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作文网! 注册 客户端下载
作文 > 高考作文 > 高考作文 > 网络写手之非常写法

网络写手之非常写法

2004-05-12
高考作文:网络写手之非常写法

  有些事情,还是非常一些好,比如说艺术,比如说写作。“智子疑邻”是昨天广东高考作文的话题,各路考生的大作,现在我们还无缘拜读,但这么一个题目,到底会写成什么样呢?从以下这些曾经的高考干将,如今的网络写手手里,也许可窥一斑???

  广东高考作文题:给材料写话题作文

  宋国有个富人,一天大雨,把他家的墙淋坏了。他儿子说,不修好,一定会有人来偷窃,邻居家的一位老人也这样说。晚上,富人家里果然丢失了很多东西。富人觉得他儿子很聪明,而怀疑是邻居家老人偷的。

  以上是《韩非子》中的一个寓言。直到今天,我们仍然可以在现实生活中听到类似的故事。但是,也常见到许多不同的甚至相反的情况。我们在认识事物和处理问题的时候,感情上的亲疏远近和对事物认知的正误深浅有没有关系呢?是什么样的关系呢?请就“感情亲疏和对事物的认知”这个话题,写一篇文章。

  注意:1、所写内容必须在话题范围之内,试题引用的寓言材料,考生在文章中可用也可不用;2、立意自定;3、文体自选;4、题目自拟;5、不少于800字;6、不得抄袭。


蜉蝣国     童 月

  泰瓦讲过一个伤心的故事,失乐园的故事。他曾经身处伊甸园,但在他30岁的生命中,仅只3小时。那里,全部的美丽只在她身上,一个身披蓝色纱衣的女郎,滑行一般从河坡上掠过,停在他面前。他知道,一生的爱来了,当他握住她的手,那种感觉,仿佛两人共享一个心脏。

  泰瓦讲故事的时候,我们就在一条河边,正是夏天,柳枝轻垂在水面上,鱼儿唼喋,很美,但不是伊甸园的美。泰瓦赌咒发誓,十年前的这一天,河边就是伊甸园,他爱上了她,因承受不了甜蜜而晕眩,等他醒来,一切消失,如果不是手中有她纱衣的残片,他会当一切是幻觉。晕眩中,他好像听她说过:十年再见。

  现在十年已过,当年泰瓦20,现在他看上去不止30,拜10年的思念煎熬所赐。我们在河边等待,我不信他的鬼话,但作为朋友,我有义务安慰失意的他。太阳接近水面时,一种细细密密的声音忽然响起,就像……就像草芽破土的声音,几千几万声,一起压了过来。转瞬间,西班牙舞裙子似的黄花四下旋开,蓝色蜻蜓和白色鸥鸟凭空而现。“她要来了!”泰瓦泪流满面。

  我听到了不和谐音:呼哧……呼哧……一条足有一米长的褐色毛虫向河坡上爬去。我没敢仔细看它???你愿不愿意观察一个十几条腿,浑身长满看上去有毒的短毛的家伙?泰瓦像着了魔一般,折下一根柳枝冲了过去。我捂住眼睛没敢看,几分钟后,泰瓦已经把那丑陋的尸体藏到树丛中。“这样就不会吓倒她了。”他说。

  我们继续等,足足两个小时。那种黄色小花只开半小时便谢,但一批谢了,另一批又开;那白色鸥鸟不是蓝“蜻蜓”的点缀,而是它们的死敌:它在吃它们。不吃的话,一两小时之后,那“蜻蜓”也会力竭死去。此时,花和蜻蜓都已开到尽头飞到尽头,数量减少。伊甸园要消失了。

  忽然间,一个可怕的预感在脑中浮现,“别等了。”我对泰瓦说,“你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吗?蜉蝣国!这些‘蜻蜓’其实不是蜻蜓,而是蜉蝣。传闻蜉蝣朝生暮死,其实不是。它们像蝉一样,在地下度过漫长十年岁月,才从蛹中脱壳而出。我曾在一本唐代笔记小说中看到过‘蜉蝣国’这个说法,每隔十年出现一次,里面各种生命皆朝生暮死。那种黄花名叫‘回照花’,回光反照。除此之外,还有一种‘蜉蝣人’,同样是十年出现一次,几小时生命,同样需要从丑陋的毛虫中……”

