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作文网! 注册 客户端下载
作文 > 原创专区 > 原创投稿 > 月殇

月殇

2010-03-15

  时光带着伤痛的尾巴划过寂寥的夜空,在我忧郁的世界里留下了一道惨白的光影。7年了,世事变迁,物转星移。往昔的欢乐一遍又一遍在脑海里翻涌着,而那无尽的尘粒般痛也夹杂其中,深深嵌入心底,一点一点慢慢磨损着我自私的心。只有那轮月依旧在,依旧不变,朦胧的它一如朦胧的她,带着孤傲的光,独善其身。

  一

  我带着一声响亮的啼哭来到这陌生的尘世,没有丰富的经验,没有绚烂的梦-我的生命只是一张空空如也的白纸。岁月无痕,10个月后当我还是个懵然无知的婴孩,被生活齿轮所驱动的妈妈不得不把我送到了奶奶身边。被强行断奶的我竟然出奇般的没有闹腾,也许是那无形却有力的安全感将我紧紧扣住。就这样,我的生命里开始有了第一个重要的人-奶奶。她是用最为普通的稀饭水喂我长大的(因为那时我家还无力承担奶粉的费用),或许那并没有多少营养,只是蕴藏其中的那份温暖是再名贵的牛奶所难以替代的。再熬一锅稀饭,喝喝稀饭水,我竟也找不回那游丝般的回忆。我想:当时光褪去往日的笑颜,留下的也不过是记忆的空壳而已……

  二

  随着时间的推移,那间简朴的小屋子刻下了我6岁、7岁、8岁的印记,等到我上小学的年龄,我开始习惯有奶奶相伴的日子;习惯了她每一天风雨无阻的接送;习惯了放学后找寻她操劳熟悉的背影和那一碗早已备好的红枣羹;习惯了昏暗的灯光下,摇着蒲扇的奶奶督促我学习,习惯了一切的一切,所有的所有。多少次,我和哥哥犯了错,一同躲在青石板下,但在黄昏时分总能在老远听见奶奶焦急的呼喊声,那份隐隐的忧伤和不安,透过清爽的风,重重地落在我心头。又有多少次,闯了祸的我们缩在角落里愣愣地望着生气的奶奶,她大大的手掌狠狠地拍在我肩头却没有丝毫的疼痛,只是我的心如同撕裂般难受……

  三

  单纯的我一直以为奶奶是高高在上不落的月,带着柔和的清辉,散着温暖的气息,却从未想过有一天奶奶会离我而去,渐行渐远,而且这一天会来得如此突然……那时的我才10岁,一个三年级的小女孩怎会料到一次小小的检查会夺走我最亲近的人。那一天,妈妈脸上布满了阴霾,她哽咽地说奶奶得了肺癌,那时的我并不知道肺癌是什么,只是从妈妈僵硬的表情中猜到那不是一场小病。我极力克制自己没有哭,依旧和往常一样说说笑笑,本想给奶奶跳个舞,让她开心一下,可身体僵在那儿,怎么也动不了,就这样,我再也没有机会了……

  四

  从那以后,我回了家,再也没有住奶奶那儿。自私冷漠的我竟不曾想过奶奶一人独处的悲凉。少了我的依恋,少了我成天的闹,少了我的拥抱,她会如何的无助和伤感……以前的我习惯侧身而睡,因为习惯了抱住奶奶取暖,习惯了有个肩膀让我靠。我还时常调皮地亲奶奶,牵她消瘦的手。可那时我竟惧怕奶奶得的病,留她孤独一人狠心地任爸妈把我带走,直到现在我都无法忘怀奶奶那欲言又止,强笑着极力掩饰的无奈和痛楚……我想奶奶大概在那时就已猜到自己的病了,不然,她不会放开我的手,牵了10年的手,不是那么轻易可以放开的-她说过,要牵着我的手进婚礼的殿堂。只是我们都不曾想到,命运的安排远比我们想象的快……

  五

  那年的夏天,安静的没有一丝风,偶尔出现的一两只金龟子,也会融在那片稠稠的月光中,而记忆中奶奶为我捕捉它们的画面却如同影片剪辑般一遍又一遍放映着,如同和风拂过湖面荡起阵阵的涟漪。我和妈妈默默地走进医院,那熟悉的环境,依旧难闻的药水味让我不禁回忆起我住院时奶奶夜夜守护的情形,我感到孤独的时候总能望见洗衣盛饭的身影,多少次烦躁的情绪就是那样被慢慢抚平的。只是如今,世事变迁,同样的环境,我却只能留奶奶一人在这冰冷的医院……穿过长长的回廊,白色的墙,白色的人,白色的气息,一切都显得那么惨淡,我显得好无力。奶奶大概早就望见我们,迎了出来,脸上是慈祥的笑容,我们站的地方只隔着一间病房,却仿佛好远好远。奶奶在阳台上伸手示意我过去,而我的手被妈妈攥着,久久站着没有动。刹那间,时间仿佛在那一刻凝固了,我分明看到时间在奶奶微笑的脸上凝固了。我多想,真的多想跑过去牵奶奶的手,哪怕是最后一次撒娇也好,可是懦弱的我愣是站在原地,只是怔怔得望着她脸上的期待一点一点地褪去,我的心一点一点地被蚕食着,无声却痛。我望见午后的阳光无情的灼烧着奶奶瘦弱的后背,留下一串明晃晃的阴影洒在她的周身,酝酿出似有似无的光晕,却始终遮不住她落寞的身影,还有那只抬在半空中忘记放下的无助的手……

