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作文网! 注册 客户端下载
作文 > 写作素材 > 考场素材包 > 名著梗概:《萌芽》

名著梗概:《萌芽》

2008-09-09

  (法国)左拉著

  [故事梗概]

  艾坚·郎杰是个二十一岁的机器工人,有着褐色的头发,强壮的身体,而且是个漂亮的男子。他因在里尔的铁路工场,打了工头的耳光而被开除,来到服娄矿场找工作。他向矿场的车夫汶森·马安打听矿上的情况。汶森·马安是个矮小的老人。他家祖祖辈辈都在矿井当挖煤工人,他的父亲和两个叔叔及三个兄弟都死在井下。他自己在矿井工作了五十年,虽然长期井下的劳动损坏了他的腿脚,不能再下矿井了,但总算幸运地活下来了。为此工人们给他起了个称号叫“善终”。

  老“善终”的儿子都森·马安是个倔强而熟练的采煤工人。他的采掘小组,刚好死了个女推车工,这样艾坚便顶替了女工的位置,参加了马安的采掘小组。服娄矿井的设备条件极坏,矿工必须跪着、爬着、仰面躺着干活,“活象夹在两页中间的一个虫子,受着活生生被压成一片的威胁”。由于煤层散发的热气,工人们闷得透不过气来。推煤车的多半是些未成年的女孩子,肌肉鼓得紧紧的,肩膀和腰不停地使劲,累得汗流浃背,喘息不止。地下潮湿不堪,矿工四肢被水泡肿了;碎煤、石块又把他们的脚都戳青了;矽土侵蚀着肺,把人们的肺都烧坏了;有的得了贫血症,有的关节瘫痪了。

  艾坚和马安的十五岁的女儿嘉黛琳一同推煤车。这个女孩子有一对象“泉水一样的淡绿与洁净”的大眼睛。艾坚由于干的是女孩子的活,加上技术不熟练,人们都瞧不起他。善良的嘉黛琳则处处照顾着他。艾坚没有下榻的地方,她便请求父亲给他帮忙解决。马安把艾坚介绍给“有利”小酒店的老板赖赛纳。赖赛纳认识艾坚的朋友普鲁沙,便答应让艾坚住在他的店中。

  赖赛纳是个三十八岁的胖子,“圆圆的面孔上,剃得精光,露着和善的微笑”。他原是个挖掘工,在三年前一次罢工风潮中,被公司开除了。后来,他便在服娄矿区开起酒店来,并成为矿区不满工人的首领,但他只强调合法斗争,反对暴力行为。

  马安的两个儿子柴沙里、襄伦都在矿井工作,但工资低,不够维持一家的生活,常常面临着断炊的危险。艾坚来到矿井时,他们一家又揭不起锅盖了。马安嫂便去向商人梅格拉借贷。梅格拉是个外表彬彬有礼,内心龌龊冷酷的胖子,而且是个大淫棍。他经常以借贷来奸淫矿工的妻女。他的店铺开在矿场总经理海纳波公馆的隔壁,由于他得到工头们的庇护,生意十分兴隆。他看马安嫂没有什么油水可揩,便拒绝了她的借贷要求。

  马安嫂又到矿业公司股东格雷歌亚先生家借贷。格雷歌亚夫妇装出一副假慈悲的嘴脸,让其女儿珊茜尔把一些他们用不着的衣料施舍给马安嫂,而拒绝借给马安嫂急需的五法郎钱。马安嫂想到井下的丈夫和儿女回来将要挨饿,只得又回到梅格拉的店中来。梅格拉想起马安嫂有个十五岁的女儿嘉黛琳,便同意把食物和钱赊借给她。

  嘉黛琳吃过晚饭后到蒙楚镇上去买帽带,路上,她遇见了同在矿井工作的大个子萨瓦尔。萨瓦尔用暴力强奸了她。这事刚好被正在散步的艾坚撞见了。艾坚感到既难过又嫉妒,因为他自己正喜欢嘉黛琳呢。

