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作文网! 注册 客户端下载
作文 > 初中作文 > 初一作文 > 话题作文 > 火影忍者波风水门_3000字

火影忍者波风水门_3000字

2012-01-09

作文网专稿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一救赎的力量

  睁开眼就看见满目疮痍的战场,对年幼的波风水门来说,是再普通不过的场景。

  他出生在一个战争不断的世界,人们在大大小小的战场,滇沛流离,怨声载道。

  他是在战场上长大的孩子,不是战争,是战场。

  这其中微妙的差距也许许多人都不甚了解,但他是在鲜血淋漓的战场,听着那从未间断的怨声,跌跌撞撞着,独自成长起来的。

  没有人,比他更了解战争的残忍与恐怖。

  他是孤儿,这个战乱的世界再普通不过的一类人。

  看着孤儿院里一张张茫然的稚嫩脸孔,年幼的波风水门有些惶然地想。

  和这些刚失去父母的孤儿不同的是,他不记得父母的样子,只隐约记得父亲的大掌最后的温度,以及母亲温暖的笑容。

  他记得自己从漫长的黑暗中睁开眼,就看到一丛嚣张的白发,一张看起来有张傻傻的笑脸,一只长满茧子的大掌摊开在眼前,水门冰蓝的眸子眨了眨,他听到那人低沉浑厚的声音,“孩子,跟我回家吧!”

  家…

  他疑惑地转过头,打量着眼前的战场上唯一存活下来的自己,意识一下子变的有些昏沉,以致他看不清血泊里那两个似曾相识的身影,是不是他记忆中的那两人。

  那个和他一起组成一个“家”的人。

  艰难地抬起头,他看着面前的白发忍者,幽幽的笑了,“你知道我家怎么走吗,我好像迷路了…”

  他的声音带着孩童的稚嫩,如同一个迷路的孩子般有些尴尬的傻笑着,然而对面的人却忍不住一阵心酸,深邃的眸子在看到血泊里的两个熟悉的身影时紧缩了下,随即神色有些黯然,低低到,“恩,知道的。”

  “是吗?”嘴角的笑意扩散开来,带着足以融化坚冰的温暖,“原来我还有家啊…”

  那人一震,却没再说什么,只是伸手揉了揉他金黄色的发,声音里有股欣慰而又幽幽地感伤,“水门,木叶就是你的家。”

  “水门?”思绪混乱的孩童有些疑惑地抬起头,嘴角却仍旧微笑着,“是在叫我吗?”

  那双搁在他头顶的大掌僵了下,下一刻,一张年轻的面孔突然出现在眼前,他下意识地眨了眨眼,在对方的神色里读出一股怀念般的感伤,“是的,你的名字,叫做波风水门。”

  “波风…水门…水门…”茫然的重复着,水门低下头,怔怔地看着自己被鲜血染红的双手,混沌的意识因为这再熟悉不过的字眼而终于寻得一丝清明,水门抬起头,冰蓝的眸子里笼罩着化不开的哀愁,耳畔似乎还回荡着父亲临死前的话,“水门,你要好好地活着。”

  下意识地握紧手,用指甲嵌进手心的疼痛来抑制袭卷而来的悲伤,他深吸一口气,对面前的陌生人扬起嘴角,幽幽道,“是啊,我是波风水门…你呢?”

  “我是你父亲的朋友自来也。”白发忍者的视线落在水门不断滴血的双手,有些不忍地抬起头,却惊讶的发现,他居然还在微笑着。

  “水门…”自来也的声音突然变得有些沙哑,他有些颤抖着伸出手,拍了拍水门的肩膀,良久,才喟然道,“孩子,你为什么不哭呢?”

