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作文网! 注册 客户端下载
作文 > 写作素材 > 考场素材包 > 浅论《荷花淀》的“诗意”审美意蕴

浅论《荷花淀》的“诗意”审美意蕴

2008-10-28

  在中国现当代文学史上,出现了诸多的表现革命历史、革命战争题材的优秀作品,其中不乏史诗性的鸿篇巨制,如杜鹏程《保卫延安》、杨沫《青春之歌》、梁斌《红旗谱》、吴强《红岩》等等。这些作品,或反映重要的历史事件,或演绎伟大的时代变革,或叙写著名的战役战斗等,塑造了高大的英雄人物,凸显了人民群众和革命者的爱国主义与英雄主义精神①,为现当代文学增添了无数亮点。当人们被这些现实主义的作品久久地震撼之时,在人们的心灵深处还有一盏灯闪烁着灼人的光芒,那就是充满浪漫主义气息和乐观精神的“荷花淀派”的作品。他们的作品以生动的情节,清新、朴素而富有节奏感的语言,细腻的心理刻画,浓郁的抒情意味,富有诗情画意的描写等,获得了“诗体小说”的美誉,征服了广大读者的心灵。孙犁作为“荷花淀派”作家的典范代表,无疑更加受到人们的关注,他的短篇小说《荷花淀》如同一篇清新隽永的散文诗,在质朴而坚强的形象、隽美和耐人寻味的意境、洗练而富有浓情的语言三个方面,显示出其独特的“诗意”美学意蕴。

  一、质朴而坚强的形象

  在《荷花淀》里,孙犁以浓郁隽永的诗意笔触,通过细腻白描的艺术手法,塑造了以水生嫂为代表的几个青年妇女的人物形象,并有机融入小说所设置的情境之中。水生嫂等青年妇女的身上,具备了中国传统文化中劳动妇女的勤劳、质朴,以小家为生命重心的朴素的品质。文章一开始,在月夜下,水生嫂一边编着席子,一边等待着晚归的丈夫,为维持家庭生活,辛苦的劳作她能快乐的接受。当丈夫回来后,听丈夫说“明天我就要到大部队上去了”后,编着苇眉子的“手指震动了一下”,手让苇眉子划破了。当听丈夫说他已经第一个举手报名后,她赞许而又埋怨地说:“你总是很积极的。”“你走,我不拦你。家里怎么办?”作者意在用这一细节和对话描写,来衬托水生嫂的质朴的内心世界。尽管是在残酷的战争年代,她的愿望简单的让人感到了一种真纯之美,她就想守着自己的家庭,与家人相依,厮守着丈夫,那是她一生都想拥有的无尽的财富。

  但是,水生嫂毕竟是生活在抗日根据地的劳动妇女,她的思想必然会与时代产生共鸣。日寇蹂躏着她的家乡,她必须让小家的利益服从于民族、国家的利益,她能够克制自己的情感,把对丈夫的爱和对祖国的爱统一起来,支持丈夫参军,让家庭的重担落在她柔弱的肩上。丈夫们走后,妇女们思恋着自己丈夫,“偷偷”地去看望丈夫,却险遭敌人的袭击,她们无意之中把敌人引入了丈夫们的包围圈,而这却让她们从另一个侧面看到了她们所“熟悉”的丈夫。战争不能让女人走开,残酷的现实让她们不甘示弱。回家后,她们商量着成立队伍,参加战斗。水生嫂等几个青年妇女的积极向上的雄心,那种高度的爱国主义精神,充分地被表现出来。至此,文章似乎可以结束了,然而作者又加上了一个小小的尾声:“秋季,她们学会了射击。冬天,打冰夹鱼的时候,她们一个个登在流星一样的冰船上来回警戒。敌人‘围剿’那百顷大苇塘的时候,她们配合子弟兵作战,出入在那芦苇的海里。”这样浪漫而诗意的结尾,使妇女们的形象得到了升华,她们实现了自己的愿望,是战争让妇女们的形象中扎扎实实地蕴含了“坚强”内韵。为捍卫美丽的如诗如画的家乡、安定幸福的生活,是她们用朴素而伟大的感情与男儿们一起搭筑了一条坚强的民族长城,是她们用柔弱的臂膀谱写出一曲曲优美赞歌。

  二、俊美和耐人寻味的意境

  孙犁曾说:“我经历了美好的极致,那就是抗日战争。我看到农民,他们的爱国热情,参战的英勇,深深地感动了我。——我的作品,表现了这种善良的东西和美好的东西。”②抗日战争中,孙犁跟随革命队伍转战于华北平原,冀西山区,亲身体验和耳闻目睹了抗日军民许许多多“美的极致”的故事。由此,产生了一种不可抑制的“深深地感动”,这种感动像野火一样燃烧,像火山一样喷发,像江河一样宣泄,于是就自然形成了激情澎湃的诗一样的文字。为充分宣扬“美的极致”,作者在《荷花淀》中不惜浓墨重彩地为人物与故事营造了一种隽美和耐人寻味的意境。