  艾坚在“有利”酒店认识了另一位房客苏瓦林。他是服娄的机器工人,年纪三十左右,身材瘦长,面孔细嫩,头上的金发很浓密,两边的颊须却很稀疏。他是俄国贵族的儿子,因企图谋杀沙皇未成,逃到法国。他信奉无政府主义,主张“杀掉顽固的人们,铲除一切陈旧的事物,当这腐烂的世界不再留下半点东西时,一个更好的社会或者会茁长起来”。他不同意艾坚提倡工人集会结社的主张。

  三星期后,艾坚成了矿井里最好的推车工,人们改变了对他的看法,尤其是一向尊重出色工人的马安,对他产生的亲切的友情。他认为这位年青人不仅劳动好,阅读、书写、绘图样样都能干。他邀艾坚搬到他家里住宿,并让他转为采掘工。

  艾坚与“国际”劳工组织有联系。他的朋友普鲁沙经常寄些小册子来给他阅读。他在马安支持下,在矿区发起了一个互助会社--“准备金库”。参加的会员每月得缴纳二十个铜子,以便工人在急难时互相救助。这样一来,艾坚在工人中赢得了信任,并在他周围团结了一批群众。这时,矿业公司借口工人在矿井装塞木头马虎,用罚金来惩处工人,并实行所谓新的工资制,使工人每月收入大大降低,引起了工人的普遍不满。再加上一次矿井崩塌,压死了矿工树根,压断了马安小儿子襄伦的腿,矿工的愤怒情绪达到了顶点。艾坚和马安便领导工人起来罢工。马安是服娄矿场最受尊敬的工人,被人们推举为向总经理交涉的代表。

  总经理海纳波先生在家里大摆筵席,因为他要促进他的外甥保罗·内格莱尔和格雷歌亚的女儿珊茜尔的婚事。内格莱尔是服娄的工程师,对待工人十分苛刻。同时,他灵魂卑鄙,背着舅舅,暗中与舅母海纳波太太私通。席间除格雷歌亚夫妇外,还有格斯东·玛丽矿场的经理,格雷歌亚的外甥德内林,他们正在谈论服娄工人罢工的事,担心这次罢工会影响到别的矿场。海纳波则认为工人罢工不会坚持太久,等到他们肚子饿了就会回到矿井去;何况,工人一罢工,他们刚成立起来的“准备金库”就要塌台了。

  马安等工人代表来见总经理。他们向海纳波严正指出,公司苛扣工人的工资是不合理的;提出每车煤要增加五个生丁的要求。总经理态度十分蛮横,断然拒绝,还骂工人想加入“‘国际’这个强盗的队伍,梦想破坏整个社会”。谈判破裂了。

  工人连续进行了三星期的罢工。艾坚在工人中做宣传鼓动工作,他成了群众一致拥戴的首领。与此同时,他的虚荣心也滋长起来,幻想将来能有一天当上议员。工人们在戴西尔寡妇家举行秘密集会。关于是否加入“国际劳动者协会”的问题,引起了激烈的争执。艾坚主张工人加入国际团体,赖赛纳和苏瓦林都持反对的意见。赖赛纳认为工人一加入国际组织,他们的生活不仅不能得到合理的改善,公司将用更严厉的办法惩罚工人。苏瓦林认为加入国际组织是一件蠢事。他主张“破坏一切……不再有不同的民族,不再有政府,不再有财产,不再有上帝和崇拜”。几种意见正在相持不下时,艾坚的朋友普鲁沙从里尔城赶到会场。这是一个有着细长身材和小白脸的工运活动家。他因为历次讲演的成功,流露出一种洋洋自得的神气。他的声音已经嘶哑了,但他以有力的倒证说明了工人加入“国际”组织的好处。这样一来,艾坚一派的主张获得完全的胜利。会后,蒙楚一万矿工便成了“国际劳动者协会”的会员。