  水门一僵,抬起头,嘴角未曾扯下的笑容再也无法遮挡冰蓝的眸子里满载的哀伤。

  自来也怔愣了,他看着水门依然固执扬起的嘴角,深秋的风带来丝丝凉意,他却毫无所觉,因为那个刚刚成为孤儿的孩子正艰难地想敛去眼眸里的哀伤,换上一抹淡淡的笑意,“妈妈说,她喜欢看我的笑容。”

  那是自来也第一次见到波风水门,也是第一次知道,原来有人可以只凭一个笑容,就能让自己得到救赎。

  救赎自己因为未能及时来拯救好友夫妇而充满愧疚与悔恨的灵魂。

  尽管当时的水门,才只有五岁。

  看着水门平静地走向父母的遗体,自来也忍住眼里突然的酸涩,隐约欣慰地想到,这个孩子,会成为木叶的阳光。

  孤儿院是个压抑着悲伤的地方,白日里随处可见的是一张张茫然的面孔,一双双稚嫩且哀伤的眸子,一幕幕催人落泪的场景,即使在夜深人静的时候,也总是能听见舍间里传来的低低而杂乱的哀鸣,如同甫失去亲人的幼兽无助地独自舔邸着伤口,压抑着,却更加撕扯人心。

  每个人都有自己内心隐秘的伤口,每个人都有无法触碰的伤疤,而每一个人在面对别人的时候又总是漫不经心的,因为他们,只看得到自己的悲伤。

  于是矛盾自然生成,争执无处不在。

  孤儿院的工作人员也早已练就了视若无睹的本领,每日每夜,总是在场面快失去控制的时候才一脸麻木地走上前,厉声喝止引起纠纷的孩子们,不由分说的将他们分别关进禁闭室。

  虽然冷酷,却是感情匮乏的他们所能做出的最有效的选择。

  战乱的世界麻木了他们的灵魂,磨灭了属于“人”的喜悦与悲伤,所以他们不知道,面对那些因为无法宣泄的痛苦与悲伤而无助地互相伤害的孩子,自己该做些什么。

  关起来吧!

  他们在彼此沉默的眼神中看出对方的意思,眼不见,心就不会莫名的烦恼,转过身去,他们就又可以平静的面对这个世界,麻木的等待着属于自己的明天。

  又或者,他们已经没有明天。

  这是孤儿院一贯以来的处理方式,在木叶也算是公开的秘密,然而即使是最为慈善的三代目,也找不出斥责他们的理由,只除了,那个拥有阳光般笑容的男孩。

  波风水门。

  战争不断的世界,孤儿院常常会迎来陌生的稚嫩脸孔,工作人员们麻木的神经已经很少会记住哪个名字,而这个孩子,却着实让他们忍不住哑然。

  见惯了太多哀伤或惶恐惊惧的表情,他们也早已学会冷漠以待,于是那天,当火影大人的弟子牵着一个幼小的孩童过来时,他们也只是麻木的低头看着手中的登记表,一边制式化的问,“名字,年龄,成为孤儿的原因。”

  不要怪他们直接,因为战争从不委婉,生与死,常常就只在一瞬间。

  他们从不会替别人遮掩悲伤,因为从来就没有人教过他们。

  没有意料中的尖叫或哭喊,没有想象中自来也安慰幼童的声音,他们下意识地顿下动作,齐刷刷的转过头,就见那个双手还带着血迹的孩子微微扬起嘴角,“波风水门,5岁,成为孤儿的理由…”

  稚嫩的声音突兀地顿住了,有些悲伤的眼神望向自己来时的方向,让自以为麻木的他们怔愣了。

  手中的笔跌落在地,记录本从手边滑落,怔怔的视线落在那个孩童有些傻傻的笑脸上。纯净的没有一丝杂质,温暖到让他们以为,那双蓝眸里一闪而过的悲伤其实只是出自他们自以为是的想象,然而那个有着温暖笑容的孩子却仍旧只是微笑着,伸手挠了挠自己金黄色的发,声音礼貌得让人心酸,“家里只有我一个人了…”

  那双纯净如海水般的眼眸里满载着浓浓的哀伤,那抹笑容的温度却丝毫不曾改变,视线下意识地随着那双还带着血迹的手转到他的发上,灿烂的金黄色映入眼帘,炫丽地让他们以为,天空已突然放晴。