  朦胧、隽秀的环境。环境描写最精彩的是小说开头,“月亮升起来,院子里凉爽得很,干净得很。白天破好的苇眉子湿润润的,正好编席。女人坐在小院当中,手指上缠绞着柔滑修长的苇眉子。苇眉子又薄又细,在她怀里跳跃着。”“这女人编着席。不久,在她的身子下面就编成了一大片。她像坐在一片洁白的雪地上,也像坐在一片洁白的云彩上。她有时望望淀里,淀里也是一片银白世界。水面笼起一层薄薄透明的雾,风吹过来,带着新鲜的荷叶荷花香。”在这幅画面里,让人久久不能忘怀的首先是作者选取的描写对象本身所存在的自然美:月亮、女人、身下的苇席、远处的茫茫的美丽的荷花淀等;其次是描写对象的特殊组合使美进一步升华和丰富:月亮底下,女人编席,远处的荷花淀伴着微风不时地飘出阵阵的荷叶荷花香。第三是作家细腻真挚的话语修辞使作品的自然景物之美得到无限的扩充:“凉爽得很”、“干净得很”、“湿湿润润的”、“柔滑修长”等等,这所有的文字中,哪里有一点战争的硝烟,哪里让人感到环境的残酷?作者正是通过这纯美的画面描写,把读者带入了一种隽美的意境,使全文拥有了诗意盎然的朦胧美,引人入胜,形成了诗化小说意境。

  战争场面的诗意描写。以往,人们都认为《荷花淀》是一篇战争小说,因为它取材于战争年代、以战争为总体背景,而且从正面描写了一次激烈的枪战。细斟酌却发现,这是一场被淡化了的战争描写,因为人们无法感到战争的枪林弹雨、血肉横飞,敌我双方的较量。笔者浅陋地认为这是一场被孙犁淡化了战争色彩的具有诗意性质的战争小说,孙犁有意削弱了残酷的战争给人们带来的无尽的悲凉之感。因而,当水生父亲送水生参军时,竟然把民族的大义放在了生命的首位,他说:“水生,你干的是光荣的事情,我不拦你,你放心走吧。大人孩子我给你照顾,什么也不要惦记。”这是战争年代的父子话别,更可能是生离死别,但没有了离别的凄苦,感受不到由于水生的突然的诀别而引起父亲、妻子的不满和怨恨,没有了如杜甫《从军行》中的“爷娘妻子走相送,尘埃不见咸阳桥”的惨烈的生离死别的场面,留给读者的只有那如同新鲜的“荷叶荷花香”一样的质朴的真情和柔美。再如,当妇女们“偷偷”地探夫遇敌后,她们拼命地将船摇进荷花淀,作者开始记录当时人物的视觉和听觉:她们看见的是荷花淀中“几只野鸭扑楞楞飞起,尖声惊叫,掠着水面飞走了”,听见的是“就在她们的耳边响起一排枪”,“她们想,陷在敌人的埋伏里了,一准要死了,一齐翻身跳到水里去。渐渐听清楚枪声只是向着外面,她们才又扒着船帮露出头来。她们看见不远的地方,那肥大的荷叶下面,有一个人的脸,下半截身子长在水里。荷花变成人了?”孙犁犹如一位出色的画家,选取独特的角度,把战斗的场面描画得极为浪漫、可人,读起来,耳目一新,令人叹为观止。人物的动作描写,加上景物描写,寥寥数语,诗意之美便弥漫开来。

  三、洗练、含蓄而富有韵味的语言

  正如任何一个精通语言艺术的优秀作家一样,孙犁十分重视语言的锤炼,追求语言的极致。他曾说:“语言实际就是群众生活的一部分。”③“因为你同群众一起考虑问题,一同把精神融入到一件事情里去,生动的群众语言,有力的表现手法,附带的收获到了。”④也就是本着这样的创作原则,他的小说语言达到了一种洗练、含蓄、富有韵味的极致,形成了清新朴素、清澈明净的风格,透着一种真挚的情韵。