  “别说了!”泰瓦的表情几乎要发疯。蜉蝣国已在此地消失,地上只残存凌乱的花瓣和蓝色精灵一般的尸体。我偷偷向树丛中看了一眼,刚刚他打死的那个毛虫,为了她许下的“十年”诺言,用尽残存的生命将自己孵化出一半。头和身子已经出来了,裹在蓝色纱衣中,面目安详,宛若象牙雕塑。一双腿依然是毛虫的躯体。谁能想到呢,如此美丽和如此丑陋,竟然是同一种生命。


  戴着眼镜看谁呢?   ◇ 李拜天

  宋国有个富人。一天大雨,把他家的墙淋坏了。他儿子说,不修好,一定会有人来偷窃,邻居家的一位老人也这样说。晚上,富人家里果然丢失了很多东西,富人觉得他儿子很聪明,而怀疑是邻居家老人偷的。

  当然了,依一般群众看来,这富人的良心真是大大地坏了,你说他为富不仁也好,该千刀万剐也好,我一点都没有意见,我一个哥们就说过这样一句话:把儒家的著作我都看遍了,我就发现这孔老先生一辈子是说了很多金玉良言,可是有一句话我觉得他算说错了,女子可有什么难养的呢?唯富人与小人与热带鱼才为真难养也。尤其随着闹哄哄的查税风波、老板外逃、富翁落马的频频曝光,这兄弟的仇富心理也是愈演愈烈了。在对待这个故事的态度上,他认为富人在不负责任地下这结论之前,应该先拿消毒液漱漱自己的口洗洗自己的手。

  而我的意思是我向来严守我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至少在对待老人的态度上我是万分尊重的。虽然你可以说我这样的武断结论也是感情用事,但我宁可相信老人随着体力衰竭,是完全没有偷盗能力的,所以我相信坏蛋绝大多数都是青中壮年堆儿里冒出来的。何况从一般常识来看:说的不做,做的不说,就像性无能的人最喜欢吹他性有能性亢奋一样,你也没有看见哪个小偷偷盗之前先预告一下主人:“晚上您老兄把墙修好,把门锁好,哥们我可要进屋了啊!”

  然后说到那黄发小儿,富人的儿子,虽然说了同样的话,却因为与这老财有血缘关系不仅不被怀疑还被认为聪明,这就让人觉得老财的眼睛要不就是斜视,要不就确实是有些散光的。固然那儿子也不会有什么偷盗嫌疑,但足可以看出老财看问题是戴着变色眼镜的。看来真的是爱亲人比爱邻居容易,恨邻居比恨亲人实际。就是说感情是什么?感情不是你看我我看你,而是你我一起看他???用的是防御的眼神。

  所以说什么叫心底无私天地宽啊,你以为是个人就能舍身取义铁面无私两袖清风公正廉洁吗?人的私心私情是根深蒂固的,但是既然人是社会的就不能一味光靠感情办事了,法官检察官如此,地主老财如此,你小子虽然一介草民储蓄为零一样如此!

  就像你不能等有了热情才救人、你不能等有了灵感才作文。这不仅是职业操守问题,也是一个做人的基本准则。我不是传教士,但是我还是憋不住想说一句:爱眼前的人,也爱全人类,爱你的邻居如爱你的儿子。

  ???都戴着眼镜看谁呢?嗨!说你呢!


帮亲不帮理   ◇ 麦小麦

  在这个阴沉沉的夏日午后,我真的晕了。一个熟睡的人被电话铃吵醒,晕一下是很正常的;一个脱离万恶的高考制度若干年的人,突然被要求写篇高考作文,晕一整天也是很正常的吧?

