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作文网! 注册 客户端下载
作文 > 写作素材 > 考场素材包 > 名著梗概:《死魂灵》

名著梗概:《死魂灵》

2008-09-09

  (俄国)果戈理著

  [故事梗概]

  省会NN市的一家旅馆里,新来了一位客人,他身材高大、肥胖。名片上写着“五等官保甫尔·伊凡诺维奇·乞乞科夫,地主,私事旅行”。他到省城来是要进行一项吓人听闻的投机买卖。他向地主们贱价收买已死、但尚未在名册上勾销的农奴。

  俄国每十年进行人口调查一次,政府按登记的人口征收人头税。在人口调查后,若农奴死了,地主仍要为其纳税。只有到下次人口调查时,才把死农奴的名字勾销。因此,在两次调查之间死农奴在法律上仍被看做活人。乞乞科夫要购买的便是这种名存实亡的农奴——死魂灵。然后,他在南方买一块荒地,以移民为借口,把收买的死农奴当作活人“移到”荒地上,造好一分地主的产业册。他把这份产业册向救济局抵押,可以牟取高额的押金(当时一千个农奴可抵押二十万卢布)。乞乞科夫骗取了押金,便可逃往国外,过安乐公的日子。为此,乞乞科夫来到省城的第一件事,便是向本城官员们打听这一带有名的地主,他们有多少农奴?最近发生过哪些流行的时疫?农奴死的多不多?

  乞乞科夫在交际场中出现,显得温柔、体面、彬彬有礼,博得了官员们的好感。关于他自己,他则回避不谈。即使要谈,也大都不着边际。他表现出惊人的谦虚,他说:“在世界上我是无足轻重的一条虫,没有令人注意的价值。”在官员们的家里,他认识了当地地主。一星期后,他便坐着马车,一一去拜访他们。

  乞乞科夫第一个拜访的地主叫玛尼罗夫。他的房子建筑在山上,有着英国式的花园。玛尼罗夫“年纪并不大,那眼睛却糖似的甜,笑起来细成一条线”。他的风采也很体面,总显出要竭力收揽对手的欢心的模样来。初次一见面,对谁都要喊出“一个多么可爱而出色的人啊!”;但过了一会,就什么话也不说了;再过一会,便心里想“呸!这是什么东西!”于是离了开去。如果不离开,那就立刻觉得无聊得要命。玛尼罗夫管自己的太太叫“心儿”。他们结婚虽然八年多了,但还是一起分吃着苹果片、糖果或胡桃。每当这时候,他总是用一种表示挚爱和娇柔的声音说道:“张开你的口儿来呀,小心肝,我要给你这一片呢。”

  乞乞科夫来拜访他时,关于谁先进门的事推让了半天,谁也不肯让步。最后,只好两人侧着身子,一同跨进门槛。玛尼罗夫对市上的官员们总是称赞不已,对谁都加上“非常可敬”和“非常可爱”的字样。当乞乞科夫向他提出购买死魂灵时,最初,他感到很惊讶,他不知乞乞科夫买来干吗?后来,他答应把这些对他根本没用的死农奴奉送给他。这使乞乞科夫很高兴,说了一番“忠于真理”及“良心干净”的话,而且还用手帕去擦那流下来的眼泪。

  乞乞科夫的马车在路上碰到雷雨。天色已经很晚了。他来到一个狗吠得“象教会里唱歌队”一样的村庄。迎接他的是一个旧式地主科罗皤契加。她看到乞乞科夫满身泥水,便惊叫起来:“啊呀,我的上帝,你的背面和这一边,都脏得象野猪一样了,这是在那里弄的呢?”这是个女寡妇,她的农奴还不上八十个。庭院里养满了鸡鸭,她亲自操持家务,一个子儿、一个子儿的积蓄着钱财。当乞乞科夫要她把死了的十八个农奴让给他时,女地主犹豫着,考虑着别人会出更高的价格来购买。乞乞科夫忍耐不住了,愤愤地抓起一把椅子在地板上一顿,并且咀咒她遭着恶鬼。女地主害怕了,只好以十五个卢布的代价把死农奴卖给了乞乞科夫。