  那个自战争开始就一直阴沉昏暗着的天空,终于出现了一丝光芒,它的名字叫太阳。

  木叶的阳光。

  很难不记住那样一个孩子,即使他从不参与孤儿院里大大小小的争执,即使他从不哭诉孤儿院环境艰苦,即使他鲜少会在深夜独自饮泣,他们也无法不关注那个孩子。

  因为只有水门,是微笑着面对他们的。

  冰封的心因为那个笑容而不由得融化出一个角落,一个属于波风水门的角落。于是当水门瘦弱的身体冲上来阻止他们的暴行时,他们下意识地顿下了动作,因为水门向来带着笑意的眸子里,居然闪耀着名为愤怒的光芒。

  “为什么要这么做?”那张一直以来似乎只会微笑的俊秀脸庞难得地阴郁着,眉头也皱的死紧,看着他们的眼神满是不解,“他们还只是小孩子啊!只是因为太悲伤了而有些偏激而已,为什么要对他们这么残忍呢?”

  所有人不约而同地沉默着,如同他们一直以来的那般不予回答,然而面对水门那双固执的蓝眸,他们隐约的焦躁着,因为他们无法告诉那个如同阳光一样的孩子,他们不懂悲伤。

  不算陌生的笑声在大门口响起,所有人下意识地转头,看见三代目的爱徒自来也跨步走向水门,无视在场所有人惊讶的眼神,再次朝水门伸出手,“孩子,我来接你回家。”

  这句话迅速打开场面的沉寂,孩童们窃窃私语的声音不断传来,水门的目光无意识地扫过众多孩子羡慕与嫉妒的眼神,落在自来也伸出的大掌上,熟悉的情节勾动内心温暖的回忆,他不由得敛起先前的怒意,抬起头,微笑地看着自来也,稚嫩的声音却清晰地传入在场每一个人的耳畔。

  他说,“不用了,这里就是我的家。”

  所有人都傻住了,不可置信的目光落在仍在微笑的水门身上,连匆忙做好准备就来迎接他的自来也也忍不住有些呆滞,就见水门突然走向那两个先前引起争执的孩子,一手拉过一个人的手,将怔愣中的两个孩子的手在自己身前交叠,声音温柔的如同三月春风的叹息,“你看,他们都是我的家人。”

  泪水忽然滚落,因为太过悲伤而大打出手的两个孩子终于忍不住蹲下身,嚎啕大哭起来,声音哽咽着,在对方同样哽咽的声音里听出同样的愧疚之意,哭声变的更大了,水门这才有些慌乱地扯下唇边的笑容,在越来越多的孩子加入哭泣阵营时,无措的站着,似乎不明白为什么会演变成这种情况。

  落在眼底的场景悲伤不已,然而自来也却忽然不合时宜地微笑开来,在众多惊讶的目光注视下跨步离开孤儿院大门,入目所及的灿烂阳光让他忍不住加深嘴角的笑意。

  他早说过的,那个孩子,将成为木叶的阳光。

  二阳光·火焰

  他几乎是第一眼就喜欢上了那个女孩。

  火一般耀眼的发略显奇怪地盘在头顶,将她白皙的脸蛋都映的通红,看起来就像一个熟透了的番茄,可爱的让人忍不住想咬一口,明亮的眼神看似倨傲的掠过她面前的每一个人,然而水门却在那双漆黑的眸子里读出一抹名为落寞的思绪。嚣张的言行,豪迈的举止,粗鲁的根本就不似一个女孩子,看在他眼里却意外的真挚与可爱。

  他想,她也是不擅长表达情感的人吧!明明如此的害怕寂寞,却硬是装作毫不在乎的样子不屑地打他面前走过,那双稚嫩的黑眸在看向他时隐约闪过一抹艳羡的神色,水门一怔。

  下意识地环顾四周的场景,他发现几乎所有的孩子都是在以他为中心站着的。这在孤儿众多的木叶其实是很常见的情景,只要有他出现的地方,就会莫名的演变成这种情况。

  这场景自孤儿院开始持续到忍者学校,他也早已经习惯了不去在意,直到他看到她的眼神。

  孤独的,渴望被爱的眼神。

  当然,他没有博爱到因为那样一个眼神就喜欢上一个人,他只是忘不了那个有着火一般发色与性格的女孩听起来毫无边际的理想,“我要成为第一代女火影!”

