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作文网! 注册 客户端下载
作文 > 写作素材 > 考场素材包 > 名著导读:《基度山伯爵》

名著导读:《基度山伯爵》

2008-04-25

  (法国)大仲马 著

  [故事梗概]

  爱德蒙·邓蒂斯是“埃及王号”上的大副。他是一个身材瘦长的青年,有一对黑色的眼睛和一头乌黑的头发;外表显得极其镇定和坚毅。他是一个能干有胆识的海员,颇得船员爱戴和船长的赏识。一八一五年二月,“埃及王号”从意大利那不勒斯开往法国马赛,船长黎克勒半途突然患脑膜炎死了。临死前,他要邓蒂斯给他完成一项秘密的差使:把一包东西交给地中海爱尔巴岛上的柏脱兰元帅。那时拿破仑刚被欧洲同盟军打败,和柏脱兰元帅一同放逐到爱尔巴岛上。邓蒂斯在送东西时,有机会见到了拿破仑本人,并在他那里得到一封回信,要他交给巴黎的诺第埃先生(“拿党”的地下人员)。这事被船上的押运员邓格拉斯知道了。这是个二十五、六岁的男子,“天生一副谄上傲下,不讨人喜爱的脸孔。”

  “埃及王号”到达马赛港,邓蒂斯受到船主摩莱尔先生的欢迎。摩莱尔先生准备让邓蒂斯接替已死的“埃及王号”船长的职务,并答应给他两星期假期,让他和未婚妻完婚。登岸后,没有人比邓蒂斯更得意的了。他会见了自己的父亲,然后又去看未婚妻美茜蒂丝。

  美茜蒂丝是个年青美丽的姑娘,她的头发象乌玉般的黑,眼睛似膻羚羊眼睛般的柔润。她是迦太兰渔民的后代,父母已去世了。迦太兰人有同族结婚的习惯。她的堂兄弗南(一位高大的青年渔民)正在苦苦地追求她。美茜蒂丝钟情于邓蒂斯而拒绝了他。于是,弗南对邓蒂斯抱有敌意。

  押运员邓格拉斯由于妒忌邓蒂斯即将升任船长,担心自己平时徇私舞弊的行为被揭发,便勾结弗南陷害邓蒂斯。他们在里瑟夫酒店密谋,用酒灌醉了邓蒂斯的邻居卡第罗斯(一个贪心而多舌的裁缝),由邓格拉斯写密告信,弗南送去投邮,诬告邓蒂斯是“拿党”分子。

  这时候,正当法国波旁王朝复辟时期,国内政治生活十分动荡。在法国做皇帝的是路易十八,他是法国大革命时期被送上断头台的路易十六的兄弟。而拿破仑的旧部都怀念着拿破仑,准备迎接他重登帝位。他们和爱尔巴岛上的拿破仑暗中往来。邓蒂斯虽然不是“拿党”分子,但他为拿破仑传递书信,是桩严重的政治事件。

  正当邓蒂斯在举行婚礼,宴请宾客的时候,祸事临头了:警官奉命前来逮捕他。受理邓蒂斯案件的是个年青的代理检察官维尔福。这天,他正和保王党人圣·米兰侯爵的女儿订婚。他本想给邓蒂斯从宽处理。但他发现邓蒂斯那封要转递到巴黎的信件,是拿破仑写给他父亲诺第埃的。诺第埃先生是拿破仑的旧部,在拿破仑执政时期是个政治家和议员。现在是“拿党”地下分子。事情关系到维尔福的前程和生命。他立即提审邓蒂斯并询问邓蒂斯是否知道信的内容?邓蒂斯说不知道,他根本没有看过。维尔福便当场把信烧了,并要邓蒂斯起誓不向任何人提起这事。邓蒂斯起了誓。但维尔福仍不放心,怕万一邓蒂斯知道诺第埃和他的关系。因此,他不经任何法律审判手续,秘密地把邓蒂斯囚禁在地中海一个关押重罪犯人的小岛--伊夫堡上。

  与此同时,维尔福星夜兼程赶赴巴黎,要把拿破仑企图卷土重来的消息告诉国王,以示他对王室的忠诚。法王路易十八在土伊勒里宫接见了他。恰好,警务部长邓德黎也得到一个紧急警报,前来向国王报告。他说,拿破仑已于二月二十六日离开爱尔巴岛,三月一日在法国南部登陆了;在巴黎,一位忠于王室而打入“拿破仑俱乐部”(“拿党”地下组织)的奎斯奈尔将军被暗杀了。凶手是一个五十一、二岁的人,肤色棕褐,蓬松的眉毛底下有一对黑色的眼睛,胡子长而密。警察未曾把他捉住,他逃掉了。维尔福听了心里一怔,因为那凶手的模样,正是他的父亲。

