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作文网! 注册 客户端下载
作文 > 小学作文 > 六年级 > 演讲稿 > 能说会道_3000字

能说会道_3000字

2004-05-12
能说会道  
编辑:lucy出处:学生大
 
作者:
乙:今天我给大家表演节目…… 
甲:你给大家表演什么节目? 
乙:给大家说段相声, 
甲:噢,说相声,听你的相声有什么好处吗? 
乙:当然有啦,这个相声艺术啊是个搞笑艺术,能逗人发笑,大伙儿听了哈哈一乐,有点儿烦心的事儿这一乐也就忘了。 
甲:那一会儿再想起来怎么办? 
乙:接茬儿听啊。 
甲:噢,听完了不烦了,一会儿想起来再烦,烦了再听,听了烦,烦了听……还有完没完。 
乙:是这意思吗。 
甲:那你是什么意思? 
乙:没什么意思, 
甲:没什么意思是什么意思? 
乙:我看你才没意思呢,这不抬杠吗? 
甲:怎么叫抬杠呢,我得替观众朋友问明白了,否则出了事儿谁负责。 
乙:这能出什么事,放心吧,出不了事。 
甲:我炒股票给套住,还没解套呢,回头再给相声套住,我还活不活了。 
乙:有让相声套住的吗,听段相声不至于,无非是说点儿可乐的,哄大伙儿一高兴。 
甲:你准知道观众朋友都喜欢高兴。 
乙:谁不喜欢高兴啊,没事儿绷着个脸,累不累啊。 
甲:噢,那怎么说,大伙儿才能高兴呢? 
乙:说好话呗,观众爱听什么,你就说什么。 
甲:噢,我明白了,得顺着观众说。 
乙:那还用问吗?不是有那么句话儿吗,“顺情说好话,耿直讨人嫌”。 
甲:明白了,明白了,(双手握乙的双手)谢谢,谢谢,太谢谢了,太太谢谢了,谢谢太太了。 
乙:什么叫谢谢太太了,这位不会说话。 
甲:我是说太感谢您了,真是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灯不点不亮,木不钻不透,砂锅不打一辈子不漏;玉不雕不成样,一辈子不嫁临了还是大姑娘。 
乙:还净些俏皮话。 
甲:俗话说得好,有屁就放,心情舒畅;有屁不放,憋坏五脏;没屁硬挤,锻炼身体。经你这一说,我感觉痛苦多了。 
乙:嗯,你这是人话吗? 
甲:你别怪我,我这人嘴笨,不会和人说话。 
乙:你嘴还笨哪,拐着弯骂人,整个一“蔫损坏”。 
甲:你别跟我一般见识。 
乙:不错,还知道谦虚。 
甲:就因为我不会说话,在单位,在家里谁都不愿意答理我,我太苦恼了,我死了算了。 
乙:别介啊! 
甲:别拦我。 
乙:有事儿往开处想。 
甲:别劝我。 
乙:哪能见死不救啊。 
甲:谁劝我谁是小舅子。 
乙:去吧,这位不识好歹,好死还不如赖活着呢。 
甲:那我就听你的。 
乙:这位转弯儿还挺快。 
甲:不快我命没了。 
乙:跟大伙儿说说到底怎么档子事儿。 
甲:我们单位搞年终总结评比,召开全体会议。 
乙:这不挺正常不事儿吗。 
甲:事儿是正常,可让我给搅得不正常了。 
乙:你怎么搅的。 
甲:我也不是成心的。 
乙:那是怎么回事儿? 
甲:那天一上班,我们处长通知全体人员到会议室开会,我端着茶杯就去了。 
乙:这你倒挺积极。 
甲:进门一看,嚯。 
乙:都没来呢? 
甲:哪儿啊!就差我一个人儿,嘿,平时干活都没这么积极,这会儿全来劲了。 
乙:好吗, 
甲:赶紧找了个地方坐下。 
乙:人齐了,那就开会吧。 