  他听到身边传来嘲笑的声音,“你在做梦吧,番茄女!”“就是啊,一个女的当什么火影啊!”“番茄就回去做番茄酱吧…”“哈哈,是啊…”

  水门皱起眉,刚想制止他们恶意的声音,就见那个女孩张牙舞爪的瞪了他们一眼,“我叫漩涡奇奈,才不是什么番茄女!”

  漩涡奇奈,于是谨记那个名字。

  他看到她拼命挥舞瘦小的臂膀向那些嘲笑她的人挑衅,似乎在争执着什么,那龇牙咧嘴一副母老虎的模样看起来真是彪悍地可爱。

  彪悍也能可爱,他想自己,大概是有被虐倾向吧!

  水门在试图向她展示友好的时候被老师点到名字,只好先站起身,在同学们并不意外的眼神中笑着说,“我要成为一个能让大家都认可的火影!”

  几乎是同样的理想,迎接他的却是平日的玩伴们支持加信任的声音,“水门,加油!”“水门,我相信你!”“水门,是你的话一定行的!”

  是男女不平等么?还是只是因为她是外来的忍者,亦或是,自己过于旺盛的人缘造成大家都莫名地支持他?

  他看到那个女孩眼神里闪过的嫉妒与怨恨的光芒,忍不住一怔,有些失落的想,大概是不用去打招呼了吧!

  因为,她已经在第一时间把自己驱逐了。

  他应该早一点开口的,坐在孤儿院门口,年幼的波风水门第一次感到如次懊恼,托着腮,呆呆地看着门口来来往往的人兀自发呆,陷入思绪的他难得的失去了笑容,隐约焦躁的不知该怎么办,以至于在好友走过来关系的询问她怎么了时,他下意识地将心中的烦恼说出口,“那个女孩讨厌我呢…”

  身旁的人没有回答,水门也没在意,直到他终于决定寻找解决的办法,回过头,一句“怎么才能让她不讨厌我呢”在看到好友愤慨的背影时一下子咽了回去,瞪大眼看着好友正奋力挥舞着手臂招呼孤儿院里的同伴们,耳畔还传来他热血的声音,“兄弟们,那个番茄女居然敢欺负水门,我们去给她点颜色瞧瞧!”

  水门顿时囧了。

  疑惑地回想着自己先前的话,他忍不住皱起眉,打量着自小就很白目的好友,他到底是从哪里得出那种搞笑的结论的?

  孤儿院的孩子们久违的躁动起来了,对于几乎以水门为天的他们而言,欺负水门,比欺负他们自己还难受,于是他们在水门兀自发呆的时候浩浩荡荡的冲了出去,在终于反应过来的水门赶到现场时,战斗早已经开始了。看着面前混乱的场面,水门第一次瞠目结舌。

  还没开始学习忍术的孩子,战斗的方式无非就是单纯的打抓咬踢,水门也不是没见过那种打斗,但是眼前这种,还真是第一次见到。

  那个女孩打起来根本不按任何套路,就如她的发色一般,火红的,恣意且张扬,基本就是想到什么招数就立刻就上了,奇异的招数让人数占了很大优势的孩子们渐渐落了下风。

  看着在打架方面鲜少落败的玩伴们难得狼狈的样子,水门突然不合时宜的笑了,这突兀的笑声引起在奇奈的注意,在战斗空隙抬起头,注意到先前在学下那个让自己嫉恨的男孩自正用一种兴味的眼神看着她,忍不住火大的想冲上去。

  水门吓了一跳,这才发现自己似乎又做错了,忍不住有些慌乱,刚想解释什么,闻讯而来的老师已匆忙的把愤怒的小老虎带走了,水门怔怔的视线落在那个被老师拎着时仍一边挣扎一边固执地瞪着他的女孩,头顶盘起的发因为先前的打斗而散落下来,随着她挣扎的动作在空中晃动出一个一个美好的弧度,水门不由得又笑了。

  那飞扬的火红色,看起来真的很像刚刚成熟的辣椒,强悍且炙热,却莫名地吸引住他的眼球。

  “血色辣椒…”他忍不住喃喃念道,嘴角却挂着一抹近乎宠溺的笑容,让甫走过来的好友忍不住傻了眼,“你喜欢吃辣椒吗?”