  在乡间的一家小饭馆里,乞乞科夫遇见了地主罗士特莱夫。这是一个“中等身材的汉子,通红的面颊,雪白烁亮的牙齿,漆黑的胡子”。他过惯了逍遥放浪的生活,成天在外赌博、酗酒、打架,惯会造谣生事。这种人,大家都称他为快男儿,“他们爱说话,会花钱,有胆量,不改口。”初见面,他就要发誓和你结成永久的朋友。但也许就在结拜的晚上就和你吵翻了,彼此打起架来。他一会儿说:“吻我吧,心肝,我爱得你要死了”,另一会儿,他却骂你是个不折不扣的大混蛋。罗士特莱夫刚从省城赌输了钱回来,他邀请乞乞科夫到他田庄上去作客。乞乞科夫答应了。罗士特莱夫的家里乌七八糟,招待客人的设备一点也没有。房间里只有几根猎枪和各式各样的烟斗。他带乞乞科夫参观他的产业。首先看马房,然后看狗圈。他的狗都起着各种怪名字,如“骂呀、发火、不要脸、上帝在此、暴徒、宝贝”等。狗群见主人来了都跑拢来,有的狗用脚掌搭在罗士特莱夫的肩膀上,而罗士特夫站在狗群中“就象是它们的父亲”。“骂呀”还用后脚站起来和乞乞科夫接了个吻,弄得他狼狈不堪,赶快把口水吐掉。然后他们又参观鱼池。罗士特莱夫说,他的池子里养着要两个大汉才能拉得上来的鱼。最后,参观罗士特莱夫的田产。他说他的田庄上,野兔多得连地面都看不见了,最近他还亲自拉住一只兔子的后脚。

  饭后,乞乞科夫谨慎地向罗士特莱夫提出要购买他的死魂灵,并让他不要把这事传扬出去。罗士特莱夫追问他买来干吗?乞乞科夫编了几次谎,总瞒不过这哂笑着的老滑头。罗士特莱夫提议下盘象棋赌一下。他把死农奴押上,乞乞科夫把一百卢布押上。乞乞科夫暗想自己的棋下得不坏,不妨碰碰运气。可是,下棋时罗士特莱夫作弊。他用袖子把一个棋子推到乞乞科夫面前,要吃他的“帅”了。乞乞科夫不下了,罗士特莱夫便认定他输了,并喊来仆人要揍他。正在这紧张的时刻,法院送来一张传票,有个地主控告罗士特莱夫在一次醉酒时打了他。乞乞科夫便乘这机会,赶快跳上马车跑了。

  乞乞科夫拜访的第四个地主是梭巴开维支。这是个行动笨拙、样子象熊的地主。连他身上的便服也是熊皮色:袖子和裤子都很长,脚上穿着毡靴,走起路来老踩别人的脚。他的脸色是通红的,象一个五戈比的铜钱,“谁都知道,这样的脸,在世界上是很多的。对于这特殊的工作,造化不必多费心机,也用不着精细的工具,如磋子、锯子之类,只要简单的劈几斧就成。一下--瞧这里罢,鼻子有了--两下--嘴唇已在适当之处了;再用大锥子在眼睛的地方钻两个洞,这家伙就完全做成了。也无须再把他刨平、磨光,就说道‘他活着哩’,送到世上去”。

  梭巴开维支的房舍和家里的陈设都笨重结实。无论桌子、柜子、椅子都好象在说:“我也是一个梭巴开维支”或者“我也象梭巴开维支”。连他的田庄上的栅栏、马房、农奴小屋都造得非常坚牢。墙上挂的画也都是腰身壮大的将军。他的太太高大稳重,好象一棵椰子树。梭巴开维支阴沉寡言,食量却很大,自称有“俄国人世间的肚子”,无论吃烧猪还是烧鹅都要吃个“完整”的。他对任何人都瞧不起,他认为省城的官员们都是些强盗、骗子和混蛋。而且他一眼看出乞乞科夫是个骗子手。当乞乞科夫向他购买死农奴时,他开口要一百卢布一个,并极力称赞这些死去的农奴都是些能干的角色。他们讨价还价争执了许久。最后,乞乞科夫只好以两个半卢布一个的价钱成了交。他在心里却暗骂梭巴开维支是个“杀人凶手”。

  泼留希金是乞乞科夫最后拜访的地主。他的田庄既萧条又颓败。农奴住的小屋显出衰朽的景象。木材是虫蛀的,许多屋顶好象一面筛。有些房屋除了椽子之外,看不见屋盖,其间有几枝横档,仿佛骨架上的肋骨一样。泼留希金的房子则象个“衰老的病人”,围着又低又破的篱笆,墙壁和门上生满青苔。打开昏暗的门,吹来一股好象从地窖中出来的冷气。