甲:开会?等着吧。 
乙:怎么哪。 
甲:我们处长刚把笔记本打开,还没说话呢,我们单位那几个活跃分子就来劲了。 
乙:怎么表现呢? 
甲:首先说那小马, 
乙:哪个小马? 
甲:就那“马屁精”, 
乙:怎么叫这名字, 
甲:因为爱拍马屁,大伙儿送他这么个外号。 
乙:还有谁呀? 
甲:还有那小顺子,哪个小?子。 
乙:哪个小?子。 
甲:就那“?竿爬”。 
乙:也是拍马屁得的外号吧。 
甲:好人谁叫这名字。 
乙:那倒是。 
甲:那小马掏出香烟就给胡处长递过去了。 
乙:这就拍上了,你们处长姓胡? 
甲:也是外号,背地里大伙儿都叫他“糊涂虫”。 
乙:好吗,有这号领导你们单位也好不了。 
甲:处长,先抽一支,“软中华”,我自个都舍不得抽,跟您怎么说吧,那天我爸爸抽了一支,气得我俩礼拜没答理他,他哪有资格抽这么好的烟。 
乙:嗬,拍马屁连人格都不要了。 
甲:胡处长问,你爸爸怎么没资格? 
乙:就是啊。 
甲:我爸爸哪能跟你比呀,您是处级,我爸爸到退休才混了个所长。 
乙:派出所? 
甲:哪儿啊,公共厕所。 
乙:是差点儿。 
甲:胡处长把烟刚叼上,那“小?子”赶紧就给点上了。 
乙:他也不甘示弱。 
甲:胡处长吸了两口刚要说话,“小?子”又拍上了,大伙儿看,我们处长抽烟这派头,那真是神态自若,稳如泰山,吞吞吐吐,飘然欲仙。就冲这派头,我看处长是计生办撤销, 
乙:这话怎么讲? 
甲:还能升(生)。 
乙:还真能拍。 
甲:我平时最讨厌这种吹吹拍拍的人,听他们这一说,我就想说两句。我这一说不要紧,可捅漏子了。 
乙:你说什么了? 
甲:我说你们俩累不累,拍马屁也不挑个地方,光看见抽烟有派了,没瞧见抽烟得肺癌的吗?我们街坊有一位,跟处长年纪差不多,这不,刚得肺癌死了。 
乙:有你这么说话的吗。 
甲:就是啊,我这一说,那俩马屁精还没怎么着呢,胡处长先急了。 
乙:能不急吗。 
甲:行了,行了,都别胡扯淡了,现在开会,瞧,我这不找没趣儿吗。 
乙:谁让你多嘴了。 
甲:首先胡处长作工作总结。 
乙:他是怎么总结的哪? 
甲:我跟大家学一学,(学领导讲话,先干咳一声) 
乙:毛病还不少。 
甲:同志们,在党中央、国务院、中央军委、全国人大、全国政协、总工会、计生委、妇联的正确指引下; 
乙:领导单位还不少。 
甲:在省委、省政府,人大、政协……的亲切关怀下;在市委、市政府、人大、政协……的直接领导下,在区委、区政府……的大力支持下;在兄弟部门的密切协作下;在驻地街道居委会热情帮助下,经过全处同志上下齐努力,心往一处想,劲往一处使,拧成一股绳,抱成一个团,齐心协力,奋力拼搏,我处终于圆满完成了上级交给我们的全年的各项工作。 
乙:全是套话、废话。 
甲:为了更好地做好明年的各项工作,鼓励先进,鞭策后进,奖勤罚懒,奖惩分明,上级分配我处先进工作者一名,当然了,名额是少了一点,希望大家发扬风格,工作向高标准看齐,生活向低标准看齐,见困难要上,见荣誉要让,皇帝轮流做,明年到我家嘛。 
乙:什么乱七八糟的。 
甲:希望大家客观公正,实事求是地评出好的同志,好的榜样,大家要踊跃发言,畅所欲言嘛,要知无不言,言无不尽,言者无罪,闻者足戒,言者无心,听者无意, 
乙:那还说个什么劲啊。 
甲:我先说到这,大家发言嘛。 
乙:有发言的吗? 
甲:谁都想得这先进。 
乙:怎么哪。 