  六

  医院,一角,医生无奈的摇摇头,预示着一个生命即将滑落。门口,板凳,奶奶苍白无力的坐着,眼眸里是朦胧的淡定……她又回到了那栋简朴的小房子,一切似乎归于平静,只有我们知道那是暴风雨前的宁静,那样的平静深藏的是漫长的痛。3个月,等待死亡的三个月,我难以想象奶奶当时是靠什么支撑下来的。有一次,我偷偷从家里跑出来,回到那栋熟悉的小屋子,一步一步的迈进,每一步,我似乎都能感到时光在我身后倒退着,小小的空地,矮矮的屋檐,窄窄的木门,还有中间那半开的小木门,曾经的我,在这方小小的空间留下了一串欢笑-而此时我轻轻的趴在木前,不敢靠近那段回忆,只是静静地凝视着躺在床上已奄奄一息的奶奶,她安详的闭着眼,仿佛在聆听上帝的呼唤,只是那张让人感到凹凸颧骨的消瘦的脸,还有那由于癌细胞扩散而挺起的大肚子是那样的不协调。回想起往昔那个只身种稻,收割,那个态度强硬不服输的奶奶输给了病痛,一种莫名的辛酸涌上心头,泪水迷离了双眼-或许是冥冥之中有个地方牵连着彼此,当我还陷在感怀时,奶奶突然抬头,望见了窗口边呆呆的我,我下意识地蹲了下去,但还是被发现脸,我迅速擦干眼泪坐在她床边,看着她张嘴想要说什么,但虚弱的她发出的声音小而吃力,自私的我竟依然和她保持着距离,不愿挨近。她尽量托起自己的身体让我听得清她的话:你要有志气,不要让人瞧不起-她对我说的最后一句话。

  七

  那个幽暗惆怅的夜,虫声唧唧也一并融入到那片稠稠的月色里,柔光散去了几分炎热,和风送爽,却丝毫吹不进那栋小房子,里面挤满了人,而众人都远远的站在病房外,漠然的望着病床上的奶奶,那是她逝世的前一晚,凄凉的躺在坚硬的床上,只有她的好友在身旁打理。儿子,儿媳,孙子,孙女都远远地驻足,不敢靠近,任她的好友撕心裂肺的喊我们进去,我们都只是站着,只是站着-我的心里充满了矛盾,欲走却挪不动步子。生死关头才发现,有些亲情不值一文,10年的养育之情换来的竟也不过是自私的驻足。朦胧的月光下,她的身影如同那晚的月,影影绰绰……

  八

  她走了,在烛光燃尽她最后生命时,她泪洒烛台,看透人世冷暖的她带着一身桀骜毅然离去了。我看见她冰冷的身躯被层层捆缚,我看到她面无表情,双眼安详的闭着,我看见整屋的人在无声地整理衣物。我周身寒冷,隐隐约约中,那些快乐的,难堪的回忆重现,我放声大哭,一直哭一直哭,,所谓的孝顺竟也只是逝世后满眼的泪,然后是坦然、遗忘……

  九

  7年了,我习惯了一个人直直地躺在床上睡;习惯了没有撒娇的对象;习惯了一个人走在空空如也的街道;习惯了放开别人欲牵的手……

  我习惯了在夏夜,绕过长长的黑暗,摸索到窗台,通过牢笼般的铁栅栏望着那轮带着白色光晕的月-那或许是她对我沉重的召唤,但我却无法如苍狼嗷月般回答她,我只能默默地拉下帘子,任自己泪如泉涌。只是有些事,一旦错了,永远无法弥补……

  浙江省奉化中学高二:张翔

本文系作文 网(zuowen.com)用户原创文章,未经允许禁止转载!

不够精彩?再来一篇
我要点评:月殇
写作达人推荐

换一换

关于我们 | 营销合作 | 友情链接 | 网站地图 | 服务协议 | 投稿须知 | 问题反馈 | 联系我们

京ICP备15053428号-2 北京市公安局海淀分局备案编号:1101081950号   防网络诈骗专栏

作文网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5-2013 www.zuowen.com .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