  罢工进行了一个月。矿工们早已断炊了。从伦敦“国际”工人组织寄来四千法郎的声援款,但不足工人们购买三天的面包。马安嫂把家里一切能卖的东西都卖光、当光了。她的两个最小的儿女在路边向人乞讨,襄伦进行偷盗活动。不久,马安嫂的小女儿婀茜尔饿死了。大女儿嘉黛琳已和萨瓦尔同居,她送了些糖和咖啡来给母亲,但被她男人发现了,被说成是倒贴给她心爱的男子艾坚的。嘉黛琳受到萨瓦尔的踢打。矿场中一些工人迫于饥饿,开始复工了。萨瓦尔所在的矿场约翰·巴尔的工人复工得最早。于是三千名坚持罢工的矿工在森林里举行了集会,讨论下一步的策略。艾坚主持了会议。在他的启发下,矿工们决心把斗争进行到底。他们骂那些复工的工人是奸贼,要到各个矿场去惩罚他们。萨瓦尔也参加了大会,大伙鄙视他。但他在会上保证:明天他将和他矿场的工人,不再下井了。

  萨瓦尔加到约翰·巴尔后,并没有履行他的保证。他被经理德内林收买了。第二天,服娄的罢工工人开到约翰·巴尔。他们把下井的工人全部轰了上来。工人们对萨瓦尔最为恼恨,对他进行了嘲骂和踢打,然后又把他挟持在游行队列中,从一个矿区游行到另一个矿区,把他当作奸贼,去教训那些出卖自己同伙的人。罢工工人不断补充到游行队伍中来,最后队伍扩展到两千五百多人,组成一股浩浩荡荡的人流。他们一面行进,一面高喊:“面包,面包,面包!”

  在总经理公馆门前,游行工人拦截了野游归来的太太和小姐们,砸碎了梅格拉开的店铺。梅格拉逃到房顶,但他从那里滑跌下来。女工们想起这个淫棍一贯对她们的侮辱,便对他施行报复。如焚嬷嬷跑上前去,拔下了梅格拉的阳物,把它戳在木棒尖上,高高地举起,象一面旗帜似地在空中摇晃着。

  萨瓦尔乘人们不注意时逃跑了,他引来了大批宪兵。罢工工人开始溃散了。接着整个矿区都被军队包围起来。公司对罢工工人实行了残酷的镇压,开除了马安等三十四个工人。艾坚在军队开来时躲藏到一个已报废的矿井里。突然的事变,把他的头脑也搞乱了。这时,他感到改变工人现状十分渺茫。白天他不敢露面,晚上他去看马安一家。当人们问他该怎么办时?他认为目前只有和公司和解。为此,他遭到马安嫂的嘲骂。当艾坚出现在赖赛纳的酒店里时,又受到赖赛纳的挖苦。苏瓦林则说:“全体都是懦夫。”这时,萨瓦尔带了嘉黛琳到酒店中喝酒。由于罢工的事件和爱情的怨恨,萨瓦尔见到艾坚格外眼红,便扑上去要杀死艾坚,于是在他们之间进行了一场激烈的搏斗。在搏斗中,嘉黛琳偏袒艾坚一方。斗败的萨瓦尔便把她臭骂了一通,不准她回家了。

  资本家一面利用反罢工分子下井劳动,另一面准备雇用比利时人来代替罢工的工人。再次引起矿工的愤怒。人们拥向矿场与军队发生了冲突。开始工人用石块投掷他们,后来军队开枪了,打死了马安等十四个工人和小孩,二十二人受伤,酿成严重的流血事件。

  艾坚参加了马安的葬礼。他的软弱与无能,遭到工人的唾弃,在他背后不断发出了嘘声。马安嫂公开对他说:“我若站在你的位置,给伙伴们惹起那么多的损害,我早已忧闷死了。”他在工人住宅区经过,有人向他伸着拳头,有人向他抛掷石块。这时,艾坚反埋怨工人野蛮和畜牲一样愚蠢。赖赛纳见到工人围攻艾坚的场面很高兴,他对工人宣传说:“暴力从来不会成功,人们不能于一天之内改造世界。答应你们一下子改变一切的人们,只是不负责任的荒唐鬼或有意欺骗的卑劣小人。”于是,他在工人中重新获得了失去的威望。