  维尔福回到马赛。接着他父亲诺第埃先生逃来找他。维尔福拿奎斯奈尔将军被暗杀的事试探他。诺第埃公然承认自己是凶手,并回答说:“在政治上,我们不是杀一个人,而是移去一个障碍物。”他告诉儿子,王室将要倒台了,拿破仑又要重新登位,应当“把法兰西让给它的真主,--他不是把它买到手的,而征服得来的。”维尔福是个保王党人,父子双方政见各不相同。但由于双方的利害关系,维尔福没有检举父亲,而是让父亲化装逃走了。一八一五年三月十五日,拿破仑重新上台,法国历史上称为“百日事变”。这时,诺第埃先生权倾全朝,维尔福由于父亲的关系,保住了位置,。船主摩莱尔几度去找维尔福,要求释放邓蒂斯。而维尔福则害怕自己烧掉了拿破仑的信件,又扣押使者,罪孽严重,更加不敢释放邓蒂斯。他用甜言蜜语和空头许愿的办法把船主哄走了。直到百日后,拿破仑在滑铁卢被欧洲联军打败,封建的波旁王朝再度复辟,邓蒂斯的冤案更没有洗刷的日子了。这时保王党人得势,维尔福的丈人圣·米兰侯爵掌握朝政,维尔福依旧官复原职。

  邓蒂斯被关押在伊夫堡上,他始终不明白犯了什么罪。最初,在普通牢房,后来,又降到地下黑牢。他在精神上受了极大的刺激,想起了年老的父亲,未婚的妻子,几乎悲恸欲绝,口里充满亵渎神的咒骂。他准备绝食自杀,但当他绝食到第二天时,忽然他听到一阵轻微的挖掘地道的声音。那声音“象是一只巨爪,或一颗强有力的大牙齿,或某种铁器在啮石头似的”。于是一种求生的欲望涌现在他的心头。他设法弄到一个平底锅柄,按声音传来的方向挖墙,洞挖通了,从地下传来一个被距离所窒息的声音,似乎是从坟墓里发出来的。

  原来这位挖地洞的是二十七号牢的犯人。名唤法利亚长老,罗马人,一八一一年被捕。他大约六十多岁,身材瘦小,头发已经灰白;眼睛深陷而有神,几乎被那灰色的长眉毛所掩没;一丛长而依旧还是黑色的胡须一直垂直到胸际。邓蒂斯入狱六年多来,第一次找到了一个朋友,真是高兴极了。法利亚长老告诉邓蒂斯:他挖这条地道已用了三年多的时间,全长五十英尺。由于计算错误,地道口不是朝外挖,而是挖到邓蒂斯的牢房底下了。邓蒂斯提议一同把地道挖向走廊,把看守杀死,然后一同逃走。但法利亚长老不愿杀人。他说:“我能够挖通一道墙,或拆毁一座楼梯,但我却不愿意刺穿一颗心,或夺掉一条生命。”他说,他挖洞只是和环境作战,他要邓蒂斯耐心等待有利时机和信赖时机。

  法利亚长老学识渊博,而且是个爱国者。他曾为意大利的分崩离析的局面而痛苦,想把自己的祖国建成一个伟大、统一、强盛的国家,结果他被出卖了,被报告给法国占领者。入狱后,他仍然在撰写建立意大利统一王国的文章,并把它写在自己的两件衬衫上。他懂得五国语言。邓蒂斯很佩服长老的学问。他常从地道到长老房间,向他学习各门知识和外语,同时,也在他那里接受了宗教的影响。有一次,邓蒂斯把自己的身世告诉给长老听,要长老帮他分析被关押的原因。长老告诉他,他被自己的仇敌陷害了,那些干坏事的人正是想从中取利的人;押运员邓格拉斯由于妒忌,渔民弗南由于爱情,检察官维尔福由于个人的野心,共同迫害他。邓蒂斯如梦初醒,发誓要对自己的仇敌进行复仇。