甲:你不知道,除了有奖金还能享受一次公费旅游,而且最近我们处要提拔一名副处长,得了先进就等于有了政治资本。 
乙:哎哟,有怎么多好事儿啊。 
甲:所以大家伙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谁也不想说。 
乙:为什么哪。 
甲:你想啊,说自个不好开口,说别人又不甘心。 
乙:那怎么办? 
甲:最后,还得说人家“小顺子”,打破僵局率先发言。 
乙:这“小顺子”这么说? 
甲:我说各位,既然大伙不愿意说,那我就先说两句吧,就算是抛玉引砖。 
乙:那叫抛砖引玉。 
甲:啊,就算抛砖引玉,今年在我们处,要论先进毫不客气地说,那是非我莫属。 
乙:怎么呢? 
甲:我在我们处每天上班我来得最早,先进办公室,这“先进、先进”不先来,怎么先进, 
乙:这么个“先进”呀。 
甲:我上班从来都是专心致志,从不干无关工作的事,不像有的同志,上班时间聊天、上网、看杂志、接孩子、上街、买东西。 
乙:还有这种事啊? 
甲:这种事儿在我们这习以为常,见怪不怪。 
乙:他这么一说别人能干吗? 
甲:当然不干了,首先是“小虫子”不愿意了。 
乙:这“小虫子”是怎么回事儿? 
甲:小虫子是个中年妇女,今年四十好几了,因为爱好上网,大伙都叫她“小虫子”。 
乙:是这么回事儿。 
甲:我们上网也好、聊天也好又没耽误工作,再说,我们这也是关心国际、国内大事儿,美国9.11事件电视台还没播,我就先知道了,不像你,没事儿座那儿发呆,发呆你就好好发呆吧,嘛事儿不懂还净接话把儿,驴唇不对马嘴。 
乙:怎么驴唇不对马嘴了? 
甲:那天我姐儿几个在哪儿说恐怖分子“本。拉登”哪,你那儿接了一句,“不拉灯当心绊倒了”。这都哪儿跟哪儿啊!差点儿没把我们门牙笑掉。 
乙:这是差点。 
甲:美国进攻阿富汗以后,我们闲聊说“塔利班这回可真坏了。”你哪儿说:“坏了就坏了吧,买双新的也花不了十块八块的。”那是“塔利班”,你当是趿拉板哪,说买就买,说换就换。 
乙:可真够闹笑话的。 
甲:(小顺子),你们这么明白怎么不把飞机拦住呢? 
(小虫子),我们在那儿说反动邪教“法轮功”真是害人,让人丧失意志,把人都转迷糊了。你怎么说呢,“戴个眼罩就不迷糊了。”我一听就知道,你根本不知道“法轮功”是怎么回事儿,一准把它当成驴拉磨了。你说你整天在那儿瞎琢磨什么? 
乙:这回这“小顺子”这么说? 
甲:(小顺子):我瞎琢磨也比你强,这么大岁数了,在网上还冒充纯情少女,还取了个名字叫什么“小燕子”,有你这模样的小燕子吗?整个一个“北京烤鸭婆”-肥得发腻。 
乙:这小虫子是个大胖子? 
甲:还不是一般的胖,跟你这么说吧,小虫子的一条裤腿能把你们一家子装进去。 
乙:有你这么比的吗。 
甲:小虫子还没还嘴呢,“小马”又不愿意了,说什么哪,我上班出去买东西,那是搞市场调查,我自个有钱,我乐意买,你管的着吗?你想买呀,你可得有钱呀,小气鬼一个,上次在门口上坡那儿我掉二分钱钢蹦,我看都没看一眼,你可倒好,顺下坡追出有二里地,拣了那二分钱,跟重了“六合彩”似的,值当的吗? 
乙:好嘛,一分钱管一里地。 
甲:(小顺子):我练长跑锻炼身体,你管得着吗。 
乙:就当有奖训练了。 
甲:这时候我们处的“高产能手”也急了。 
乙:你们处还有生产工人啊? 
甲:没有生产工人。 
乙:没有生产工人,这“高产能手”你怎么回事儿? 