  说起高考想起我的高三时代,我更晕了,那是人过的日子吗?我恨死高考了,考上了还恨。可我没像我准备约的另一位朋友那样,话还没说完她就大叫:“不写不写,我痛恨高考,不写与高考有任何关系的文章!”

  其实,我在听到这个题目的时候也有一瞬间这样的想法,可真的只是一瞬间,因为,约我的是个可爱的MM,我们一起聊过天,吃过饭,用最苛刻的标准也算是认识的人了,感情上不同,对高考作文这事的认知也就由此改变,便半推半就地应了。可见,感情亲疏与对事物的认知大有关系。

  哈哈,很高兴终于套着题目了,回头看看,离题才几百里而已。

  有位女友有两句名言经常挂在嘴上,一是“谁和我好谁就永远正确”,一是“帮亲不帮理”,世界被她迅速划为我方与敌方,两秒钟内是非立现,简单明了。

  有这样的理论做支持,她的护短是出了名的。两个人打文仗,只要有一个是她的朋友,她马上跳起来帮着骂,管它是非黑白,自己骂,还发动大帮朋友骂,直骂得对方再不敢冒头,或是被对方骂得再不敢冒头为止。骂痛快了,这才换上温柔口气问朋友:“啥事吵起来的?”现实生活中尚且如此,网络上更不必说,谁敢说她坏话,说她朋友的坏话,删无赦,你提抗议?封无赦!人家要找管理员理论,出面的还是她老人家:“管理员?我就是,这论坛就是我开的,不爱来别来!”能活活把人家郁闷死。

  朋友的生活很简单,她人聪明,写点小文章出点小名,做点小生意挣点小钱,丈夫宠着儿子腻着朋友围着,整一个幸福生活完全版。在这样的前提下,她的简单理论对付她生活中那些小儿科的是非就颇有点可爱了。

  可事实上,有太多人不像她这样大张旗鼓地打出“帮亲不帮理”的旗号,却干着比她厉害千倍百倍的事。有时真的会怀疑,你说,事物果真是在你我之外的客观存在吗?真有一个超乎你我的客观标准存在吗?那么,为什么我严格按这个标准行事,最后错的只有我呢?也许,那些人也像我一样,原本也想客观来着,屡屡受挫,谁都会学乖。

  所以,如果是我,学乖了的我,墙倒了,东西被偷了,除了夸儿子聪明,怀疑邻居不安好心,我会做的,也就是拨110了。

  这样的世道,谁要说认知事物要超越感情亲疏,我准和他急。


    谁知道我喝了什么?     ◇ 张 霖

  我妈妈一直坚信她是世界上最了解我的人。然而事实并非如此。就在她眼皮底下,我学会了一种魔法,而她对此却一无所知。当然,一切还要从那杯神奇的温开水说起。

  因为我的胃病,在整整一年里,我几乎没有喝过任何碳酸饮料。这不是因为我自觉,而是因为妈妈的敏锐。她似乎对二氧化碳有种特殊的敏感。如果我喝了,她肯定会知道,而且从来不听我狡辩。我不得不承认,她是最了解我的人,因为她总是可以找到惩罚我的最有效的办法。如果我喝了可乐,她就会把我的恶行告诉所有认识我的人,特别是我的班主任和我的小组长???她可是我们班上最漂亮的女生。第二天,班主任就会语重心长地在课堂上点我的名,当着全班同学的面,批评我馋嘴。而漂亮的小组长就会在收作业的时候强迫我张开嘴,因为她听我妈说我有一口被可乐泡烂的牙。

  啊!我的妈妈,这个掌握着我所有秘密的女人,利用我的隐私成功地控制着我的生活。我必须逃跑。至少在精神上背叛她,才能够维护我的尊严。于是,在那个中午,12点59分,我像往常一样,挥舞着一根塑料吸管,对一杯温开水说:“阿巴里洪巴萨,变成一杯可乐吧!”然后,像往常一样,我端起杯子,在吞下第一口水的时候,告诉自己,我喝的绝对是一杯冰镇可口可乐。

  就在我咽下第一口水的时候,突然,一股又辣又甜的味道滑过我的舌头,强烈的气流震荡着我的食道,劲爆的二氧化碳差点把我从椅子上顶起来。美梦成真?!怎么可能?我小心翼翼地喝第二口,天啊,真的是可乐味道,那甜蜜的充满力量的味道!