  法利亚长老和邓蒂斯继续在挖地道,正当他们要把地道挖通,准备出逃时,长老得了可怕的痫厥病,邓蒂斯好容易把他救活过来。长老看邓蒂斯诚实可靠,便告诉他一个藏金窟的秘密。他说,他原先是罗马红衣主教斯巴达的秘书,而斯巴达是罗马贵族中最高贵、最富有的贵族。教皇和皇帝凯撒·布琪亚要图谋他的财产,便邀请斯巴达去赴宴,在宴会上把他毒杀了。但斯巴达去赴宴前已有预感。他把大宗财产埋藏在地中海基度山小岛上,并把埋藏地点密写在一张纸上,以便让其当军官的侄子将来去挖掘。可是,他的侄子同时被杀害。教皇和皇帝派人抄没斯巴达的家产时,并没有发现这张遗嘱。有一次,法利亚长老因点灯,从祈祝祷书上取了一张纸(平时当作书签用)去引火,发现那张纸被火一烘显现出密写的字来。他赶快把火扑灭了,但纸已被烧去一半。法利亚长老根据剩下的一半,研究出这宗宝藏的埋藏地点,宝藏价值高达一亿三千万以上。法利亚长老交代邓蒂斯一旦他死了,这批宝藏便让他一人去挖掘。

  不久,法利亚长老再次发作痫厥症,死了。按当时监狱的习惯,犯人死了要把尸体装进麻袋运出牢外。这就给邓蒂斯提供了逃走的机会。他从地道走到法利亚长老的牢房,用小刀割开麻袋,把长老的尸体拉到自己的牢房,给他盖上自己的衣服,让看守认作是自己。然后他钻进尸袋,再把袋口缝上。邓蒂斯本想黑夜人们将他运出牢外埋葬时,他突然从尸袋中钻出逃走。万没料到,当他被掘墓工人搬出牢房时,掘墓人却在麻袋上缚了一个三十六磅重的铁球,一人抬脚,一人扛头,喊声“一、二、三”把他扔进了大海,进行海葬。幸好,邓蒂斯是个好水手,他在海中用小刀割开了袋口,浮游到附近的一个小岛上。在那儿,他遇见了一艘走私船,他得救了。

  邓蒂斯十九岁入狱,逃走时是三十三岁,他在狱中整整度过了十四个年头,当他回想起这一切时,他眼睛里射出了仇恨的光芒。他重新对他的仇人发了一个“他在黑牢里发过的誓言,誓必要向他们作不共戴天的复仇”。

  邓蒂斯决定先到基度山去挖取宝藏。刚好那小岛是走私船的中途停泊站之一。邓蒂斯假装到岛上打猎,跌折了肋骨,要求单独留下来。走私船开走后,他便按照红衣主教遗嘱中的记载去寻觅宝藏。宝藏埋藏在第二个岩洞中的一只铁皮箱子里。里面满是金币、金块和数不清的钻石。邓蒂斯喜出望外。联想到他有这么多钱,可以对他的敌人发出多大的打击力量。他决定“回到生活中,回到人群中,到社会里去重新获得地位、势力和威望,而在这个世界里,只有钱才能使人获得这一切--钱是支配人类最有效和最伟大的力量”。邓蒂斯乘船到了意大利热那亚,并在那里买了一只游艇。他把游艇开到基度山运载宝藏,然后又开到马赛,去探听他父亲和未婚妻的下落。但在马赛,他失去了一切亲人:他父亲死了,美茜蒂丝在十年前已出走了。

  邓蒂斯打听到他的邻居卡第罗斯还活着,他正在法国南部开了一间客栈。于是,邓蒂斯化妆成教士前去察访他。从卡第罗斯口中,他了解了十余年来他的亲人和仇人所起的巨大的变化。邓蒂斯被捕后,他的父亲濒于饥饿的境地;船主摩莱尔曾用金钱接济他,替他还清了债务;但他过于思念儿子,绝食身亡。而邓蒂斯的三个仇人却飞黄腾达,成了当今巴黎社会的头面人物:邓格拉斯在法国与西班牙战争期间,受雇于法军军粮处,发了一笔财,娶了有钱的男爵寡妇做妻子,又在公债上投机,成为巴黎的百万富翁。弗南原参加拿破仑军队,他给一个将军站岗,那位将军私通敌军,弗南便和他一同投入英军怀抱,转过来对拿破仑作战,升为上校;后来,他在希腊总督阿里部下服役,结果他出卖总督,携款跑回巴黎。现在是个中将,被封为马瑟夫伯爵;并且他还娶了邓蒂斯的未婚妻美茜蒂丝为妻室。检察官维尔福是圣·米兰侯爵的乘龙快婿,米兰小姐死后,他又别娶名门闺秀,现在住在巴黎,是国家最高法院的检察官。邓蒂斯听了,感到世道是多么的不公平。