  水门怔了下,视线却并没有从奇奈的离开的方向移开,轻笑道,“是啊,很喜欢呢…”

  她好像更加讨厌他了呢……吸取教训不再蹲在孤儿院门口,波风水门在课余休息时间对着奇奈的座位发呆,不,是沉思。

  她究竟想做什么呢?偏着头,水门看着奇奈在自以为没有人注意的时刻偷偷在老师的讲台上涂了什么东西,忍不住微扬起嘴角,真是个单纯的小丫头!

  上次这个老师的课堂上,她因为没回答出问题而被那个有点古板的老师训斥了一顿,大抵是说她没有自知之明,妄图做女火影吧!

  那天他也是很生气的,即使再怎么样,老师也不该打击学生的信心,却还没来得及开口,那个女孩就已经高高的仰起头,几乎是鼻孔朝天的吼道,“谁说笨蛋不能做火影的!”

  “哈哈,番茄女,承认自己是笨蛋了吧!”

  “就是就是,不过还是血色辣椒比较好听啊,暴力女!”

  “是啊,不知道是谁起的,太有才了……”

  血色辣椒……水门第二次囧了,想到自己那天无意识说出的一个词,忍不住侧过头看向同桌的好友,就见他正朝自己挤眉弄眼,似乎在炫耀功绩。

  无力了,他有些不安的看着奇奈,就见她立刻又炸起毛来,依旧是倨傲的模样,嚣张的挑衅,似乎在追问究竟是谁给她起的外号,那帮男生也只是一直嘲笑她,毕竟败给一个女孩子是件很丢脸的事情,所以他们只好用这种方式来宣泄心中的郁卒之情。

  教室里一下子吵闹起来,直到愤怒的老师罚闹她出去站着,奇奈才停抓抓狂的举动,忿忿地跺了跺脚,便毫不犹豫地走了出去。

  她一直背对着他,所以水门终究也没有看到,那个火一般的女孩,是不眼神依旧倔强且落寞。

  心疼的情绪不可思议地蔓延开来,水门几乎是不由自主的随着她的身影看向窗外,这才发现,一直明亮着的天空不知何时竟下起了大雨,就像那团似乎不再闪耀的火焰一般,让他的心情也不由得变得有些沉重。

  “波风水门,你干什么?”见他忽然站起身,老师不解地问,全班同学也一下子齐刷刷地注视着他。水门下意识地挠了挠头,却发现自己怎么也笑不出来,只好将阴沉的视线落在大雨中奇奈瑟瑟发抖的身影上,“下雨了。”

  陈述的语气,声音也是平静无波的样子,听不出恼怒或欣喜,老师惊讶的张了张嘴,看着眼前这个几乎一直都只是微笑着的男孩第一次如此难看的脸色,竟感到一股莫名的威严,下意识地点了点头,“那就……让她进来吧……”

  老师的话音一落,水门的脸色一下子好了好多,在同学们惊讶的目光下朝老师笑了笑,似乎又变回那个礼貌温柔的波风水门,轻轻道,“谢谢老师。”

  气氛诡异地沉默起来,同桌好友白目的神经终于有了些反应,好奇的视线在刚踏进屋正隐约打着寒颤的女孩与一直注视着她的水门身上打转,良久,才恍然道,“你喜欢的,是这只辣椒?”

  水门终于把视线调回来,却没有看向他,只是低下头继续看着手中的书本,然而嘴角微扬的弧度却让自认最了解他的好友微微傻了眼。

  这个样子,已经不是一般的喜欢了啊……

  一只白皙的手忽然出现在眼前,奇奈抬起头,瞪着眼前数次犯到自己的少年,忍不住火气上涌,却因为刚做过亏心事而不敢大声,只好低低道,“你干什么!”