  清新优美而不失挺拔劲健。试看作品开头一段:“这女人编着席。不久,在她的身子底下就编成了一大片。她像坐在一片洁白的雪地上,也像坐在一片洁白的云彩上。她有时望望淀里,淀里也是一片银白的世界。水面笼起一层薄薄透明的雾,风吹过来,带着新鲜的荷叶荷花香。”作者巧妙地用“洁白的雪地”、“洁白的云彩”作比喻,虽通俗,但又唤起了人们的种种的联想。接着在用细致的笔墨描写夏夜湖上的景色,作者抓住了“薄雾、清风、荷香”这些富于乡土气息的事物,寥寥几笔就生动地点染出荷花淀的风貌。这种景色与主人公萦回心头的无限的牵挂交融在一起,把读者带进诗情画意之中。再如丈夫们参军后,“女人们到底有些藕断丝连”。“藕断丝连”这几个字,貌似寻常,实则独具匠心,荷花淀的风味、荷花淀的情调同女人们对丈夫的爱恋联系在一起。没有浓烈的语言,没有艳丽的色彩,却显示出作者语言高超的驾驭能力。作品中语言清新优美,但不是轻靡而柔弱,而是秀美显出挺拔劲健的特征,如“那一望无边挤得密密层层的大荷叶迎着阳光舒展开,就像铜墙铁壁一样。粉色荷花箭高高地挺出来,是监视白洋淀的哨兵吧”。这里作者又连用两个比喻,一写荷叶,一描荷花,都让它们赋予了一定的时代色彩和象征意义。“铜墙铁壁”和“哨兵”,显示出抗日战争时期特定的生活内涵,语言准确,表意清晰。本就具体的客观的景物注入了人的主观感情,既加强了特定环境的真实感,又增添了人的战斗的豪情,增添了人的信心和力量,并为描写即将出场的水乡儿女的英雄形象和伏击战的胜利奠定了基础。

  简明而不失含蓄。作者通过几句简明的个性化语言就可以把人物塑造的鲜明生动。最为精彩的一段是女人们议论着去看望丈夫的对话。“听说他们还在这里没走。我不拖尾巴,可是忘下了一件衣裳。”“我有句要紧的话,得和他说说。”“听他说,鬼子要在同口安据点……”“哪里就碰得那么巧,我们快去快回来。”“我本来不想去,可是俺婆婆非叫我再去看看他——有什么看头啊!”这段对话中首先发言的女人坦率地谈论着自己的行为(我不拖尾巴),性格直率;第二个女人找到“充分”的理由(有句要紧的话),是一种急切地坚定看望丈夫想法,含蓄而不直白;水生嫂的话中透着她的沉着冷静,水生嫂话中的省略号,生动而传神地表达出后面一个女人急切地打断了她的话,加之“哪里就碰得那么巧”,生动地表达出女人望夫心切的真实心理;最后一个女人遮遮掩掩,“我本来不想去”,“婆婆非叫我再去”极力掩饰自己,掩饰之余还要加一句“有什么看头啊”为自己开脱,显示出其内向羞涩的性格,鲜明形象。作者通过对话,刻画出几个青年妇女的不同性格。有的心直口快、开朗大方,有的聪明伶俐、机智乖巧,有的细心稳重,虑事周全,有的质朴憨厚,腼腆质朴。着笔不多,但人物之间对比鲜明。

  作家在追求简洁的语言的同时,也没有放弃含蓄的语言艺术要求。作者通过简洁的语言委婉地表达出人物微妙的心理,透露着一种含蓄的美。夫妻话别一段中,水生嫂一句“你明白家里的难处就好了”,简单的语言中内涵却是非常丰富的,这是完全了解丈夫体贴自己之后的一种朴素的深情的表述,包含着对丈夫的体谅、支持和信任,还表现了她要承担全部家务的决心和毅力。再如:“不要叫敌人汉奸捉活的。捉住了要和他拼命。”这句简单的话语包含着水生对自己女人的至高期许,是一种简单朴素但深沉厚重的爱,这是那最重要的一句,女人流着眼泪答应了他。这些含蓄的语言里透射着人物内心细腻的情感,展露着一种纯朴的生活之美。

  总之,人们惯用“行云流水,明丽天然”来比喻孙犁的小说,因为孙犁小说中所包含的浓郁的抒情韵味和隽永的诗画情境,使他的作品浑然天成,毫无雕琢造作之痕,而且作品中所包含的浓郁的地方风情色彩,更使得他的作品中饱浸着中国传统文化的深邃内涵,这些浓浓的“诗意”美学意蕴,确实令无数读者折服。艾青在诗歌《我爱这土地》写道:“为什么我的眼里常含泪水?因为我对这土地爱得深沉。”孙犁之所以能够写出如此经典的作品,不仅仅是因为他具备作家透视生活的眼光、作家扎实的文学功底,更重要的是,他对家乡白洋淀和对祖国的热爱,带着这种感情,加上接受中国传统文化美的熏陶,孙犁笔底流淌的自然是汩汩的诗意。即使处在最困难的岁月,孙犁也能从生活中发现美,并把作品写得诗意盎然。

不够精彩?再来一篇
我要点评:浅论《荷花淀》的“诗意”审美意蕴
关注 私信
写作达人推荐

换一换

关于我们 | 营销合作 | 友情链接 | 网站地图 | 服务协议 | 投稿须知 | 问题反馈 | 联系我们

京ICP备15053428号-2 北京市公安局海淀分局备案编号:1101081950号   防网络诈骗专栏

作文网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5-2013 www.zuowen.com .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