  接着,邓蒂斯以罗马汤姆生·弗伦银行的高级职员和法利亚长老的学生的身份,去拜访典狱长波维里先生,要求查阅法利亚在伊夫堡死时的档案。典狱长因邓蒂斯代船主摩莱尔归还了他急需的钱款,答应了邓蒂斯的要求。邓蒂斯在翻阅档案时,留心的是他自己的档案,终于他找到了邓格拉斯那封密告他的信件,他偷偷地把它折叠起来塞进了自己的口袋。从而,他掌握了他的仇人加害于他的确凿的证据。

  邓蒂斯的恩人摩莱尔船主,一直走下坡路。十年间,他损失了四、五条船,受了三、四家商行倒闭的打击,他已经变得负债累累了。最后,他只剩下“埃及王号”一条船,指望这条船从印度开回来,以支付到期的债务;但“埃及王号”在半途沉没了。老摩莱尔逼得走投无路,准备自杀了事。邓蒂斯探知这一情况,决定搭救这位恩主。他用摩莱尔接济过他父亲的钱袋,装满了金币送给摩莱尔,以便他归还到期的债务。另外,他还买了一条船,装满货物,打着“埃及王号”的旗帜,停泊在马赛港口,归摩莱尔使用。这一切邓蒂斯都是秘密进行的。他决定要做个有仇必报的人,还要做个知恩图报的人。 一八三八年初,巴黎上流社会两个青年弗兰士男爵和阿尔培子爵去罗马参加狂欢节。阿尔培在罗马近郊被强盗罗杰·范巴绑架。邓蒂斯认识范巴,他把阿尔培搭救出来。为此,阿尔培感激邓蒂斯,邀请他到巴黎去旅行。并说他父亲是法国显赫的弗南·马瑟夫伯爵。邓蒂斯答应了。

  同年五月下旬,巴黎上流社会出现了一个叫基度山的伯爵。他是一个富有的、神秘的人物。他外貌很柔顺,却有一种极大的毅力,面色惨淡,好象是死人,两眼很大,常常发出古怪的奇光,有一个美丽的希腊女子名叫海蒂的伴随着他。这人便是由阿尔培邀请到巴黎旅行的邓蒂斯。他来到巴黎的目的是寻觅仇人进行复仇的。但他采用的复仇方式与众不同,他不是一下子致敌人于死命,而是以一种“迟缓的、深切的、永恒的痛苦”来折磨和打击他的敌人。并根据他的三个敌人加给他不同的痛苦,进行不同的报复。

  邓格拉斯曾写诬告信,断送了邓蒂斯的前程,拆散他的家庭,饿死他的父亲,破坏他的婚姻。基度山伯爵首先以信用最高的罗马汤姆生·弗伦奇银行代理人的身份,在邓格拉斯开的银行中立了一个“无限透支”的户头。接着,他以拍发假情报的办法,使邓格拉斯抛售西班牙公债,亏损了七十万法郎;并在关键时刻,取走了邓格拉斯要付还慈善机关的五百万款子,使他银行倒闭。同时,基度山伯爵利用邓格拉斯贪财好利的特点,把流氓安德里(诡称是意大利有钱贵族的后裔)介绍给他,促使邓格拉斯把女儿欧琴妮许配给安德里,并在他们订婚的晚会上,让法庭去逮捕安德里(因安德里曾杀死开客栈的卡第罗斯),败坏了这百万富翁的名誉。邓格拉斯妻子和女儿羞愧难堪,离家出走。最后,当邓格拉斯逃到罗马时,基度山伯爵又授意强盗范巴绑架他,把他关在一个地窖里,受到饥饿的熬煎,正如邓格拉斯加给邓蒂斯父亲的痛苦一样。范巴以二十万法郎一餐饭的高价, 使他吐出在罗马银行取到全部款子。然后,基度山伯爵赠给他五万法郎,让他只身过着流浪的生活。