  泼留希金是个富有的地主,他有上千个农奴。但他极端吝啬,过着象叫化子一样的生活。他穿得很破旧,吃的也很坏。当他在路上走着的时候,看到一块旧鞋底、一片破布或一个铁钉都要拾回家。农奴们都在背后说:“我们的渔翁又在那里捞鱼了”。他把田庄上的出产和拾来的东西堆在房间里后,便不再去过问它们了。因此,他的干草和谷子腐烂了,粮堆和草堆都变成真正的肥料,地窖里的面粉硬得象石头一样,只好用斧头去劈下来。麻布、呢绒以及手织布匹都化成飞灰。他和一切人都断绝了往来。因为他认为与人接触就象征着物质上的消耗。甚至,他把子女看作是自己财产最危险的浪费者。他和子女吵翻后,便不愿意再求得和解。他对农奴进行残酷的剥削,不管年成好坏,农奴都得照样缴纳地租,女人要缴纳旧额的胡桃,女织匠要照机数织出一定的布匹。在他田庄上,农奴死得象苍蝇一样多,每年都发生农奴逃跑的事件。乞乞科夫来拜访他时,先打量了他老半天,无法断定他是男的或女的?最后,乞乞科夫以为他是女管家。于是,他一面跨下车子,一面问道:“请问,妈妈!主人在做什么呀?”泼留希金回答说:“主人不在家!”并问有什么事?当乞乞科夫说出有件买卖要和主人当面交谈时,他便把乞乞科夫接进家中。这时,乞乞科夫才看清了他的脸,“这个老人有尖尖的下巴,转来转去的小眼睛,穿着破破烂烂的衣裳,在颈子上还用旧袜子或绷带来代替领带。”乞乞科夫提出要购买他的死农奴时,他很高兴,把乞乞科夫当作“救主”,因为他的农奴死得多,每年还得向政府交纳大笔税款。乞乞科夫以十分低廉的价格,在他那里整整弄到了二百个死的和逃跑的农奴的名单。

  乞乞科夫走访地主后,回到省城旅馆。心情十分愉快。亲自写好了注册呈文,准备到民事厅去办手续。乞乞科夫购买农奴的事(人们以为他买的是活农奴),在省城传为佳话。人们把他当成阔佬、体面人。甚至还引起名门闺秀对他的青睐。可是在一次晚会上,罗士特莱夫却当场揭了他的底,说他在购买死农奴,弄得他狼狈不堪。

  省城的官员们都聚集在警察局长家里,猜度着乞乞科夫是个什么样的人物?邮政局长讲了一个神奇的戈贝金大尉的故事,以为他是戈贝金。有人怀疑乞乞科夫是化了装的拿破仑。警察局长参加过一八一二年对拿破仑的战争,认为乞乞科夫和拿破仑差不多。他们去问罗士特莱夫。这位撒谎大王又添油加醋的胡诌了一通。官员们都把乞乞科夫当作是神秘莫测的人物。为此,检事感到害怕,回家后竟中风死了。

  乞乞科夫在省城呆不下去了。天一亮,他便坐着马车走了。在马车里,他回想起自己的生活经历。他出身于破落的贵族家庭。小时候,父亲送他去上学,便教给他一套为人处世的哲学。父亲说;“你听着,保甫卢沙,……最要紧的是要博得你的上头和教师的欢心。只要和你的上头弄好,那么,即使你生来没有才能,学问不大长进,也都不打紧;你会赛过你所有的同学的。不要多交朋友;他们不会给你多大好处的;如果要交,那就拣一拣,要拣有钱有势的来做朋友,好帮帮你的忙,这才有用处。不要乱花钱,滥请客,倒要使别人请你吃,替你花;但顶要紧的是:省钱,积钱,世界上的什么东西都可以不要,这却不能不要。……只要有钱,你想怎样就怎样,什么都办得到,什么都做得成。”因此,乞乞科夫在学生时代,就显出惊人的积钱本领。他常搞些小玩意儿,高价卖给同学。他巴结教师,暗中告同学的密。毕业时竟获得了优等文凭。后来,他在财政厅干事,为了往上爬,他叫科长为“爸爸”,并表示要向他的麻脸的、嫁不出去的女儿求婚。于是,科长在上司面前极力保荐乞乞科夫,把他提升为科长。乞乞科夫目的达到后,他中止了叫科长为“爸爸”,而且,向他女儿求婚的事再也不提了。后来,他由于贪污被停职。但他在税务局又找到了税务官的职位。他勾结商人进行走私活动,捞到了四十万卢布的家私。可是案发了,他的赃款被查抄。降级为法院代书人。这时,他看到一个迁居到墨西哥的地主,把大半死亡的农奴和已成为荒地的产业拿到救济局去抵押,骗取了大笔的款子。于是,乞乞科夫受到启发,便想出了购买死农奴和荒地的计划。

  乞乞科夫的马车在道上飞跑,车轴闪成一枚圆圆的平板,道路隆隆响动。路人吓得发喊,站下来仿佛生了根。车子飞过去了,只看见在远地里好象一阵浓密的烟云,后面旋转着空气。作家发出感叹说:“俄国啊,你不也在飞跑吗?你奔到哪能里去?给我一个回答吧!”

不够精彩?再来一篇
我要点评:名著梗概:《死魂灵》
关注 私信
写作达人推荐

换一换

关于我们 | 营销合作 | 友情链接 | 网站地图 | 服务协议 | 投稿须知 | 问题反馈 | 联系我们

京ICP备15053428号-2 北京市公安局海淀分局备案编号:1101081950号   防网络诈骗专栏

作文网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5-2013 www.zuowen.com .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