  “拿来。”水门的声音出奇的温柔,神色却很坚定,目光直直地注视着奇奈,让本就心虚的她忍不住一僵,随即无辜地别过头去,“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注意到奇奈匆忙将手背在身后,忍不住轻笑道,“你手里的东西拿来。”

  “才……才没有什么东西……”奇奈莫名地结巴起来,明明眼前是自己最讨厌的人,然而面对他似乎了然一切的眼神,以及嘴角那抹温暖的笑意,还真是让人……凶不起来。“你怎么知道的?”她闷闷地说。

  水门叹了口气,知道要从眼前的女孩手里要到东西要经历一点周折,但是……看着教室的时钟正迈向下节课开始的时间,深蓝的眸子闪了闪,他忽然轻笑道,“老师来了……”

  “来了吗?”奇奈紧张的转过身去,却没见到古板的老师走来,倒是手中忽然一轻,她僵了下,这才明白自己上当了。

  “还给我!”她愤怒地转回身,就见水门不知道已经将东西藏到哪里去了,忍不住有些着急,“那很贵的哎……”为了确保效果,她专门去买的最好的胶……

  水门愣了下,看着她不满的神情,不由得再度露出宠溺的笑容,轻轻道,“不会太久,等会就还给你。”

  说完这句话,上课铃就响了,水门忍不住顺了顺她的发,稚嫩的声音却让人莫名觉得有股安定的力量,奇奈被那双蓝眸里似乎包容一切的温暖所吸引,怔怔地回到座位,很久才想起,刚才那个家伙,似乎很找死的摸了她的头发……

  直到被强力胶粘在课桌上的老师愤怒的追查元凶的时候,奇奈才明白水门的用意,却更加感到不解。

  他居然站起身,举着手中的胶水,在全班人的注视下,有些尴尬的挠挠头,嘴角依旧是那招牌的笑容,“我只是想试试胶水的强度……”

  好牵强的理由!奇奈几乎想鄙视那个明显不会撒谎的家伙了,但是看着愤怒的老师再度想赶人出教室,奇奈愤恨地想要站起身宣布罪魁祸首是自己。虽然他会这么做她确实有些感激,但她可不是做了坏事让别人给背黑锅的人。

  一双手忽然按住她的身子,奇奈立刻回过头,看见那天带头来找她打架的少年正一脸坚定地摇摇头,“你不要浪费水门的一片苦心。”

  木叶是个极度排外的村子,眼前这个女孩对水门的态度早已惹的孤儿院出来的孩子们对她强烈的不满,而水门对她总是特别容忍的态度也让一干女生很是讨厌她,她已经足够孤立,如今要是再惹怒老师……

  奇奈怔住了,下意识地将视线转回正往外走去的水门身上,就见一脚已踏出门口的男孩略微顿住脚步,在没有人注意的时候朝她眨了眨眼,嘴角微掀,似乎说了些什么。

  “他说什么?”奇奈奇怪地问道,本是自语的一句话,却意外地得到了解答,“他问你,消气了没?”

  奇奈莫名的脸红了,急忙低下头,有些慌乱地想到,那个人,似乎并不讨厌呢……

  而自认最了解水门的好友则是叹息地看着水门一个人站在外面还似乎很开心的神情,忍不住皱起眉,心里隐约觉得有些哀怨。

  微微的冷风吹过耳畔,水门下意识地回过头,奇奈正低下头胡思乱想着,而好友正哀怨地看着他,水门在那双无奈的眸子里读出他的意思,水门,拜托你有点眼光好不好?

  水门突然微微地笑了,初秋的风夹杂着校园老树飘落的树叶落在他的肩膀,他缓缓抬起头,看着眼前火红的夕阳,嘴角的弧度忍不住扩大,喃喃道,“谁知道呢?”

  他只是如此的迷恋那团火焰带给自己的温暖与欣喜,如此而已。

 

    浙江省温州市瓯海区郭溪中学初一:陈钒杰

不够精彩?再来一篇
我要点评:火影忍者波风水门_3000字
写作达人推荐

换一换

关于我们 | 营销合作 | 友情链接 | 网站地图 | 服务协议 | 投稿须知 | 问题反馈 | 联系我们

京ICP备15053428号-2 北京市公安局海淀分局备案编号:1101081950号   防网络诈骗专栏

作文网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5-2013 www.zuowen.com .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