  弗南·马瑟夫夺去了邓蒂斯的幸福,抢走了他的爱人美茜蒂丝。基度山伯爵首先调查了弗南在希腊卖主求荣的罪恶历史,买下了因弗南出卖而被土耳其人杀死的总督阿里的女儿海蒂。接着,他以拯救弗南儿子阿尔培的恩人的身份,被介绍给弗南一家。在邓格拉斯和弗南儿女婚事上挑起矛盾(邓格拉斯女儿原许配给弗南儿子阿尔培,后邓格拉斯又将女儿许配给安德里),以致邓格拉斯在报上揭发弗南的丑恶的历史,使这位名满巴黎的将军,成为众矢之的。美茜蒂丝和儿子阿尔培无法忍受这一打击,从家里出走。弗南因出卖阿里的罪行在贵族院受到审判。在审判时,基度山伯爵让被害总督的女儿海蒂出庭作证。从而弗南成为罪人和刽子手,他自杀了。为了惩罚邓蒂斯以前的爱人,基度山伯爵在马赛买下了他父亲曾经住过的房子,并供给美茜蒂丝一笔钱,让她用情人的钱,住着原来情人的房子过着反省的生活。

  维尔福为了个人往上爬的野心,利用职权使邓蒂斯蒙受了十四年的不白之冤。基度山伯爵利用维尔福和邓格拉斯妻子通奸的丑史,一步步实行他的报复计划。他收买了这一罪行的见证人伯都西奥,并让他充任自己的管家。伯都西奥原先是个走私贩子。他的哥哥参加过拿破仑军队,拿破仑失败后,被判处死刑。伯都西奥去找检察官维尔福说情,维尔福不予理睬。伯都西奥立誓要杀死维尔福。一天晚上,他摸进维尔福住房,看到维尔福和一个男爵的寡妇(即后来的邓格拉斯妻子)约会。伯都西奥刺伤了维尔福,并抢走了维尔福要拿去埋藏的小箱子(他以为箱子里是财物)。他回家打开箱了一看,却原来是个未断气的孩子。这是维尔福和男爵夫人的私生子。伯都西奥把这孩子养大,他便是安德里。安德里长大后,基度山伯爵把他引进巴黎。由于安德里在路上行劫动,杀死了开客店的卡第罗斯,维尔福亲自把他判刑入狱。这时,伯都西奥在基度山伯爵的授意下,以养父的身份去探狱,向安德里揭发了维尔福全部罪恶的历史,促使安德里在法庭上控告维尔福。这样一来,这位堂皇的检查官,在众目睽睽之下,成了真正的罪人和被告。他在人们的嘘笑声中狼狈地回到自己的家里。当他回到家时,他的妻子,(一个为争夺遗产毒杀亲人的狠毒妇人)已服毒自杀了。临死前,她还毒杀了他们唯一的幼子。维尔福失去了名誉、地位和亲人,他发疯了。

  基度山伯爵对他的仇人进行了痛快淋漓的报复后,他志得意满地带着海蒂离开了巴黎。他写信约恩主摩莱尔的儿子玛西米兰到基度山岛上会面。当时,玛西米兰因失去恋人凡兰蒂(维尔福前妻之女)而悲观失望。当他来到基度山时,看到岩洞中豪华的陈设,简直象魔宫一样。更使他瞠目结舌的是凡兰蒂却打扮得天仙一般,出现在他的面前。他以为自己是在做梦。原来这一切都是基度山伯爵事先的安排。他把凡兰蒂从维尔福妻子魔掌下搭救出来(后母要毒杀她)带到基度山岛上。基度山伯爵事先没有告诉玛西米兰,是要给他一个意外的高兴。

  玛西米兰在基度山岩洞中度过了神奇而愉快的一晚。第二天清晨,当玛西米兰从睡梦中醒来时,看到基度山伯爵给他留下的一封信。信中说,他把岩洞中一切财物和他在缔黎港的一座别墅送给玛西米兰,作为玛西米兰和凡兰蒂结婚的礼物。他自己则带着海蒂驾艇远航了。基度山伯爵在信中对玛西米兰说:“心爱的孩子呀,享受生活的快乐吧!永远不要忘记,在上帝揭露人的未来以前,人类的一切智慧是包含在这四个字里面的:‘等待’和‘希望’”。

不够精彩?再来一篇
我要点评:名著导读:《基度山伯爵》
关注 私信
写作达人推荐

换一换

关于我们 | 营销合作 | 友情链接 | 网站地图 | 服务协议 | 投稿须知 | 问题反馈 | 联系我们

京ICP备15053428号-2 北京市公安局海淀分局备案编号:1101081950号   防网络诈骗专栏

作文网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5-2013 www.zuowen.com .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