  嘉黛琳被萨瓦尔抛弃后,回到娘家和马安嫂住在一起。眼看一家大小挨饿,她决定下矿井去工作。艾坚也表示要和她同去。这时,艾坚想起了达尔文的进化论学说,认为人类在进行一种生存斗争,瘦的吃掉胖的,强的吃掉弱的。

  苏瓦林不满人们的懦弱,他暗中在进行一项冒险的破坏活动。他偷偷地下到矿井,锯开了护井壁的木板,破坏了矿井的排水设施,使大水淹没了矿井。恰好,这天艾坚和嘉黛琳一道下井去,由于矿井充水,出口处已被崩坍堵塞了。工人上不来。矿外工人组织了抢救队。柴沙里知道妹妹嘉黛琳被埋在矿井,参加了挖隧道的工作。他干得特别卖劲,但他疏忽了安全设施,引起煤气爆炸,结果他被炸死了。总经理海纳波先生和股东格雷歌亚一家也来到现场。格雷歌亚为了讨好工人,对马安一家遭难表示同情。他和他的女儿珊赛尔到马安嫂家慰问。家里只有“善终”老人一人在家。他被一连串不幸的事变,弄得麻木和痴呆了。格雷歌亚夫妇送了一双老人无法穿的大皮鞋给他。当他们走开后,珊赛尔想单独留下来和老人谈谈话。“善终”出于一种疯狂的举动,把珊赛尔掐死了。然后,他自己也跌倒在珊赛尔的尸体旁边。

  被埋在井下的工人,由于坍方、饥饿、缺氧,大部分人都死去了。最后,只剩下三个人:艾坚、嘉黛琳和萨瓦尔。萨瓦尔和艾坚因争夺嘉黛琳,又展开了一场激烈的搏斗。艾坚用石块击碎了萨瓦尔的脑壳,萨瓦尔死了。矿井中的水位越涨越高。艾坚和嘉黛琳半身都浸泡在水里,接连几天没有东西吃,他们饿得发昏。最初,他们吃一小段朽木头,木头吃光了,便只好挨饿了。嘉黛琳无法再支撑自己的身体了,她倒在艾坚的怀里死了。当人们挖通隧道后,艾坚也昏死过去,但他被人们救上来了。

  艾坚是这场灾难的唯一幸存者,他在蒙楚医院躺了六星期。公司给了他一百法郎救助费,但把他开除了。艾坚拒绝接受一百法郎。当他伤好出院后,看到工人们迫于饥饿都下井工作了。马安嫂为了养活一家,也只好重新当起推车工来。她和艾坚分别时,对他说:“经过这一切屠杀之后,我曾有一会儿,很想打死你。但是人们必须反省,不是吗?人们发觉这到底不是任何人的过失……不,不,这并不是你的过失,而是大家的过失。”她原谅了艾坚。艾坚一面离开矿区;一面放慢了脚步,看着周围的一切。他感到自己在矿井底下的艰苦经历,已使他锻炼成熟。他的教育已结束,“他武装着知识离开,他已变成革命的,有理性的战士,将对他所看见的和所判决的社会宣战。”他准备去找普鲁沙,做一个象普鲁沙那样使人们“言听计从的首领”。同时,他相信在矿井底下“无数的人,暗暗茁长起来,一个复仇与黑色队伍的胚种已在犁痕底下慢慢萌芽与长大,为了未来世纪的收获,不久就要裂开压盖着的土地”。于是,他动身到巴黎去了。

不够精彩?再来一篇
我要点评:名著梗概:《萌芽》
关注 私信
写作达人推荐

换一换

关于我们 | 营销合作 | 友情链接 | 网站地图 | 服务协议 | 投稿须知 | 问题反馈 | 联系我们

京ICP备15053428号-2 北京市公安局海淀分局备案编号:1101081950号   防网络诈骗专栏

作文网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5-2013 www.zuowen.com .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