨

不够精彩?再来一篇
我要点评:追寻_3000字
关注 私信
写作达人推荐

换一换

关于我们 | 营销合作 | 友情链接 | 网站地图 | 服务协议 | 投稿须知 | 问题反馈 | 联系我们

京ICP备15053428号-2 北京市公安局海淀分局备案编号:1101081950号   防网络诈骗专栏

作文网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5-2013 www.zuowen.com .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