  就在那天中午,我掌握了一个把水变成可乐的魔法。这个魔法的秘诀其实很简单,只要你学会利用你的感情,你就可以控制你的认知。就像妈妈利用我的隐私来控制我一样,我成功地利用她的自信欺骗了她。她不知道我的秘密,所以,当她看见我喝完一杯水之后,马上命令我:“再喝一杯。”

  从那天开始,我像爱可乐一样,爱上了温开水。

  然而,妈妈毕竟是妈妈。她的认知可并没有那么容易左右。凭借对我多年的了解,妈妈很快就认定我的行为有些蹊跷。有一天,我正在喝水,她就坐在一旁观察我,看着看着,冷不防问我一句:“甜吗?”

  “甜!”话一出口,我和妈妈同时都呆住了。

  她缓缓将杯子从我手中拿开,迟疑地看看我,又看看杯中的水,然后低下头去。完了,我想。或者,并没有完,因为那杯子里的液体怎么看都还是纯净的水啊!

  “你喝的是什么?”妈妈脸上没有任何表情。

  我无法判断她的感情,我的魔法看来起不了任何作用。我只好含糊地回答:“你看见我喝的是什么,就是什么。”

  妈妈沉默了一会儿,将水杯再次递到我面前。她仍旧板着脸,对我说:“你喝的是什么,我就看见什么。”

  我突然发了火:“你看见什么?你什么也看不见!你永远只能看见你想看见的东西。”

  我和妈妈各执一词,僵在屋子中央。在我们的冰冷的注视下,杯子里的水渐渐沸腾起来,噗嘟噗嘟的,发出了几声轻微的笑。


倾斜之城     ◇ 每 每

  我每次坐火车路过武汉,乘务员都要我们抬头看黄鹤楼,低头看长江。武汉在我的印象里,就像一列轰隆隆的火车,吵闹而火热地滚动在轨道上,凌乱、烦恼、单调。尽管武汉的朋友每次向我介绍他们的地方,总是标志性地列举诸如武大满园的樱花梅花、东湖徜徉的浩淼、甚至热干面里搅拌出香香的芝麻酱、黄鹤楼上远眺到的烟花三月……更甚至我还特意到过武汉玩了一趟,这些都没有办法改变武汉给我的印象。

  我之所以对武汉有这样的印象,完全是因为我的一个好朋友曾经受到过武汉的伤害。至今我还可以在武汉地区的聊天室里找到这个伤心的女孩。她一会儿叫“失意”,一会儿叫“古墓幽灵”,反正她变着名字赖在聊天室里,祥林嫂一般地对武汉人说着她那个通俗的情殇故事。我曾经在聊天室里把她领回来,就像那一次我陪她到武汉,专门拣那个抛弃她的男孩子描述给她听过的一条必经的线路???从武昌坐渡轮到汉口,那些单车头上挂着几棵青菜几块肉的下班的男人,让她对着浪花痛哭。那个男孩子毕业后在这个城市生活,在这个城市买青菜买肉片。

  女孩专门去武汉地区的聊天室,开场白总是这样的:我不是武汉人,但我喜欢上了一个武汉人。于是就有武汉人来问她觉得武汉人怎么样。于是女孩就回答说武汉人很好,可是武汉人爱骗人,骗人的感情。于是有愤怒的,有好奇的,有共鸣的,都围上来了,于是女孩讲她被武汉人抛弃的经过。听着听着陆续有人离开她,那么老套的失恋故事在生活中跟青菜肉片一样普遍。最后有人塞她一句,既然武汉男人那么伤害你,你为什么还说武汉人好?女孩总是回答,因为他在一个雨夜到教室找到她送伞给她,所以他一直就很好。