甲:嗨,因为她一口气生了个四胞胎,大伙儿给她起了个外号叫“高产能手”。 
乙:这么个“高产能手”,你别说,这产量确实可以。 
甲:优质高产啊,你说人家怎么养活的,一口气生四个,俩公俩母,多喜人啊。 
乙:你这儿逮蛐蛐来了,什么叫俩公俩母啊? 
甲:应该叫? 
乙:两双公母。 
甲:这不一样嘛! 
乙:嗨,应该叫两双儿女。 
甲:噢,两双儿女,人家那孩子起的那名字才叫好哪。 
乙:叫什么? 
甲:老大叫“喜事”;老二教“愁事”;老三叫“没事”;老四叫“找事”。 
乙:怎么起这个样的名字啊? 
甲:你想啊,别人家都生一个,她一下生四个,是不是喜事? 
乙:是喜事。 
甲:一家要养活四个孩子算不算愁事。 
乙:说的也是。 
甲:哎,所以老二叫“愁事”。 
乙:老三、老四怎么回事? 
甲:早知这样,还不如只生一个哪,这不-“没事-找事”嘛! 
乙:这么个没事找事啊。 
甲:大伙儿都管这几个孩子叫“四世同堂” 
乙:这叫“四世同堂”啊。 
甲:我们这位“高产能手”脾气更大。 
(高产能手):我说“小顺子”,你小子年纪轻轻的说话积点德好不好,我上班接孩子怎么了,国家对我们还有照顾呢,看我四世同堂,儿女双全眼馋啊,有本事让你媳妇也来个“四世同堂”啊,不是我瞧不起你,就你这倒霉德性,能下出个崽儿来就算你家祖坟上冒热乎气儿啦。 
乙:好嘛,这就快打起来了。 
甲:要说还是我们那“糊涂虫”处长有涵养,任凭他们这么吵,坐沙发上半天了,一声没言语。 
乙:听发言哪。 
甲:哪儿啊,睡着了。 
乙:好嘛。 
甲:我一看,这不麻烦了吗,赶紧过去,“胡处,胡处,醒醒吧,都快打起来了。” 
乙:这当领导的赶快出面制止吧。 
甲:“糊涂虫”的眼皮儿还没睁开呢,那伙人全冲我来了,这个说“谁打起来了,用你大小报告。” 
乙:这叫打小报告啊。 
甲:那个说,“平时看你,不声不响挺老实的,这么是这号人,背后嚼舌头,小人。” 
乙:你这不好心当驴肝肺了吗? 
甲:这时我们那“糊涂虫”处长也回过神来了。“同志们,不要吵,听我讲,……” 
乙:听他怎么说。 
甲:他那里要讲还没讲呢,电话响了,“喂,是我,我是老胡,什么,什么,噢,噢,知道了,我马上传达,好好,就这样。”“糊涂虫”处长接完电话,脸儿也白了,眼儿也值了,嘴唇儿也青了,半天没说出话来。 
乙:出什么事儿了? 
甲:“糊涂虫”缓了半天气儿,才结结巴巴地说,“同志们,不要吵了,刚才接到上级指示,鉴于我处工作分工不清,责任不明,机构臃肿,人浮于事,自即日起撤销我处,人员另行安排,散会!” 
乙:该! 
甲:大伙儿一听全傻眼了,“小顺子”冲“糊涂虫”直嚷“胡处,那先进名额?” 
乙:还争哪。 
甲:“糊涂虫”一摆手,“作废!” 
乙:好嘛,白忙活了。 
不够精彩?再来一篇
我要点评:能说会道_3000字
写作达人推荐

换一换

关于我们 | 营销合作 | 友情链接 | 网站地图 | 服务协议 | 投稿须知 | 问题反馈 | 联系我们

京ICP备15053428号-2 北京市公安局海淀分局备案编号:1101081950号   防网络诈骗专栏

作文网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5-2013 www.zuowen.com . All Rights Reserved