  记得我和她在武汉找吉庆街,找池莉小说里写的那个来双阳的鸭下巴,当我们满怀希望在夜晚到达那里的时候,一片荒凉,正赶上街道修建。我们于是觉得这个城市充满了欺骗。现在回想起来,这样的判断实在没有根据,又不是说吉庆街就真的令人失望,或者说压根就没有吉庆街,压根就没有鸭下巴,只不过刚刚碰上那里的修建而已。

  一个人因为一次送伞的举动而永远好了,一座城市因为一个人的感情而永远倾斜了这是常犯的低级错误。


    我错怪了她   ◇ 钟 钟

  蜜儿是我大学时代的同窗,她聪明美丽又温柔大方,身边有许多男性追求者。因为家境不好,有时极度自卑,又因为学习成绩好,有时极度自负。她常常在自卑,自信与自负间不太从容地转换,古怪的性格使得别人对她敬而远之。

  她开始恋爱了,这是她的初恋,对方是比她大两届的学生会干部,也是校乐团的首席小提琴手,他不仅会拉小提琴,还弹得一手好吉它。

  有一次她对我说他的男友在上海古典吉他比赛上荣获二等奖,他的男友要带她一起去参加颁奖典礼,并且在典礼结束还要参加一个庆祝性质的冷餐会,叫她打扮得漂亮一些。她从起初的眉飞色舞,说到后来的愁眉苦脸,最后是欲言又止。我不知道她是想跟我借衣服呢,还是想跟我借钱买衣服。

  有一天中午休息,下午上课前,同班的男友叫我到操场上去打排球。我脱了外套放在椅子上,我想把外套口袋里的钱拿出来放到身上的贴身口袋,但是男友催我快点快点,我就跑出去了,等我浑身冒汗回到教室,重新穿上那件玫红色的短大衣时,发现放在口袋里的50元钱不见了,同座蜜儿正跟另外三个同学打桥牌,我猜测一定是她一念之差拿了我的钱,我简直不敢相信这样一个聪明漂亮的人会做出这样糊涂的事。上课铃响时,她装作若无其事地回到座位上,她像平常一样对我很冷淡的样子,但我察觉了她的局促不安,我肯定了心中的怀疑,怎么办呢?

  第二天中午休息时,我对她说我们一起去操场散步好吗?她犹豫了一下,找不到理由拒绝我,我们在一个单杠前说了一些功课上的琐琐碎碎的事,我说我要去一会儿厕所,让她稍微等我一会儿,厕所可以看见操场上她的那个角落发生的事,我见到我的高中朋友倩儿如约来到操场上,向我指定的场所走去,按照我教给她的话与蜜儿谈心,不久她们就分手了。回到教室里后,我像什么也没发生过似的与她正常地交流功课,谈各自喜欢的书籍。

  等放了学,我约了倩儿出来喝茶:蜜儿红了老半天的脸,说她不知道我在说什么,说我大概找错了人。听了女友的话,我也想不出更好的办法向蜜儿讨回我的钱了,我是一个要面子的人,不喜欢当面给人难堪,更何况还是怀疑。

  晚上男友打电话给我,说前一天白天在打完排球后,我去了厕所洗手,他先回到了教室,看见我挂着大衣的椅子下有50元钱,他帮我捡了起来,这两天忙于勤工俭学的事给忘了,今天发工资才想起来,所以打个电话告诉我,我气得大骂了他一通,他却不知道为什么,我也懒得解释。

 

 

                 录入:吴迪 (共计 299 篇)

不够精彩?再来一篇
我要点评:网络写手之非常写法
写作达人推荐

换一换

关于我们 | 营销合作 | 友情链接 | 网站地图 | 服务协议 | 投稿须知 | 问题反馈 | 联系我们

京ICP备15053428号-2 北京市公安局海淀分局备案编号:1101081950号   防网络诈骗专栏

作文网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5-2013 www.zuowen.com .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